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92章 千钧一发

第192章 千钧一发

    萧墨染神色极为的难看:“你给我们下毒了?”

    傅殿宸也紧抿着唇,显然是早已察觉到自己中毒了。

    “对啊,那还得感谢你,一直跟我说那么多废话。要不然,我还真的没有机会解毒,再顺便,给你们下个毒。”

    楚蒹葭笑眯眯的看着萧墨染,说出来的话,差点要将萧墨染气得半死。

    他那时候跟楚蒹葭废话,只是因为,觉得楚蒹葭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并且,还能拖点时间,让楚蒹葭的毒中得更深。

    可谁知道,楚蒹葭却暗暗的解了毒,还顺带,给他们也下毒了!

    萧墨染的心里,简直后悔得要命!

    早知道会落到这种结果,他就不跟楚蒹葭废话了!

    楚蒹葭到底是怎么解毒的?这些楚家的人,都同时被她解毒了吗?

    楚蒹葭得意一笑:“你放心,这一次,我可不会犯跟你们一样的错误!叽叽歪歪浪费时间这种事情,我可不会做!”

    她从兜里掏出一颗药来,扔给楚家的一个人手里,对他说道:“这是我剩余的唯一一颗解药,你吃下去!”

    那个人接过解药,吞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楚蒹葭已经来到了傅殿宸和萧墨染的跟前,冷冷看了两人一眼,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子,朝傅殿宸刺去!

    萧墨染见状,神色大变,慌忙叫道:“殿宸,小心!”

    傅殿宸早在楚蒹葭走到他们跟前的时候,就已经凝住了所有的注意力。等到楚蒹葭将刀子亮出来时,他的身形就已经微微一动,顺利的躲过了那把刀子。

    萧墨染惊喜道:“殿宸,你没有中毒?”

    他自己现在已经彻底被楚蒹葭下的毒给控制住了,就连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除了说话,再不能干一些别的。

    可真的没想到,傅殿宸却还能躲避。看来,他应该是没有中毒的?

    楚蒹葭也神色一变,紧皱着眉头:“你居然没有中毒?”

    傅殿宸却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说话。

    楚蒹葭笑了笑,将那把刀子收了回去,笑了笑:“既然没有中毒的话,那我们也不打了,收兵吧!”

    说完,她转过身,一副要走的样子。

    萧墨染松了口气,正在暗自庆幸时,却只见楚蒹葭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来,一刀向傅殿宸刺去!

    萧墨染看到这一幕,嘲讽道:“殿宸都没有中毒,你这样做简直是白费工夫……”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楚蒹葭的那柄刀,正刺在傅殿宸的胳膊上!

    萧墨染神色大变,不敢置信叫道:“怎么可能!殿宸,你为什么不躲!”

    可是傅殿宸却只是惨然一笑,软软的向地上倒去。

    楚蒹葭冷笑一声:“骗谁呢?如果你真的没有中毒,你怎么可能还让我走?你的武功可是比我高的,如果我要走,你估计恨不得马上把我留下来吧?所以,我那一试,马上就知道你已经中毒了!”

    萧墨染依然有些不敢置信:“殿宸,你真的中毒了?”

    傅殿宸看向楚蒹葭,冷冷说道:“现在我们已经中毒了,你要怎么对我们?”

    “你放心,我当然不会那么轻易把你们杀掉的!”楚蒹葭冷笑一声,“我只会,好好的折磨你们一番!”

    话音刚落,她望向刚才被她扔了一颗解药的年轻男子,说道:“你把他们两个带下去!”

    那个人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神色,但只能听命,走过来,要来扶傅殿宸和萧墨染。

    萧墨染没有理会楚蒹葭,只是望着傅殿宸:“你刚才不是能动吗,怎么现在又中毒了?”

    傅殿宸苦笑一声:“其实我一开始就中毒了,刚才能动,只不过是凭着最后一股力气来挣扎的罢了。可是到现在,我却是连动都动不了了。”

    楚蒹葭在一旁阴阳怪气说道:“其实你还算是不错的,就算是刚刚,也是能躲过我的那一刀!要知道,我刚才可是直接想要刺破你心脏的,可却被你躲过,只刺中了你的手臂!但你放心,等你们两个被我安置好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款待你们的!”

    萧墨染冷哼了一声:“楚蒹葭,你别得意!等我们的人将我们找到,你的下场,只可能比我们更凄惨!”

    “哦?”楚蒹葭扬眉一笑,“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教训你们一顿好了!倒要看看,我有多惨,才能惨过你们!”

    她说完这句话,又对那个年轻男子说道:“这样吧,我们两个,来将他们两个的手筋脚筋都割断,让他们成为废人,怎么样?你来对付萧墨染,我来对付傅殿宸!”

    听到她的话,萧墨染神色不由变了。

    他原本还觉得,既然楚蒹葭要折磨他们的话,肯定不会让他们这么早死掉。

    既然不会死,那就代表,他们还有获救的机会。

    可是现在,楚蒹葭却要割断他们的手筋和脚筋!

    到时候,就算他们获救,也会有可能,成为废人一个!

    看到萧墨染色变,楚蒹葭得意一笑。

    她知道,萧墨染这个表哥,跟楚轻寒的关系很好,所以一直看她不顺眼。没想到,到现在,她也有报复他的一天了,这种感觉,还真是美妙得很!

    楚蒹葭冷笑一声,拿起刀,朝两人走去。

    此刻的一辆出租车上,叶锦幕的神色,也随之大变!

    她通过小鳞给的影像,已经将楚蒹葭身边的所有情形,全部看得一清二楚!

    当看到楚蒹葭一刀刺中傅殿宸的时候,她只感到呼吸似乎都要停滞了下来,慌忙朝小鳞叫道:“小鳞,他被楚蒹葭刺中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小鳞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形,她之前就觉得,萧墨染和傅殿宸这两个人真是两个蠢蛋,废话那么多!他们难道没看过电视剧吗?不知道在电视里面,废话越多的人,就死得越快吗?

    结果这样叽叽歪歪的,导致楚蒹葭的毒解了,而他们,却中了楚蒹葭的毒?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见到叶锦幕这副担心的模样,她顾不得继续吐槽,摇头道:“我没有什么办法,除非是让师傅加快速度,让我们能快点赶到那里。”

    “好。”叶锦幕点头,朝出租车师傅叫道,“师傅,能不能请你快点,我朋友现在遇到大危险了!”

    师傅一脸的无奈:“小姑娘,我已经很快速度了!你刚才一上车,就让我用最快速度来开,所以现在,你说我还能怎么样加速啊?”

    “那怎么办,我们是不是会赶不上了……”

    叶锦幕此刻只感到头脑中一片空白,尤其是看到,楚蒹葭都要拿着刀子,要割断萧墨染和傅殿宸的手筋脚筋,她更是心急如焚。

    看到她这副模样,叶弦一把将她的手拉住,担忧问道:“阿锦,怎么了?”

    叶锦幕脸色苍白,急急说道:“傅殿宸被楚蒹葭用刀子刺中了!现在,楚蒹葭又要割断他们两个的手筋和脚筋!”

    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叶弦的心里也是一惊,但旋即,他的心里,又升起一阵疑惑来。

    傅殿宸发生了什么,叶锦幕怎么知道?并且,叶锦幕说有两个人在,另外一个人又是谁?萧墨染么?

    叶弦突然想起,刚才在高铁站的时候,叶锦幕就是因为知道楚蒹葭正朝明德赶去,所以才特地跟他一块去明德保护傅殿宸的。并且,那个幕后神秘人的手下,也是叶锦幕查出来的。

    对于叶锦幕的势力,叶弦知道得一清二楚,她绝对没有人手,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那么,她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见叶弦不说话,叶锦幕将叶弦的手握得更紧了:“阿弦,你说怎么办?你有办法吗?”

    叶弦回过神来,对叶锦幕笑了笑,说道:“别急,我想我们一定有办法的……”

    见叶锦幕仿佛并没有听进去他这句话,叶弦又补充道:“这样吧,你打电话给萧墨染,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没用的。”叶锦幕摇摇头,“那个跟傅殿宸一起中毒的人,就是萧墨染……”

    叶弦心里的困惑越发的深了,叶锦幕居然能知道傅殿宸中毒,为什么听起来,就像是她亲眼见到那一幕一样?

    叶弦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出手去帮忙。但是,车子的速度摆在这里,他们要过去,还真是一件需要花很长时间的事情。

    这时候,小鳞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对叶锦幕说道:“主人,你赶紧打个电话给南宫静泓,让他快点赶过去!”

    “对!”叶锦幕也反应过来,想到刚才听萧墨染和傅殿宸聊天,南宫静泓也快要到明德了,但一直在磨磨蹭蹭还没有出来。

    所以,打电话催他一下,才是最好的办法。

    叶锦幕赶紧将手机拿出来,正要直接拨打南宫静泓的电话时,小鳞慌忙叫道:“主人,你傻了!你如果现在用慕叶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南宫静泓让他去救傅殿宸他们,那不就证明,叶锦幕就是慕叶?所以,你还是切换到你叶锦幕的那个号码上面,来打电话给他吧!”

    “嗯,要不是小鳞你提醒,我都忘记了。”

    叶锦幕自嘲的笑笑,赶紧切换到自己平常用的号码上,拨打了南宫静泓的电话。

    小鳞看着叶锦幕,只感到心里极为的复杂。

    自从她带着叶锦幕重生回来之后,叶锦幕一直都是冷静无比的。可是现在,见到傅殿宸出事了,她却手足无措到这种程度。

    难道在她的心里,傅殿宸的地位,真的有那么高了?

    叶锦幕没有察觉到小鳞的神情,她拨号之后,响了几声,南宫静泓那边马上就接通了。

    那边传来南宫静泓疑惑的声音:“喂,请问你是?”

    小鳞马上给叶锦幕变了下声音,叶锦幕对南宫静泓说道:“我叫叶锦幕,是傅殿宸的同学。你赶紧到明德,现在傅殿宸和萧墨染中毒了,正要被楚蒹葭割断脚筋和手筋——”

    “什么!”叶锦幕还没说完,南宫静泓就大叫起来,“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师傅,你赶紧给我加快速度,要不然,他们就惨了!”

    他一下子将电话给挂断,催促着出租车师傅。

    那个师傅神色也一变:“你小子刚才不是说没事了吗,怎么现在又出事了?”

    “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师傅,快点吧!要不然他们就死了!”

    听南宫静泓说得这么严重,师傅也有些急了,说道:“你别急,我这就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