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13章 DNA鉴定的结果

第213章 DNA鉴定的结果

    四个人来到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楚蒹葭看到他们四个出去,皱眉问道:“他们要去哪里?”

    钟磬鹤笑了笑:“你那么好奇,自己跟上去看看啊!在上面,不是就有着你最恨的两个人么,这可是非常好的动手时机啊!”

    楚蒹葭冷笑一声:“我现在去动手,是找死么?谁知道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不是个诱饵!如果我上当了,才是脑子有坑!”

    她眼神怨毒的看着消失的出租车,唇角划起冰冷的笑意:“有这时间,我还不如修炼寂灭法诀!等到修炼成功后,我一定,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踩在脚底!”

    叶锦幕四人离开叶家后,江铭川也终于洗经伐髓成功了。

    南宫静泓顿时一脸哀怨的看着他:“铭川哥,都怪你一下子喝那么多酒,害得我现在,成了唯一一个没有洗经伐髓的人了。”

    江铭川现在是怎么看南宫静泓,怎么不顺眼。

    听了他的话,只是微微笑了笑,却并没有接腔。

    看到他这种态度,南宫静泓眼里划过一抹疑惑,不满道:“铭川哥你怎么了?为什么我现在说话你都不理我了,难道我哪里得罪你了么?”

    一旁的萧墨染见到这副场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他怎么忘记了,之前他们都一直觉得,那个慕叶跟江铭川,明显就极为亲密的模样!

    刚才,他又当着江铭川的面,来跟南宫静泓说他追慕叶的事情,这不是相当于在江铭川的面前踢馆么?

    哼,那个慕叶就是那么讨厌,红颜祸水,让他两个兄弟,关系都受到了损害!

    萧墨染的心里,对慕叶的印象越发的差了。为了避免南宫静泓再在无形中得罪到江铭川,他伸出手,在南宫静泓的头上拍拍,说道:“既然你铭川哥不理你,那就让我理你吧!我问你,刚才你出去了一下,是去干什么了?”

    “哼!”南宫静泓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刚才是叶弦来叫叶婉出去啊!我感到好奇,就跟着他们走了出去!果然看到,他们两个,和叶锦幕还有轻寒哥,都出门了!”

    “他们出门了?”南宫静泓的话,也引起了其他三个人的注意。

    萧墨染赶紧问道:“那你知道,他们出门,要去干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问,他们也不可能告诉我!”南宫静泓理直气壮说道,“要是你想知道的话,你就去跟踪他们啊!我相信,那样你肯定能知道真相的!”

    萧墨染微微皱起了眉,似乎在考虑南宫静泓的提议。

    看到萧墨染的表情,南宫静泓赶紧说道:“喂,你不会真的去干吧?要是你跟踪他们,被轻寒哥和叶锦幕知道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想起那个可能性,萧墨染也只能放弃了。

    他望向傅殿宸和江铭川:“你们说,他们要去干什么?现在楚蒹葭还在对他们虎视眈眈的,他们却贸然出门,难道真的不怕死?”

    江铭川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既然要出门,那肯定有着他们的目的的。并且,有着叶婉和叶弦保护,我相信他们不会有事的。”

    “唉,现在也只能这么觉得了。”萧墨染无奈的叹了口气,“叶锦幕的武力值不怎么样,轻寒更不怎么样,他们这样子出去,真的是去找死!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些什么!”

    江铭川微微一笑:“难道你就不想想,要是轻寒知道了你的做法,会有什么后果?”

    萧墨染想起他那个腹黑表弟的整人手段,顿时打了个冷战,叹气道:“好吧,那我不去了!”

    傅殿宸却只是沉默着,看着三个人讨论着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法。

    此刻,他的人虽然是站在这里的,但他的心,却不知道已经飞到了什么地方。

    似乎,在叶锦幕见到楚轻寒的时候,她就发生了什么变化。对他这个朋友,她都似乎,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难道这说明,在任何一个人的心里,爱情,都是远远比友情,要重要得多?

    只因,叶锦幕遇到了她喜欢的那个男生,所以就连他这个朋友,她也顾不上了?

    傅殿宸只觉得心里塞塞的,很想一下子冲到叶锦幕的面前,向她询问这个问题。

    此刻,叶锦幕四人,已经离叶家,有一段距离了。

    楚轻寒又重新问出了刚才没有得到解答的那个问题:“小锦,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为什么你刚才要那么看着我?”

    “真的没什么,反正到时候,轻寒哥你就知道原因了。”

    叶锦幕却只是对楚轻寒笑了笑,眨了眨眼睛。

    对叶锦幕这种做法,楚轻寒只好缴械投降:“好吧,那我就静等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吧!”

    看到楚轻寒这么听话,叶锦幕不由失笑。

    有着这样的一个哥哥,有一种时刻被人纵容着娇宠着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叶弦看着两人的相处,心里也希望,这两个人,真的是有着血缘关系的。

    要不然,单是冲着他们两个这样的相处模式,不管是哪个男生,恐怕,在叶锦幕的心里,都抵不过楚轻寒。

    叶婉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她并不知道内情,叶弦叫她的时候,也是说叶锦幕有事情,让她陪着出门。

    现在看着楚轻寒和叶锦幕这般相处融洽的样子,她的心里越发的坚定,一定要努力的撮合两人了。

    终于,四人来到了医院。

    楚轻寒笑道:“这个医院,是我们楚家的医院。不过院长却只听命于我一人,就算是我爷爷和我爸爸,他都不会将我要检查的内容告诉他们。”

    叶锦幕这才放下心来。

    几人朝医院里面走去,早就得到消息的院长,赶紧迎了上来,对楚轻寒殷勤笑道:“少爷,您今天到这里来,是有何贵干?”

    一边问,他心里一边八卦的想着,楚轻寒千里迢迢来到苏城,来到他的医院里,不会是有着什么隐疾要检查吧?

    楚轻寒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警告。轻而易举的,就将院长心里的猜想,吓到了九霄云外。

    院长慌忙低下头,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楚轻寒笑了笑,说道:“你给我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我要做一下dna检查。”

    “dan检查?”院长怔了下,对叶锦幕等三人看了一眼,才问道,“是做什么样的检查?”

    他的视线,特地在叶锦幕和叶婉的肚子上瞄了一眼。

    难道,是楚轻寒有了私生子,带女方来做羊水穿刺的?

    楚轻寒又冷冷看了院长一眼,警告道:“别胡思乱想!我今天要你做的,是我跟她的dna测试!”

    楚轻寒一边说着,一边将叶锦幕拉到了身边。

    院长知道自己想歪了,慌忙陪笑道:“少爷、这位小姐,你们跟我来吧!我马上就安排人!”

    他擦着冷汗,赶紧到一边,去将自己信任的人安排来,替楚轻寒做检查了。

    他可不敢继续在楚轻寒的面前了,生怕再胡思乱想,被楚轻寒看透。

    都怪楚轻寒说的话太不清不楚了,才让他产生这样的联想。

    看到院长离开,叶锦幕不由失笑:“这个院长想象力还真丰富,看他样子,还以为我们要做的,是亲子鉴定呢?”

    楚轻寒无奈看叶锦幕一眼:“你怎么也跟那个院长一样,开起我的玩笑来了?”

    听到楚轻寒这样哀怨的语气,叶锦幕不由失笑。

    虽然在其他人的眼中,楚轻寒是一个很腹黑的存在。但是,此刻在叶锦幕的面前,楚轻寒却只是一个温和可亲的邻家大哥哥。这种与人的相处模式,叶锦幕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试过了。

    很快,那个院长就带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专家模样的人,来到了几人面前。

    一见楚轻寒,他就赶紧对楚轻寒笑道:“少爷,钱教授来了!”

    那个钱教授有些惊异的看了楚轻寒一眼。

    他早知道,他们这个医院的后台是楚家,可尽管他是这个医院里面的专家,也是第一次见到幕后的老板,不由有些激动。

    他走到楚轻寒跟前,伸出手,说道:“楚少爷你好,我叫钱博,今天你的检查,就由我全权负责了!”

    楚轻寒也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笑道:“那就多多麻烦钱教授了!”

    “没事!”钱博笑了笑,又对他说道:“楚少爷,你们请随我一道来!”

    楚轻寒点点头,拉着叶锦幕的手,跟在了钱博的身后。

    院长也跟在了楚轻寒和叶锦幕的身后,很是好奇的看着前面的两人,眼中八卦的光芒闪过。

    据他所知,楚家的孩子,只有楚轻寒和楚蒹葭两个。可是现在,楚轻寒却要跟眼前这个少女,也进行dna检测。难道,这个少女,也是楚家的什么人?

    莫非,是楚家家主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可不对劲啊,如果她真的是私生女的话,楚轻寒不可能对她这样的和颜悦色。

    院长的心里,一直在回转着这个念头,想要弄明白真相的*,越发的深了。

    叶弦和叶婉倒是没有跟上去,他们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后,叶婉这才疑惑问了出来:“小少爷,二小姐跟楚轻寒之间,难道有着什么关系吗?”

    叶弦笑了笑,说道:“刚才楚轻寒不小心看到了阿锦的面容,发现阿锦跟他母亲长得很像。于是,他就怀疑阿锦是他的亲妹妹,就拉着阿锦来这里进行dna检测了。”

    叶婉的神色一变:“二小姐跟萧如靥长得很像?难道,二小姐真的会是楚家的孩子?可楚蒹葭不是也跟他们进行过dna检测,确定了是他们的孩子了吗,为什么楚轻寒又要跟二小姐也进行检测?”

    叶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楚轻寒的心里,还存在着什么侥幸吧。至于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等过几天,检测的结果出来就知道了。”

    叶婉也点点头,心里却是极为的期待起来。

    若是叶锦幕真的是楚家的孩子,那么,她就相当于,是得到了一个极大的助力了。

    相信有着楚家的维护和帮助,不管是陈家、叶家还是慕家,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楚轻寒和叶锦幕来到一个房间内,钱博对他们说道:“楚少爷,这位小姐,请你们将自己的头发,带着毛囊拔下几根吧!”

    楚轻寒和叶锦幕听了他的话,都没有丝毫犹疑的,就拔下了几根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