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40章 坑死你没商量!

第240章 坑死你没商量!

    傅殿宸在门外,却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

    他可不觉得三人没有说话,他之所以听不到,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三个人,将声音给屏蔽了。

    想起他们要说的,果然是不能让他听到的秘密,傅殿宸的双眼,不由变得黯然了起来。

    他朝客厅走去,傅老爷子看到他,马上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子,你不是跟小叶一起进去她房间了吗,怎么出来了?”

    傅殿宸淡淡笑了笑:“叶锦幕跟叶弦和叶婉有事情要说,所以我就先回避了。”

    傅老爷子又是狠狠瞪了傅殿宸一眼,这孩子真是个大傻瓜!

    就算他们让他出来,他死皮赖脸就待在里面,他们难道能硬赶?只要能与叶锦幕相处,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行!明的不行来暗的,光明正大的不行就来卑鄙的!

    结果现在,他什么都不用,又给了叶锦幕与叶弦相处的机会!

    真是气死他了!

    傅殿宸看到傅老爷子的眼神,心里一阵无语。

    他自然知道傅老爷子到底在气什么,可是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对对方*的尊重。如果他死赖着要听叶锦幕的秘密,谁知道叶锦幕会不会更加的疏远他?

    这样的险,他可不能冒。

    傅殿宸看了傅老爷子一眼,淡淡说道:“我先回房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傅老爷子简直要气炸了,忍不住嘟囔道:“这熊孩子,真是气死我了!”

    江老爷子不由失笑:“小孩子都是这样,脸皮薄,傅老哥你就别气了!我那孙子不也是一样,明明喜欢人家小姑娘,看到那小姑娘的时候脸都红了,在我们开他玩笑的时候,还反驳说没事,活脱脱还是个孩子啊!”

    听江老爷子这么说,傅老爷子顿时来了兴致:“怎么?你家铭川,也有了喜欢的人了?”

    “哈哈,虽然他自己不承认,但我们可都有眼睛,轻而易举就看出来了!”江老爷子呵呵笑道,“不知道殿宸和你说过没有,上次苏城的古玩交易大会,有个丫头大战神风,狠狠赚了一笔。然后,又将这些弄来的古董和玉石,都全部卖给了静泓。”

    傅老爷子点头:“我当然知道,殿宸与我说过。据说那个丫头,年纪看起来也跟殿宸差不多,还是申城慕家的千金。难道铭川看上的,就是这个丫头?”

    “可不就是她!”江老爷子笑道,“说实话,那个丫头我看着还挺顺眼的,人不但长得好看,还非常有礼貌。对我跟铭川态度也不错,还一人送了件古董给我们。所以,如果铭川能面对他自己的感情,我可一定会出手去撮合他们。”

    “可是……”傅老爷子微微皱眉,“那个丫头可是申城慕家的人,真的不要紧?”

    “当然没事了!你放心吧!”江老爷子笑了笑,“虽然她是申城慕家的人,可她却是一个私生女,似乎还跟慕家有着什么血海深仇的样子。所以,她的身份,并没有什么影响。”

    “那就好。”傅老爷子也舒了口气的模样,“你说这两个小子,怎么都脸皮那么薄!明明对对方有意思,还一直否认,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江老爷子微微皱眉:“我感觉,殿宸跟铭川,还是有着不同的。”

    傅老爷子顿时问道:“有什么不同?难道你也觉得,小叶喜欢我家殿宸?”

    江老爷子无语的看了傅老爷子一眼,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他的乖外孙女,是那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的吗?这个梦,做得也太美好了一点。

    见到江老爷子这种神情,傅老爷子也感到自己太过激动,端起茶杯来喝了口茶,总算稍稍将这份尴尬去除。

    江老爷子轻咳了一声,说道:“他们不同的地方是,铭川是知道自己喜欢慕叶,却一直否认。但殿宸却是,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对小锦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你什么意思?”傅老爷子也被江老爷子的这话弄迷惑了,“殿宸不知道自己喜欢小叶?这怎么可能!”

    “我觉得就是这样的。”江老爷子见到傅老爷子对叶锦幕这般上心的模样,心里确实也想给傅殿宸一个机会,于是也不绕圈子,接着说道,“也许在他心里,也一直以为,他只是将小锦看成是他的朋友。所以,在大家开玩笑的时候,他才会一直否认。”

    “不是吧,居然有这么迟钝的人……”

    还是他的孙子。

    傅老爷子彻底无语了,难怪傅殿宸对他们说的话反应这么大,敢情是他的心里,一直认定叶锦幕是他的朋友。生怕这些话被叶锦幕听到,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友情”,才会一直否认吧?

    可是他也不小了,平时接触到的各种信息也比他们这代人多得多,怎么可能连这些事情都没看穿?

    他都没认识到这件事情,这可比知道却一直否认,难度要大得多啊!

    傅老爷子只觉得心里一筹莫展,但突然想起,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可是江老爷子!

    那是不是证明,江老爷子这样做,其实是提醒他。也证明,在江老爷子的心里,其实,是在支持傅殿宸追求他的外孙女的吗?

    这样想着,傅老爷子只觉得心里那阵担心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看向江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江老弟,你说我这孙子这么迟钝,该如何是好啊?唉,小叶这么好的丫头,我可真的不想让她嫁给别人啊!”

    他知道,越表现出他对叶锦幕的好感,江老爷子对这件事情的支持力度,就会更高。

    江老爷子自然也看出来傅老爷子的想法,虽然对他装可怜感到很是鄙视,但想来他这样做都是为了叶锦幕,心里也升起一阵满足感。

    他的外孙女果然厉害,轻而易举就让人家的孙子喜欢上了,还让人家为了她,这样来讨好他。

    对面的这个人,可是华夏国的太上皇!居然能为了叶锦幕,而对他用上这种卖惨的手段,料想他对叶锦幕,应该也是挺重视的。

    罢了,他就帮帮他们吧!

    江老爷子微微一笑:“没事,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我想有着你在,殿宸一定会明白的。”

    顿了顿,他像是承诺一般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那就多谢江老弟了!”傅老爷子兴奋得眉飞色舞,他这一招果然厉害,叶锦幕的外公都倒戈了,她还远吗?

    两人就这件事情达成共识之后,又开始聊另外的一些话题了。

    李潜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谈话,只觉得心里一阵无语。他怎么觉得,傅殿宸的胜算,甚至还没有叶弦那么大?

    江老爷子和傅老爷子虽然的确打得一手好算盘,但他毕竟是叶锦幕等人的师傅,与叶弦和叶锦幕的接触,也比这两人多得多。

    叶弦看着叶锦幕时候的眼神,他是过来人,自然一看便知。

    而叶锦幕对叶弦,也是不同一般的。

    至少对他的信任和依赖,就是傅殿宸怎么都比不上的。

    但看着两人的神情,他却怎么都无法将这话说出口,只能将它默默埋在心里,免得打击了他们两个的积极性。

    在房间里,叶锦幕三人确定了天云帮还不知道帖子的事情,也暂时放下心来。

    现在,只要等到那些武林人士来到苏城,当着众人的面,她便可以将天云令拿出来了。到时候,只要这些人都当见证人,就算天云帮想要否认,也是没有丝毫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叶锦幕的手机响起。

    她低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但号码的地理显示,是华夏国的东北。

    叶锦幕三人马上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涌起一阵雀跃。

    东北,那可是无极帮的地盘!

    莫非,是常远识看到了那个邮件,所以打电话给她?

    叶锦幕按下接听键,只见从那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慕小姐?”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答道:“我就是慕叶,请问你是?”

    “我便是你发那封邮件的接收人。”常远识的声音淡淡,“既然慕小姐已经在邮件里面留下了你的电话号码,我自然是不能辜负慕小姐的一番好意了。”

    叶锦幕一副舒了口气般的模样:“原来是常副帮主,久仰!”

    常远识笑了笑:“慕小姐客气了。慕小姐都能进那个网站,想来也不是常人,见过的贵人也许比我见过的都多,对我又何必用久仰这个词。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慕小姐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们这个网站的地址的?”

    叶锦幕也是笑了笑:“我自然有我的渠道来源了,不过常副帮主打电话来,难道就只是想要向我询问我知道这个网站的方式么?”

    常远识又是一笑。

    他看相片,相片上的叶锦幕,不过才十五六岁的模样。他原也以为,在叶锦幕的背后,还有着什么高手指点。

    可没想到,他与叶锦幕通话的时候,叶锦幕的身边截然没有别人存在和指点的模样,但她的回答,却丝毫不像十五六岁少女那样稚嫩。

    这样的发现,让常远识的心里,也对叶锦幕,产生了一丝警惕。将他之前的所有猜测,全部推翻。

    没准,这个少女身后,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若真是这样,那就难对付了。

    常远识也不再绕圈子,直接问道:“慕小姐发给我的那封邮件,全部都是真的?”

    “那当然!”叶锦幕笑了笑,“就跟那个帖子里面说的一样,我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才会伪造出这块天云令来。”

    “那就好。”常远识松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跟慕小姐谈一次合作。”

    “既然这样,那就请常副帮主先说出条件。”

    “好说。”常远识对叶锦幕的干脆利落也很是欣赏,也不绕圈,直接说出自己这边的条件,“我们希望,慕小姐能利用天云令,让天云帮替我们无极帮做三件事情。而我们,就让慕小姐拥有天云令的事情成为事实。不知道这样的条件,慕小姐觉得如何?”

    叶锦幕唇角微弯,她就知道,无极帮提出来的条件,会是这个。

    不过,不做一点讨价还价,人家说不定还以为她好说话呢。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常副帮主,你都不说清楚到底要做什么样的三件事情,我怎么好答应呢,你说是么?”

    常远识再一次认识到了叶锦幕的难缠,不过这倒是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若是叶锦幕有这么好说话,那她就拿不到那块火红色的天云令了。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他们还准备了不少的后备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