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22章 全部干掉!

第222章 全部干掉!

    这是怎么回事?

    强哥脸色煞白,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个时候,又听叶锦幕的声音传来:“你们还真不友好,一进来就用枪来打我们,到底是对我们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啊?不过啊,很可惜,你们的子弹,对我们没用!你们就不要白费工夫了!”

    强哥现在哪里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顾不上身后的小弟,直接就转身,朝门口掠去!

    可谁知道,一回头,却在门口,看到一个笑嘻嘻的少年正看着他。

    不是南宫静泓,又是谁?

    南宫静泓看到他惊愕的模样,笑道:“你这样做,是要自投罗网吗?”

    “小子,你找死!”

    强哥脸色狰狞一片,拿着枪就朝南宫静泓射过去!

    可谁知道,却只见南宫静泓的身体诡异的转了个角度!

    那些子弹,轻而易举,就被他一一躲过!

    强哥的嘴都几乎可以放得下一颗鸡蛋了!

    这不科学!

    一个人的速度,哪里能跟得上子弹的速度?为什么南宫静泓,能够将这么多颗子弹都躲过去!

    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看到强哥这样子,南宫静泓又是一笑:“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拿枪来打我了,难道没子弹了吗?”

    他说完这话,又看了一眼其他的人,说道:“要不这样,你们来帮我训练训练怎么样?一起拿枪来射我,看我能不能躲过去,你们说怎么样?”

    强哥简直要被他们折磨疯了!

    这两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南宫静泓能够用极快的身法,将子弹给躲过去?为什么那个女孩子,能够让子弹都反弹回来?

    强哥只觉得脑中简直是一片空白,身体也不由哆嗦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们没有他这么好的定力,早就身子软掉,一群人全部都软倒在地,枪也无力的掉落在了地面。

    强哥也终于忍不住,枪也落到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

    南宫静泓撇撇嘴:“真是无聊,这么经不起吓,天云帮的人,就这么弱吗?”

    对于他的话,强哥本能的想反驳,但却是只能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南宫静泓很是没劲的朝房间里面叫去:“小叶子,周爷爷,你们也出来吧!”

    叶锦幕也笑着,和周老一同走了出来。

    强哥这个时候,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静泓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都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存在。明明表面上看起来,就跟普通的少年少女没什么差别,可是现在,却一个个,如同传说中的高手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

    叶锦幕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强哥,对南宫静泓说道:“这个人,我们要怎么处理?”

    南宫静泓无语的看了叶锦幕一眼:“这个圈套不是你设计的么,怎么到现在,你却问起我来了?”

    叶锦幕笑了笑,对南宫静泓说道:“那么你现在,就来看一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吧。”

    南宫静泓点点头,对强哥问道:“你在天云帮里面,到底是什么职位?”

    强哥却依然是哆嗦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锦幕看了一眼南宫静泓,笑道:“你看,他都说不出话来了,那么,你就搜他的身,看看他身上的令牌,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吧。”

    南宫静泓似乎很是无奈一般叹了口气:“现在看来,似乎也只有这么个办法了。”

    说完,他微微弯下腰,一副貌似要搜身的模样。

    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强哥的心里,升起一阵警惕感。

    他现在完全明白,眼前的这两个人,绝对都是不能惹的存在!

    南宫静泓说要只搜他的身,将令牌拿出来,可谁知道,他还会对他做一些什么不利的事情?

    因为巨大的恐惧,强哥终于恢复了说话的功能,慌忙叫道:“不用你们搜了,我自己给你们!”

    说完,他就从怀里,哆嗦着,将天云帮特有的令牌掏了出来。

    南宫静泓接过令牌,看了一眼,颇感意外的说道:“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分舵主啊!”

    分舵主本来是县级的管理人,但是在港城,一条街道的,也是分舵主。

    南宫静泓还真是没想到,强哥也能是分舵主的身份。这样一来,他跟叶锦幕的目的,就很有可能实现了。

    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南宫静泓将令牌收起来,对叶锦幕说道:“他们怎么处理?”

    “你有没有绳子将他们捆起来?”

    “我们两个一起来的,我有没有绳子,你不知道吗?”

    “真是没办法,什么都要我出手!”

    叶锦幕用一种“你真没用”的眼神看了南宫静泓一眼,双手微微结了一个手印。

    只见强哥这一群人,顿时眼神都失去了光泽,似乎被瞬间控制住了一样。

    南宫静泓惊诧的看着这一幕,好奇问道:“你这是什么异能术?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你没学习过异能术,当然没见过了。”

    叶锦幕淡淡的说道,实际上这一招,根本就不是异能术,而是让小鳞施展出来的简单的让人能昏睡过去的法术。

    现在的小鳞精神力提升了不少,施展起这种雕虫小技来,也是极为的轻松。

    南宫静泓见叶锦幕这种态度,也只好不再问。

    见这些人掀不起什么风浪的样子,南宫静泓索性也不理睬他们,直接说道:“那我们就开始谈我们的交易吧。”

    “嗯。”

    三人在客房里的沙发上坐下来。

    周老可不知道南宫静泓和叶锦幕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觉得那肯定是他们商量好的,跟这次交易没有关系的事情,于是也没有再问。

    当时,南宫静泓和叶锦幕刚刚才进来这个客房,叶锦幕就对周老说道:“周爷爷,我们的身后,来了一批尾巴。为了不让您受到伤害,您待会,一定要跟我待在一块,行吗?”

    周老有些疑惑的问道:“到底是什么尾巴?难道有人跟踪你们?”

    南宫静泓也点头:“对,那些来的人,就是天云帮的人。他们应该是听到我跟小叶子说的话,想要抢我们的箱子。所以现在,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了!”

    周老还在懵懂中,真的不知道南宫静泓和叶锦幕两个人,要怎么样对付天云帮的人。

    毕竟天云帮在他们港城中的威名,就连他都要顾忌几分的。

    但看到两人信心满满的样子,他还是忍住没有问。

    南宫静泓对周老说完话,又望向叶锦幕:“那我就先在外面等着了。”

    叶锦幕点点头,和周老进去客房里面。

    周老实在是忍不住问道:“小叶子,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跟静泓这两个孩子,又怎么能对抗天云帮那么多人?”

    叶锦幕却是神秘一笑:“没事的,周爷爷您待会看着就行了!”

    周老依然一肚子疑惑,但这个时候,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接着,他就看到好些黑衣人冲了进来!

    他正想拉着叶锦幕一起躲的时候,叶锦幕却出口挑衅他们!

    这不是找死么!

    周老的心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果然看到,那些黑衣人,都拿出枪来射杀他们!

    周老的心,都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但却看到,那些子弹,根本就无法接近他们!

    离他们还有一米方圆的地方,那些子弹,就纷纷被弹射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老不由想起来,那一次在古玩大会上,叶锦幕的身边,似乎也出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那时候,是一个大汉要靠近她,却也被弹了回去!

    难道这是……

    周老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对叶锦幕说道:“小叶子,莫非,这就是异能术?”

    “对啊!”叶锦幕也不掩饰,点头说道,“这是一级防身术,能够产生出一个无形的圆球,将一米见方的地方都保护起来。这个圆球是透明的,所以周爷爷您才没有看到。不过,它的强度可是不一般的大,能够将子弹都挡住。”

    周老的神色更加复杂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会这么厉害,不但鉴宝的技术那么厉害,就连异能术,她都会!

    她的师傅到底是谁?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她师傅,绝对是个更厉害的存在!

    所以一直到现在,周老的心里,依然是澎湃不已。

    南宫静泓在一旁有些哀怨的说道:“周爷爷,本来我跟小叶子,在苏城就可以交易的。但她坚持觉得,需要让您见证交易过程。你说,她那么不相信我,是不是很让我伤心?”

    周老这时候才想起刚才是两人一起来的事情,疑惑问道:“你们两个以前就认识?”

    叶锦幕笑了笑:“没有,是前几天南宫静泓突然去了苏城,我们在那里见过面。因为要来港城,所以就一起来了。”

    “难怪。”周老这才恍然,但新的疑问又升起,“静泓,你怎么去苏城了?”

    “不还是为了见一见,我这次要交易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南宫静泓又是哀怨的看了叶锦幕一眼,“结果我对她一见钟情,她却不愿意接受我的表白,唉!”

    周老的神色更加讶然,看了看南宫静泓,又看了看叶锦幕,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八卦之色。

    叶锦幕却只是微微一笑:“周爷爷,您别听他胡说。现在那些宝物也带来了,我们就开始交易吧。”

    见叶锦幕不愿多说,周老也不再问,点点头:“好。”

    南宫静泓的神色越发的哀怨了,一直不停的唉声叹气,仿佛叶锦幕这样做,对他的打击极为的大一般。

    叶锦幕将箱子打开,再打开里面的保险箱,里面的宝物,就全部展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宝物,周老禁不住惊叹道:“虽然之前就看过这些宝物,可现在再一看,却依然是觉得,每看上一眼,都是不枉此生啊!”

    南宫静泓看到箱子里面的宝物,也是眼中闪过一抹微微的惊叹。

    他也是没有想到,叶锦幕对于宝物的鉴赏能力,有这么厉害。以他的眼光,轻而易举能看出来,这些宝物,到底具备什么样的价格。

    可这些宝物,叶锦幕却是全部打算卖给他们,她需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叶锦幕没理会两人的眼神,望向南宫静泓:“这些东西全部卖掉,你决定出多少钱?”

    南宫静泓以前就看过相片,也估过价。但现在亲眼看到这些宝物,顿时觉得,以前的估价,真的太低了。

    只有亲眼看到这些宝物,才知道它们的价值到底有多大。也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吸引人。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