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2章 那个少年是天云帮的人?

第202章 那个少年是天云帮的人?

    他说到这里,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又补充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情了。在整个叶家,唯一没有武力值的,便只有一直照顾叶锦幕和叶弦的那个叫苏婶的佣人了。并且那个苏婶对叶锦幕来说,可是极为的重要。如果你们将那个苏婶绑架了,再利用她来威胁叶锦幕,势必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这个情报,楚蒹葭和钟磬鹤倒是完全忽略了。

    他们只是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叶锦幕的身上,就连叶弦,都没有收到他们太多的关注。更别说,在叶家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苏婶了。

    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少年,却轻而易举的,就瞧中了最关键,也是最容易攻克的那一点,让他们两个,也不由感到有些汗颜。

    但旋即,他们心里对这个少年的警惕感,越发的深了。

    楚蒹葭望着徐成钢,皱眉问道:“你给我们这么多帮助,那么,你的条件呢?”

    徐成钢笑了笑:“条件的事情,你们现在暂时不用管。等到该让你们知道的那一天,我自然会让你们知道的。”

    说完这句话,他又望了两人一眼,说道:“我很期待你们的动作哦,告辞了!”

    看着这个少年的身影消失,楚蒹葭和钟磬鹤对望一眼,问道:“你怎么看?”

    她可不信,这个少年来帮助他们,真的毫无条件。

    也许,现在先不说,是等到以后,他们与他的合作进行到一半不能中断的时候,不得不接受,他的一些不公平的条件。

    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钟磬鹤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是楚小姐,你真的相信,他是天云帮的香主?”

    “不相信又能怎么办,他都有火焰令牌了。”楚蒹葭看了一眼手中的火焰令牌,“这块火焰令牌,可是很难仿造的,也没人敢仿造。毕竟,天云帮可是华夏国两大黑帮之一,在南方,更是一手遮天,谁敢轻易得罪它?恐怕这个叫徐成钢的少年,也是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吧?”

    钟磬鹤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的心里,就是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莫名的担忧。

    很显然,现在的楚蒹葭,心里也是这个想法。但不管怎样,有着这个令牌,他们还是愿意去试一试。

    毕竟,这种送上门的机会,若是真的错过,回过头来,他们必定会肠子都悔青了。

    钟磬鹤对楚蒹葭问道:“我们真的去试?”

    “当然!”楚蒹葭点头,“不过,不是我们去试,而是让别人去!”

    若是这块火焰令牌是假的,他们若是去天云帮苏城分舵,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唯有让下属去,才是最安全的事情。

    钟磬鹤心里暗哼,楚蒹葭还真是心狠手辣,一丝危险都不愿意沾染,而是让手下人去冒险,还真是一个好主子。

    只不过……

    钟磬鹤冷哼一声:“谁的人去?”

    他可不愿意让他的下属去当这个替死鬼。

    楚蒹葭很是无耻的笑了笑,说道:“我手下没人了,所以你说呢?”

    钟磬鹤脸色迅速变冷:“我的人不可能!”

    楚蒹葭笑了笑:“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现在我们两个可是联手,你觉得我会害你?”

    钟磬鹤没好气说道:“你都想让我的人去找死了,这还不算害我?”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楚蒹葭鄙夷看了钟磬鹤一眼,“我有说,让你的人去出头吗?现在苏城街上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乞丐,出点钱,让他们去天云帮,不就什么事情都结了么?”

    钟磬鹤又是望了楚蒹葭一眼。

    这个事情,他还真是没有想到。看来,楚蒹葭还真是一心想着要算计别人,这种方法,都能想得到。

    楚蒹葭见钟磬鹤没有说话,皱眉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行,就这样做。”

    只要不让他的人出头,怎么办都行。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去,在大街上找个乞丐,让他去天云帮的分舵找人。”

    钟磬鹤也点点头,两人一同朝咖啡馆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刚才与他们谈判的徐成钢,也离开了咖啡馆,上了一直停在咖啡馆前的一辆车上。

    刚刚上车,他就伸出手,在脸上扯了扯,一块薄如蝉翼的面具一样的物体,从他的脸上被撕裂了下来。

    渐渐的,一张极为俊秀无比的脸,从面具之下,显露了出来。

    坐在司机和副驾驶上面的两个黑衣人,也将脸上的面具撕下,赫然是左一和左二。

    将面具撕下来之后,左一问道:“余少,我们要开车么?”

    余言笑了笑,说道:“别急,我要看看,他们到底有着什么动作。”

    左二在一旁有些疑惑的问道:“余少,你不是想要追叶锦幕吗,为什么还要联合楚蒹葭来一起对付她?”

    余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左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叫道:“余少,难道你是故意和楚蒹葭一起设计叶锦幕,然后,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再派人去救她?”

    左二也恍然大悟道:“余少,这真是一个好办法!到时候,估计叶锦幕对你的印象,就会发生一个大逆转了!等你帮了她,什么傅殿宸,什么叶弦,都滚边去吧!到时候占据她内心的,也只有余少一个人了。”

    余言看了两人一眼,笑笑:“你们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左一左二都同时色变,不解道:“余少,难道你不是这个目的吗?”

    “当然不是。”余言讳莫如深的笑笑,“我的目的,你们怎么可能看清楚。这一次去找楚蒹葭,我可是连我的真名,都差点要暴露了呢。”

    听到余言的这句话,左一和左二的神色越发的不解了。

    但见余言并没有要跟他们说的意思,他们也只好不再追问这个问题。

    只是左二依然有些担忧的说道:“余少,你可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名啊!要是被那边的人知道了,那你就真的危险了!”

    “你放心,我怎么可能那么傻。”

    余言说完这话,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眼神突然变得极为的悠远。

    看到他这副模样,左一左二也识趣的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真是不懂,叶锦幕到底有着什么魅力,能让余言做到这种地步。明明余言只要不去管什么事情,一心壮大自己的势力,绝对有一天能够成功。

    这一次,若是他真的与楚蒹葭他们合作,说不定,还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

    可是,余言却似乎另有所图,图的,还不是他自己的目的,这就真的让左一和左二,都感到极为的担忧了。

    现在叶锦幕对余言还没有什么好印象,余言就已经对叶锦幕做到了这种地步。若是他们两个,关系真的有了什么进展,谁知道,他又会为叶锦幕做到什么程度。

    他们心里都纷纷决定,若是叶锦幕真的利用了余言,让他为她做出极大的牺牲。他们就算拼着被余言杀死的危险,也要将叶锦幕给解决掉!

    不过几分钟后,他们就看到楚蒹葭和钟磬鹤也走了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

    直到出租车开始起步,余言才对左一说道:“跟上去!”

    “是,余少!”

    左一也发动车子,不紧不慢的跟在出租车的后面,看起来,就只是跟一辆普通的车子一样,似乎看不出来是在跟踪的模样。

    左一对自己的车技极为的自信,这种跟梢的事情,他以前做过很多,从来没有被人察觉过。

    现在,跟踪楚蒹葭和钟磬鹤,自然也是如此。

    很快,就见到出租车来到老城区,楚蒹葭和钟磬鹤下了车,朝一旁的棚户区走去。

    左一也将车子停下,对余言说道:“余少,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你去,戴上面具。并且,把你看到的,都录下来!”

    “是,余少!”

    左一将面具带上,也下了车,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只见楚蒹葭和钟磬鹤来到棚户区之后,那些人都纷纷朝他们两个看去,显然是从来没有想过,像他们这种相貌出众,衣冠楚楚的人,会来到这种地方。

    楚蒹葭的目光一直在逡巡着,当看到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时,她的眼神定住了。

    那个少年虽然衣衫破旧,容颜也憔悴,但是,他的眼里,却有着一种机灵的光芒。

    楚蒹葭一下子就看中了他,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道:“你跟我来,我有件事情要你给我办。”

    那个少年看了楚蒹葭一眼,眼里有着警惕:“你是什么人,要我干什么?”

    看到少年这般警惕的样子,楚蒹葭笑了笑,心里越发的满意。

    她伸出手,一把揪住少年的手腕:“不要管什么,你跟我来就是了。”

    那个少年想要挣脱,却觉得楚蒹葭的手,仿佛手铐一般将他的手腕锁住。让他怎么挣脱,也是无济于事。

    他挣扎得脸都红了,怒道:“你是什么人?放开我!”

    “别废话,不然我就杀了你!”楚蒹葭冷冷看了那少年一眼,立刻让少年闭上了嘴。

    少年也是个识时务为俊杰的存在,立刻不说话了,乖乖的跟着楚蒹葭。

    楚蒹葭很是满意的一点:“很好,你别担心,替我办事,少不了你的好处!”

    少年心里才不相信,但他不敢反驳,只能跟着楚蒹葭。

    远处的左一将这一切都看到了,也知道钟磬鹤和楚蒹葭本事都不低,索性也不再追,只是发了个短信,将这一切告诉了余言。

    余言收到短信,很快就回了条:“不用跟了,你回来!”

    看到这条短信,左一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知道,余言这么说,必定是已经根据他这条短信的内容,知道了楚蒹葭到底要干些什么。

    他放心的折返身,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之后,他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对余言问道:“余少,你知道楚蒹葭要干什么了?”

    “对。”余言点了点头,“她果然是不相信我给她的那一块火焰令牌,所以,就专门去找一个少年,来帮他们当替死鬼。”

    左一怔了下,说道:“余少,你给他们的火焰令牌,不是真的?”

    余言笑了笑:“给他们真的?我有那么傻么?”

    “那……那你不是要跟他们合作吗,要是他们知道这块令牌是假的,那怎么办?”

    “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这块令牌是假的。”

    左一的心里越发的疑惑了,想问余言,但余言却只是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