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09章 又多了一个情敌

第209章 又多了一个情敌

    “好!”

    楚轻寒点点头,走出仓库,朝卫生间走去。

    刚才叶弦和叶锦幕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才不像这群人这么低情商,一听叶弦的话,他就完全明白了叶弦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来,叶锦幕的魅力还真的很大呢,不但傅殿宸,就连叶弦这个小子,都对她钟情了。

    楚轻寒不知道怎么的,丝毫没有感到不开心和嫉妒,反而感到极为的开心。似乎,真的是自家的妹妹,遇到有人喜欢,所以感到极为的自豪和骄傲一样。

    只不过,有着这两个不坏好心的小子觊觎着叶锦幕,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愉快的。

    似乎,很想给他们两个一点颜色瞧瞧,看看他们究竟谁对叶锦幕更好,他才会支持叶锦幕选择谁。

    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真的,是将叶锦幕看成了他的妹妹了?

    楚轻寒自嘲的笑了笑,不再深想这个问题,很快就将澡给洗好了。

    他重新回到仓库后,叶锦幕又将第二杯酒给盛满了,向他递去:“轻寒哥,你再喝一杯!”

    楚轻寒将酒接过来,又喝了下去。

    这一次,不等叶锦幕的动作,叶弦就一把将他的手握住,很是担忧的说道:“轻寒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楚轻寒痛得说不出话来,对叶弦的动作,只感到心里很是有些火大。

    他就算感觉到很痛,也不喜欢被另外一个男生,将他的手给握住啊!尤其是,叶弦这样对他,还不安好心,他可不敢领受。

    看来,日后如果叶弦要追叶锦幕的话,他可不能让他太过顺畅。

    既然傅殿宸还不知道自己对叶锦幕的感情,那他就帮他一把。

    至少,要让他站在和傅殿宸同样的起跑线上,那样子,才好玩,不是么?

    楚轻寒的心里,顿时有一个小恶魔在此刻诞生。

    叶弦可不知道因为他的这点小心机,楚轻寒就这样把他给算计上了。他一直握着楚轻寒的手,丝毫不给叶锦幕机会,知道楚轻寒彻底洗经伐髓完毕。

    一见那些酒液对楚轻寒再没有丝毫的作用,叶锦幕就急急问道:“轻寒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楚轻寒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小锦,现在我感觉好极了!”

    “那就最好了!”叶锦幕也为楚轻寒感到开心,“这样子,轻寒哥你要学习起一些功法来,就要轻松许多了。”

    楚轻寒的心里也很是开心,他们楚家人在所有世家中最出名的,是鉴宝术。至于武力,倒不算太高。

    至少他,武力值比起南宫静泓和萧墨染这些人,就要低上许多了。

    只不过,虽然他武力值低,但这些人,却都是将他看成头头。要不然,傅殿宸等人,也不可能只叫萧墨染为“墨染”,却是叫他“轻寒哥”了。

    这种称呼,就可以看出来,在帝都那些世家子弟的眼中,楚轻寒的地位到底是如何。

    这一切,自然都是多亏他从小就腹黑无比的性格,采取了一些小手段,让他们对他这般言听计从的。

    楚轻寒又看向傅殿宸等人,说道:“现在,你们也来喝一下这些酒吧。”

    傅殿宸马上点头:“好,那我也来试试!”

    傅殿宸朝玻璃缸的方向走去,叶锦幕正要帮傅殿宸盛酒的时候,楚轻寒看向叶锦幕:“小锦,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叶锦幕怔了下,将勺子放下,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去我房里说吧。”

    傅殿宸有些失望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却见她根本就没有看他,只是和楚轻寒一同离开了仓库。

    等到两人一起离开,萧墨染马上嗤笑了一声:“你就别看了,人家都移情别恋了,你还有什么好看的?”

    叶弦眼眸暗了一下,也转身离开了仓库。

    等到他也离开,南宫静泓看向萧墨染,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表哥,你说叶弦,是不是也喜欢叶锦幕啊?我看他刚才看着轻寒哥的表情,不怎么对劲啊。并且,叶锦幕不是要握着轻寒哥的手么,叶弦都抢过来自己握,明显就是不想让叶锦幕和轻寒哥有着什么接触啊!”

    萧墨染鄙视的看了南宫静泓一眼:“你居然才发现啊?”

    “不是吧!”南宫静泓神色大变,叫道,“叶弦真的喜欢叶锦幕啊?那他和殿宸,不就是情敌了吗?”

    “对啊,你居然才知道!”萧墨染嗤笑了一声,“不过,叶弦可是一直将殿宸看成情敌,殿宸这傻子倒是一点知觉都没有!他还在这里自欺欺人,觉得自己对叶锦幕只是朋友关系呢,真是好笑!”

    傅殿宸在一旁喝着酒,当萧墨染和南宫静泓的对话当做耳边风。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最近,叶弦又对他有些不对劲了,原来是又将他看成情敌了。

    真是伤不起,叶弦是哪根筋坏掉了,一直循环这样的问题,他不累吗?

    与其对付他,还不如对付楚轻寒呢!

    江铭川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对话,无奈的笑了下。

    叶锦幕没有人喜欢,他这个表哥不会开心。喜欢的人多了,他这个表哥,也感觉有些焦头烂额。

    两人见傅殿宸丝毫不将他们的话放在眼里,也不再废话,免得浪费口水。

    南宫静泓突然又开口说道:“表哥,之前让你去查那个慕叶的资料,你真的没有查到?”

    一听到南宫静泓口中“慕叶”的这两个字,原先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江铭川,猛然竖起了耳朵!

    慕叶?

    怎么回事?

    南宫静泓,又是怎么认识慕叶的?

    并且,他还让萧墨染,去调查慕叶,到底是出自什么目的?

    难道,他们想做出什么事情,对慕叶有着伤害?

    江铭川只感到心里再也忍受不住,极想开口质问一下两人,到底打算对慕叶做一些什么。

    萧墨染无语说道:“我都已经说了,她的资料很难查,好像被人屏蔽过了一样。她的以前,就跟空气一样,什么都查不到。就算是我都查不到,你就别指望别人了。”

    南宫静泓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唉,不懂她的事情,只知道一些皮毛,那我还要怎么样去追她啊?”

    一听到这话,江铭川的心里,就猛然燃起了一簇火焰!

    他猛地看向南宫静泓,一向温和的眼里,少见的有着一抹冷光。

    南宫静泓这小子,想要去追慕叶?

    江铭川虽然以前从未谈过恋爱,对于大家开他和慕叶的玩笑,也不承认。但此刻,他心里这种涌起的怒火,如果他还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他这么多年,就真的白活了。

    原来,别人开的那些玩笑,真的全部都是对的。

    他果然,是对慕叶,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幸好,现在南宫静泓的话,彻底刺激到了他,让他察觉了出来。要不然,他就真的跟一直不明白,并且还不承认自己心意的傅殿宸,没有丝毫差别。

    如果他一直不明白,说不定就真的跟南宫静泓之前说的那样,直到被别人追走了,他才明白过来,那时候,就真的会追悔莫及了。

    毕竟南宫静泓的性格,他可是有着了解的。

    谁知道慕叶会不会经不住他的死缠烂打,从而被他追到手?

    江铭川垂下眼睑,将眼中的情绪掩饰住。他才不会跟叶弦一样,将他对慕叶的感情彻底暴露出来。

    他只会默默潜伏着,甚至在南宫静泓在他面前毫不掩饰对慕叶的感情时候,都不要表露出来。

    唯有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南宫静泓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江铭川没有丝毫的反应,萧墨染也忘记了之前他们开的江铭川和慕叶的玩笑,没好气瞪了南宫静泓一眼:“我早说了,你们两个不合适,你就别想这件事情了!并且她还比你大,又是个慕家的私生女,你觉得舅舅会答应这件事情吗?”

    “我管他担不担心呢,他能管得着我才对!”南宫静泓不屑的撇撇嘴,“反正我就认定了,我一定要去追慕叶,并且,还要将她追到手!哼,我就不信了,有我这样的人去追她,她不会动心!”

    萧墨染见南宫静泓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也只能放弃。

    对于南宫静泓的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只要南宫静泓认定的事情,不管别人怎么反对,也是毫无用处。

    就算是南宫潇,也拿这一点完全没有办法。

    南宫静泓继续信心满满的说道:“哼!那个吴桐都能住在她的房子里,我就不信我比不过吴桐!”

    萧墨染顿时来了兴致,疑惑问道:“吴桐?那是谁?”

    “我哪里知道啊?”南宫静泓哼了声,“反正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宅男!那天我不是在火车站看到的慕叶吗,她就是到那里去接那个吴桐的!接好后,她还让吴桐住在她的别墅里面!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不过吴桐如果敢对慕叶有着非分之想,我一定饶不了他!”

    萧墨染嗤笑了一声:“没准人家真是男女朋友关系呢,你再做什么,有个什么用?”

    南宫静泓不满道:“表哥,你别乱说!他们两个一点都不配,我才不相信他们是男女朋友呢!”

    江铭川在一旁听到这句话,心里也涌上一阵微微的焦急。

    他无法想象,如果慕叶真的有了男朋友,他又能怎么办。

    可是他的心里,却快速的否决了这个念头。就算是自欺欺人,他也觉得甘愿。

    他的心里,不由想起了那一天,慕叶在他耳边说着话,呵出来的那些温热的气流。让他现在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仿佛被火烧了一样的灼热。

    他回想起那时候慕叶对他的态度,坚信慕叶对他,绝对不是没有着感情的。

    至少,比对南宫静泓,绝对会好多了。

    这样想着,他的心里,又好受了许多。

    南宫静泓一直在那里絮絮叨叨说着,萧墨染索性充耳不闻。好不容易等到傅殿宸洗经伐髓完毕,萧墨染像是得到解脱一般,顿时朝玻璃缸走去:“接下来,我来喝这些酒吧!”

    南宫静泓不满的嚷道:“表哥,里面的酒只有这么点了,你节约点喝啊!我可不想要等傅爷爷来了才能喝到这些酒!”

    萧墨染没好气说道:“我要喝多少,我自己怎么能控制?并且在你之后,可是铭川!铭川是叶锦幕的表哥,当然应该排在你前面了!”

    “不是吧,我最后一个啊?”南宫静泓的脸,顿时成了苦瓜脸,望着江铭川,一脸苦兮兮的说道:“铭川哥,你就让我先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