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0章 陌生的来电

第200章 陌生的来电

    叶锦幕将小鳞对她说的,全部跟众人说了一通。

    话音刚落,南宫静泓就叫道:“那是不是说明,那个幕后黑手,跟楚蒹葭在现实中,肯定有着什么接触?”

    叶锦幕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件事情,就麻烦萧墨染你去查一查了。”

    “没问题!”萧墨染自信满满的说道,“不是帝都的名媛,跟楚蒹葭年纪差不多,并且又跟她有着接触的。我想,那个人,肯定不是很难查探到。”

    “既然很容易能查到,那我就放心了。”

    叶锦幕笑了笑:“虽然今天没有抓到钟磬鹤,但至少,我们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接下来,我们最好待在叶家不要出门,就来看看,楚蒹葭到底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我们。”

    “好啊!”南宫静泓第一个赞同,“在叶家待着,也能等着她来自投罗网,简直是最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其他人也点头,在敌在暗我在明的情形下,这种方法,还真的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们也不介意,给楚蒹葭一点小鞋穿穿。

    萧墨染马上给楚轻寒打过去一个电话:“轻寒,你给我说一下,你妹妹这些年,跟京城之外的贵家小姐中的谁有过接触?”

    楚轻寒听到萧墨染的这句话,语气顿时严肃了起来,问道:“表哥,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萧墨染还没说完,就被楚轻寒截断:“既然是重要的事情,那我就亲自来苏城一趟!有些话,在电话里面,还是不方便说的!”

    萧墨染作为情报人员,自然也知道,在电话里面说话,很有可能会被监听,于是也答应了楚轻寒的要求。

    楚轻寒挂断电话后,很快就让人订了从帝都来苏城的飞机票。

    萧墨染将手机收起来,对众人说道:“轻寒很快也会来到苏城,到时候有了他在,我们要查探事情,就轻易了很多。”

    大家听了这话,也感到心里轻松了不少,分别打了几辆车,朝叶家赶去。

    他们消失之后,在高铁站的某处,钟磬贺的身影,很快就浮现了出来。

    他愤恨的看了一眼身后消失的那些人,冷笑了一声,朝进站口走去。

    但他刚刚才走了几步,就只见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钟磬贺神色一怔:“楚小姐?”

    楚蒹葭叹了口气:“钟叔叔,刚才的事情,我全部都看到了。你注意到了没,刚刚李潜有没有受伤?”

    听到楚蒹葭的话,钟磬贺怔了下才说道:“你不说我还真的忽略了!李潜刚才,居然没有受伤!”

    “对,我也注意到了!”

    “对,我也注意到了!”楚蒹葭冷笑了一声,“你用寂灭黑烟,李潜居然不会受伤,他到底学会了什么本领?”

    钟磬贺紧皱着双眉:“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还得问下小姐才能知道。”

    “好,那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她,将这件事情说一下。”

    “楚小姐!”钟磬贺无奈看楚蒹葭一眼,“还是你自己打电话吧,我现在要去赶高铁,要不然,就晚点了。”

    “不,就你打!”

    看着楚蒹葭这副坚决的模样,钟磬贺彻底感到无语了。

    他叹了口气:“楚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莫非,想让我无法离开苏城么?”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钟磬贺顿时变色道:“不可能!楚小姐,你别为难我了,我是不可能留下来的!小姐那边,还要等着我去给她汇报呢!”

    楚蒹葭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我早就跟你家小姐说过了,你留在这里帮我。”

    “不可能!”钟磬贺一脸的不敢相信,“你不是说了吗,不要让我家小姐也牵扯进来,免得被他们知道,小姐到底是谁。所以,我是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帮助你的,小姐也不可能会下这样的命令。”

    楚蒹葭似笑非笑的看了钟磬贺一眼:“不信的话,你就打电话问你家小姐啊!”

    钟磬贺看到楚蒹葭这副模样,心里倒是有些相信了。但依然是不怎么确定,他家小姐居然会同意让他留下来。

    于是怀着这种将信将疑的态度,钟磬贺拨出了电话。

    那边,很快就传来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喂,钟叔叔。”

    “小姐!”钟磬贺顾不上说什么,直接问道,“小姐,你让我留在苏城帮楚小姐吗?”

    “对啊。”少女说道,“蒹葭在苏城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必须要你留下来解决掉。你放心,有着寂灭黑烟在,你不会被他们抓住,从而暴露出我的。”

    “可是,这种寂灭黑烟,我刚刚已经用过了!”

    “没事的。”少女淡淡说道,“我给你的那颗药丸,可以用上三次。并且损耗你的精神力,跟以前的一份差不多。所以,你可以在用完剩下的两次之后再回来。”

    钟磬鹤顿时脸露惊色:“什么?这么厉害?小姐,你现在炼制药剂的本领,又上升了?”

    少女轻笑一声:“没什么,三次用一份精神力,我觉得还多了点。所以,我现在已经在研究,一份精神力,可以用五次的技术了。”

    “好,那我就听小姐的话!”

    钟磬鹤放心的挂断电话,望向楚蒹葭:“楚小姐,你接下来打算要做什么?”

    对于楚蒹葭,钟磬鹤还真是极为的看不上。

    要不是那时候情况危急,小姐才不会被迫选择,让楚蒹葭一同来修炼寂灭法诀。

    结果现在,一旦修炼了,就无法将楚蒹葭给摆脱。

    并且,以楚蒹葭那样的天赋和蠢笨的头脑,不但没有给小姐丝毫的助力,反而,还屡次成为小姐的累赘。

    钟磬鹤只暗恨,那个时候,他没有在小姐的身边。

    对于钟磬鹤心里的想法,楚蒹葭自然也看得透彻。

    但她只是在心里暗暗哼了下,丝毫没有将钟磬鹤放在眼里。

    她跟钟磬鹤主子的关系,还真是钟磬鹤不管如何,都无法取代的。她们两个,已经将所有的命运,都绑定在了一起,不管是谁,都无法将她们两个挣脱。

    就算钟磬鹤看她不顺眼,也是只能忍受。

    那个少女不管怎样,也不可能,看着她去死。

    楚蒹葭冷笑了一声:“当然是让叶锦幕和傅殿宸死!不然呢,你以为我还要做什么?”

    钟磬鹤莫名其妙被噎了一下,只能忍气吞声:“那你要怎么对付他们?”

    “很简单。”楚蒹葭冷哼一声,“现在他们在叶家当缩头乌龟,我们自然只能强攻进去。我现在手上的人,基本上都要折损在了他们的手上,倒是你那边,还有什么人手没有?”

    钟磬鹤很想说没有,但知道楚蒹葭的重要性,只能说道:“我可以再派五个人出来。”

    “才五个?!”楚蒹葭神色很是不满。

    钟磬鹤实在忍不住了,也冷笑一声:“楚蒹葭,你别太过分!我手底下的那五个人,本事可比你们楚家的那些人高得多!他们的本领,一个个,比我也低不了太多,让他们来帮忙,叶家的那些人,还不一定是对手。”

    楚蒹葭也知道那些人的实力,她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习惯性的跟钟磬鹤抬杠罢了。

    现在听钟磬鹤说到这种程度了,也不反驳,只是淡淡笑了笑。

    钟磬鹤看了楚蒹葭一眼,冷冷说道:“倒是你,别出问题才好!”

    楚蒹葭哼了声:“出什么问题?”

    “你可别忘记,刚刚他们可是说,要让你哥哥也过来。到时候,他们从你哥哥口中问出你这些年接近了什么人,你该怎么办?”

    楚蒹葭似笑非笑看钟磬鹤一眼:“你是害怕,我将你家小姐牵扯进来?”

    “那当然!”钟磬鹤没好气说道,“要是真的查出来,你跟我家小姐的接触记录,那就真的糟了。所以,你对这件事情,真的不放在心上?”

    “你放心好了。”楚蒹葭笑了笑,“任何人都不知道,我曾经跟你家小姐,有过任何的接触。”

    “任何人?!”钟磬鹤依然有些不相信。

    “对,任何人!”楚蒹葭神色极为的笃定,“包括楚家,和你们家的所有人。”

    钟磬鹤这才放下心来,舒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但他的心里,也是有些好奇,楚蒹葭和他家小姐,当时遇到寂灭法诀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接触到的。

    楚蒹葭看钟磬鹤一眼,说道:“这些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问问你家小姐,李潜为什么没有受伤。”

    听楚蒹葭这么说,钟磬鹤这才想起,因为两人一直在针锋相对,所以将这个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钟磬鹤慌忙又拨打了电话出去,问道:“小姐,刚刚我有一件事情,忘了跟你说。”

    少女的声音传来:“什么事情?”

    “我刚刚跟李潜打的时候,明明对他使用了寂灭黑烟。我也看到了,寂灭黑烟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接触到了他的身体。但是,他却没有受伤。”

    “真的?”少女的声音中也有着一丝不敢置信,“钟叔叔,你没有骗我?他真的没有受伤?寂灭黑烟,也接触到了他?”

    “对,的确是真的,我跟楚小姐都看到了!”

    少女的声音顿时严肃了起来,对钟磬鹤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也要仔细的研究一下,你等着我的答复。”

    “好,那我就等着小姐的消息了。”

    虽然少女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但钟磬鹤的心里,却蓦然的放了下来。

    只因,以他这么多年跟少女的接触,他已经完全笃定,只要少女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他毫不怀疑,李潜没有受伤的秘密,少女绝对能查出来。

    楚蒹葭看着钟磬鹤挂断电话,问道:“怎么?你家小姐有什么答案吗?”

    “小姐也不知道原因,不过正在查。”

    听钟磬鹤这么说,楚蒹葭也放下心来。

    她与钟磬鹤一样,对那个少女,充满着莫名的信心。似乎,只要那个少女说着要去查的事情,就绝对逃不过她的法眼。

    这也是她那时候,为什么会答应那个少女,一起来修炼寂灭法诀的原因之一。

    两人对视了一眼,也都离开了高铁站。

    刚刚才离开高铁站,楚蒹葭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有些疑惑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却只见来电人显示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钟磬鹤也看到了手机屏幕,皱眉问道:“你知道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