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8章 他们的相处像情侣

第208章 他们的相处像情侣

    很快,众人就回到了叶家。

    而这一切,自然也是被楚蒹葭和钟磬鹤收在了眼底。

    钟磬鹤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蒹葭,说道:“真是想不到,你哥哥也到苏城来了。并且,还是站在你那些敌人的那边。”

    楚蒹葭知道钟磬鹤是在嘲讽她,只是冷哼了一声:“你别阴阳怪气的说话,楚家的人从来没有将我看成是亲人,我对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感情。不管楚轻寒站在那一边,我都不可能会手下留情。”

    钟磬鹤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也知道,楚蒹葭和楚家的人关系不太好。可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的关系,会那般的恶劣。

    现在楚轻寒,都站在了叶锦幕那一边,来对付自己的亲妹妹,这还真是让他叹为观止。

    不过楚蒹葭既然认识到了这个问题,那就不用担心了。只要她对付起楚轻寒来不会手软,就不用担心她会影响到计划。

    楚轻寒将行李放下后,叶锦幕马上对他说:“轻寒哥,你跟我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楚轻寒很是有些好奇的笑道:“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给我看的,肯定会是个大惊喜!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惊喜了!”

    叶锦幕笑道:“那当然了,你就跟我来吧!”

    看着叶锦幕将楚轻寒往仓库带去,又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其他人的神色,都有些复杂。

    萧墨染看了几人一眼,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觉不觉得叶锦幕对轻寒的态度,很奇怪?”

    “原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啊?”南宫静泓马上叫了起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刚开始,还以为是我自己多心了呢,没想到你也是这么觉得的!话说叶锦幕对楚轻寒的态度真的很奇怪啊,如果她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热情的话,那她对我的态度,就不会那么冷漠了!唉,我跟楚轻寒都是第一次见到她,可她对我们两个态度却截然不同,我才是最郁闷的那个人啊!”

    他说到这里,忽然双眼一亮:“叶锦幕不会对楚轻寒一见钟情吧?”

    听到南宫静泓这样说,叶弦冷冷看了他一眼。

    南宫静泓浑然不觉,用胳膊碰了下江铭川:“喂,你对这件事情什么看法?毕竟叶锦幕是你表妹啊!”

    江铭川看向另外一边浑然不明白现在情况,只是在研究自己身体变化的江老爷子,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一切都看小锦自己吧。只要她觉得开心,我跟爷爷,就会全力支持她的决定。”

    南宫静泓无语看江铭川一眼:“真是受不了你们,跟表哥一样都是妹控!”

    江铭川笑了笑,这本来就是他的心声。这些年,他们亏欠叶锦幕也已经够多的了,自然不会再做任何干涉她决定的事情。

    若是她真的喜欢楚轻寒,他们也必定,会全力来帮助她。

    萧墨染听到南宫静泓的话,不满道:“怎么了?你表姐本来就那么好,我妹控怎么了?”

    “没什么!”南宫静泓可不敢去招惹萧墨染。

    虽然平时他很多时候,都做出了欺负萧墨染的事情。可是对于萧婵娟的问题上,他却是不敢跟萧墨染有什么争论。

    萧墨染在这个问题上,可是怎么样都不会让步的,如果真的要争,还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

    叶弦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话,眼神越发的冰冷了起来。

    他不由朝傅殿宸看了一眼,想看一下,他听到这些话,会是什么反应。

    可是,却只见到傅殿宸正呆呆的看着叶锦幕和楚轻寒消失的方向,一副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模样。

    他忍不住走到傅殿宸身边,问道:“你在看什么?”

    “啊?”傅殿宸听到叶弦这句话,反应了过来,摇头道,“没什么……”

    可是他的神色,却明显表现出,跟他这句话截然不同的意思。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叶锦幕和楚轻寒相处的模式时,他的心里,会有着些微的难受。

    明明他当叶锦幕是朋友,如果叶锦幕真的喜欢楚轻寒,他应该感到开心才对啊,为什么会觉得难过?

    难道,是因为楚轻寒给他的,一直是那种极为腹黑的形象,他害怕叶锦幕受到欺骗,替她担心,所以才会有着这种情绪的?

    傅殿宸现在,也只能暂时拿这个当借口了。

    叶弦看到傅殿宸这副模样,心里才暂时平衡了下来。

    不是他一个人难受,就足够了。

    不过,至于叶锦幕对楚轻寒的感情究竟如何,他还是要好好的研究一番才行。

    叶锦幕和楚轻寒来到仓库中,楚轻寒有些疑惑的问道:“小锦,你要让我看什么?”

    叶锦幕对他笑了笑,指着眼前的玻璃缸,笑道:“你看这里面的酒。”

    楚轻寒越发的疑惑了:“这些酒,难道有什么不对劲么?”

    “当然了!”叶锦幕笑道,“这里面的酒,是经过燕王樽转化的。只要喝下去,等到喝到极限的时候,就能够让一个人洗经伐髓了。”

    “所以,你叫我到这里来,是要让我喝这些酒么?”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眼神有些复杂。

    虽然与叶锦幕的确有一种初见如故的感觉,但是,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要论感情有多深,也是一件不怎么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他真的没想到,叶锦幕居然愿意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他。还愿意,将这么珍贵的酒液,贡献给他。

    楚轻寒望着叶锦幕,嘴唇微微蠕动,却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才好。

    看到楚轻寒这副模样,叶锦幕不由失笑:“别这样了,我对他们也都说了啊!并且,他们待会,也是会来喝这些酒的。”

    “谢谢你,小锦。”

    楚轻寒知道叶锦幕这样说,只是为了让他的心里不要那么感到亏欠罢了。可是她这么说,他的心里,却反而越发的感激了起来。

    他一直对那些没有看做朋友的人,都怀有着极重的戒心。如果一开始,他还觉得叶锦幕对他这样的态度是有着什么目的的话,那么现在,这种感觉,便完全消失了。

    他索性遵从着本心,便感觉他在此刻,对叶锦幕的感觉,也亲近了许多。

    “不用谢了,大家都是朋友嘛!”

    叶锦幕朝楚轻寒笑了笑,用勺子舀起一杯酒,向楚轻寒递过去:“来,你喝一下试试!不过第一次喝会有些痛苦,忍一忍就过去了。”

    “好。”

    楚轻寒接过酒,一饮而尽,果然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他这般痛苦的模样,叶锦幕只觉得心里,也一阵不好受起来。

    她忍不住也蹲下来,将楚轻寒的手握住,说道:“如果你觉得痛的话,就抓紧我的手,痛苦应该能减轻一点。”

    楚轻寒虽然是在痛苦中,却依然保持着神志的清醒。

    听到叶锦幕的话,他忍住痛苦,拼命将叶锦幕的手放开。生怕他在忍不住痛苦的时候,伤害到叶锦幕。

    一看到他的动作,叶锦幕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又是不由分说的将楚轻寒的手握住,并且比之前,握得更紧。

    楚轻寒纵然想挣脱,却是根本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叶锦幕握着。但他的心里却决定,不管怎样痛,他都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到叶锦幕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口,闯进来几个人影。

    几人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只看到楚轻寒痛苦的倒在地上,叶锦幕则是在他的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满脸担忧的场景。

    一见到这副光景,大家都不由怔住,也停住了脚步。

    这一幕,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是一对情侣正常的相处模式。

    难道,之前南宫静泓的话真的说对了,叶锦幕对楚轻寒,真的是一见钟情了?

    明明楚轻寒,是最厌恶与别的女孩子接触的。就连他的妹妹楚蒹葭,他都不喜欢接触。现在,叶锦幕握着他的手,他却根本没有挣脱。

    那是不是说明,在他的心里,对叶锦幕,也是与对别人不同?

    大家想到这里,又不由对视了一眼,心里的感情,极为的复杂。

    南宫静泓忍不住凑到傅殿宸耳边说道:“怎么办?你老婆移情别恋,喜欢上轻寒哥了。难道,你也要跟轻寒哥争吗?”

    傅殿宸忍耐住心里的那一抹难受,瞪了南宫静泓一眼:“别乱说话!叶锦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别传到了叶锦幕和轻寒哥的耳朵里,让他们产生什么误会!”

    “切,你就嘴硬吧你!”南宫静泓没好气说道,“最好你一直自欺欺人,觉得自己对叶锦幕什么感情都没有!等到她和轻寒哥在一起之后,你才反应过来自己对她的感情。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尽管哭去吧!”

    傅殿宸却只是不屑的笑了笑,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耳里。

    叶弦看到这一幕,眼神微沉,走上前去,也蹲了下来,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的手这样被楚轻寒握着,肯定会疼的。那就换我来吧,我是男生,身体还是比你强壮一些的。”

    叶锦幕却只是微微皱着眉,掩饰不住眼里的担忧:“不用了,我怕换个手,轻寒哥会感觉到难受。”

    叶弦的眼中又是暗光一闪,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我不会让楚轻寒感到难受的。”

    说完,他就伸出手去,将叶锦幕的手,从楚轻寒的手上掰开。

    然后,他握住了楚轻寒的手。

    叶锦幕担心的朝楚轻寒看去,见他没有丝毫的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叶弦朝叶锦幕笑了笑,说道:“你看,楚轻寒不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么?阿锦,你就先去休息下吧,让我来握着他的手就行了。”

    叶锦幕这才放心的站了起来,很是感激的对叶弦说道:“谢谢你,阿弦!”

    “没事的!我们两个什么关系啊,没必要对我也说谢谢啊!”

    叶弦又对叶锦幕笑了下,笑容是说不出来的澄澈和温暖,让叶锦幕看着,眼神也柔软了下来。

    她也对叶弦笑了笑:“那我就站在一旁,如果你手痛了,就换我来吧。”

    叶弦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他才不会将这个机会让给叶锦幕呢,让叶锦幕和楚轻寒手握着手,他除非是傻了,才会让他们那样做。

    大概半个多小时过去,楚轻寒第一波的反应才过去。

    他睁开眼来,看到叶弦,对他笑了笑:“谢谢你了!”

    “没事,毕竟你是阿锦的朋友嘛。”叶弦对楚轻寒极为友好的笑笑,“你身上有些脏了,就先去洗个澡吧,然后,再回来喝一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