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20章 遇到抢劫犯了

第220章 遇到抢劫犯了

    叶锦幕不由迟疑了起来。

    这个时候,小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事的主人!我可以非常认真的跟你保证,就算你给他喝下燕王樽里面的酒,他也绝对不会知道,这个酒有着什么猫腻。只要你说,这些酒是一种保健品就行了,我觉得他绝对会相信的!”

    听了小鳞的话,叶锦幕也觉得深以为然。

    以吴桐的性格,如果她这么说,他还真的有可能会相信。

    既然这样,等到从港城回来,傅老爷子应该也会来了苏城。到时候,就让吴桐,也喝下燕王樽里面的酒,来洗经伐髓一下吧。

    南宫静泓将叶锦幕从吴桐的房间里面走出来,又笑嘻嘻的走了上去,说道:“现在离我们登机还有几个小时,我们要不要再去消遣一下?比如,约约会什么的?”

    叶锦幕淡淡看他一眼:“对不起,我现在要去收拾行李了。”

    “别这样嘛!”南宫静泓将死缠烂打的精神发挥了出来,“反正时间还早着呢,我们去玩玩又不会耽误什么……”

    “谁说现在还早?”叶锦幕没好气说道,“拜托你看看手机好不好,现在已经十点了!离我们登机,只有四个小时了!从这里到机场,不堵车的话,都需要一个小时!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时间玩?”

    南宫静泓顿时愣住:“不会吧,从这里到机场,要这么久?”

    叶锦幕懒得理他,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收拾起行李来。

    南宫静泓跟在了她的身后,也进入了她的房间。

    叶锦幕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你跟进来干什么?”

    南宫静泓笑嘻嘻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的房间,多了解一下你的喜好啊!”

    对南宫静泓这样的死缠烂打,叶锦幕还真是感到非常的无语。

    之前余言也是有着这种精神,但是,自从她答应了他的帮助后,他就也没有这样子缠着她了。

    可是南宫静泓,不管她怎么对他,他就是丝毫不放弃,他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叶锦幕一直觉得,她的脸皮已经够厚的了,可没有想到,遇到个南宫静泓,比她还要厉害。

    叶锦幕也懒得去管他了,随便他在一旁看着,只是将一些换洗衣物收了起来。

    看到她的动作,南宫静泓疑惑问道:“你不就是到港城跟我谈一下生意而已吗,为什么带这么多的换洗衣物?”

    叶锦幕自然不会告诉他她要与周予香谈事情,看也没看他,淡淡说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南宫静泓自讨没趣,却丝毫不以为忤,继续说道:“如果你要在港城住的话,不如住在我家,怎么样?我一定会将你当上宾招待的!”

    叶锦幕只觉得南宫静泓一直叽叽歪歪的,跟一只麻雀一样烦。

    她依然没有看南宫静泓,只是冷冷说道:“你觉得,我连住酒店的钱,也拿不出?”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只是,住酒店,还是比不上住我家舒服吧?”

    “有什么区别?横竖都不是我自己的家,住酒店还是住你家,有分别么?”

    南宫静泓依然不死心:“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我家送给你,让它成为你家啊!”

    叶锦幕总算是看了南宫静泓一眼,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与其这样,你还不如在交易的时候,价格让我几分,不是么?”

    南宫静泓马上笑嘻嘻说道:“好啊!你放心,我怎么可能会跟你砍价!”

    叶锦幕哼了声,丝毫不将南宫静泓的话放在心上。

    就算南宫静泓要胡来,料想他背后的南宫潇,也绝对不会容许他胡来。

    她也不希望,在这场交易中,掺入什么私人感情。那样子,她就真的会欠了南宫静泓的人情,以后再想撇清,就难了。

    叶锦幕移开视线,继续收拾起行李来了。

    南宫静泓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怎么办,他觉得他现在与叶锦幕越斗嘴,就越觉得有趣。

    他也越发的,要沉迷在其中,不敢想象以后真的与她毫无挂钩的生活。

    莫非,他的感情,在这段与她相处的时刻里,就已经发生了转变了?

    那么,再继续与她相处下去,这一份感情,是不是会越发的浓烈?

    这样说的话,是不是他其实,是真的,已经对眼前的这个少女,动了情?

    南宫静泓心里微微震了下,却是在这个刹那,越发的坚定了心里的念头。

    如果是这样,不管叶锦幕是怎么的排斥他,他也绝对不会容忍她离开他。他一定要将南宫家这份不要脸的死缠烂打精神,贯彻到底。

    叶锦幕哪里知道,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南宫静泓的心理,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如果知道的话,她一定不会给南宫静泓跟她任何单独相处的机会。

    叶锦幕将行李收拾好之后,就望了眼南宫静泓:“我的行李收拾好了,你呢?”

    南宫静泓笑了笑:“我不用收拾,我家在港城有别墅的,那里什么都有。”

    叶锦幕越发的发现,她与南宫家这种老牌世家的差别了。像那种世家,底蕴都极为的深,就算明面上看起来没多少财产,可实际上在世界各地名下的地产等财产,就不知道有多少。

    看来,她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去努力。

    见叶锦幕拖着箱子,南宫静泓赶紧伸出手去,一副要帮她拉着的样子,可是却被叶锦幕躲过。

    南宫静泓委屈的看着叶锦幕:“你怎么不让我帮你拖箱子了,你不是说了,不会拒绝我追求你吗?”

    叶锦幕笑了笑:“我可不相信你刚才没有看到,我将那个保险箱放到箱子里面的那一幕。那里面放的,可是我们今天要交易的物品,你觉得,我会放心,将它交到你的手里吗?”

    南宫静泓顿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你不相信我吗?”

    “很抱歉,现在我们是交易的双方,要我相信你,很难。”叶锦幕朝他一笑,“快点走吧,再不走的话,就有可能晚点了。”

    听叶锦幕这么说,南宫静泓只能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他这样子贸然表白,是个女孩子,都会觉得很孟浪,也很难以接受。

    但是,虽然他与叶锦幕认识和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可他却很容易能看出来,像叶锦幕这种人,要么用温水煮青蛙的方法慢慢融入她的心里,要么,就直接单刀直入,至少还不会招致她的反感。

    可是头一个方法,对他来说并不现实。要融入叶锦幕的心中,需要的时间肯定要极长,他也没有充足的理由,一直待在叶锦幕的身边。

    所以,只有用第二个方法了。

    两人来到机场,已经快到了登机的时间了。

    他们坐的座位,果然是在头等舱上相邻的两个座位。

    刚刚才坐下来,南宫静泓就笑道:“你的箱子走托运,你放心?”

    叶锦幕笑了笑:“为什么不放心,难道里面的东西,还能丢?”

    “这可不一定哦。”南宫静泓微微一笑,“毕竟里面有着什么,我们都知道。只要是人一看,就会忍不住被它吸引住,就算不要命,都想要得到那些宝物。所以,谁知道那些检查行李的人之中,又有没有想要将它私吞的人?”

    “你未免也将我们华夏国的机场安检人员,看得太低了吧?”叶锦幕却只是看了南宫静泓一眼,一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模样。

    看到叶锦幕这样满不在乎的模样,南宫静泓的心里也不由有些疑惑。

    难道,叶锦幕对机场安检人员,真的这么信任?还是,她其实,还有着其他的安排?

    两人浑然不知,在他们两个人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不远处坐在他们斜后方的一个乘客,微微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们一眼。

    不出两个小时,飞机很快就到了港城。

    下机后,叶锦幕将行李箱取出来,南宫静泓想起刚才叶锦幕说的那些话,为了免受打击,只能放弃当绅士,任由叶锦幕拉着行李箱。

    两人还没走上几步,就只感到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急急朝两人冲来,一下子,就将叶锦幕本来拖着的箱子,抢了过去!

    叶锦幕和南宫静泓一副懵逼的样子,傻傻的看着那个抢箱子的人。

    那个人一刻也不停留,就一下子想要将箱子抱起来逃走。

    可谁知道,那个箱子却极为的重,他刚刚抱起离地面一寸高的地方,就又重新落了回去。

    见到那人这副模样,叶锦幕不由一笑:“既然抬都抬不起来,还抢劫个什么?”

    南宫静泓也在一旁叫道:“这里有抢劫!大家快点来帮忙啊!”

    听见南宫静泓的话,马上就有无数人群围了上来!

    那个人见到这么多人,也不管箱子了,一把将它丢在了地上。

    叶锦幕看到被那人扔在地上的箱子,笑了笑,走上前去将箱子拉起来,对围观的群众说道:“我的箱子拿回来了,谢谢大家的帮忙!”

    见叶锦幕没事,大家也都散去。

    南宫静泓看着叶锦幕,有些无语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明明可以让那个人不要抢走箱子嘛,为什么又要让他抢走?”

    叶锦幕笑了笑:“反正这只箱子就算他抢了,他也不能带着它快速的逃开,这样的话,我还怕什么?”

    南宫静泓没好气看她一眼:“你还真是淡定!这都是那个人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要是知道,里面具有上千亿的宝物,相信他就算被压垮,也会抱着离开的。”

    对南宫静泓的话,叶锦幕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她的眼神,却是似有若无的瞟向机场的另外一处。

    然后,唇边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南宫静泓无奈道:“走吧,我们跟周老约好了地方,在国际大酒店的一个房间里。”

    叶锦幕点了点头,跟南宫静泓一同离开了。

    在刚才叶锦幕看的那个角落里,一个面容冷峻的大汉,正皱着眉头,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

    一旁一个马仔模样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强哥,我们要不要干一票?刚才他们可是说,那个箱子里面有上千亿的宝物,并且一个大男人都抱不起来,你说,是不是一箱子的黄金?”

    强哥却只是紧皱着眉头,抽着烟,似乎在想什么的模样。

    看他这样子,马仔急了:“强哥,你快点拿主意啊!还不快点的话,他们就走远了!”

    强哥吐出一个眼圈:“急什么?你知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