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5章 莫名的期待心理

第205章 莫名的期待心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掏出来,拨打出楚轻寒的电话:“喂,轻寒吗?”

    那边传来楚轻寒的声音:“表哥,现在暂时不说了,我要登机了!等到了苏城后,我们再聊吧!”

    话音刚落,萧墨染就只听到手机挂断的声音。

    听到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萧墨染无奈的看着众人:“轻寒已经要上飞机了,看来,傅爷爷和他,是不可能一道来的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先将那些事情搁后吧,我们先来喝我屯着的那些酒吧!”

    叶锦幕笑了笑,对众人说道:“这些酒被我放在了仓库里面,你们都跟我来吧。”

    听到叶锦幕这么说,大家也有些好奇,都跟在叶锦幕的身后,朝仓库走去。

    可是在场的人当中,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神色,却有些复杂。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在叶锦幕的心里,还隐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

    可是这个秘密,是叶弦和叶婉,都知道的。他们两个,作为叶锦幕的至亲,叶锦幕却从未告诉过他们。

    这说明,在叶锦幕的心里,最重要的人,还是叶婉和叶弦,这两个跟她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人。

    而他们,虽然是叶锦幕的亲人,但毕竟这么多年来,都从未给过她温暖。

    所以,她的心里,对他们的信任不如叶弦和叶婉,也是应该的。

    江老爷子和江铭川的心里,没有一丁点对叶锦幕瞒着他们的怨恨,反而是浓浓的自责和愧疚。

    他们觉得,自己对叶锦幕的关怀还不够,在日后,一定会越发的对叶锦幕关爱起来,让她能够放心的去信任他们。

    江老爷子和江铭川对望一眼,都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众人来到仓库后,叶锦幕推开门,只见在里面,放着一个极大的玻璃缸。在玻璃缸中,盛满了透明的液体。

    叶锦幕对大家笑了笑:“这里面的,就是之前我用燕王樽弄的酒。师父,你先来试试吧!”

    “好,我第一个来试试!”

    李潜走上前,叶锦幕递给他一个勺子和一个杯子。

    李潜用勺子将酒舀出来,倒在杯子里。看着满杯的酒液,李潜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一饮而尽。

    这杯酒刚刚喝完,李潜就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呻吟,似乎极为疼痛的模样。

    看到李潜这副模样,大家都不由为之色变。

    这种痛苦的模样,他们都已经预计到了。毕竟之前,燕王樽里面的酒,傅殿宸和萧墨染等人,都已经喝过了,也尝试过那一种痛苦。

    但是,比起此刻李潜来,他们经受的痛苦,却是低上许多。

    因为,那时候他们喝的,只不过是燕王樽那一小杯罢了。现在李潜喝的,可是一个大水杯。

    李潜的额角,都沁出无数的冷汗来。与此同时,他的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面,也沁出一些黑灰色的物质。

    叶锦幕对大家说道:“这就是存在身体里面的那些污垢。现在已经在慢慢的被排出来,只要将它们彻底排除干净,这些酒就对大家没有丝毫作用了,洗经伐髓的事情,也就彻底完成了。”

    大家一直看着一脸痛苦的李潜,却没有第二个人再去喝酒。

    只因他们也不知道,李潜的极限到底在哪里。万一这些酒全部喝完,李潜都无法完全的洗经伐髓,他们却将那些酒喝了一些,就会影响到李潜了。

    还不如等到李潜彻底无效后,再来第二个人喝。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李潜这才停止了呻吟,睁开了双眼。

    叶锦幕慌忙问道:“师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潜朝叶锦幕笑了笑:“我现在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这是不是说明,洗经伐髓已经结束了?”

    叶锦幕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还得让师父待会再喝一些才知道结果。不过师父,现在你全身的污垢,都将皮肤的毛孔堵住了,还是先去洗个澡,再来喝比较好。”

    李潜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身上臭烘烘的,也不由老脸一红,说道:“好,那我就马上去洗澡!”

    说完,他赶紧朝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大概几分钟后,李潜洗完了澡,换了身衣服,又回到了仓库里。

    叶锦幕已经将酒液盛好,对李潜说道:“师父,这次我给你喝的,比上次的稍微少一点,你先喝一点吧!”

    李潜点头,将水杯接过去,又是一饮而尽。

    这一次他的反应,又跟上一次差不多。只不过,似乎这一次的痛楚,要轻得多,出来的污垢,也没有多少了。

    看到这一幕,江老爷子说道:“这应该是李老头以前修炼过,将身体里面的污垢也排得差不多了。所以,才喝这么点,效果就减轻了不少。”

    萧墨染点头:“我也是这么猜测的。”

    李潜这一次轻车熟路的去洗完了澡,又重新回到了仓库里面。

    这一次他喝的,只是一个小酒杯那么少的酒。

    喝下去之后,他等待着反应,却发现,一点的效果都没有。

    叶锦幕欣喜说道:“师父,那现在是证明,你已经完全洗经伐髓了!你看一看自己,到底有哪里不一样吧!”

    李潜也感到极为的开心,慌忙检查了一下身体,对叶锦幕说道:“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不但听觉视觉什么的都灵敏许多,还似乎能够跟你和叶小子一样,能感应到空气里面的灵气!哈哈!我相信这么一来,我们异术门里面的那些秘籍,我也可以修炼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叶锦幕也为李潜感到开心。

    若是李潜可以修炼,那说不定,他将来,也有着将寿命延长的可能了。

    毕竟现在,李潜的年纪可不算小了,就算是修炼了异能术,他的年纪,也不可能延长太多。

    可是现在,洗经伐髓后,这个愿望,很有可能会实现。

    李潜乐呵呵的望向江老爷子:“江老头,我这个老头子现在变年轻了许多,你也来试试吧!”

    江老爷子笑着点头:“好,我也来试试!”

    叶锦幕看了江老爷子一眼,眼神有些复杂。在其中,有着愧疚,却是欲语还休的模样。

    看到她这种眼神,江老爷子轻而易举,就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看来,她是觉得,她将这件事情隐瞒着他们,是一件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可他却觉得,是他先对不起叶锦幕的,叶锦幕这样做,是情有可原的。

    他对叶锦幕笑了笑,走到她的跟前,轻声说道:“别自责了,外公都知道的,是外公和表哥,先对不起你。你这样做,外公和表哥,都不怪你!”

    叶锦幕看到江老爷子眼里的安慰和歉意,心里越发的感动了,禁不住喃喃说道:“外公……”

    “好了,别这样了,赶紧倒酒给外公喝吧!”

    江老爷子在叶锦幕的肩上拍拍,笑道:“我倒要看看,我要喝多少酒,才能够洗经伐髓!”

    叶锦幕按捺住心里的悸动,点头说道:“外公,我马上就替您倒酒!”

    江老爷子知道叶锦幕心里的心结也已经解开,心里也感到一阵欣慰。

    叶锦幕替江老爷子将酒给倒好,向他递去。

    江老爷子结果酒液,一口喝光,与李潜刚才一样,也是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江老爷子彻底洗经伐髓,用掉的酒液,比李潜多得多去了。这也许是因为,他以前修炼的古武术,对身体的淬炼,比李潜以前修炼的功法,要少得多。

    但尽管如此,两人都彻底洗经伐髓后,剩余的酒液,还有原先的十分之七。

    叶锦幕对剩下来没有喝的几人笑道:“接下来,你们就随意排队喝吧。”

    可这个时候,萧墨染的手机突然响起。

    萧墨染将手机拿出来一看,对大家笑道:“是轻寒打开的,料想他应该到了吧,我们去接他吧,免得他被楚蒹葭算计了。”

    听萧墨染这么说,大家也知道严重性,于是都纷纷点头。

    萧墨染对电话那边说道:“轻寒,你到了苏城了?”

    楚轻寒的声音传来:“对!你告诉我叶家在哪里,我马上打车过来!”

    “不要!”萧墨染慌忙说道,“你就在机场等着我们,我们过来接你。”

    楚轻寒也知道他们担心的原因,但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你们是害怕楚蒹葭?她现在,真的有那么可怕?”

    “当然了!不过,你也别担心,现在我们有办法对付她的。但你一个人比较危险,就不要逞强,在那里乖乖等着我们吧!”

    “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楚轻寒也知道,萧墨染都这么说了,事情的严重性肯定不容置疑。于是也不推脱,就在机场等了起来。

    他现在到苏城,楚蒹葭肯定还不知道,但是,若他前往叶家,会不会被楚蒹葭看到,那就不知道了。

    不能冒险的时候,千万不能冒险,这样的道理,楚轻寒还是知道的。

    萧墨染挂断电话,对大家说道:“李爷爷、江爷爷,你们就先不要去了,先在家适应一下身体的变化吧,让我们几个人去接轻寒就行了。”

    李潜和江老爷子都点头。

    现在他们的身体刚刚洗经伐髓,的确应该在熟悉一下。并且,他们也觉得这几人年轻人前往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也没有什么异议。

    几人走出门去,叶锦幕的心里,不由有些期待楚轻寒的到来。

    上一辈子,她就在叶满江带着她去参加的一些鉴宝大会上,见过楚轻寒。

    那个时候的楚轻寒,虽然鉴宝的能力比不上她,但也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了。

    并且楚轻寒给她的印象也非常的好,不同于楚蒹葭的飞扬跋扈、阴狠狡诈,楚轻寒为人可是温和得很,不管是谁,跟他相处的时候,都觉得如沐春风,极为的舒服。

    在鉴宝大会上,叶锦幕因为年纪尚幼,一开始也并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很多时候,都会难免被人刁难。而每次被人刁难的时候,楚轻寒在场,都会替她出头。

    所以,现在对于楚轻寒,叶锦幕还真是很有着好感的,也很期待,能在这一辈子,见上他一面。

    尤其是,之前萧墨染说过,楚家的人,似乎对鉴宝,也有着什么秘密的样子,她的心里,便越发的期待了。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也跟她一样,其实是有着什么异能的。所以,才鉴宝上面,才会有着这样的天赋。

    料想,在见到楚轻寒的时候,一切谜底,都能得到揭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