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11章 叶锦幕,你长得像我妈

第211章 叶锦幕,你长得像我妈

    以至于,他就算心里恨死了楚蒹葭,也是只能借傅殿宸他们的手来对付她。

    这么说来,他还真是太过心软。可是没有办法,楚家的人,就是他的软肋,他真的舍不得,看到楚江沉和楚老爷子心伤。

    还不如,就这样维持表面上的温情假象。

    不过,如果楚蒹葭这次被他们彻底除掉,那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叶锦幕从楚轻寒一开始说的话里面就知道,楚轻寒之所以不跟她这样做,直接去对付楚蒹葭,只是因为,生怕伤到楚家另外两个人的心。

    所以她的心里,也坚定了,就算是为了楚轻寒,她都要,努力想办法,去将楚蒹葭给除去。

    看到叶锦幕眼里的那一抹坚决,楚轻寒只感到心里分外的温暖和柔和。

    但是,若是让叶锦幕为了他付出,他却是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的。

    他将叶锦幕的手握紧,笑道:“小锦,没事的,我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现在这一会。”

    叶锦幕点了点头,似是答应了楚轻寒的话,但是心里的决定,却是没有丝毫的变更。

    楚轻寒也知道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又伸出手,轻抚上叶锦幕的头发。

    这一次,他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想法,再一次,撩上了叶锦幕的刘海。

    他真的很想再仔细看上一眼,叶锦幕的相貌。

    当他撩起叶锦幕的刘海时,叶锦幕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动作。

    她微微一惊,慌忙朝楚轻寒看过去。

    虽然她坚定,楚轻寒肯定不会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可是,她却还是觉得,她相貌的这件事情,还是得让她自己亲手,对楚轻寒露出来才行。

    免得这样子,似乎像是她在欺骗着他一般。

    看到叶锦幕这个动作,楚轻寒也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过分,慌忙道歉道:“对不起小锦,我只是一时没有忍住,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没事。”叶锦幕的心里也感到一阵复杂。

    她很想亲手撩起刘海来,对楚轻寒露出她的面容。可是现在,她对江老爷子和江铭川都没有坦白,如果先对楚轻寒这么做了,也不知道他们的心里,会不会多想。

    楚轻寒嘴唇嗫嚅着,终究,还是将一直徘徊在嘴边的一句话说了出来:“小锦,你能让我看一看你的脸吗?”

    叶锦幕瞪大眼,看向楚轻寒。

    她不知道,楚轻寒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一直要看她的脸。

    如果说刚才,他那样做,是因为心里有着好奇。那么,现在他这样直接要求,叶锦幕都能看出来,他绝对是有着什么原因的。

    看到叶锦幕疑惑的双眼,楚轻寒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我刚才,不小心撩起你的刘海,看到了你的脸。我觉得那一眼很熟悉,似乎你长得,很像我以前见过的什么人。但是,那毕竟只是惊鸿一瞥,我没有看得太仔细。现在我想仔细看看,认真对比一下,你跟那个人,到底像不像。”

    叶锦幕依然是在看着楚轻寒,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跟什么小说或者电视剧里面写的那样,她跟什么人长得像,然后,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世么?

    可是,萧墨染的情报不是调查得很清楚么,她是江云溪和叶满江的亲生女儿。也没有任何的迹象证明,她小时候被人掉包过。

    又会有什么人,跟她长得像?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他冷冷说道:“不行!阿锦的脸,不能让别人看到!”

    叶锦幕转头看去,有些疑惑的问道:“阿弦,你怎么来了?”

    叶弦看着她,神色有些不豫:“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都被他看到你的脸了?”

    “阿弦,我的脸让轻寒哥看看,没有什么的!反正,我也已经让表哥和外公,都看到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楚轻寒跟萧墨染傅殿宸的关系都那么好!要是你的脸被楚轻寒看到了,他要是告诉萧墨染和傅殿宸呢,那怎么办?”

    叶锦幕怔了下,才说道:“不会的,我相信轻寒哥不会那么做的!”

    “哼,你才见到他多久,就这么有信心?”叶弦嗤笑了一声,“还是,你真的是跟他们说的那样,对楚轻寒一见钟情,所以对他,才会这样无条件的信任?”

    “阿弦,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叶锦幕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我只是将轻寒哥看成我的哥哥罢了,你怎么会那样子想?我对他的感情,就跟对你一样啊,难道你希望,我跟你,也被别人这么说吗?”

    对于叶锦幕的话,叶弦简直是无言以对。

    他很想说,我就希望,我跟你,成天被人这么说!但是,这种话,他如果说出来,他相信,叶锦幕肯定会被他吓跑。

    至于让他说出,他不希望见到别人这么说的那种违心话,他可说不出口。

    见叶弦不说话,叶锦幕以为他理亏了,语气也轻了下来:“阿弦,我对轻寒哥,真的只是哥哥!为什么连你也要瞎想?”

    叶弦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我不会乱想的。”

    说着,他望了一眼楚轻寒,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冷色。

    楚轻寒的心里,此刻真的很想揪住叶弦狠狠的打上一顿。

    尽管他对叶锦幕,真的只是将她当成妹妹。但是,看到叶弦这样嚣张的样子,他还真的是,很想给他添点堵。

    楚轻寒笑了笑,走到叶锦幕身边,笑道:“你别担心,我看了后,不会对墨染和殿宸说出去的。我这样做,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罢了。”

    叶弦冷冷看着他:“那你倒是说说看,你觉得阿锦到底长得像谁?不先说出口,我可不能相信你!”

    叶锦幕无奈的看了叶弦一眼,现在的他,俨然成了她的代言人一样。连她的脸到底能不能给谁看,也不能自己做主了。

    叶弦有些挑衅的看着楚轻寒,心里笃定,他之所以搬出那个理由,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至于那个人是谁,他一定说不出口。

    可是没想到,楚轻寒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好,我说。”

    话音刚落,他直接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向叶弦递过去:“你划开手机,马上就能看到一个屏保。跟小锦长得像的那个人,就是屏保上面的那个人。”

    叶弦冷笑了一声,难道楚轻寒说的不是假话,这个世上,真的有那么一个人?

    他将信将疑的将手机接过来,划开手机,只见屏保上面,果然有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一个大概二十来岁的女子。

    那个女子一身红裙,笑靥如花,一头酒红色的长卷发,更衬托得她无比的明艳动人。尤其是她那精致无比的五官和容貌,更是令得所有第一眼看到她的人,都无法移开视线,只能深深将视线,一直凝注在她的身上。

    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子,叶弦的脑海中,就情不自禁出现,那一天叶锦幕穿着红裙,朝他笑着的那一幕。

    那时候,叶锦幕给他的感觉,也跟此刻眼前这个女子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尤其是,经过楚轻寒刚才那么一说,叶弦也突然感觉到,这个女子的五官,也跟叶锦幕,有着些微的共同点。

    这种共同点很是微弱,如果不是有人提醒,必定会察觉不到。

    楚轻寒之所以能察觉到,只能说明,他对屏保上面的那个女子,感情肯定极为的深。所以才能在看到叶锦幕面容那短短的一个瞬间,就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共同点。

    难道,叶锦幕真的不是叶家的孩子?屏保上面的那个女子,真的,与叶锦幕有着什么血亲?

    叶弦的心里复杂难明,将手机紧紧攥住,望向楚轻寒:“这个人,是谁?”

    看到叶弦郑重的模样,叶锦幕的心里,也盛满了好奇。

    她伸出手,想要去拿叶弦手里的手机。可是叶弦却紧紧攥住,不肯让她拿走。

    叶锦幕皱眉:“阿弦,你松手,让我看看,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可叶弦却一点也不肯妥协,只是淡淡说道:“你最好不要看,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阿弦!”叶锦幕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她盯着叶弦的双眼,也很是郑重的说道:“阿弦,我要让你知道,我并不是那个,一直站在你的身后,需要你保护的妹妹了。任何的决定,我坚信,我都能够自己来下。关于这个手机上面的人,不管她跟我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这也是我自己有权利来决定的事情。”

    看到叶锦幕坚决的神色,叶弦只好叹了口气,将手机递给了她。

    他永远都是这样,做不出任何,勉强叶锦幕的事情来。

    叶锦幕将手机接了过去,依然是有些狐疑的看向屏保。却在看到那张相片的时候,眼神也不由呆滞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屏保上面的那个女子,她就只感到,心里似乎充满了一种奇特的感觉。

    仿佛这个女子跟她,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样子。

    不管是她的相貌,还是她的那种气质,都仿佛,跟她,是一脉相承的一般。

    叶锦幕也看向楚轻寒:“轻寒哥,你告诉我,她是谁?”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从她和叶弦的神色,他就已经能肯定,叶锦幕的相貌,必定跟屏保上面的那个女子,长得有共同点了。

    他的神色也有些复杂,看到叶锦幕期盼的眼神,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她是我妈。”

    “你妈?”叶锦幕只感到,一个晴天霹雳,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头上!

    楚轻寒的妈?萧墨染的姑姑?萧如靥?

    可是萧如靥,怎么会跟她长得那么像?

    明明萧墨染也说过,楚蒹葭明明是楚家的女儿,都经过了dna检验了。如果她也跟萧如靥有着什么血缘关系,难道,她也是楚家的女儿?那个时候,萧如靥生了个双胞胎?

    可是,楚家和叶家,明明八竿子打不着,她怎么会变成叶家的女儿?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看到她脸上的神色,就知道她必定是不相信。

    别说叶锦幕,就连他,也是不能相信这个事情。

    所以,他才想要让叶锦幕将头发撩起来,让他确认一下,叶锦幕跟萧如靥,到底长得像不像。

    可是现在,不需要叶锦幕再这样做,他也能确认了。

    他不由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小锦,你愿意跟我去做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叶锦幕只觉得,现在她的心里,依然是乱哄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