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32章 心里异样的感觉

第232章 心里异样的感觉

    听叶弦这么说,叶锦幕才放下心来:“那就好,我真的生怕,轻寒哥会被他们瞄上。”

    现在叶弦的心里,对楚轻寒没有一点的敌意,毕竟他也很是觉得,楚轻寒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叶锦幕的亲哥哥。

    如果叶锦幕真的是楚家的女儿,那就相当于有一座极大的靠山了。至于那个一直想要找她麻烦的楚蒹葭,根本就不在话下。

    更别说之前陷害过她的陈如梦和叶锦织了,跟楚家比起来,申城的这两个家族,什么都不算。

    想到这里,叶弦觉得心里分外的轻松,知道了叶锦幕在港城和帝都经历的事情,他也没什么好值得担心的了,除了那个许墨之外。

    他站了起来,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刚下飞机,肯定很累了吧,要不要先去洗个澡睡觉?”

    听叶弦这么说,叶锦幕也觉得有些疲乏的感觉,点点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谁知道刚刚才站起来,就只听到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叶锦幕,你回来了?”

    这个声音里面有着些微的惊喜,似乎看到她极为的开心一般。

    叶锦幕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傅殿宸正朝他们的方向走来,看到她的那一刻,眼里仿佛都闪起了璀璨的光芒。

    对于傅殿宸的这种态度,叶锦幕感到很是有些诧异,下意识的就觉得,傅殿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麻烦她,所以看到她回来才这么开心。

    她怔了下,问道:“是啊,你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她这么问,傅殿宸顿时露出一种极为怨念的神色来:“没事情就不能说这些话吗?你一出去就这么久,大家都很担心你啊!我也是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才知道你回来了,于是特地出来看看,为什么你就觉得我是有事情要找你!”

    对傅殿宸的这种神色,叶锦幕还真的感到有些没有办法。

    以前傅殿宸跟她,可是时刻针锋相对的,她也习惯了与傅殿宸这样的相处方式。可是没有想到,傅殿宸对她的态度,随着与她关系的渐深,渐渐的有了变化。

    以至于现在,居然也跟叶弦一样,玩起了打委屈牌的这一招。

    如果是叶弦,叶锦幕好歹还有免疫力,但对于不经常使用这一招的傅殿宸,叶锦幕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

    她只好带着歉意和感激的笑笑,说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听她这么说,傅殿宸这才哼了声:“这才差不多!”

    叶锦幕很是有些无语的看着他,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出去罢了,并且我出去的时候,也有阿弦和叶婉保护我,所以我没事的。”

    “可是你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啊!”没想到傅殿宸对这个问题,倒是不依不挠起来了,“你就没有想到,你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会被楚蒹葭和钟磬鹤围攻吗?”

    叶锦幕又是有些无语,但傅殿宸话语中的担忧之意,还是让她无法怪罪起来。

    她正想再说话,让傅殿宸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围绕,一旁的叶弦实在是看不下去两人这副场景,走上前去,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都劳累一天了,还是快点去休息吧,明天再来说其他的事情。”

    有了叶弦解围,叶锦幕很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又对傅殿宸说道:“那我就先去洗澡了,你也去睡觉吧。”

    说完,她从傅殿宸的身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傅殿宸望向叶弦,皱眉说道:“你和叶婉,都知道叶锦幕干什么去了,是吗?”

    面对他的话,叶弦却只是挑了挑眉,微微一笑:“是啊,可既然阿锦不说,你就别想知道了。”

    傅殿宸的心里,蓦然的有了一种不知道该说是酸还是涩的味道在弥漫开来。

    叶锦幕的行踪,叶弦和叶婉都知道,可他却不知道。叶弦还好说,至少是叶锦幕从小一起长大到的兄妹,可叶婉呢,最多不过是她的朋友吧?他也同样的叶锦幕的朋友,为什么叶锦幕对他,就没有对叶婉那样的坦诚?

    傅殿宸只感到一阵突然的失落,他很想问问叶锦幕为什么他要这样区别对待,但想着这毕竟是叶锦幕自己的决定,他也无权干涉,只能将这口闷气吞下,转头离开。

    见傅殿宸这么简单就退散,叶弦的唇边,又扬起一抹笑意,璀璨之极。

    叶婉在他身后,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不得不说,叶弦针对这些情敌们的招数还真是不简单,幸好他没有将这些心计用在叶锦幕的身上,要不然第一个饶不了他的人,就是她。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考验一下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感情到底有多深。要是这么简单就被打败,以后有着更大的风波,他岂不是就会分分钟放弃叶锦幕?

    反正现在叶锦幕也没有选择谁,她就暂且看热闹好了,不管最后谁胜了,胜利的那个都必定是强者。

    既然是强者,那就能最大限度的帮助到叶锦幕。

    第二天一觉醒来,大家见到叶锦幕回来了,原先悬着的心也落了下去,又是免不了一顿追问,被叶锦幕轻描淡写的糊弄了过去。

    看着这一幕,傅殿宸的心里越发的感到黯然了起来。

    现在他才发现,在叶锦幕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围绕了这么多的人。并且这些人的身份地位,也都不比他低,与叶锦幕的关系,也并不比跟他差。

    他这个朋友,在叶锦幕的身边,还真是一点不显眼。

    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变成叶锦幕身边最重要的人,与叶弦和叶婉一样,能与她共享属于她的秘密。

    傅殿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着这么一个念头,他只觉得,看着这一切,他的心里就莫名其妙的升起了这个念头,连他自己都不能控制,也不知道原因。

    大家正在吃着早餐时,突然大门被敲响。

    苏婶走过去开门,只见站在门口的赫然是南宫静泓。

    门刚开,他朝苏婶点头示意下,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一下子抓住桌子上的早点,啃了起来。

    他那副模样,像是好几顿都没有吃饭的模样一样,一个包子,几口就被他啃了个精光。

    萧墨染看不下去,禁不住瞪了他一眼:“你干啥呢?在外面没吃东西啊?”

    “表哥!”南宫静泓顿时眼泪汪汪的看向萧墨染,“我好可怜啊!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一点东西,我要饿死了!你先让我吃东西好吗,我吃完再跟你说话,我现在实在是不想说话了!”

    萧墨染一脸的无语:“我刚说的话都没你多,你还说你不想说话,那你想说的时候,不是要让别人都无话可说了?”

    南宫静泓想反驳他,但实在是饿得厉害,只是瞪了他一眼,就接着吃了起来。

    大家都被这样子的南宫静泓弄得满脸的疑惑,以他的能力,不至于会饿到这种程度啊,难道他的钱包被偷了?可就算被偷,全国各地都有南宫家的驻地,他到哪里没饭吃?

    好不容易等南宫静泓终于吃饱了,他才长叹了一口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萧墨染没好气看他一眼:“那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说说原因了吗?”

    南宫静泓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满脸的苦逼兮兮:“唉,别提了!我这次,可是被慕叶害惨了!”

    叶锦幕听南宫静泓提起她,不由一愣,她又做了什么事情对不起南宫静泓了?

    叶弦和叶婉也都朝叶锦幕看了一眼,也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辣手摧草了。

    被叶弦和叶婉这样看着,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索性也朝南宫静泓追问道:“慕叶到底对你做什么了?”

    这个问题,她还真是很想得到答案。

    “唉!我好郁闷啊!”南宫静泓又是一声长叹,“你们都知道,我去港城,是为了和慕叶交易的!可你们知道吗,她在那里,得罪了锦城啊!唉,本来我们两个弄了一个计划,能够非常完美的设计一下锦城,让他好好的欠我们一个人情!可谁知道,慕叶却把这个计划弄垮了!虽然目标是达成了,却得罪了锦城!”

    叶锦幕心里不由升起一个念头,难道,是凌锦城想要找她报仇,却找不到,就将所有怒火都发到了南宫静泓的身上?

    听了南宫静泓的话,大家都有了好奇之心,萧墨染更是叫了起来:“来来来,给我们说说,那个慕叶是怎么得罪锦城的?”

    凌锦城跟他们关系都很不错,但自幼身为天云帮的少帮主,武功谋略都很厉害。他们这群人从小就喜欢互相使绊子,让对方吃吃鳖。但凌锦城很少吃亏,所以他们现在听到慕叶成功设计到了凌锦城,还得罪了他,都对慕叶的手段极为的好奇。

    江铭川听到这番话,唇边更是抑制不住的拂起了笑意。仿佛此刻,那个满脸慧黠的少女,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大家都没注意到江铭川的表情,只是都望着南宫静泓,满眼的期待。

    看到大家这样的眼神,南宫静泓愤愤的抗议:“你们有没有同情心了!我说的重点是,我被凌锦城报复了好吗!你们为什么都关心他是怎么被慕叶设计的?你们为什么都不关心关心我啊!”

    面对南宫静泓的抗议,萧墨染却只是敷衍似的应和了一声:“哦,那你说说你是怎么被他报复的吧。”

    对萧墨染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南宫静泓怒火更深:“哼,既然你们不想听,那我就不说了,好奇死你们!”

    见确实把南宫静泓惹毛了,江铭川赶紧在一旁顺毛:“静泓,别这样,我就想听!”

    他确实很想知道,慕叶到底对凌锦城做了什么。

    如果她真的因此把凌锦城得罪了,那么,她会不会也招致到凌锦城的报复?如果这样的话,他一定要做点什么,一定要避免这个情况的出现!

    见江铭川捧场了,南宫静泓的脸色才缓和了一点,对萧墨染哼了声,说道:“还是铭川哥你更好!比某些人的心肠,不知道好了多少!”

    萧墨染习惯性的想要反驳,但见周围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副想要听南宫静泓讲述事情经过的神情,只能硬生生吞下这口怨气,瞪了南宫静泓一眼:“那你还不快点说!”

    南宫静泓找回了场子,得罪挑挑眉,这才说道:“慕叶得罪了凌锦城后,马上就离开了港城!我查到她要去帝都,于是也打算买去帝都的机票,可谁知道,我才刚来到机场,就被凌锦城的人劫下了!”

    说到这里,他不禁咬牙切齿,似乎凌锦城真的做了什么万分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