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97章 钟禾的真实身份

第197章 钟禾的真实身份

    “呸!你别侮辱小爷的审美观!”南宫静泓鄙夷看了傅殿宸一眼,“难道你们认识的,我只认识几天的,就只有楚蒹葭了?”

    “那是谁?”傅殿宸依然一头雾水,突然,他的视线碰到了叶锦幕,不由一怔,“你不会是说叶锦幕吧?”

    南宫静泓的神色越发的鄙夷:“切,我是那种抢兄弟老婆的人吗?我告诉你,你再侮辱我,我就真的要抢叶锦幕了,到时候,你就去哭吧!”

    傅殿宸没好气说道:“那你就别卖关子了,继续说啊!”

    萧墨染在一旁凉凉说道:“既然他一直卖关子,那就让我替他说了吧。告诉你们,他喜欢的,就是慕叶!那个心思叵测,城府深沉的女人!”

    “不是吧,居然是慕叶!”

    傅殿宸瞪大双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南宫静泓不满的看了萧墨染一眼:“你对慕叶的印象怎么那么差?她不过就是心思多了点,你也没必要用这么多贬义词来形容她吧?”

    一旁的叶锦幕无奈的闭上双眼,她就知道,南宫静泓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怎么就看不出来,南宫静泓对她有着什么感情了?

    这一切,绝对都是他故意说出来,刺激傅殿宸的!

    真是幼稚!

    叶弦低低的笑了声,看了叶锦幕一眼,眼中毫不掩饰责怪的光芒。

    叶锦幕也朝叶弦笑了下,笑中尽是无奈。

    叶弦转过眼睛,不去看叶锦幕。

    他的心里,隐隐的,有一簇怒火,渐渐的燃烧了起来。

    他真是想不到,除了他之外,还有那么多的男生,都在觊觎着叶锦幕。

    喜欢叶锦幕的,有傅殿宸。而叶锦幕装成的另外一个身份,又有江铭川和南宫静泓。

    虽然他也能看出来,南宫静泓对慕叶的感情,并没有太过不对劲,也许只是为了刺激傅殿宸。

    但谁知道,如果他真的要付诸实践,又会不会,对慕叶的感情,产生什么变化?

    如果发生了变化,以南宫静泓那种死缠烂打的性格,不管他还是傅殿宸,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叶弦眼中冷光一闪,心里决定要让叶锦幕远离他们这些人的想法,越发的坚定了。

    傅殿宸听到南宫静泓的话,却依然是一副吃惊的模样。

    南宫静泓看到傅殿宸这副样子,不由失笑:“你怎么了?就算我喜欢的人是慕叶,你也没必要吃惊到这种样子吧?”

    “没有。”傅殿宸反应过来,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你们俩有些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南宫静泓不满的叫了起来,“我都没有跟她相处呢,你就觉得不合适,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能未卜先知啊?”

    “没有……”

    傅殿宸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顾忌着什么没有说出来。

    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说出来。

    他叹了口气,对南宫静泓说道:“我问你,你赞同姐弟恋吗?”

    南宫静泓愣了愣:“我说我的事情,你干嘛问我这个不相干的问题?”

    “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再说!”

    看到傅殿宸态度坚决,南宫静泓也只好无语看他一眼,说道:“我又不是小弟弟,干嘛会喜欢姐弟恋?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样的事情,难道你觉得,我会去谈什么姐弟恋?”

    “对啊。”傅殿宸点点头,“如果你真的去追慕叶,那你们两个,就是谈的姐弟恋。”

    “不是吧!”

    南宫静泓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叫了起来:“你眼睛没错吧!慕叶看起来,明明跟我们差不多大,她怎么可能比我大!”

    傅殿宸笑了笑:“她的确比你大,她现在,已经十八岁了。”

    “不是吧……”南宫静泓依然不敢相信,求证一样看向傅殿宸,“你是在骗我的,是吧?”

    “我为什么要骗你?”傅殿宸瞪他一眼,“这句话,是我跟林欣亲耳听她说的。”

    “不是吧……”

    南宫静泓喃喃念着这句话,依然是一副不敢接受的样子。

    见南宫静泓这样,萧墨染在他肩上拍拍:“既然不能接收姐弟恋,那就放弃吧!反正我也觉得,你们两个不合适。”

    他本来就不赞同南宫静泓对慕叶产生什么感情,虽然南宫静泓也是个小狐狸,但是慕叶城府那么深,谁知道最后吃亏的,会不会是南宫静泓?

    现在既然南宫静泓都不接受姐弟恋,那简直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南宫静泓抬起头,无助的看着萧墨染:“表哥,我失恋了……”

    萧墨染唇角抽了抽,无语:“你都没恋呢,怎么就失恋了……”

    “暗恋难道不算吗?”南宫静泓理直气壮的反驳道,突然又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一般,突然又来了劲头。

    看到南宫静泓这副神情,萧墨染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果然,他很快就又听到南宫静泓说道:“不对,我不应该放弃!”

    萧墨染只感到眼前突然一黑,又听南宫静泓说道:“女大三抱金砖!她刚好比我大三岁,我们两个在一起,正好合适!”

    萧墨染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南宫静泓会这样想。

    傅殿宸也是嘴角抽了抽,在南宫静泓肩上拍拍:“不错,很有志气!”

    叶锦幕用手扶额,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一幕了。

    一旁的叶弦又在看她,可想而知,他的眼神里面,肯定又是谴责了。

    叶锦幕决定,以后,她一定要少在南宫静泓的面前露面,免得让他继续对她有着什么想法。

    几人打车离开了明德后,便只见从一旁的校门里面,走出一个少女来。

    正是楚蒹葭。

    此刻的她,虽然依然是用刚才那种功法逃了出来,脸色却丝毫也不苍白,与正常人无异。

    更离谱的是,就算小鳞一直在监控着这一块,在楚蒹葭出来的时候,也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所在。

    楚蒹葭的唇边,泛起一抹冷笑,拿出手机来,拨出一个号码:“你这次的药果然厉害,就算我逃出来,身体也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

    “那是当然!”那边传来少女得意的声音,“这一次给你的药,不但有着疗伤的功效,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你的功力。所以你这次逃出来,身体才没有任何的损伤。并且你放心,现在我还在研究更加厉害的药,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还会再给你一种药,让你的功力,能够涨上许多,让别人再也无法伤害到你。”

    “好,谢谢你!”楚蒹葭心里的大石也落地了,“那样的话,料想我们两个联手,很快就会天下无敌了。”

    “我也期待那一幕!”

    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其中充满着势在必得:“有着我的药,还有那种神奇的修炼功法。还结合我们两个绝佳的天赋,我们两个不出人头地,简直是老天无眼的事情!”

    楚蒹葭也自信的笑笑,两人再说了几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叶锦幕几人,也来到高铁站。

    出乎他们的意料,到了这个时候,钟禾居然都还没有来到高铁站。

    叶锦幕的影像中,能清晰的看到,钟禾现在还在离高铁站有几分钟车程的地方。

    几人也不担心,就一脸轻松的在高铁站继续等起来。

    突然,叶锦幕看到钟禾到了高铁站,并且下了车,马上对其他几人说道:“钟禾来了!”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叶弦又是转头看了叶锦幕一眼。

    他已经决定了,等到回家后,他就马上要跟叶锦幕求证这件事情。

    没有看手机,没有接到任何人的汇报,叶锦幕就知道钟禾已经来了。

    这不是她自己亲眼看到的,叶弦怎么都不信。

    叶锦幕的话,让其他几个等得无聊的人,也都纷纷的站了起来。

    李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那个钟禾真的来了?”

    这句话刚刚说完,他就瞪大眼睛,看着叶锦幕:“那个人叫钟禾?”

    叶锦幕点头:“是啊,怎么了?”

    李潜皱了皱眉头:“没什么,我只是感到,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罢了。”

    叶锦幕也怔了下,旋即心里又开心起来。

    如果李潜真的认识那个钟禾,不是就很容易,知道他到底是谁的人了吗?

    很快,几人就看到了钟禾的身影。

    不等傅殿宸下令,傅一就飞速掠到钟禾身边,想要将他擒拿住。

    可谁知道,钟禾却仿佛猜到了傅一的存在一般,在他还离大概十米的距离之时,钟禾就已经身形微动,远远的离开了原来所处的地方。

    傅一扑了个空,索性也站定身形,看向不远处的钟禾,笑道:“真是没想到,你也是个古武高手!”

    这个时候,其他的人,也来到了傅一的身边。

    李潜盯着钟禾,眼中神色复杂。

    他只觉得,眼前这个叫钟禾的人,真的是很熟悉。但偏偏,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了。

    并且这个钟禾,看起来古武也学得不差,如果他认识,那钟禾应该会是一个很有名的人物才是。

    可为什么,他就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钟禾淡淡笑了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一个字不说,就来攻击我?”

    傅殿宸冷冷说道:“我们为什么要抓你,你自己知道!你主子跟楚蒹葭到底勾结干了些什么事情,相信不用我们说,你也心知肚明吧!既然这样,那你也别怪我们对你手下不留情!”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钟禾依然是淡淡笑着,说道,“我也并不认识你们,至于那个叫楚蒹葭的,我更加不知道是谁。”

    “哈哈,你骗谁呢?”南宫静泓鄙视的看了钟禾一眼,“虽然我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至少,我也听到了前因后果。要不是你,那时候楚蒹葭从殿宸手中逃出去受的伤,就不会好得那么快了!你告诉我,你家主子给楚蒹葭的药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她能好那么快?”

    钟禾心里暗惊,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样知道,他对楚蒹葭做的事情的。

    难道那些人当中谁有着天眼,能够看到他做的事情?

    可是不对!

    如果他们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他们就能知道,他的主子到底是谁了。

    可现在看他们的表现,他们想要抓住他,要做的事情,势必是要逼出他身后的主子到底是谁。

    既然这样,那就说明,他们并不是什么事情都知道。

    钟禾的心里稍定,既然他们也有不知道的,那他只要死不认账,并且不要被他们抓住,估计就没事了。

    钟禾依然装傻:“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如果你们再这样纠缠,别怪我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