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38章 对情敌不必手下留情!

第238章 对情敌不必手下留情!

    为什么他会有着这样的情绪产生。

    南宫静泓狐疑的看了傅殿宸一眼,见他脸上表情平静无比,挑了挑眉:“真的?你不嫉妒?不想拆散他们两个?”

    “没有!你别乱说!”

    傅殿宸又是语速极快的否定,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越发的深了。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他之前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他只觉得,若是真的看到那一幕,他一定会觉得很煎熬,很刺目,心里对这一幕,排斥得无以复加。

    难道,这就是南宫静泓所说的,嫉妒?

    这不可能!

    傅殿宸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叶锦幕是他的朋友,她如果喜欢叶弦,跟叶弦在一起,他应该是祝福才对,为什么会感到嫉妒?

    他的那种感觉,肯定是因为好朋友找到了男朋友,从此就要离他远去,才感到难受!

    一定是这样!

    “咦!”南宫静泓看着傅殿宸,眼里渐渐的拂起笑来,“不是就不是,你否定得那么快干嘛?难道你不知道,有些事情,否定得越快,就说明这件事情,也许更有可能是真的吗?”

    傅殿宸稳住心神,看了南宫静泓一眼,淡淡说道:“你错了,我只不过是条件反射罢了。”

    “哦?条件反射啊?”南宫静泓笑了笑,不置可否。

    算了,既然傅殿宸自己都不承认,那他再说也没什么用。他倒要看看,在这种心理下,傅殿宸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知道自己的心意。

    就怕那个时候,叶锦幕早就已经跟叶弦在一起,他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已经提醒过傅殿宸那么多次了,是他自己一直不肯正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也不打算再屡次提醒他了。

    就让他自己,为他这份迟钝,付出应有的代价吧。

    南宫静泓眼里划过一抹贼兮兮的笑意,没有再提这件事情,将话题转移开来:“你说,铭川哥突然出门,是要去干什么?”

    傅殿宸听南宫静泓问出这个问题,也顾不得去想自己的事情,看了南宫静泓一眼,眼里也是有着一抹鄙夷闪过。

    南宫静泓看到他这种眼神,不由一怒:“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傅殿宸不屑道:“你刚才还说我感觉迟钝呢,可我看你,明显比我更迟钝得多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一点!”

    “铭川哥出去的时候,我想这里在座的人,应该都明白是什么原因吧?不过你这么迟钝,估计也就你一个人不明白了。”

    南宫静泓心里越发的疑惑:“怎么了?你说话说明白点啊!”

    “很简单啊!”傅殿宸想起南宫静泓一直开他和叶锦幕的玩笑,突然也想吓一吓他,“难道你不知道,铭川哥也喜欢慕叶?”

    “你说什么!”

    南宫静泓顿时炸毛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指着傅殿宸,结结巴巴说道:“你说什么!铭川哥喜欢慕叶!”

    “对啊!”傅殿宸看到南宫静泓这样子,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微微一笑,“这件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并且慕叶似乎对铭川哥也挺有意思的,那时候,她还一直凑在铭川哥耳朵边上说话呢,可亲密了。”

    怎么办,他赶紧他像是小恶魔附体一样,就是很想看到南宫静泓抓狂的样子。

    不过,他也确实觉得,慕叶似乎对江铭川的态度很是不同,不但一直喜欢黏着他说话,还送那么贵重的礼物给他。

    他想起那时候的事情,心里只觉得畅快非常。

    能让南宫静泓吃吃鳖,他心里就感到很是满足了。

    傅殿宸突然眉头一皱……

    不对!

    慕叶不是十八岁吗,为什么叫才十七岁的江铭川为“铭川哥哥”?

    是她故意在江铭川面前装嫩,还是,她根本就没有十八岁?

    傅殿宸眉头微皱,突然对慕叶升起了淡淡的警觉。

    南宫静泓见傅殿宸似乎突然走神,一把将他的手臂抓住:“喂,你不会是故意说出来骗我的吧?小叶子怎么可能会喜欢铭川哥的,他们两个除了你们说的那个古玩城,以前难道还有什么接触吗?难道她对铭川哥一见钟情啊?”

    傅殿宸煞有其事的点头:“对啊,我觉得就是一见钟情。”

    “不是吧……”南宫静泓仿佛像个泄气的气球一样,满脸灰白的坐了下来,口中喃喃说道,“她怎么可能会对江铭川一见钟情……”

    看到南宫静泓这副模样,傅殿宸也不由有些微怔。

    他的心里,之前也跟叶锦幕一样,觉得南宫静泓说追求慕叶,只不过是开玩笑的罢了。可是现在,看到南宫静泓这副无神的模样,他的心里又不确定起来。

    难道南宫静泓是真的喜欢慕叶?

    傅殿宸心里又感到不忍起来,禁不住说道:“你也别这样了,虽然慕叶确实对铭川哥的态度亲近了一点,但也并不证明她就喜欢铭川哥啊!没准,她只是将铭川哥看成自己的哥哥呢!”

    “对,就是这样子!”南宫静泓又回复了以前的那副模样,重重点头,“你说得没错,肯定就是这样子!哼,我就知道小叶子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对别人动心的人,怎么可能会对江铭川一见钟情!”

    见他又开心起来,傅殿宸还真是不想再打击他了,索性也沉默着不说话。

    南宫静泓全当他这样是默认,只觉得心情越发的美好,更充满了干劲:“江铭川这次出去,肯定是搬他们江家的救兵来帮助小叶子!既然这样,那我更加不能落后了,我也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在小叶子面前好好表现!”

    傅殿宸对这些不予置评,也不打击南宫静泓的积极性,只是淡淡说道:“那你就加油吧!”

    不过看南宫静泓的希望,还真是渺茫得厉害。

    他见过慕叶两次,她这两次给他的印象,都完全不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所以他才不觉得,慕叶会喜欢上南宫静泓这个性格像小孩子一样的存在。

    相比而言,他也觉得江铭川更适合慕叶。

    南宫静泓根本没有注意到傅殿宸的神色,很是兴致盎然的说着:“那我就先回我房间,想个好办法去救小叶子了,你在这里慢慢坐着吧!”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去,看都没看傅殿宸一眼。

    傅殿宸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一番苦心,完全就是白给了,人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还比不上江铭川对他的态度呢!

    傅殿宸也哼了声,决定彻底选定阵营,要全力帮助江铭川!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傅殿宸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神色间有些疑惑。

    他接通电话,疑惑问道:“爷爷,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难道傅家的那些高手们到了?

    可犯得着要爷爷亲自通知吗,那些人亲自来报道就行了吧?

    傅老爷子嘿嘿笑了声,说道:“小子,开门吧,我在你们门口呢!”

    “什么?”傅殿宸不敢置信的叫了起来,“爷爷,你骗我的吧,你怎么来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快点开门,我还想进来看看大家呢!”

    傅殿宸满心疑惑,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果然看到傅老爷子正站在门口!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几个傅家的暗卫!

    傅殿宸满脸的惊讶,忍不住叫道:“爷爷,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给你们送燕王樽来了!”傅老爷子没好气白他一眼,“其他人呢,他们在哪里?我要看看!尤其是那个叶丫头!”

    傅殿宸皱了皱眉:“爷爷,你年纪大了,就不要到处奔波了。这样的事情,让张叔做就行了,没必要你亲自来啊!”

    傅老爷子瞪了傅殿宸一眼,一边朝屋里走去:“我怎么能不亲自来?不亲自来,怎么能看到你心心念念想要保护的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傅殿宸一阵无语:“我跟叶锦幕只是朋友而已,你犯得着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专门为了看她吗?”

    “嘿嘿,这哪里不行啊,毕竟这个丫头,可是你交的第一个‘女’朋友啊!”

    对于傅老爷子的玩笑,傅殿宸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现在的他已经彻底麻木了,每天都被人开着玩笑,他早已经司空见惯。如果哪天大家没有开这样的玩笑,他反倒觉得不正常。

    不过不管大家怎么说,他对叶锦幕,都依然还是原来那样的感情。

    在傅老爷子进来的时候,叶锦幕三人也察觉到了。

    听到傅殿宸的称呼,他们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叶锦幕的额角不由滑下几道黑线,这些人真是闲得没事干,每个人都来开她和傅殿宸的玩笑,为什么就那么觉得,他们两个是一对的?

    叶弦的眼睑微垂,唇边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是看自己的孙子至今都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所以,特地从帝都赶来,当援手了么?

    叶锦幕走到客厅,笑着看向傅老爷子,说道:“傅爷爷,欢迎您来到苏城,我是叶锦幕!这个是叶弦,这个是叶婉!”

    傅老爷子听到这句话,双眼一亮,双目定定的打量着叶锦幕。

    果然跟他在资料上看到的一样,叶锦幕的刘海很奇葩,连她的半张脸都被挡住了,就算他也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可是,她这样的造型,傅殿宸还能对她上心,说明她必定有着其他的可取之处。

    他在心里为自己孙子的眼光感到无比的自豪,能够透过一个人的相貌,看到她内心的品质,这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精神啊!

    他一定要尽力帮助傅殿宸,将这个他那么有眼光挑中的准女朋友追到手!

    傅老爷子笑呵呵说道:“原来你就是小叶啊,这些天,我家殿宸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的傅爷爷,我跟傅殿宸是朋友嘛,所以您就别说这样客气的话了!”叶锦幕笑着说道,叫苏婶泡好了茶,又接着说道,“傅爷爷,我外公和师傅在后面庭院里面,要不我们也去庭院里面走走,怎么样?”

    “没关系的,我刚刚才下飞机,有些累了,还是先在客厅里面坐坐吧!”傅老爷子一下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副不想挪动的模样。

    笑话,他特地来到苏城,又不是为了见那两个老头子的!现在大家都不在,他正好趁现在这个时候,跟叶锦幕好好的交流一番感情。

    不过——

    傅老爷子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叶弦,见叶弦并没有看他,只是低着头,脸色平静,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