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27章 攻克许墨

第227章 攻克许墨

    听到许墨的声音,周予香才反应了过来。

    她收回视线,对许墨微微一笑,说道:“请问,你就是许墨么?”

    许墨点点头,略带疑惑的眼神看着周予香:“我就是,请问你是?”

    “你好!”周予香看到许墨,心里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叶锦幕要极力推荐他了。这样的一个美少年,不管有没有着表演方面的训练,只是出现在银幕上,就足以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和目光。

    这样的一个人,是天生,就应当活在所有的聚焦灯下的。

    就算没有叶锦幕的要求,她也一定,要将这个叫许墨的少年给签下来!

    周予香将名片向许墨递过去:“你好,我先来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周予香,是锦弦娱乐公司的总裁。”

    许墨将名片接了过去,眉头微微一皱。

    对于周予香这个名字,华夏国只要稍稍关注娱乐圈的人,就不可能没听说过。

    那么多的天王天后,都是在她的手下产生的。随着那些天王天后的名声壮大,周予香的名字,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可是,她不是港城娱乐公司的艺人总监吗,怎么现在,又成了一个什么锦弦娱乐公司的总裁呢?

    莫非是她自己创业?

    周予香一直关注着许墨的神情和动作,当看到他微微皱起的双眉时,还以为他的心里不乐意,心里微微的咯噔了一下。

    她赶紧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也加入我们公司?”

    “哦?”许墨微微挑眉,看向周予香,“你是说,让我加入你们公司,当艺人?”

    “对,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意向?”周予香期待的看着许墨,见他的神色依然淡淡,又接着说道,“你放心,我们公司虽然是个新的娱乐公司,但我相信,有着我的运营,你必定,也能在娱乐圈中大放光彩。并且,我也保证,任何娱乐圈中的灰色地带,我都绝对不会让你沾染上丝毫。并且,我还会给予你最大的抽成比例,以及能自己选择工作的自由,你觉得怎么样?”

    她给出来的条件,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优渥。

    娱乐公司签约艺人,赚钱的渠道,自然就是抽成。

    虽然给予许墨的抽成比例会很高,但是,周予香相信,以他的条件,势必能带来极大的商业价值。

    到时候,就算抽成比例不高,给他们公司带来的价值,也许,会比其他抽成比例高的艺人,要多得多。

    并且她也能看出来,许墨出身不凡,相貌气质都这般出尘脱俗,性格也必定比一般人要不羁得多。

    给予他最大的自由,也许,会比他更高的抽成比例,更能够让他接受。

    许墨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周予香:“这样看起来,你们给我的条件,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呢。如果我拒绝了,还真是有些太过不识好歹。不过,我倒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周予香拿不准他到底是要答应还是要拒绝,但现在没谈拢,一切自然都是只能遵从着许墨的意愿。

    她笑了笑,说道:“你想问什么,尽管问。”

    许墨也一笑:“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问题,也是周予香心里疑惑的一个问题。

    照理说,许墨这个人,她一直关注娱乐圈,都从未听说过。可是叶锦幕,却是向她推荐了他。

    叶锦幕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么个人存在的?

    周予香不由朝叶锦幕看过去,期待着她的回答。

    许墨的眼里,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就知道,周予香找到这里来,是跟那个少女有关系。

    那个少女,果真,是原本就认识他的。

    那么,她到底,对他的身份,知不知道?

    若是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许墨垂下眼睑,被浓密长睫遮住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冰冷的杀意。

    如果她是有目的接近他,等待她的,必定是最为严苛和残酷的惩罚。

    叶锦幕见周予香望向她,微微一笑。

    许墨会问这个问题,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答案,她自然也是早就想好了。

    她望向许墨,说道:“你记不记得,你曾经创立过一个围脖?”

    听了叶锦幕这话,许墨这才突然想起来,在围脖刚刚在华夏国兴起的时候,他也心血来潮,创立了一个账号!

    而那个账号上面,用的头像,还是他自己的相片!

    不过,那时候只是他突然来的兴趣,没过几天,这个围脖账号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再也没有登录过。

    难道,这个账号,被眼前的这个少女看到了?

    叶锦幕笑了笑:“没错,我就是看到了个那个账号上面的头像,于是,就一心一意,想要将你挖掘来,成为我们公司的艺人。”

    果然如此。

    许墨的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既然不是跟他的家世有关系,那就放心了。

    他可不想,让他的真实身份,在这些旁人的面前显露出来。

    但他同时,又为自己的曾经手贱,默默的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

    要不是他创立这个围脖,就不会有这种麻烦找上门来了。

    不过——

    这个少女的话里面,还是有着一些漏洞的。

    许墨立即望向叶锦幕:“只是看到我的相片,你就知道我的住处和名字?”

    这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们公司,到底在从事一些什么业务。”叶锦幕仿佛没有看到他眼里那抹冰冷的神色,依然是笑着说道,“我们公司,除了做娱乐之外,还做互联网。既然是做互联网,那么计算机高手,自然也是有着一些的。有着那些高手的存在,通过你的账号和相片,查询到你的信息,又会有多难?”

    叶锦幕的话,让许墨的心里,又是一松。

    他放到网上的资料,都是一些做给别人看的资料。既然这个少女是从网上将他的资料查到手的,那便说明,她真的,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许墨看着叶锦幕的眼神,也渐渐的,消散了些许的冷意。

    叶锦幕笑着看着许墨,问道:“那么,你现在,想要加入我们公司么?”

    许墨微微垂下眼睑,没有看她。

    平心而论,他可不想加入什么娱乐圈。尽管现在艺人在华夏国地位很高,赚钱也快,可他们这些豪门大家心里的老观念,却不是那么容易能转变的。

    他们家里,自然也是对这种旧时代称为戏子的明星们,感到极为鄙夷。

    若是他进入娱乐圈,成为这种被他们鄙夷的存在,也不知道家里的老头老太,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反对。

    也不知道,其他的豪门世家们,又会用怎样的眼神来看他。

    他们会不会以为,许家又要玩弄什么阴谋了?

    许墨突然感到有些好笑,竟有些期待那一幕的发生了。

    不过,娱乐圈这种地方,他自然是不会进入的。

    叶锦幕的视线,一直死死观察着许墨。

    看许墨的模样,似乎,他还不是很想进入娱乐圈?

    可这怎么可能?上辈子,难道许墨不是非常想进入娱乐圈,还让自己的老爹给他投资第一个广告么?怎么到现在,事情似乎与前世不同了?

    真是可恨,她对许墨的了解,只不过是前世被娱乐狗仔们披露在外面的那一些而已。

    在其中,绝对有着什么内情,可惜她不知道。

    之前让吴桐特意去查过,可查到的,还是前世她知道的那一些罢了。

    叶锦幕正想着要怎么劝说许墨时,小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嘿嘿主人,你有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不来问问我呢!”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顿时露出笑意:“小鳞,你知道他前世进入娱乐圈的原因了?”

    “嘿嘿,我当然知道,我什么不知道啊!”小鳞得意一笑,“主人,你在查探他的信息的时候,难道你忽略了一件事情了?”

    “哦?”叶锦幕微微挑眉,她可是将许墨的信息很仔细看了的,怎么可能会忽略什么?

    “哎呀主人,你可真笨!”小鳞无语的瞪了叶锦幕一眼,“那个资料里面明明说,他来到帝都进入娱乐圈,他老爹一直很支持啊!可是现在,看他的样子他并不想进入,你还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叶锦幕依然持续懵逼中。

    这一点她自然看出来了,可是,这里也能看出来,许墨前世进入的原因?

    小鳞会不会太火眼金睛了?

    看到叶锦幕这样子,小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简直要抓狂起来:“哎呀主人,你还没看出来吗!他之所以从东北来到帝都,既然不是想要进入娱乐圈,那自然,就是想要离家族远点啊!并且,还有可能,他来到帝都,他的家族断掉给他的生活费也不一定呢!既然他缺钱,你就用钱来引诱他,让他进入娱乐圈,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叶锦幕的嘴角微抽:“你说的,未免也太晚八点肥皂剧了吧?并且,他当年第一支广告可是他老爹投资的,这可是家喻户晓的事情啊。”

    “主人,我真的要鄙视你的智商了!”小鳞鄙夷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你要发挥你的想象力啊知道吗!谁知道他第一个广告,到底是谁投资的?谁知道是不是他走在路上刚好被星探发现,于是拉着他去拍广告?可是,为了给他塑造一种他豪门贵公子的形象,就对外说他第一支广告是他爹投资的!难道你不觉得,对许墨来说,豪门贵公子的设定,会让他的人气,更加的高涨吗?”

    小鳞说完这些话,心里暗暗得意。她这些天没事干,可是看了不少的狗血小说,让她的想象力和敏锐力,都增长了不少。

    她这次说的,绝对是真相!

    叶锦幕将信将疑的看着小鳞。

    对于小鳞这样的猜想,她自然是轻易不相信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似乎有着那么几丝可能。

    毕竟生活有可能,比小说还要狗血。谁知道这些事情,到底会不会真的,被小鳞给说中了?

    既然这样,那就试试吧,没准是真的呢?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头皮一硬,索性打算将小鳞推测的话,对许墨问出来。

    她望向许墨,笑了笑,说道:“我们公司对部分艺人,有预付款的权利,不知道对这点,你有什么看法?”

    许墨的长睫微动,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他知道,叶锦幕说这句话,绝对不会是毫无目的的。难道,她能看出来,他现在真的很缺钱?

    他来到帝都,只是因为,在家里麻烦太多。尤其前段日子,一个大麻烦扯到他的身上,让他几乎连命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