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7章 幕后黑手的嫌疑人

第207章 幕后黑手的嫌疑人

    楚轻寒笑笑:“既然楚蒹葭都那样做了,那肯定是不惧怕我们查了。所以,我们还是不要白费工夫好了。”

    萧墨染怔了下:“你是说,跟楚蒹葭一起修炼的那个人,不会是她明面上接触过的所有人?”

    “当然了!”楚轻寒又是一笑,“那个人,必定是暗地里跟她有过什么接触的。我刚才就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楚蒹葭只有在她十岁那一年,曾经跟同学一块儿到东北的一座雪山里面去玩过。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跟那个人有过接触。”

    萧墨染不由吸了一口气:“会不会是那个人,混在她的同学里面?”

    “不会的。”楚轻寒笑了笑,“之前她的那些同学,我们都调查过。毕竟,我们不可能让任何危险人物接近到她。虽然我们楚家并不想有着这个女儿,但也不会让人利用她来对付楚家。”

    “那你说,到底会是谁?”

    看到萧墨染不耐烦的模样,楚轻寒不由失笑:“你别急,我不是还有话,没有说出来么?”

    萧墨染一看到楚轻寒这副模样,心里就不由越发的急了。

    他就知道,他这个表弟,一直都很是腹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先狠狠的将人的胃口给吊起来,在别人急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他却是慢悠悠的一直不肯说出原因。直到别人急得不行了,他才肯将话说出来。

    现在对他,又是如此。

    真是太可恨了!

    看到这副模样的萧墨染和楚轻寒,一旁的叶锦幕,又不由失笑。

    她还真是没有想到,一直在人前温文尔雅的楚轻寒,居然也有这么腹黑的一面。

    这一面,还真是让她该死的感到熟悉!该死的喜欢!

    看到叶锦幕眼中毫不掩饰对楚轻寒的欣赏,叶弦的双眼又是微微一暗。

    叶锦幕对楚轻寒的态度,还真是太奇特了,比对他和傅殿宸,还要来得更加直接。

    对他,只不过是看成哥哥罢了,对傅殿宸,只是看成朋友。

    可是对楚轻寒呢?虽然口口声声叫他轻寒哥,但她的举措,还真的是不像是将他看成哥哥。

    楚轻寒看到萧墨染焦急的样子,终于打算不再捉弄他,笑了笑,说道:“当年,她的同学告诉我,他们到了那个山里面后,楚蒹葭却突然掉落进一个山洞里面。他们当时急坏了,一直在找她,可一天之后,楚蒹葭却自己走出来了。要知道,那个山洞,可是成年人掉进去,都很难爬出来的存在。”

    萧墨染顿时大叫了起来:“肯定有猫腻!楚蒹葭绝对就是在那里,遇到那个人的!”

    楚轻寒赞许的看了萧墨染一眼:“表哥,你真聪明,这也能被你想到。”

    萧墨染瞪了楚轻寒一眼,将他的嘲讽忽略不见,说道:“那你有没有查一下,那段时间,到底哪家的小姐,也去了那个雪山?”

    楚轻寒微微一笑:“表哥,这难道不是你的特长么?”

    “就知道压榨我!”萧墨染无语的看了楚轻寒一眼,拿出手机,“算了,我这就打电话,让人去查!不过,你先给我说说,你到底有哪些怀疑?”

    叶锦幕在一旁说道:“我觉得,能够让钟磬鹤都听命的,家世必定不一般。最至少,也应该是申城那些世家中的一员。所以,我们不如去将申城那些世家中的小姐们,先作为第一批怀疑对象。”

    楚轻寒笑着点头:“你说得很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叶锦幕赶紧说道:“轻寒哥,你也跟表哥一样,叫我小锦吧。”

    “好。”

    楚轻寒也觉得,对于叶锦幕的要求,他还真是无法拒绝。尤其是,这种可以与她拉近关系的要求。

    看到两人这样子亲密无间的模样,萧墨染酸溜溜说道:“轻寒,你这样做很不对啊!我可是你的表哥,你对我都这样子算计。叶锦幕呢,只不过是叫了你一声轻寒哥而已,你就对她这么好!真是让我嫉妒啊!”

    楚轻寒没好气看萧墨染一眼:“那是因为,我将小锦看成了我的妹妹,当然是这样对她了!我那个妹妹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终于遇到小锦这么一个好妹妹了,我怎么能不好好对她!至于你这个有着婵娟那种极品好妹妹的人,自然是不能理解我的心理的!”

    “呦呵,说得这么动情,那你要不要我唱首歌给你听啊?”萧墨染阴阳怪气叫了起来,“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为何每个妹妹都……”

    “真是无语,你赶紧查吧!”

    楚轻寒无情的截断了萧墨染的话,催促着他的动作。

    萧墨染也知道现在事不宜迟,只是嘿嘿笑了声,就将命令传达给了自己的属下。

    楚轻寒又看向叶锦幕,笑道:“小锦,你以前是在申城长大的,那你就先猜测一下,到底是谁的嫌疑最大?”

    叶锦幕想了想,说道:“说实话,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叶锦织。毕竟,她从小给我的印象,就是极为的诡计多端。另外一个让我怀疑的,就是陈如梦了。但其他的人,说不定也有着嫌疑。”

    “好,那表哥,你就先重点查叶锦织好了。其次,就是陈如梦。”

    萧墨染点头,对于楚轻寒的话,他一般很少去违逆。

    虽然楚轻寒是他的表弟,但是他很多时候说出来的话,都让人不敢小视。

    就连他这个情报专家,很多时候,直觉都不如楚轻寒。

    楚轻寒又接着说道:“我倒是还有其他的人选。我觉得,之源的那个暗恋者,也有着嫌疑。”

    “之源的暗恋者?”萧墨染怔了下,“你是说,申城慕家的那个大小姐?”

    听得楚轻寒的话,叶锦幕也不由微微一怔。

    他口中的之源,很显然,就是秦之源。

    秦之源是京城秦家的人,秦家是华夏**方第一家族。秦之源,也是作为未来军方第一人来培养的。

    但秦之源给她最深刻的印象,却不是他的家世,而是他对于电脑技术的掌控。

    前世,将吴桐揪出来的那个人,就是秦之源!

    这一辈子,料想傅殿宸他们,也去找了秦之源帮忙。只是,不知道秦之源到底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出手,所以吴桐那时候的计划,才能够顺利完成。

    想来,她那时候能够算计陈家、齐家和孟家成功,也的确有着一些运气成分。

    而秦之源的暗恋者,叶锦幕也知道是谁。

    那就是,她前世的未来小姑子,慕云清的亲妹妹,慕云纯!

    秦之源的姑姑秦晓,是京城慕家少家主慕云泽的母亲。所以秦家和慕家的关系,一向很不错。平时慕家的家族聚会,秦家的人,也都会出席。

    申城慕家与京城慕家的关系虽然不对盘,但这种家族聚会,他们也会去参加的。

    就因为在某次家族聚会上,慕云纯见到了秦之源,所以对他一见钟情。

    只可惜,就算她一直对秦之源明示暗示,秦之源的心里只有电脑技术,对她的示好,一直都视而不见。

    但慕云纯却一直没有放弃,依然死缠着秦之源,期待他有着察觉并接受她的一天。

    对于慕云纯,叶锦幕的心里,也没有任何的好感,并且,还有着一些恨意。

    慕云纯虽然并没有直接参与算计她的计划中,但她上辈子,可真是吃过慕云纯不少的亏。

    慕云纯与慕云清一般,也是在她异能术消失之后,对她的态度,也来了个大逆转。

    不但没有了先前的殷勤,还对她一直冷言冷语。背地里,更是给她穿了无数的小鞋。

    甚至,还怂恿她,去帮助慕云纯接近秦之源。

    而她,那时候也真是傻,居然真的听信了慕云纯的话,屡次想方设法,替她去争取接近秦之源的机会。

    结果导致,她那时候,虽然拥有着异能术,却也成为了贵族圈子里面的笑话。

    人人都笑话她,尽管有着慕云清这个未婚夫,却不知廉耻的去接近秦之源。每个人都笑话她得陇望蜀,恬不知耻。

    在她被笑话的时候,慕云纯没有替她解释过一遍。

    没想到,这辈子,慕云纯这个人名,又重新被提了起来。

    但尽管如此,叶锦幕却并不觉得,慕云纯是跟楚蒹葭联手的那个人。

    慕云纯这个人,虽然有着一些小心机,但大的毒辣的手段,却并不具有。

    相比慕云清这个哥哥来说,慕云纯耍的那些手段,更像是一些小孩子心机。

    并且,她在慕家,也只不过是一个吃白饭的娇娇小姐罢了。

    叶锦幕可并不觉得,她有那么强大的能力,能够不但修炼寂灭法诀,还能够炼制那么厉害的药剂。

    如果她真的有那么厉害,那么上辈子,慕云纯能够成长到二十岁,能力该有多么的惊人。

    有着那么大的能力,她也不可能,会一直死缠着秦之源。

    她完全有可能,暴露出自己的能力,逼迫着申城慕家的人,替她去争取跟秦之源联姻的机会。

    除非是慕云纯对秦之源的感情,都是装出来的。

    但根据叶锦幕那些年的观察,却觉得,慕云纯对秦之源的感情,明显极为的真挚。

    若是连这个都能造假,那么慕云纯的心机,就真的会让人叹为观止了。

    那样的话,料想就连慕云清这个慕家的少家主,估计也不是慕云纯的对手。

    可慕云纯这样做,真的一点道理都没有。

    她的目标若是要成为慕家的家主,那么,京城中那些大家族,她势必是要极力去讨好。只要那样,她要坐上慕家家主的位子,险阻才能够小一点。并且,成为慕家家主后,慕家要发展,也少不得要依仗那些家族,她更加的不能得罪他们了。

    但她前世的做法,一直缠着秦之源,还做出许多让秦之源厌恶的事情,这就与这个目的截然相反了。

    这也是叶锦幕为什么坚信慕云纯不是幕后黑手的原因。

    不过,既然萧墨染都要调查的话,那自然是,谁都不要放过的好。

    萧墨染想了想,说道:“除了叶锦织、陈如梦,还有慕云纯之外,你还有其他的人选吗?”

    “当然有。”楚轻寒笑了笑,说道,“南方其他地方的世家们,你也都去查一查。”

    “好吧。”萧墨染叹了口气,“这看来,可是一件极为大的工程,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先去查吧,如果没有结果,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萧墨染对属下将这件事情交代了下去,几人才稍微的松了口气。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