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6章 叶锦幕和楚轻寒之间的异常

第206章 叶锦幕和楚轻寒之间的异常

    看到叶锦幕脸上按捺不住的期待表情,叶弦双眸一暗。叶锦幕明明跟楚轻寒没有见过面,为什么,她会那般的期待见到楚轻寒?

    莫非,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有着鉴宝这方面的能力,所以她才会如此?

    傅殿宸也发现了叶锦幕脸上的这一神色,禁不住问道:“叶锦幕,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兴奋,难道你很想见到轻寒哥?”

    叶锦幕不由怔了下,对傅殿宸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谁看不出来啊?”傅殿宸不由失笑,“你问问叶弦,问问墨染,你看看大家都能不能看出来,你现在脸上的期待神色?话说你以前见过轻寒哥吗,为什么会那么期待见到他?”

    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以前并没有见过他,我只是听萧墨染说,他对于鉴宝上面也很有天赋,所以,我才很想见见他,跟他探讨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傅殿宸一副恍然的模样,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觉得你的能力,似乎比他还要厉害!”

    萧墨染也点头:“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叶锦幕,等你见到轻寒之后,你们俩就比试一下,怎么样?”

    “好啊!我也很期待这一幕!”叶锦幕不由喜上眉梢。

    上一世,她就非常期待,能够与楚轻寒有着什么较量,看一看,两人对于鉴宝的能力,到底谁强谁弱。

    可是两人,却一直很少有着什么接触,这也是她上一世的遗憾之一。

    现在这辈子,终于有着机会,能够让他们两个较量一下,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她的心里,对于与楚轻寒的接触,越发的期待了。

    叶弦看到叶锦幕这副神色,心里也稍定。

    也许,叶锦幕之所以很期待见到楚轻寒,只是因为这个原因罢了。那之前的担忧,看来,也是他多心了。

    几人打车很快就来到了机场。

    楚轻寒正站在机场门口等着他们,一见到他们,就拎着行李朝他们走来,微笑道:“你们总算来了!”

    叶锦幕朝楚轻寒看去。

    他还是跟她上辈子见的时候一模一样,依然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只是微微一看,就觉得所有的烦恼和忧愁,都彻底被一扫而空。

    他的相貌,自然也是极为的俊美,并且,还有种其他人没有的平易近人。让人只是一看他,就觉得他分外的温和可亲,极为的想要和他亲近。

    有着这种气质,也的确是一件令人无比羡慕的事情了。至少他的人缘,应该就是没人能轻易比得上了。

    想起上辈子楚轻寒帮的忙,叶锦幕的眼里,渐渐的涌上了一阵感激和亲近。

    她真的很想走到楚轻寒身边,向他说出,上辈子没有机会说出口的那句谢谢。

    看到叶锦幕一直看着楚轻寒,眼睛都没有挪开一下的模样,叶弦走到她的身边,淡淡说道:“看你的眼神,说你不认识他,恐怕都没人会相信。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他?”

    听得叶弦的话,叶锦幕不由反应了过来。

    她的心里暗暗懊恼,为什么都重生这么久了,她还是无法控制住上辈子的情绪。

    现在,差点都在叶弦的面前露馅了。

    都怪楚轻寒上辈子给她的印象太好,所以这辈子刚刚一见到他,她就抑制不住那种对他忍不住亲近的感情了。

    叶锦幕对叶弦笑笑:“你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他身为楚蒹葭的哥哥,为什么会跟楚蒹葭一点都不一样。”

    一旁的傅殿宸听到叶锦幕的话,转头笑道:“别说你,就连我们,心里都感到很困惑呢。不过我们困惑的,可不是轻寒为什么跟楚蒹葭不一样,而是楚蒹葭为什么会跟楚家的其他人都不一样。楚家的人,明明个个都是极为的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但是楚蒹葭,却跟个疯子一样。我们都几乎要以为,楚蒹葭不是楚家的人呢!”

    叶锦幕笑了笑:“如果楚蒹葭不是楚家的人,应该早就被检查出来了吧?”

    “唉,是啊!”傅殿宸无奈叹了口气,“说实话,轻寒早就一直在疑惑这个问题,所以在几年前,就拿着楚蒹葭的头发去做了DNA测验。可结果却是,楚蒹葭跟他是亲兄妹!唉,真是无语,我们都期待楚蒹葭跟楚家的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呢,但还是让我们失望了!”

    叶锦幕淡淡一笑,任何家族都有怪胎,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就算是林家,不也有着林天娇那个怪胎么?

    楚轻寒走到几人跟前,对萧墨染笑道:“表哥,不跟我介绍一下大家么?”

    萧墨染也笑笑:“以你的能力,相信不用我介绍,你也能猜出来大家是谁吧?来,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来猜猜!”

    “哈哈,好啊,那我就大展身手一下了!”

    楚轻寒也不推辞,直接点头答应。

    他第一个看向的,就是人群最后的叶锦幕。

    刚一看到叶锦幕,他就不由微微一怔。

    不知道怎么的,他只感到叶锦幕的身上,给他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

    似乎他很想,跟叶锦幕多亲近一下,多和她说说话。

    这种感觉,还是他从未有过的。

    他虽然性格温和,但熟知他的人都知道,其实他的心里,对于敌我、陌生人和朋友的划分,是极为的严谨。

    他的戒心,也是不一般的重。

    但现在,对于叶锦幕这种莫名的亲近感,他的心里会感到吃惊,也是有原因的。

    但他瞬间,又觉得似乎找到了原因,也放心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是对鉴宝有着极为强大的天赋,所以才产生的这种亲近感吧?

    楚轻寒用这个原因安慰着自己,对叶锦幕笑了笑,说道:“你应该,就是叶锦幕吧?”

    叶锦幕见楚轻寒第一个注意到她,心里也涌起一阵微微奇特的感觉。

    前世楚轻寒虽然维护过她,但两人却几乎从未说过什么话。这样子面对面看着,更是极少。

    被楚轻寒这么看着,叶锦幕只感到她的眼眶,都几乎要有些微微的湿润。

    似乎,这一刻,她的心里有着什么在慢慢的酝酿,再缓缓的爆裂开来,将她的所有情绪都吞没。

    她不断点头,神色也不知道是悲是喜,只是丝毫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说道:“对,我是叶锦幕,轻寒哥你好!”

    这还是她第一次叫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为哥哥,只因为,楚轻寒给她的感觉分外的温暖,让她觉得,她心甘情愿,想要将对方,看成自己的一个兄长。

    听得叶锦幕这么称呼他,楚轻寒怔了下,却并没有推辞。

    他接着,又看向一旁的叶弦:“你应该,就是叶弦吧?”

    叶弦点点头,眼里对楚轻寒,却带着一丝凉意。

    他能够轻易看出来,在叶锦幕的心里,楚轻寒真的很不一般。

    虽然叶锦幕现在似乎是将楚轻寒看成哥哥的样子,但这种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称呼,谁知道,又会不会发生怎样的转变。

    他似乎在这一刻觉得,楚轻寒几乎,都要取代掉他在叶锦幕心里的位置了。

    楚轻寒也是看出来叶弦眼里的那一抹凉意,但没有深思,只是以为,这只是叶弦一贯带着的情绪罢了。

    接下来,他又望向了叶婉:“你就是叶婉吧?”

    “对。”叶婉点头。

    她跟叶弦一样,也看出来叶锦幕对楚轻寒的不对劲。

    在她看来,只要叶锦幕感兴趣的人,她就势必要替她争取到、笼络到。

    所以,对于楚轻寒,她一定要去试探一下,他对叶锦幕的,到底是什么感情。

    就算是没有感情,只要叶锦幕对他有着什么感情,她也要极力去撮合两人。

    大家分成两车坐好,萧墨染、楚轻寒、叶弦和叶锦幕坐了一车,至于南宫静泓、傅殿宸、江铭川、叶婉,只好再另外坐了一车。

    刚刚一上车,楚轻寒就对萧墨染问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萧墨染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好妹妹?她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种邪功夫,让我们现在都对她束手无策。并且,这种功夫,还是她跟另外一个人一起学的,我当时打电话给你,就是要问问你,那个跟你妹妹一起学的人,到底是谁。”

    “楚蒹葭学了一种邪功夫?我怎么不知道?”楚轻寒不由微微皱眉,“看来,我对她的关心,还真是不够,就连她暗中做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

    萧墨染冷笑一声:“这也不怪你!毕竟听她的话,似乎这种功夫,是她暗地里学的。”

    楚轻寒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萧墨染继续说道:“经过我们推测,那个跟她一起学的,应该是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女。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南方什么世家的小姐。所以我想问问你,这么多年,楚蒹葭到底跟南方的那个世家小姐有过接触?”

    楚轻寒想了想,才说道:“你也知道,我们京城几大家族的关系都不错,所以,其他家族有的时候举行什么宴会,我们有时候也会去参加。所以,这些年楚蒹葭接触过的世家小姐,人数还真是不少……”

    萧墨染不耐烦的截断他的话:“你别废话了,就先总结一下吧!”

    叶锦幕在一旁看不惯萧墨染的举措,也不想见到楚轻寒被萧墨染这么对待,没好气看萧墨染一眼:“轻寒哥知道的,你别催他!”

    萧墨染有些疑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喂,你是第一次见到轻寒吧,怎么就这么维护他了?”

    叶锦幕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见不惯别人这样子对待萧墨染。

    现在已听到萧墨染的话,也是不由微微一怔,实在是不明白她刚刚那样做的原因。

    见叶锦幕不说话,萧墨染无语,又看向楚轻寒:“好了,你就说吧。”

    他也不敢对楚轻寒再用刚才那种语气了,生怕再引发叶锦幕的抗议。

    楚轻寒的心里也有些疑惑,他跟叶锦幕的确是刚刚才见面,但好像,叶锦幕看他的眼神,很是有些不对劲。

    但既然叶锦幕已经叫他轻寒哥了,他自然,也不会想歪。

    毕竟他也知道,傅殿宸跟叶锦幕的传闻。

    但叶锦幕对他的维护,他的心里,还是感到极为的温暖。

    他朝叶锦幕笑了笑,又望向萧墨染,说道:“她这些年接触过的,你也应该知道,就不用我说了吧。如果你不知道的,那我也不知道了。”

    萧墨染不由脸露苦色:“你说的不全是废话么?唉,好烦!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去调查一下那些与她接触过的世家小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