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24章 彻底得罪了凌锦城

第224章 彻底得罪了凌锦城

    可谁知道,叶锦幕却是微微一笑:“不知道少帮主想要给我的,是什么颜色的令牌?莫非,只不过是一般红色的?”

    凌锦城对她的咄咄逼人感到很是火大,笑了笑:“不知慕小姐想要的,是什么颜色?”

    她最好别狮子大开口!否则,他一定要让她见识到,这样做的下场是怎样!

    叶锦幕仿佛没有看到他警告的眼神,依然是微微笑了笑:“我要火红色的。”

    “你在做梦!”凌锦城实在忍不住了,冷笑了一声,“火红色的令牌,是我跟我父亲才有的。你何德何能,也想要得到火红色的令牌?莫非,你还想着我们天云帮的人,将你奉为帮主和少帮主?”

    “不敢。”叶锦幕淡淡说道,“只是少帮主刚才你自己也说了,是要我自己提出条件。我提出来的条件,你也答应了。可我真是没想到,你自己答应了的事情,居然出尔反尔。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要少帮主答应这个条件罢了吧。”

    她说到这里,又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只不过,估计到了明天,整个华夏国,都会传出你们天云帮不守信诺的消息了吧?”

    南宫静泓也在一旁点头说道:“没错,我可以作证。”

    凌锦城简直要被气死了,他真的想不通,这个叫慕叶的,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南宫静泓也这样子帮她。

    他望向叶锦幕,眼神中带着一抹杀气:“你确定真要这么做?”

    叶锦幕微微笑道:“莫非少帮主真的打算要食言?”

    凌锦城依然盯着叶锦幕,一双眼似乎都要将她看透了。但叶锦幕却依然只是淡淡看着他,神色中没有一丝的慌忙。

    凌锦城的眼微眯了起来,他能看出来,这个叫慕叶的少女,真的很不简单。

    但是,就这样将火红色的天云令送给她,还是远远不够!

    凌锦城冷哼了一声:“要火红色的天云令,那是不可能!不过,其他颜色的,我倒是能给你一块!”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叶锦幕笑了笑,“我原本的打算是,你给我天云令,你手下那些人得罪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可没想到,少帮主却丝毫不给我这个机会,那就别怪我亲自来了结这个恩怨了。”

    凌锦城冷笑一声:“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亲自了结!”

    见两人之间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南宫静泓不但不阻止,反而还是一脸兴味的看着。

    他之前见识过了叶锦幕的本事,知道她就算面对凌锦城,也不会吃亏,自然不会担心了。

    况且这里,还有他在呢,他怕什么?说不定,还能在这次事情中出出手,在叶锦幕的面前刷刷好感呢!

    叶锦幕也淡淡一笑:“你放心,我做的事情,很快就能够让你看到。”

    对于天云帮的火红色令牌,她是势在必得。有了这个令牌,之后做什么事情,都好办多了。就算得罪了凌锦城,可有着那块令牌在手,就什么都不用怕。

    所以,她现在宁愿冒着跟凌锦城杠上的危险,都要得到这块令牌。

    凌锦城却只是眼含不屑的看着叶锦幕,他倒是不相信了,叶锦幕能有什么本事,逼着他将火红色天云令交给她。

    叶锦幕看向南宫静泓,问道:“少帮主的火红色天云令,是不是一直都会被他带在身上?”

    南宫静泓眼神微变,叶锦幕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想硬抢?

    他看了叶锦幕一眼,又望向凌锦城。

    就算叶锦幕的异能术不低,但凌锦城可是李潜的徒弟,两人对抗起来,顶多势均力敌。要想从凌锦城的身上将令牌夺过来,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很想跟叶锦幕说,让她冷静一下。但想起来叶锦幕之前的为人处世,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他的心里,突然对叶锦幕,也充满了信心,莫名的就觉得,这件事情,她肯定能办到。

    南宫静泓点点头:“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放在他上衣的口袋里。”

    叶锦幕唇边露出一抹笑意来:“很好,我知道了。”

    凌锦城像看疯子一眼看着两人。

    这两个人,不会真的以为,他们能从他的身上,将天云令给抢过去吧?他们是不是太过低估他的战斗力了?

    就算他打不过两个人,可这里,还有齐叔在啊。

    凌锦城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却只感到周身一寒!

    然后,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冰冻住一样,变得僵硬无比。想要动动手脚,却丝毫都动弹不得。想要说话,就连舌头,似乎都变成了冰块,根本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

    他惊疑不定的朝叶锦幕看去,却只见她正含笑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抹讥诮。

    凌锦城这个时候,哪里还不明白就是叶锦幕动了手脚?可是,她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这么轻易的就中了招?

    叶锦幕缓缓的朝凌锦城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既然你不愿意将那块天云令给我,那我就只好亲自去拿了。”

    见凌锦城丝毫不躲开,齐叔神色微变,叫道:“少帮主,你怎么了?”

    他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凌锦城的不对劲,慌忙想要冲到凌锦城的身边。

    可谁知道,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仿佛被冰块冻住一样,丝毫动作都使不出来了。

    见到齐叔这样的模样,凌锦城知道,叶锦幕肯定在这个时候,也对齐叔下了同样的手脚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锦幕从他上衣的口袋里,将那个火红色天云令拿出去。

    然后,叶锦幕拿着天云令,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多谢少帮主的好意,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她看向南宫静泓和周老:“周爷爷,南宫静泓,我们吃饭去吧!”

    南宫静泓和周老简直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叶锦幕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为什么凌锦城和齐叔,会变得跟蜡像人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三人从门口走了出去,凌锦城气得牙痒痒的,可无奈动也不能动,话也不能说,只能恨恨的将这把火埋在了心底。

    直到确认凌锦城听不到了,南宫静泓才疑惑问道:“小叶子,你刚刚对他们做了什么?”

    周老也一脸困惑的看向叶锦幕。

    叶锦幕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一种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异能术罢了。这种异能术,能够将人冰冻住,所以他们两个,才不能动弹。”

    “不是吧!”南宫静泓依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如果是异能术的话,那你要多高的异能术,才能够将锦城控制住啊?要知道,他可是李爷爷的徒弟,异能术比起叶弦来,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啊!你能用异能术对付他,那你难道比叶弦还好?”

    “什么?”

    南宫静泓的话,让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

    不是吧?凌锦城居然是李潜的徒弟?是她的二师兄?

    那她这样子对付凌锦城,算不算大水冲了龙王庙?

    好在现在没人知道她就是叶锦幕,要不然,她肯定要被凌锦城这个二师兄收拾惨了。

    叶锦幕决定,以后在凌锦城的面前,一定要努力将身份掩藏好,免得让凌锦城对她这个小师妹产生了什么不好的印象。

    南宫静泓微微叹了口气:“唉,小叶子,你做事情可真是冲动!我敢保证,以锦城的性格,等到他恢复了正常后,他一定会满大街找你!到时候,你就惨了!”

    叶锦幕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等到跟周予香谈好事情后,她就会离开港城了。到时候,她恢复成叶锦幕的身份,凌锦城能找到她才怪。

    毕竟,凌锦城要恢复正常,至少得到明天晚上了。

    她也相信,以凌锦城的人品,他不可能会对她的公司出手的。顶多只不过是会威胁吴桐等公司里面的员工,将她给逼出来。

    但等到凌锦城将这些事情查出来的时候,她的势力早就强大了起来,哪里还用得着怕凌锦城。

    大不了,再让小鳞故技重施,将他们冰冻住。

    没错,刚才她将凌锦城和齐叔冰冻住,就是借助了小鳞的力量。

    现在小鳞察觉到了寂灭黑烟的存在,对于自己能力的提升相当的执着。所以一路上,她都在吸取一些不是良善之辈的命格。

    至于刚刚吴强等人的命格,虽然微小,但全部被她给吸收了。

    因为这样,她的能力,也得到了不少的提升。

    之前楚蒹葭和钟磬鹤的身上,她也感应到了命格的存在。但因为寂灭黑烟,她无法看出来他们的身上有着什么命格,更无法将他们的命格夺过来。

    看来以后,得让叶锦幕多带她到那种大奸大恶之人常在的区域了,唯有那样,她才能吸取到更多的命格,而不会被叶锦幕责怪。

    见叶锦幕不担心,南宫静泓也不好说什么了。

    他原本还以为,他能为叶锦幕出些什么力呢,没想到叶锦幕都自己解决了。

    他只能在心里,为自己未来的情路,默默的点了根蜡。

    三人吃完饭后,南宫静泓和周老都邀请叶锦幕去自己家做客,被叶锦幕用借口拒绝了。

    送走两人后,叶锦幕马上拨打了周予香的手机:“周女士,我来港城了,你现在在哪里?”

    周予香这些天,一直都在期待着周末的到来。

    她现在已经被债务给压得压力极大了,几乎都要承受不住。她真的很想看看,那个答应给她还债的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具备这样的能力。

    一直到今天上午,都没有等到叶锦幕的电话,她几乎都要以为,那个少女,只是在忽悠她了。

    可是没想到,她却真的将电话打来了。

    周予香按捺住心里的激动,说道:“我现在在家里,你在哪里?”

    听出来周予香话里的激动之意,叶锦幕笑了笑,说道:“我们去港都大酒店见面吧。”

    港都大酒店也是港城的大酒店之一,在叶锦幕的印象中,既不是南宫家,也不是端木家的生意,这也是她选择这里谈事情的原因。

    叶锦幕开了一间房,周予香很快就到来了。

    站在房门前,周予香的心里依然是忐忑不安。既想快点推开房门,但又怕见到的,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一幕。

    她伸出手,想敲门,又放下。

    如此几下,在房间里面的叶锦幕都等得不耐烦,索性站起来,将房门打开。

    果然,看到一脸纠结的周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