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10章 楚蒹葭被楚家冷落的真相

第210章 楚蒹葭被楚家冷落的真相

    要是换做以前,江铭川肯定就让了。但是现在,南宫静泓可是他的情敌,他才不会让给他。

    江铭川笑了笑,说道:“先看着吧,也许你表哥喝完,酒就不够了呢。”

    南宫静泓自然能看出来江铭川的推脱之意,哼了声:“算了,不求你了,你们都不是好人!”

    江铭川笑了笑,没有说话。

    南宫静泓这副小孩子模样,他可不相信,慕叶会喜欢上南宫静泓!

    另一边,叶锦幕和楚轻寒一道来到了她的房间里面,叶锦幕马上问道:“轻寒哥,你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么?”

    楚轻寒一脸抱歉的看着叶锦幕,说道:“对不起小锦!都是我没有管教好我的妹妹,才让她对你做了这些事情!”

    “没事的轻寒哥!”叶锦幕笑了笑,“我们都知道,你跟楚蒹葭的关系本来就不是很好,并且,现在你也来帮我们了,我当然不会怪你了!”

    “这就好。”楚轻寒也感到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生怕叶锦幕会因为楚蒹葭而怪罪他。

    叶锦幕笑了笑:“轻寒哥,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才特地来找我说话的吗?”

    楚轻寒点头:“是啊,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因为楚蒹葭对我疏远起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绝对不会让楚蒹葭做任何伤害到你的事情的。”

    “谢谢你,轻寒哥。”

    听到叶锦幕这句话,楚轻寒只感到心里越发的愧疚了。明明都是他们楚家的错,他帮助叶锦幕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结果还让叶锦幕来感谢他,他还真是受不起。

    “轻寒哥,你能跟我说下吗,为什么你会那么不喜欢楚蒹葭?她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伤害到了你们?”

    叶锦幕终于,还是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既然萧墨染都不知道,那么她去问,楚轻寒也不一定会说。

    但她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打算试一试。

    果然,听到她的问题,楚轻寒沉默了下去。他的眼里,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叶锦幕就是能感觉到,其中一直深藏着的汹涌暗潮。

    甚至他的手,都在这刻,仿佛有青筋迸了起来。

    显然,楚轻寒一想起这个问题,心里的怒意,就无法抑制。

    看到这样子的楚轻寒,叶锦幕不由伸出手去,一把将楚轻寒的手握住,愧疚说道:“对不起轻寒哥,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的。”

    “没关系。”楚轻寒深吸了一口气,“小锦,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

    “轻寒哥?”叶锦幕不敢置信的看着楚轻寒。

    这件事情,萧墨染都不知道,楚轻寒居然愿意告诉她?

    看到叶锦幕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模样,楚轻寒不由失笑。

    他只觉得,叶锦幕此刻的模样,真的极为的可爱。让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上了叶锦幕的头顶。

    对楚轻寒这样的动作,叶锦幕也没有抗拒。

    以前叶弦也揉过她的头顶,但她的心里,其实并不是太能接受。可是现在,楚轻寒这样做,她却觉得,极为的理所当然,压根没有一丝要拒绝的想法。反而,还十分享受楚轻寒这样的动作。

    楚轻寒笑了笑,心里也是感到极为的柔软。

    他一直很羡慕萧墨染,有着萧婵娟这样的一个妹妹。可是,他自己虽然有着妹妹,却是楚蒹葭那样的一个混世魔王。

    所以他的心里,一直很期待,能有个软软的萌萌的妹妹,让他来好好爱护。

    现在叶锦幕,就满足了他这样的想法。

    楚轻寒满足了轻抚自己妹妹头顶的愿望后,正要将手收回,却在不小心中,触到了叶锦幕额前那些长长的刘海。

    一个不小心,那些刘海,就被他掀起了一些。

    叶锦幕埋藏在刘海下面的容颜,也被他看到了几分。

    一看到叶锦幕的面容,楚轻寒就不由微微一怔。

    想要看得更仔细时,却觉得自己这样的动作有些太过孟浪,于是将手收了回来。

    叶锦幕根本没有察觉到楚轻寒的动作,见楚轻寒将手收回,心里还有些失望。

    楚轻寒对叶锦幕笑了笑,说道:“说实话,从很早以前,我跟我妈,就再没有将楚蒹葭,看成我们楚家的人。只是,害怕爸爸和爷爷伤心,我们两个,才将真正原因一直瞒着他们。外人,甚至爷爷和爸爸都以为,只是我跟楚蒹葭的关系不太和谐罢了。但其实,我跟她,可是有着深仇大恨。如果她不是我的亲妹妹,恐怕我早已经,将她给处理掉了!”

    他说到这里,眼里拂过一抹冷冷的杀意,似乎对楚蒹葭,真的恨之入骨的模样。

    看到楚轻寒这副模样,叶锦幕就知道,楚蒹葭必定,做过对楚轻寒伤害极为巨大的事情。唯有这样,楚轻寒才会一想起来,才会一直念念不忘。

    她将楚轻寒的手握紧:“轻寒哥,如果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吧,我不想看到你痛苦。”

    “没事的,小锦。”楚轻寒对叶锦幕笑了笑,心里感到温暖十分。

    他继续说道:“楚蒹葭在很小的时候,就一点不像我们楚家的人。其中原因,涉及到我们楚家的机密,小锦,请原谅我不能对你直说。”

    叶锦幕笑了笑:“没事的轻寒哥,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楚轻寒这才放心,接着说道:“那时候,虽然我们很失望,但依然是将她看成我们楚家的宝贝。可是渐渐的,她慢慢长大,我们却发现,她简直是一个恶魔,转生到我们楚家来,就是为了到我们楚家讨债的!”

    叶锦幕的心里越发的疑惑,知道重头戏来了,没有说话,等待着楚轻寒继续说下去。

    “从小,楚蒹葭的性格就极为的自私,我们也觉得,这只不过是小孩子的通病罢了。料想等到她年纪大点后,就会改正掉。可是没有想到,她到后面,这种自私的性格越长越烈,以至于到后来,酿成极大的变故!”

    他说到这里,不由冷哼了一声,神色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叶锦幕握着楚轻寒的手,也越发的重了。

    楚轻寒冷笑了一声,说道:“在我七岁,她五岁的时候,我妈妈怀孕了。那时候我们都很开心,都希望我妈妈能为我们再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可是我们没有发现,整个楚家,唯一不开心的那个人,就是楚蒹葭!”

    他的神色越发的冰冷,眼中闪着如同冰棱一般的光芒,仿佛若是楚蒹葭就在眼前,他一定会一把将她掐死一般!

    “楚蒹葭那时候才多大,她就害怕,我们楚家再多一个孩子,她会少了关注。于是,有天我妈正在下楼梯的时候,她居然伸出手,将我妈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叶锦幕听到这里,不由感到一阵心惊!

    楚蒹葭那个时候才五岁,就已经有这般歹毒的心肠!

    楚轻寒说得没错,她果然是个恶魔!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才问了出来:“被她这么一推,楚伯母该不会……”

    “对!”楚轻寒点头,“被楚蒹葭这么一推,我妈果然流产了!并且,因为大出血被摘掉了子宫,从此都再不能生孩子了!”

    叶锦幕的心里,在看到楚轻寒悲愤的神色时,也不由微微的痛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楚轻寒,只能继续握着他的手,传达着她的担忧。

    楚轻寒又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因为她毕竟是我们楚家的人,也是我妈的女儿,我妈虽然伤心,却依然是原谅了她,也没有对我爸爸和爷爷说出她流产的原因。我们都以为,我们的原谅,会得到她的理解,她也势必会明白,在我妈的心里,她依然,是那个宝贝女儿。可是,我们后来才发现,我们真的做错了!”

    楚轻寒的眼里,涌上一层深沉的悲哀。

    似乎又在这个时候,想起了一件更加让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叶锦幕知道,楚轻寒想起来的,必定是楚蒹葭对他做的事情。

    果然,楚轻寒冷笑了一声,说道:“就这样过去了三年,楚蒹葭也老实了很多,我们也都以为,她不会再有这样的心思了。可没想到,她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毒药,居然下到了我喝的水杯里面!那时候,我中了毒,幸亏被及时送到了医院,才保住了一条命,可也是在医院足足躺了大半年,才彻底恢复过来。爷爷和爸爸,都怀疑是外人下的毒,但只有我和我妈,才知道,是她下的药。后来经过我们调查,果然如此。”

    叶锦幕的心里,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

    她不由想起上一辈子,叶锦织和叶满江联手算计她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她的心情,也许,也是与楚轻寒那时候,一样的吧?

    同样的被自己视为至亲的人算计,要是还是自己的性命,这种感觉,又是多么的绝望。

    单是一想,叶锦幕就觉得心里,荒凉一片。

    现在对于楚轻寒的经历,叶锦幕自然也感同身受,禁不住将楚轻寒的手握得更紧,说道:“我明白你的感受,我都懂……”

    楚轻寒有些惊讶的看着叶锦幕,他能够明明白白的看出来,叶锦幕说的话,都是真的。

    难道,在她的人生经历中,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楚轻寒不由想起以前听萧墨染说过的,跟叶锦幕有关的事情。她之所以来到苏城,是因为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赶出来。

    并且,在她被她那些同学们设计的事情中,也处处,有着她那个姐姐叶锦织的影子。

    也难怪,在她的心里,也会有着跟他一样的感受。

    他也禁不住将叶锦幕的手握住,对她笑了笑:“你别难过了,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只不过是仗着我们对他们的亲情罢了。只要我们不要继续将她看成是我们的亲人,不要再给她丝毫的信任,他们就不管如何,都再伤害不到我们了。”

    叶锦幕点头:“我知道的轻寒哥,对于叶满江和叶锦织,我现在丝毫没有将他们看成是我的亲人了。并且我现在在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要将他们两个的势力逐步拔除。既然他们将叶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那我,就要从他们手里,将叶家抢过来!”

    楚轻寒赞许的看着叶锦幕,对她的这一份果断感到极为的满意。

    他原先,也想这样来对付楚蒹葭。可是,毕竟楚江沉和楚老爷子,都不明白其中的真相。如果他贸然这么做,一定会将真相撕裂在楚江沉和楚老爷子的面前,那时候,他们肯定会因为楚蒹葭的事情而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