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99章 最邪恶的能量

第199章 最邪恶的能量

    只见从钟磬鹤的手里,陡然,升起一阵黑烟!

    那股黑烟生得极为的快,比李潜最全盛时期施展出异能术,还要快得多!

    那一股黑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直朝李潜掠过去!

    叶锦幕神色大变,慌忙对小鳞叫道:“小鳞,还不快点!”

    小鳞也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但她早就有准备,所以并不惊慌。

    还没等叶锦幕说话,她就已经用精神力将李潜给笼罩住,将那一股黑烟隔绝在外。

    而其他的人,都已经彻底怔住,担忧的看向李潜。

    就连李潜自己,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愣了一下。

    在这一刻,钟磬鹤已经冷笑了一声,得意说道:“你不是觉得自己有本事打赢我么,那我就看看,你被这股寂灭黑烟吞没,又会有着什么下场!”

    随着他的这句话,他的身形,似乎也在这刻,化为一股黑烟,消失不见!

    眼前的这一幕,让所有的人,都不由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功法?为什么能够让一个人,化成黑烟消失?

    大家突然想起,楚蒹葭当时消失时候,那一股升起来的白色烟雾。

    难道,是与眼前的这个,同样的原理。

    见得钟磬鹤消失,他发出来的那股黑烟也消失不见,小鳞这才将精神力撤除。

    大家都慌忙朝李潜跑过去,纷纷焦急问道:“李爷爷/师父,你没事吧?”

    李潜呼了口气,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你们放心,我没事的。”

    大家都感到心有余悸,南宫静泓急急问道:“李爷爷,这个寂灭黑烟,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那个钟磬鹤,会突然变成一股烟跑了?”

    李潜叹了口气:“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相信异术门里面,肯定有这方面的说明。你们等我回到帝都后,我就马上去异术门查询这方面的知识。”

    萧墨染也在一旁说道:“我们家族档案中,应该也有这方面的消息。我这就马上让我的那些下属们帮我查一查。”

    李潜点点头,叹气道:“真是抱歉,让钟磬鹤给逃了。”

    大家也都觉得有些遗憾,要是钟磬鹤跑了,他幕后的那个黑手,就挖不出来了。

    同时,也就无法知道,楚蒹葭到底还有谁给她帮忙,她还有着什么手段了。

    那样子,敌在暗他们在明,就真的是防不胜防了。

    但看到李潜的模样,大家也知道他已经尽力了,刚才的那种事情,还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叶锦幕立刻望向小鳞:“小鳞,寂灭黑烟你知道是什么吗?”

    可是此刻的小鳞,却是神色恍惚,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模样。

    叶锦幕心里疑虑涌起,用手拍了怕小鳞的肩膀:“小鳞,你在想什么?”

    “主人!”小鳞反应了过来,神色间有些惊惶,“主人,那个钟磬鹤幕后的人,真的很可怕,主人你一定要小心!”

    见到小鳞这副模样,叶锦幕心里的疑惑越发的深了。

    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小鳞这般惊惶的模样,往日里的她,一直都是信心满满的,何时怕过谁?

    可是现在,小鳞却出现了这种神色,莫非钟磬鹤幕后的那个小姐,真的那么可怕?

    小鳞见到叶锦幕的神色,似乎生怕她不相信一般,又急急说道:“主人,你可别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我是说真的!刚刚钟磬鹤施展出来的,是寂灭黑烟!虽然只是施展了一点点,却也是能轻易的伤害到你的师父。要是他再多一点寂灭黑烟,料想在场的这些人,都不能幸免。”

    叶锦幕也吓了一跳:“那个寂灭黑烟,这么恐怖?”

    “是啊!”小鳞叹了口气,“它可是整个宇宙中,最邪恶的一种能量。只要彻底掌握了这种能量,不管宇宙中的谁,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现在看来,钟磬鹤也许并不是掌握这种能量,而是别人赐予他的。也就是说,他幕后的那位小姐,也许,才是真正掌握了那种能量的人!”

    叶锦幕的神色也肃穆了起来,对小鳞说道:“小鳞,你就把寂灭黑烟所有的情况,全部告诉我吧。”

    小鳞点点头,接着说道:“世间的能量,分为邪恶和光明两种。邪恶的最顶尖能量,就是寂灭黑烟,光明的最顶尖能量,就是光明神力,而光明神力,就是我的精神力。”

    听到这里,叶锦幕疑惑看了小鳞一眼:“你的精神力?是光明的最顶尖能量?”

    小鳞的精神力,有这么大的效用?地位这么高,居然是光明力量中的最顶尖者?

    “是啊!”此刻的小鳞,也没有再与叶锦幕辩解的心情了,继续解说道,“可惜我的精神力,在这么多年来,大大受创。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最顶点。要是那个人掌握的寂灭黑烟比我的精神力还厉害,那整个世间,就真的只能被这种黑暗力量所掌控了。我们这种接触过光明神力的人,也都会被湮灭掉。”

    叶锦幕不由皱起了眉头,心里这才明白,为什么小鳞一心想要将自己的精神力给恢复到最高值。

    原来,不仅仅是小鳞要帮助她做各种事情,更重要的,就是要与寂灭黑烟来对抗。

    小鳞又说道:“这就是为什么,刚刚我的精神力,能够抵抗那股寂灭黑烟的原因。”

    叶锦幕问道:“那么,你能够知道,钟磬鹤幕后那个人掌控的寂灭黑烟,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吗?”

    小鳞摇头:“看不出来。因为钟磬鹤并不是掌控的寂灭黑烟,而是那个人给他的。并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钟磬鹤使用这种寂灭黑烟,还是有着代价的。但尽管有代价,钟磬鹤却依然使用,那便说明,这种力量对他来说,真的极为的重要。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钟磬鹤这么多年,都愿意认那个人为主子了。”

    “可是……”叶锦幕心里又有了疑惑,“钟磬鹤和师父之前的那一次比试,应该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吧?但如果那个小姐跟楚蒹葭的年龄差不多大,难道在很多年前,那个人就已经修炼了寂灭黑烟了?但那个时候,那个人还这么小,不可能吧?”

    小鳞怔了下,才说道:“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

    叶锦幕叹了口气:“算了,我问问师父好了。”

    她望向李潜,问道:“师父,你与钟磬鹤第一次比试的时候,是多少年前?那一次比试后,他就消失了吗?”

    李潜点头:“对,那一次他输了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了。那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候钟磬鹤原本是我们异能术界,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接班人的存在。可他的胜负心太强,一心想要打败我,根本就没有将心放在壮大异能术界上面。后来输了后,更是销声匿迹,再也找不到他的存在。”

    “十年前……”

    叶锦幕不由喃喃说道。

    如果那个人,是跟楚蒹葭一般大小,那不是才十五岁?

    十年前,她才五岁,就有那么深的城府,开始修炼起这种寂灭黑烟了?

    她天赋会不会太强大了一点?会不会太早熟了一点?

    叶锦幕又朝小鳞问道:“小鳞,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别人修炼的,也将钟磬鹤给收服的。然后,等那个人长大后,才将这些势力,全部交给了她?”

    小鳞怔了下,点头说道:“也有这个可能。”

    叶锦幕叹了口气:“那么,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了。”

    小鳞马上说道:“主人,你请说。”

    “我问你,楚蒹葭和钟磬鹤,你现在是不是无法将他们定位?”

    小鳞叹气:“对,主人你说得都对。我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了,我为什么定位不了楚蒹葭,原来也是因为这种寂灭黑烟的原因。不过,楚蒹葭跟钟磬鹤不同,她身上的那些寂灭黑烟,有一部分,是她自己修炼来的。另外一部分,则很有可能,是跟钟磬鹤给她的药剂有关。”

    叶锦幕怔了下:“你是说,楚蒹葭也修炼寂灭黑烟?”

    “没错,也许,就是之前我们看到的,她从傅殿宸手里逃脱的那种邪术。”

    叶锦幕的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如果楚蒹葭也修炼了这种邪术,那就说明,如果现在不抓到她,除去她,没准有一天,她就会成长为他们都难以对付的存在了。

    也不知道现在这个世上,除了楚蒹葭和那个少女,还有没有第三个人,修炼这种邪术。

    小鳞听到叶锦幕的心声,说道:“主人你放心,修炼寂灭黑烟的邪术,同时间,只能是两个人。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至于其他人,想要得到寂灭黑烟,也只有是他们两个人赐予。”

    “原来如此。”

    叶锦幕微微点头,心里不由有了个猜想。

    也许,那个少女,才是真正的幕后大黑手。至于楚蒹葭,之所以也能修炼这个邪术,只是因为,这个邪术,只能两个人,才能修炼。

    那个少女为了能顺利修炼,不得已,才找了楚蒹葭。

    既然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明,那个幕后黑手,必定是跟楚蒹葭,有着什么关系?

    那么,她到底是谁?

    是京城中的那些贵家小姐,还是京城外的其他人?

    叶锦幕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李潜问道:“师父,请问那个钟磬鹤的口音,一直就是南方口音吗?”

    李潜摇头:“不是,终南岭是在关中,钟磬鹤从小在关中长大,他的口音,是正宗的关中口音。”

    “可是刚刚,我们听到钟磬鹤的口音,却是南方口音……”萧墨染双目一亮,“也许,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南方生活,口音也发生了变化!”

    “没错!”叶锦幕点头,“那么我们就能完全确定,那个幕后黑手,绝对不会是帝都的贵家小姐。”

    她说出这句话,又对小鳞问道:“小鳞,关于寂灭黑烟的事情,我能说给大家听吗?”

    小鳞点头:“当然没问题!不过,光明神力这方面的事情,你可别说出去!”

    “我知道。”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望向众人:“关于寂灭黑烟的事情,我知道一些。”

    大家都赶紧转头看向叶锦幕,眼中尽是好奇和探究。

    李潜更是忍不住问道:“叶丫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锦幕朝李潜笑了笑:“师父,这件事情是我的情报组织告诉我的,不过他们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请恕我不能解释太多。”

    听她这么说,其他人也不好再问,只是说道:“那么,你就说说寂灭黑烟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