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30章 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第330章 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许墨见到叶锦幕这副平静的神情,心里的怒气越发的重。

    他不知道这个少女到底什么来历,听她的语气中有着南方口音,想来也应该是南方某一家豪门的千金小姐,所以才敢这样明着仗势欺人。

    哼,他现在寄人篱下,只能忍气吞声。等到他不用被老爹掌控了,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许墨将笑意收起,淡淡说道:“好,我接受。不过,我需要一些预付款。”

    “可以,但是,这个预付款,合同里面并没有规定,所以,这个算是我借给你的。”叶锦幕微微一笑,“既然是借,那自然是有利息的。并且,还需要写一张借条,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写好?”

    虽然叶锦幕说的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许墨就是觉得,她肯定已经挖好了坑让他跳。

    他倒是想看看,她到底想要玩些什么把戏。

    见许墨不说话,叶锦幕也当他默认,直接拿起茶几上的笔和纸,写好了一张借条。

    许墨将借条拿了过去,才看了一下,就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叶锦幕:“你的这个要求,也太过分了!”

    “觉得过分的话,你可以不借钱。”叶锦幕的语气淡淡。

    许墨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再度看着纸上的字。

    上面写着,现在叶锦幕可以提前预支一万块钱给他。但是这一万块钱,却是借期三年,每天需要支付五分之一的利息。若是没有支付利息,则第二天加倍,第二天仍未支付,第三天又在第二天的基础上翻倍。

    许墨默默的算了一下,若是答应了叶锦幕的这个要求,他这三年里面,不知道要还这个一万块多少倍的钱。

    可是不答应的话……

    现在的他,年纪尚幼,还未成年,去银行也借不到钱。地下钱庄的话,更不会借钱给他这么个小屁孩。

    找以前的朋友,呵呵,那是开玩笑么?若是被人知道他许大少找人借钱,那简直可以成为一个大笑话来被大家传颂,并且经久不息。

    至于将现在这个别墅卖掉,别说他没有这个念头,便是有,房产证也不在他的手上。

    并且现在,他还欠下巨额的物业费要交,若是不交被物业催缴起来,又是一个丢脸的事情……

    许墨心中虽然对这个欠条是百般不满,但这么多原因加起来,他还真是不得不答应。

    许墨只能咬咬牙,望着叶锦幕:“你这是在趁火打劫!”

    “嗯,我就是。”叶锦幕也不否认,直接很无耻的答应了,“你也可以选择不答应啊。”

    这句话,将许墨噎得半死。

    他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可偏偏,他还是拿她毫无办法。

    许墨只好默默的将这口气咽下肚子,一咬牙:“好,我答应你!”

    说完,他直接拿起笔,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够爽快!”叶锦幕笑了笑,将借条收了起来,然后望了眼身边的周予香,又对许墨笑道,“一万块我很快就会打到你的卡上,你就在家里默默等着,半个月之后,我们给你安排的广告吧!我们就先告辞了!”

    周予香也站了起来,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许墨,很是好心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安排好的。”

    说完,她跟着叶锦幕身后,告辞而去。

    她真的不敢再去看许墨,害怕再看一眼,她会心软,会将叶锦幕的阴谋戳穿。

    明明现在她的手上,结交的广告商不知道有多少。以许墨的资质,只要她去联系那些广告商,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不会答应用他的。

    也就是说,只要许墨原因,她随时可以给他安排工作。

    但是,既然叶锦幕说半个月之后才有工作,她自然也不能拆叶锦幕这个老板的台。

    两人从许墨家的别墅走出来之后,周予香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慕总,你对许墨,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毕竟他别说要拍广告了,就算他要拍影视剧,我也有一大堆资源给他啊,你为什么非得坑他这么点钱呢?”

    在现在财大气粗的周予香看来,一百来万,自然只是一点点钱罢了。

    叶锦幕微微一笑:“我当然要坑他了,谁让他一直在我面前这么拽?我不整整他,那才是真的不好意思呢!”

    周予香还真是不知道叶锦幕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只好不再说话,心里为许墨默默的点了根蜡。

    此刻,在别墅沙发上坐着的许墨,双手将合同死死攥紧,拼命控制自己,才阻止住了自己从门口冲出去,将那个可恶的少女撕碎的念头!

    他虽然已经猜到了,叶锦幕是在忽悠他的,可没想到,她这样做,仅仅是因为他态度的原因。

    很好!非常好!又是一个大仇,他彻底记住了!

    叶锦幕和周予香又谈了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情,叶锦幕便要出租车司机,将她送到机场。

    周予香有些意外的说道:“慕总,你就要离开帝都了?”

    “对。”叶锦幕笑了笑,让小鳞弄了个结界隔绝声音,“我还有个大业务要做,到时候,估计需要你这边的艺人配合。或者可以,让你签的那些艺人,都在我进行那个大动作的时候出道。说不定,还能够赢取最大的关注度。”

    周予香疑问道:“不知道慕总要做什么大动作?”

    “我们旗下有个文武保安公司,我准备要举办一个武术大赛,将它的名号打出去。不过这个公司,跟我们锦弦的关系不能公开。但我们锦弦,还是会作为一个赞助商出现的。所以还是需要周姐你麻烦安排一下,怎么样能让这些艺人在进行宣传的同时,又不会暴露我们跟文武保安公司的关系。”

    “原来如此。”周予香这才恍然。

    她现在,早在之前感激叶锦幕替她还钱的时候,就已经被小鳞洗脑,对叶锦幕无比的感恩戴德了。

    所以叶锦幕才放心将这些机密的事情,说给周予香听,还让她来出谋划策。

    叶锦幕接着说道:“并且,那些艺人的签约事宜,也需要拜托你了。”

    “慕总千万别这么说,我会尽力办好的!”周予香赶紧说道,叶锦幕得到她的保证,也放下心来。

    有着周予香在,估计锦弦各方面上线,应该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两人分开后,叶锦幕已经坐上了回苏城的航班了。

    刚刚回到苏城,她就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将衣服换好,回到了叶家。

    回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深夜了。

    刚刚将门打开,却见客厅里面还亮着灯。

    一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原先坐在沙发上的人,立马朝门口看去。当看到叶锦幕出现时,其中一个人兴奋叫道:“阿锦,你回来了?”

    叶锦幕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叶弦和叶婉正站在沙发前,一脸激动的看着她。

    看到两人这副神情,叶锦幕的心里也有着一丝暖流涌起。

    她走到两人面前,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我不就出去一天吗,你们没必要这么紧张啊。”

    “因为我们想知道,阿锦你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结果啊!”叶弦笑了笑,说道:“我和叶婉都知道,你会在今天回来,所以我们索性在这里等着你,想听听最近的进展。不过我们也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晚回来。”

    听到叶弦的话,叶锦幕也不由失笑。

    今天一天做了这么多事情,从苏城到港城,从港城到帝都,再从帝都到苏城,这么晚回来,还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叶锦幕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让小鳞弄了个隔绝声音的结界,对两人说道:“你们可以恭喜我了,我今天的事情,办得非常顺利!”

    “怎么个顺利法?二小姐,那些东西,你到底卖了多少钱啊?”叶婉的好奇心也提了起来。

    “嘿嘿,那简直就是天价!那些零,估计摆在你面前,你都要数半天!”提起这件事情,叶锦幕的心情也美好了起来,“有着这笔钱,我们不管干什么事情,都会顺利许多!并且,我今天还将周予香给拉了过来,再去了帝都,成立了锦弦娱乐公司。接下来签约艺人的事情,就靠她了。”

    听到周予香的名字,叶婉和叶弦也不由有些开心起来。

    周予香的名号,他们早就听说过,相信有着她,锦弦娱乐屹立在华夏国的时间也不会太短。

    不过,叶锦幕是怎么将周予香拉拢的?

    叶婉虽然知道叶锦幕命格的事情,但叶锦幕重生的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

    对于这些,叶弦自然是更加不明白了。

    叶弦不由问道:“阿锦,你是怎么将周予香给签到的啊,她可不是那么容易挖到的人啊。”

    “很简单。”叶锦幕笑了笑,“她签了很多的钱,我帮她还了债而已。刚好她又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所以自然我说要挖她,她就跟我了。不过,我给她的待遇,也是比别人要好上许多的。”

    “那么阿锦,你是怎么知道,她欠了钱呢?这些事情,不管哪里的新闻,都是没有报的吧?”

    叶弦将这句话说出来,叶婉也跟着疑惑的看着她。

    看着两人的眼神,叶锦幕也知道,现在这两个人,已经对她起了好奇心。

    叶婉还好,不让她问的事情,她不会多问。但叶弦就不同了,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叶锦幕可以预见,他一定会孜孜不倦的追问的。

    叶锦幕只好在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这才说道:“阿弦,你记得那个时候,你去买早点,差点被车子撞到的事情吗?”

    叶弦点头:“我记得,那时候如果不是你叫我跑到隔壁的咖啡馆,我说不定,也被那辆车子撞到了……”

    说到这里,叶弦的声音陡然顿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锦幕:“阿锦,难道,你可以预知未来!”

    “对,从那次落水后,第二天我就发现了,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所以那个时候,我能知道那辆车子,马上就要撞到早点铺了。”

    其实叶锦幕那次能预知到车子会撞到早点铺,只是因为百命藏鳞命格即将要出现时的副作用罢了。之后,等到百命藏鳞彻底在她的身上稳定后,她的这个功能,再没有出现过。

    不过,现在拿来忽悠叶弦和叶婉,倒是挺合适的。

    “原来如此。”叶弦倒是因为她的这席话,想到了很多事情。

    不管是这次,叶锦幕能知道周予香欠钱的事情,还是之前,叶锦幕能知道,楚蒹葭要对萧墨染和傅殿宸下手,以及南宫静泓来不及赶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