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4章 有了媳妇忘了爷爷

第204章 有了媳妇忘了爷爷

    她看向叶弦和叶婉,两人心里无奈,只能点点头。

    叶锦幕朝他们笑了笑,又说道:“大家都知道,燕王樽里面的酒液,让人喝了,可以去除病痛。并且,还能在一定的程度上,洗经伐髓。可是,它还有另外一个功能,几千年来,大家都没有察觉到。”

    南宫静泓马上叫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你赶紧告诉我们吧,我好好奇啊!”

    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叶锦幕不由失笑,点头说道:“好,我这就跟你们说。”

    她看向傅殿宸:“上一次,你说的那个人被林天娇下了药昏迷不醒,是不是就喝了燕王樽里面的酒?”

    傅殿宸点头:“那一次你也知道,他喝了那些酒,并没有什么用。”

    叶锦幕笑了笑:“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燕王樽真正的秘密。也是,你们都被燕王樽一直流传的那个传说给固定住了思维,所以一直就觉得,燕王樽里面的酒液,只有一次有效。而我和叶婉以及阿弦,却因为根本不知道燕王樽的真正功效,所以在拿到它的时候,我们做了一项实验。”

    听叶锦幕这么说,大家似乎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

    南宫静泓叫道:“难道,燕王樽里面的酒,一个人可以喝很多次?”

    其他人也都期待的看着叶锦幕,等着她的回答。很显然,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很轻易的,就从叶锦幕的话里面,知道她要说什么。

    “没错。”叶锦幕点头,“里面的酒液,可以让一个人喝很多次。直到,喝到再没有任何用处为止。喝完之后,整个人都会被洗经伐髓,身体里面所有的污垢,都会被排了出来。”

    大家都很是有些瞠目结舌,燕王樽这样的效果,他们还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叶锦幕说得也对,他们都被燕王樽的功效固定了思维,根本就想不到,跟叶锦幕一样的反复去试。

    要不是叶锦幕说出来,料想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燕王樽的这个功能。

    李潜上下打量了叶锦幕一眼,咋舌道:“难怪那时候我觉得你跟叶小子资质不凡的样子,原来你们两个,都被燕王樽里面的酒洗经伐髓了!”

    叶锦幕朝李潜笑了笑,说道:“师傅,你也不能这么说啊。毕竟学习异能术,更重要的还是精神力。我们两个就算身体素质再好,精神力不行,也是无济于事的,不是么?”

    “是啊!”李潜哈哈一笑,“叶丫头你还不服起来了吗?哈哈!你说得对,身体素质,只是对于学古武术有用罢了!学习异能术,还是精神力更重要!你们两个,还有叶婉丫头,都是难得的奇才!”

    他说到这里,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神色一变:“叶丫头,你告诉我!你跟叶小子要学习修真术,是不是也是因为,洗经伐髓之后的原因?”

    叶锦幕点头:“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原因。因为我们的身体被洗经伐髓了,所以,感受起空气中的那些元气,才会越发的灵敏。”

    “哈哈哈,叶丫头你真是师父的福星啊!”李潜很是开心的笑道,“知道了燕王樽的功效后,那我现在,就马上让傅老爷子将燕王樽暂时性的贡献出来,让我们这几个人,都洗经伐髓一下!到时候,我们的武力值,还不会提升到让别人恐怖的程度?就算楚蒹葭再怎么修炼寂灭黑烟,也是没用了!”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我现在这里还存了一些经过燕王樽净化后的酒液,师父你可以先喝。如果不够的话,再让傅老爷子帮忙就是了!”

    傅殿宸马上说道:“你放心吧,爷爷一定会拿出燕王樽来帮忙的!”

    李潜笑呵呵说道:“我就知道,傅老爷子肯定不会拒绝的。既然这样,那就麻烦殿宸你了。”

    “没问题。”傅殿宸将手机拿出来,拨打出傅老爷子的电话。

    大家都不由望向傅殿宸,等待着他那边给的信息。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那边传来傅老爷子的声音:“怎么了?难道遇到什么麻烦了?”

    傅殿宸说道:“对,爷爷,我这里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过这个麻烦,得要你帮忙,才能够解决。”

    傅老爷子顿时来了兴致:“哦?你倒是说说,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啊!难道,是在追那个叶锦幕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问题,需要你爷爷给你提供指导方针?”

    傅殿宸的额角不由划下一道黑线。

    现在怎么是个人,都来开他这样的玩笑?不但表哥、萧墨染等同辈朋友,就连爷爷这个长辈,也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傅殿宸也不去辩解,只是继续说着自己要说的话:“刚刚叶锦幕跟我们说了一件事情,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事情……”

    刚说到这里,傅老爷子就急急说道:“到底什么?你赶紧说啊!我倒要看看,叶锦幕到底,说了一些什么事情!”

    见傅老爷子依然有种要将话题围绕着叶锦幕转的趋势,傅殿宸越发的感到无语了。

    他继续将这个问题忽略掉,答道:“爷爷,上次我们得到的那个燕王樽,你是不是也同样觉得,里面的酒,一个人只能喝一次?”

    傅殿宸顿了顿,然后才说道:“难道里面的酒,对一个人的作用,能有很多次?”

    “对!叶锦幕要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傅殿宸为傅老爷子的机智点了个赞,“这是她和叶弦还有叶婉,一同试验出来的。他们经过试验知道,里面的酒,可以让一个人喝到直到再没有丝毫作用为止。而若是喝到那种程度,一个人,便能够完全的洗经伐髓,很多的功法,都能够修炼。”

    “还有这种好事?”傅老爷子也不由有些震惊了。

    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了,那还不知道这个世上,到底会有多少人,来争夺燕王樽。

    只要洗经伐髓了,那么修炼任何功法,料想都不是难事了吧?那么,这个世上,又会诞生出多少高手?

    傅老爷子不敢再去想象,赶紧对傅殿宸问道:“这个事情,还有多少人知道?”

    傅殿宸笑了笑:“爷爷,难道你想藏私吗?这里在场的人,都知道了!叶锦幕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隐藏!”

    傅老爷子呵呵笑了一下,掩饰住心里的尴尬。

    他刚刚,的确是想将这个秘密掩藏起来,不过既然大家都知道了,他自然也不会再作任何隐瞒。

    他也笑了笑,说道:“那你现在,想要爷爷帮什么忙呢?”

    傅殿宸有些惊喜的说道:“爷爷,那你是要答应了?”

    “你小子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件事情,我如果还敢藏着掖着,不是要被大家笑掉大牙吗?”傅老爷子没好气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我将燕王樽拿到苏城去,然后让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全部喝下里面的酒液,洗经伐髓之后,让他们修炼功夫更加简单吧?”

    傅殿宸很是诚实的答道:“没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唉,真是受不了你,才去了苏城多久,胳膊肘就朝外拐了!要是你将来真的将叶锦幕追到手了,谁知道你眼里,还会不会有着爷爷!”

    听到傅老爷子哀怨的语气,傅殿宸没好气说道:“这不都是因为我惹出来的麻烦,将楚蒹葭给引到苏城来了。现在大家修炼功法,也是为了要对付楚蒹葭,所以,你将燕王樽贡献出来,本来就是应该的啊!”

    “算了算了!你这个孙子啊,心都不在我身上了,我听你的就是!”傅老爷子语气越发的哀怨,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他就知道,他这个孙子,情商自然不是低的。就算现在貌似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潜意识里,也还是将叶锦幕看得很重要。

    没看现在,当着叶锦幕的面,都就做出这种事情来了么?料想叶锦幕看到了,对傅殿宸的观感,绝对能提升许多吧?

    不过,他做得还不够,还需要他这个爷爷加一把火!

    傅老爷子打定主意,对电话那边说道:“燕王樽让别人带的话,我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那就让我自己,将燕王樽给带到苏城去吧!”

    听到傅老爷子这句话,傅殿宸不由大惊:“爷爷,你也要来苏城?”

    “怎么了?我还不能来了?”傅老爷子的语气,又是哀怨了起来,“唉,你可真是有了媳妇忘了爷爷,有叶锦幕在身边,连我这个爷爷要过去苏城,你都不欢迎了?”

    “你乱说什么呢爷爷!”傅殿宸额角又是划下黑线,对那边说道,“爷爷,不说了啊,你要到苏城了,就打我电话,我来接机!”

    说完,他就不管傅老爷子还要说什么,直接将电话给挂断。

    挂断后,他望向叶锦幕,很是无奈的说道:“你别将我爷爷说的话放在心上啊,我爷爷就是这种性格,喜欢乱开玩笑!”

    “你放心,我知道的。”叶锦幕朝傅殿宸笑了笑,示意他不用担心。

    但心里,却是对傅老爷子,感到很是好奇。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在叶锦幕的印象中,傅老爷子都一直是一个严肃的老头。可谁想到,他却是有这么孩子气的一辈。

    也许,是因为在傅殿宸这个心爱的孙子面前,他才是这样的一种形象吧?

    真是想不到,在傅家这样的大家族里面,也会有着这样和蔼可亲的长辈。比起她来说,傅殿宸还真是幸运。

    萧墨染和南宫静泓听着傅老爷子的话,不由相视一笑。

    相信傅老爷子来了,傅殿宸和叶锦幕的感情,必定会得到增进的。毕竟傅老爷子那种折腾的性格,他们以前都充分的领教过了。

    叶弦在一旁听着,则是忍不住在心里暗哼了一声。

    他自然知道傅老爷子来苏城的目的是什么,说什么不放心让别人带燕王樽,那很轻易就看出来,完全就是借口!

    他来苏城,还是因为,想要让自己的孙子,和叶锦幕的感情,得到什么提升吧?

    只可惜,现在不管是叶锦幕还是傅殿宸,都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就算傅老爷子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

    萧墨染突然说道:“对了,轻寒也说要过来,殿宸,你索性跟你爷爷说,让他跟轻寒一道过来吧!”

    傅殿宸撇了撇嘴:“我才不想再给我爷爷打电话呢,要说的话,你来说吧!”

    “真是受不了你!”萧墨染无语的看了傅殿宸一眼,“算了,我打个电话给轻寒,让他去跟傅爷爷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