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1章 主动提出帮助楚蒹葭的少年

第201章 主动提出帮助楚蒹葭的少年

    “不知道。”楚蒹葭摇摇头,一把按下接听按钮,“不管是谁,先听听吧。”

    那边传来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喂,楚小姐吗?”

    楚蒹葭皱了眉头,这个打电话的人,不是打错了电话,而是特地来针对她的。

    他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楚蒹葭马上问道:“我是楚蒹葭,你是谁?”

    “楚小姐就别管我是谁了。”那个少年笑了笑,说道,“我愿意帮你对付叶锦幕和傅殿宸,你长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

    楚蒹葭顿时冷笑道:“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相信你?你这样藏头缩尾之辈说出来的话,你觉得有人会信?并且,现在他们的力量那么强大,你觉得,你能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

    少年又是一笑:“我们没有见过面,楚小姐不相信我是正常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见见面再说,如何?”

    楚蒹葭冷笑一声:“好!不过地方,得让我来安排!”

    “没问题,楚小姐尽管说!”

    两人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后,楚蒹葭就将电话挂断,对钟磬鹤说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钟磬鹤皱了皱眉头:“这个人在现在这个风头还来找我们,愿意出手来帮助我们,照我看来,不是有所企图,就是脑子坏了。那我们就索性与他见见面,倒要看看,他到底有着什么企图!”

    楚蒹葭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在见面之前,我们还是得做些安排才对!”

    钟磬鹤心里暗哼,楚蒹葭年纪不大,心肠倒是挺狠的。有人来帮忙,她却要在约定见面的地点,来弄下一些埋伏。

    那个主动要求帮忙的少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但不可否定的是,楚蒹葭这个方法,还真是不错。

    现在谁也不知道,那个少年到底是真的想要帮他们,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既然这样,那就先将他制服也好,再慢慢的来谈其他的事情。

    那个少年与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今天晚上,地点,则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咖啡馆。

    楚蒹葭和钟磬鹤提前来到那个咖啡馆,买通了老板,进行了一番布置。

    然后,等着那个少年的前来。

    很快就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楚蒹葭和钟磬鹤坐着的包厢里,一阵敲门声响起。

    楚蒹葭和钟磬鹤对望一眼,顿时提起了警惕,对着门的方向说道:“进来。”

    门被推开,映入两人眼帘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

    那个少年大概二十岁的模样,相貌虽然清秀,却也不是太过出众。看起来,只不过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当中,普遍有着的气质罢了。

    刚看到他,楚蒹葭和钟磬鹤的眼里,都闪过一抹不敢相信。

    他们虽然不至于以貌取人,但是,这个少年真的是越看越普通,他们怀疑才是正常的。

    只因这个少年真的全身上下,不管哪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有着什么能力,来帮助他们的人。

    但两人都没有露出这种想法,只是朝着那个少年笑了笑,说道:“请坐!”

    那个少年也不推辞,直接就在两人的对面坐了下来。

    刚坐下之后,楚蒹葭就对那少年笑道:“我们都见面了,你不来一次自我介绍么?”

    少年笑了笑:“我叫徐成钢,不知那位先生,又是何方神圣?”

    楚蒹葭冷着脸说道:“他的名字,跟这次事情无关,你没必要问。”

    徐成钢也不觉得受到了冷落,依然是笑着说道:“好,那我不问了。很开心楚小姐愿意见我,给我这次帮助你们的机会。”

    “哦?”楚蒹葭挑了挑眉,“那你倒是说说看,你能怎么样帮助我们?”

    徐成钢笑了笑,说道:“不如楚小姐先将这个包厢里面布置的那些毒药撤掉,我们再谈如何?要知道,这些毒药的味道,都不怎么好闻,我实在是感到难受得很。”

    徐成钢的这话,让楚蒹葭和钟磬鹤,都不由为之色变。

    这个叫徐成钢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他们布置的陷阱那么隐秘,他都能看出来?

    并且,这些毒药对他,为什么一点作用都没有?

    相对于两人的惊愕,徐成钢却是神色淡淡。甚至还端起原先就放在桌上的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动作,楚蒹葭心中惊骇更深。

    只因,徐成钢现在在喝的这杯水当中,被她亲手,下了好几种毒药。任何一种毒药,被人喝下去,都会立刻毒发。虽然不至于身亡,但经受一番痛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几种毒药混在在一起,那种威力,更是不用说了。

    可是现在,徐成钢喝着,却一点异样都没有!

    又怎么可能,不会让她感到惊骇十分?

    楚蒹葭和钟磬鹤对望一眼,心里对眼前这个叫徐成钢的少年,都不由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这个少年,看起来本事这么强,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那么,他现在主动开口来帮助他们,到底又是有着什么目的?

    若是真的答应跟他合作,会不会导致什么他们也无法预计的后果?

    楚蒹葭和钟磬鹤的心里,这个时候,真的升起了一阵后悔之意。

    他们真的很后悔,在没有弄清楚这个少年的来历之前,就贸然与他见面。

    看他这般百毒不侵的模样,楚蒹葭下的这些毒药都对他没有任何效用,谁知道他会不会也用同样的办法来回敬他们?

    也许是看到了两人心中对他的戒心,徐成钢笑了笑,说道:“你们不用这样提防着我,我这次过来,是诚心想要跟你们合作,所以,我不会算计你们的。”

    楚蒹葭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徐成钢的话,勉强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不会算计我们,那我就放心了。”

    “看楚小姐的模样,似乎,还没有完全相信我的话?”徐成钢笑了笑,说不尽的纯良,“既然这样,那看来,我就要给楚小姐一些证明了。”

    楚蒹葭又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倒是也想看看,这个少年,又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证明他的诚意。

    徐成钢也是一笑,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制令牌。

    楚蒹葭朝那个令牌看去,只见在上面,雕刻着一朵火焰一般的图标。

    一看到那个图标,她就不由微微的怔了怔,然后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少年。

    少年笑道:“有着这块令牌,不知能否证明我的诚意?”

    楚蒹葭盯着少年,问道:“你怎么有火焰令牌的?你跟天云帮,是什么关系?”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知道,我有能力,能够调集到天云帮的人,那就够了。”徐成钢笑着说道,又将那块令牌放到桌子上,“而现在,我愿意将这块火焰令牌送给楚小姐暂时使用。请问,这样的诚意,够了么?”

    楚蒹葭却并没有去接触那块令牌,只是依然看着徐成钢,说道:“据我所知,天云帮的少帮主凌锦城可是叶锦幕的师兄。他会愿意让他们天云帮的人,去对付叶锦幕?况且,他跟傅家的关系也不错,傅殿宸的话,他应该也不会让自己的人动手的。”

    徐成钢笑笑:“这些事情,楚小姐就不用担心了,我敢保证,有着这块令牌,他们一定会听从你的命令行事的。”

    楚蒹葭将信将疑的看着徐成钢,徐成钢却依然是淡淡笑着,任凭她打量。

    楚蒹葭转头看了钟磬鹤一眼,用眼神在询问他的意见。

    钟磬鹤不管怎么说,在江湖中也混过很多年。所以,对于这种看人的事情上面,楚蒹葭还是要问问他的意见的。

    钟磬鹤微微皱眉,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他真的看不出来什么。

    他一直在笑,并且笑得无比的真诚,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心思单纯的二十岁少年一般。就连钟磬鹤这样一个老江湖,也是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心怀叵测。

    见楚蒹葭在征询他的意见,他也无奈了,只能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暂且相信你。”

    听到钟磬鹤这么说,楚蒹葭将令牌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是神色微变:“真是想不到,你居然是天云帮的香主。”

    那一朵火焰,近距离看,才能勉强看出来,其中的不对劲之处。

    天云帮的令牌,火焰的形状都是固定的。唯一不同的,证明令牌主人身份地位的,便是火焰的颜色。

    而火焰的颜色,一般人随意看,是看不出来不同点的。唯有凑近了看,才能看出来颜色的差别。

    帮主少帮主令牌的颜色,是纯正的火红色;次一等的各个省或者国外代理的堂主,则是比火红色淡一点的正红色;接下来的舵主、分舵主、香主等等,红色又渐渐的淡了。

    香主在天云帮的地位,至少算是一个县的管理人了。所以,楚蒹葭看到这块令牌火焰的颜色,才会感到有些震惊。

    一个才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居然已经是天云帮的香主了,这种能力,又是让人如何不震惊?

    徐成钢却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因为,我从小在天云帮长大罢了。”

    这句话,让楚蒹葭和钟磬鹤心里,对徐成钢,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从小在天云帮长大,那便证明,他必定有着长辈在天云帮中。要不然,那个时候年纪小小的他,也无法进入天云帮中。

    这就证明,这个少年的背后,还有着更加可怕的力量加持,又如何让他们不感到警惕?

    徐成钢笑了笑:“现在你们想看的全部都看完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楚蒹葭沉默了一下,又和钟磬鹤交换了一下视线,这才摇头说道:“没有了。”

    “那好,那我们的合作,就从这一刻开始吧。”徐成钢笑了笑,说道,“这些势力,你们都可以去随意调用了。只要到苏城任何一个天云帮的帮会中,你们都可以让天云帮里面的人出动。”

    楚蒹葭怔了下,说道:“你不是香主吗,为什么能够调动苏城天云帮里面的人?”

    徐成钢笑笑:“你们说呢?”

    楚蒹葭没有再问,只因她也觉得,再问这个问题,真的显得她有些愚蠢。

    徐成钢之前都已经说了,他从小就在天云帮中长大,他的背后,自然是会有着其他人的存在。

    说不定,苏城的分舵主,就是他背后的那个人。

    徐成钢站了起来,说道:“现在该说的都说好了,那我就先告辞了,你们去进行你们的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