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3章 叶锦幕亲口说出的秘密

第203章 叶锦幕亲口说出的秘密

    左二在一旁,突然福至心灵,问道:“余少,其实你是想将天云帮也拖进来对付楚蒹葭,是不是?”

    余言赞许的看了左二一眼:“左一,你应该跟左二学学,多动动脑子。有些事情其实很容易,一动脑子,就能明白了。”

    左一撇撇嘴:“可是,我真的想不出来余少你真正的目的啊!”

    左二鄙视的看了左一一眼:“余少对叶锦幕那么喜欢,你觉得,他会帮助别人对付叶锦幕么?并且,余少还让你录像,你都想不出来,余少的目的?余少就是想让那个少年被人拆穿时,将录像甩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那个少年和楚蒹葭他们的接触。余少!你这一招真是太厉害了!我相信,有着天云帮也进来对付楚蒹葭,叶锦幕他们肯定会没事的!”

    余言笑了笑,对左二说道:“左二,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的目的,那么,就先造势吧。我可不是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做了这种事情,我自然,是要让叶锦幕知道,才不枉费我一番心机,不是么?”

    左二拍着胸膛,自信满满说道:“余少,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余言笑了笑,又对左一说道:“左一,开车吧!”

    “是,余少!”

    知道了余言的真正目的,左一的心里也轻松了起来,再不用担心叶锦幕会和余言反目成仇的事情。

    但是,他们的心里,却是越发的担忧起来。

    他们知道,余言这么做,真的完全都是为了叶锦幕。

    真不知道,以后的余言,又会为叶锦幕,做到怎样的地步。

    但不管怎样,都是让他们,无法放心的。

    楚蒹葭将火焰令牌交给那个少年,又给了他一些钱之后,这才和钟磬鹤离开了棚户区。

    钟磬鹤问道:“楚小姐,你是真的不相信,那个徐成钢给我们的令牌,是真的么?”

    楚蒹葭笑了笑:“真的假的,等到那个叫林远的少年去试试,就知道了。我们,就只要等着结果就行了。”

    “如果是假的呢?”钟磬鹤有些担忧的说道,“如果是假的,天云帮会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来?如果查到了,我们可就糟了。你要知道,现在国内,除了无极帮,其他的人,都不想跟天云帮作对。就算是国内第一大家族慕家,恐怕也不愿意得罪他们。”

    “你放心!”楚蒹葭自信满满说道:“没有人能够想到,我们跟那个林远有着什么关系。林远早已被我洗脑,已经将我们给忘记了。”

    “那就好。”钟磬鹤也放心下来。

    两人离开了棚户区,朝现在临时的住处走去。

    现在他们两个,都暗中布置了,让别人以为,他们此刻已经坐着高铁离开了苏城。虽然他们也知道,叶锦幕和傅殿宸他们,不可能会相信。

    现在的他们,就住在离叶家不远的一个宾馆里。

    毕竟他们认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料想叶锦幕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会这么大胆,依然在苏城,并且,还住得离他们这么近。

    另一边,叶家的众人,现在正在家里歇息,同时,还在暗中部署着对付楚蒹葭和钟磬鹤的事情。

    萧墨染这个时候挂断电话,对众人说道:“我刚刚打电话到苏城的高铁管理处,让他们将监控给调出来。果然没错,我们刚刚离开之后,钟磬鹤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楚蒹葭,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南宫静泓顿时皱眉说道:“表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难道他们还能隐身,并且,还能随时解除隐身?”

    萧墨染没好气看南宫静泓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去?现在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能做到这种地步,肯定就是个寂灭黑烟搞的鬼!现在看来,真的是太危险了,他们如果能随时隐身或者解除隐身的话,我们还怎么去对付他们?”

    南宫静泓也叹了口气:“幸亏现在监控还能看到他们。要是他们有一天,连监控都查不到了,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萧墨染听到南宫静泓这么说,也怔了下,然后才望向叶锦幕:“叶锦幕,你那个情报组织的人,有没有查出来,这个寂灭黑烟,会不会有一天,能够隔绝监控?”

    叶锦幕早在萧墨染和南宫静泓说话的时候,就已经问了小鳞。

    听到萧墨染的话,她也叹了口气:“你们想得没错,寂灭黑烟这个法诀继续修炼下去,不但会让人的肉眼看不到,任何的异能术或者科技技术,也都查探不到他们的存在。”

    “不是吧,这么恐怖!”南宫静泓不由失声叫了起来,“那到时候,我们怎么办?”

    “你放心,这种修炼技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炼成的。他们要修炼到那种地步,还需要很大的精力和很长的时间。等到那个时候,我们说不定,也有着解决的办法了。”

    南宫静泓舒了口气:“希望如此了。”

    李潜这个时候也说道:“我已经让我师弟从异术门,将那边的那些秘籍,全部都给我带过来了。料想到时候,我查一下,就能看到解决的办法吧。”

    叶锦幕的心里,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能对付那个寂灭黑烟的存在,也只有小鳞的精神力了。

    可是小鳞只是在她的身上,也就是说,只能保护着她,和一直跟她在一块的人了。

    若是有人离开了她,就会很容易被寂灭黑烟对付到。

    所以,她也希望,李潜能够找到,能够对付寂灭黑烟的其他办法。

    关键是,现在就连小鳞自己,也不知道除了她的精神力,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大家听到李潜的话,也都沉默了起来,感到前途实在是堪忧。

    在这一片沉默中,叶弦突然站了起来,对李潜说道:“师父,之前看了你和钟磬鹤的那一场打斗,我觉得,我的能力,还是十分的不足。所以,我决定要去将你给我的那些异能术,学习起来。”

    叶婉也站了起来:“我也一块去学。”

    听到他们两个的话,傅殿宸的神色,也坚决了起来。

    他对李潜说道:“李爷爷,以前我一直觉得,武力值不重要,只要能保命就行。可是现在,我却发现,就算已经学到了叶弦和叶婉这种地步,也是难以保住自己的性命。这让我认识到,我以前的想法,到底是多么的狭隘。我现在,也决定要增强我的武力值了,李爷爷,你愿意教我吗?”

    李潜看了傅殿宸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他叹了口气,说道:“说实话,殿宸你的精神力,要学习异能术的话,还是有些难度。以你的体质,如果去学习古武术,料想成就会大得多。现在,我就将我整理的那些古武术秘籍,都给你吧,让你能好好的学习一下!”

    南宫静泓叫了起来:“李爷爷,我也要学!”

    萧墨染也笑道:“如果你们都要学,那也算上我的一份吧。”

    江铭川看到大家这么说,神色也有微微的变化。但一抹坚决,却笼上他的双眼。

    显然,在他的心里,也是跟大家一样,认定要增强自己的武力值。那样子,才能保护自己,和保护自己重视的人。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叶锦幕的心里,只觉得酸涩一片。在酸涩中,又盛满了一阵温暖。

    眼前的这些人,说起来,跟她有关系的,不过是江铭川、叶弦、叶婉和李潜罢了。其他的人,说是朋友,但其实她,也没有为他们付出过什么。

    但是他们,却甘愿,为了她牺牲到这种地步。

    叶锦幕只感到鼻翼酸酸的,涌上双眼,仿佛要有眼泪,都要滴落下来。

    叶锦幕望向肩膀上的小鳞,对她说道:“小鳞,怎么办?我忍不住了,我想把那个秘密,跟他们说出来!”

    小鳞顿时神色大变:“主人,你要说什么?你可别随便乱说啊!”

    “你放心。”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跟他们说的,跟你的存在,没有丝毫的关系。”

    小鳞这才舒了口气:“那你倒是要跟他们说什么啊?”

    叶锦幕笑了笑,看向众人。

    “各位,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只不过,这个秘密,还需要傅殿宸配合才行。”

    大家突然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都不由怔了下,疑惑的看向叶锦幕。

    傅殿宸皱眉问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配合的,你尽管说!”

    叶锦幕看了叶婉一眼,说道:“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当时叶婉得到了那只燕王樽,然后,与傅家交换了条件的事情?”

    大家都点点头,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他们才会与叶锦幕扯上交集的。

    现在突然谈起这件事情,难道,是跟燕王樽有关系?

    叶弦和叶婉的神色都不由一变。

    叶锦幕现在突然提起燕王樽,难道,是想要将燕王樽的秘密,告诉眼前的这些人?

    他们两个对望了一眼,神色都很是复杂。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在叶锦幕的心里,这些人的分量,会这么的重。

    为了提升他们的武力值,她居然甘愿,将这个除了他们三个人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告诉眼前的这些人。

    她就能笃定,在这些人之间,没有人有着二心吗?

    相比叶弦,叶婉的心里,更加难以平静。

    只因,除了叶锦幕,就只有她,知道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存在了。

    她就那么笃定,他们不会从中,推测出有着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人,其实是她自己吗?

    叶婉很想阻止叶锦幕这么做,但也知道,叶锦幕既然已经打算这么做了,那就绝对不是他们能够阻止得了的。

    叶弦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叶锦幕的性格,就是这般的重情重义。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越发的担忧,越发的没有安全感。

    越发的害怕,叶锦幕会被傅殿宸感化,从而,接受他的那一片感情。

    可也正是因为,叶锦幕的这种性格,才让他在担忧害怕的同时,也越发的,无法将手放开。

    见叶弦和叶婉都没有阻止,叶锦幕也知道,他们是同意了她将这个秘密说出口。

    叶锦幕继续说道:“不瞒大家说,关于这个燕王樽,有一个秘密,是我跟叶婉还有叶弦三个人,共同研究出来的。本来我们并不打算将这个秘密说出口,不过,为了提升大家的武力值,我相信,叶婉和叶弦,肯定都不会阻止我这么做的,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