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43章 我决定自断经脉和自毁容貌!

第243章 我决定自断经脉和自毁容貌!

    相比让叶锦幕和傅殿宸死,她倒是更倾向于让他们两个自毁容貌和经脉。

    死的话太简单了,而毁掉了容貌和经脉,那就相当于一辈子当废人了!

    这样的下场,对心高气傲的两人来说,简直会比死还要难过吧?

    楚蒹葭的唇边,泛起一抹快意的笑容。

    叶锦幕被噎了一下,似乎真的无话可说一样。

    楚蒹葭更加的得意:“怎么样,现在选择哪个条件啊?”

    叶锦幕又是沉默了好一会,似乎在心里艰难的抉择。

    好久,才说出来一句话:“只有这两个条件?”

    “不然呢?”楚蒹葭听出来叶锦幕话里面的迟疑,心里越发的快意,“你倒是快点选啊,要不然,别怪我再改变主意,不跟你交易了!”

    叶锦幕似乎已经被逼到了极点,又迟疑了两下,才说出一句话来:“你让我考虑一下。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要答应这个条件,我必须跟傅殿宸商量一下!”

    楚蒹葭想到现在叶锦幕居然可以跟傅殿宸住到一个屋檐下,心里突然涌起了无尽的杀气。

    凭什么!叶锦幕什么都比她差,凭什么可以得到傅殿宸的青睐?

    还有傅殿宸,那是什么眼光?

    放着她不喜欢,去喜欢叶锦幕那样的一只丑小鸭!

    这两个人,都该死!

    楚蒹葭的唇边,泛起一抹冰冷的笑意:“我可以给你时间,不过,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

    叶锦幕仿佛很是艰难的说道:“只能一个小时?”

    “那当然!”听叶锦幕声音这么痛楚,楚蒹葭快意的说道,“一个小时不给答案,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叶锦幕又是沉默了半晌,才终于点头:“好,我答应你。”

    将电话挂断,叶锦幕转身看向身后众人:“楚蒹葭说的话,大家应该都听到了吧?”

    她刚才开了公放,所以这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楚蒹葭说的话。

    萧墨染冷笑一声:“还真是想不到,她的目的,居然是这个!”

    说完,他望向一旁的傅殿宸:“殿宸,你放心,就算我手下那些人被楚蒹葭抓到了。不过,我还有后手,一定会将她找出来。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会被楚蒹葭再度威胁的事情了。”

    傅殿宸笑了笑:“墨染,她只给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考虑。你能确定,你在一个小时之内,能找到她么?”

    萧墨染的神色怔了怔,才说道:“当然可以,你放心好了。”

    “恐怕说着这话,墨染你自己都不敢相信吧?”傅殿宸又是一笑,“如果我们不答应她,不但苏婶会死,你那些手下也会死。你说,我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我,被杀死么?”

    他又望向叶锦幕:“这一次,都是我连累了你。所以,我愿意跟楚蒹葭说,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的痛苦,让她不要来找你的麻烦。”

    叶锦幕没好气看他一眼:“你觉得你这么说,楚蒹葭就会放过我?”

    “我……”傅殿宸愣了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自己也知道,如果你真这么说,说不定楚蒹葭会更加恨我!”叶锦幕笑笑,“恐怕到时候,唯一一个接受她那种报复的人,就是我了吧?”

    “对不起……”傅殿宸眼中愧色更深,都怪他!如果不是他,叶锦幕就不会被楚蒹葭这样对待了!

    这一次,难道叶锦幕真的要陪着他,自断经脉,自毁容貌吗?

    如果仅仅是他一个人,让他牺牲自己去救苏婶和萧墨染的那些手下,他必定义不容辞。

    可是,想到要让叶锦幕也经受这样的痛苦,他真的无法接受!

    甚至,一想到那种可能,他的心里,就分外的痛!

    傅殿宸紧紧闭上双眼,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一种痛,给彻底的压下去!

    这一次,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够让叶锦幕,避免遭受这样的事情?

    如果有,他希望用所有一切去换取!

    李潜看到傅殿宸这样痛苦的模样,走到他跟前,在他肩上拍拍:“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找到楚蒹葭的!”

    有李潜说这话,让傅殿宸的心里,稍微的安定了下来。

    他睁开眼,看向李潜:“李爷爷,你真的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找到楚蒹葭吗?”

    李潜心里自知,这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楚蒹葭现在,用普通人的力量无法找到,那就说明,她必定藏在一个监控都查不到的地方。

    并且,她的身上,还有着那种寂灭黑烟。

    谁知道在寂灭黑烟的帮助下,她还有着什么神乎其技的办法,隐藏踪迹?

    如果他去找,将苏城找遍,是有可能找到。

    但必定,会超过一个小时!

    可是看到傅殿宸这样的神情,李潜终究还是硬不下心肠来承认,点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傅殿宸不由露出笑意,心也放了下来。

    萧墨染却是淡淡说道:“李爷爷,你也别安慰殿宸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一个小时之内,是不可能找出楚蒹葭的。”

    李潜没好气瞪了萧墨染一眼。

    不这么说,难道看着傅殿宸痛苦吗?

    这小子还真是个拆台王!

    萧墨染无奈道:“就算这一次安慰了殿宸,对于事情的解决,也毫无办法。殿宸和叶锦幕,还是只能接受楚蒹葭的条件。”

    傅殿宸的脸色,已经渐渐的白了起来。

    难道,真的毫无办法了吗?

    傅老爷子看自己的孙子这么痛苦,也忍不住开口:“你别急!我这就叫苏城的警察,都来帮助我们找人!”

    李潜被他这一提示,也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里不是有天云帮吗!我叫锦城来帮忙!”

    萧墨染眼神一亮:“对!有天云帮的帮助,肯定能让我们轻松很多!李爷爷,你就赶紧打电话,让天云帮的人来帮忙吧!”

    看到这一幕,小鳞叹了口气,说道:“楚蒹葭可是用寂灭黑烟藏起来的,就算有监控,也找不到他们。别说天云帮了,就算李潜自己去,也是找不到的。现在能找到她的,估计也只有我了。”

    叶锦幕也不由叹了口气。

    李潜正打算掏出电话,叶锦幕在一旁说道:“师父,你没必要打电话给天云帮了。”

    李潜回过头,疑惑的看向叶锦幕:“叶丫头,你在胡说什么?”

    叶锦幕笑了笑:“我说,现在没必要找天云帮了,他们是找不到楚蒹葭的。”

    “小锦!现在这可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不让天云帮帮忙,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你和殿宸自毁容貌和自断经脉吗?”

    江老爷子也站不住了,见叶锦幕这么说,还以为她是已经决定接受楚蒹葭的条件了。

    这怎么可能!

    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不管怎样,他们都要拼到底!

    就此认输,绝对不可能!

    “不是这样的。”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让天云帮找人,可以,但不是现在。”

    “小锦,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老爷子疑惑的看着叶锦幕,其他人的心里,也满是不解。

    叶锦幕的性格,不像是这种坐以待毙的人啊。

    可是现在,她却拒绝让天云帮去帮忙找人,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看着大家疑惑的神情,笑了笑:“让我和傅殿宸自毁容貌和自断经脉,其实又不是不可以——”

    她话还没说完,江铭川就立即叫道:“不行!小锦,我们绝对不能让你答应做这样的事情!”

    “表哥,你让我把话说完行吗!”叶锦幕无奈的看了江铭川一眼,“我的意思是,就算我和傅殿宸真的自毁容貌和自断经脉了,我们也是没有任何事情的啊!”

    众人依然处于懵逼状态中:“你们都这样了,怎么会没事?”

    一旁的叶弦了然的笑笑:“大家都忘记了,燕王樽的作用了吗?”

    “燕王樽!”

    大家都不由惊呼了出来!

    对!燕王樽!

    由叶锦幕前不久才披露出来的秘密,燕王樽可以洗经伐髓!

    就算他们真的自毁容貌和自断经脉了,可是有着燕王樽的存在,只要喝完酒,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他们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叶锦幕笑着看了一眼叶弦,她就知道,叶弦也是一开始,就想好了这一点。

    没错,她之所以愿意答应楚蒹葭的条件,就是因为,她现在手里,有着燕王樽!

    不过她可不能直接答应楚蒹葭,免得被她觉察出不对劲来。

    这样的做法,不但迷惑了楚蒹葭,还能够拖延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小时,她可以拿来做很多事情。

    傅殿宸原先的担忧尽数扫去:“叶锦幕,你真是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叶锦幕笑了笑:“那是因为,我以前对燕王樽研究得比较多,对它的特点也了解得多一点,所以能够第一时间想到吧。”

    萧墨染也开心说道:“那你们两个自断经脉和自毁容貌的时候,我就给你们一点药。”

    傅殿宸疑惑问道:“什么药?”

    “是一种能够麻痹神经的药。有着这种药,你们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最多流点血而已。”

    “这不就是麻醉药吗,有什么稀奇的?”

    “当然不一样了!”

    萧墨染说起这种药有些得意:“这种药可比麻醉药牛多了!不但效果比麻醉药厉害,并且在麻醉的时候,除了感觉不到痛苦,身体还可以自由控制!”

    大家都有些震惊了:“这种药到底是什么,怎么这么厉害?”

    “嘿嘿,你们知道厉害了吧?”萧墨染越发的得意,“这种是我们萧家根据一本古医书里面找出来配置的,是我们萧家的传家宝!”

    见大家都等着听答案的神色,萧墨染咳了一声:“好吧,我不钓你们的胃口了。这种药吧,其实是一些中草药制成的,虽然能麻痹神经,但对人体的神经,却没有丝毫的伤害。所以你们用起来,尽管放心好了!”

    傅殿宸对萧墨染感激一笑:“墨染,谢谢你!”

    既然是萧家的传家宝,那必定是极为贵重的东西。

    料想就算对于萧家的人来说,这也是一种不会太过常用的药材。

    “有什么好谢的!”萧墨染无所谓一笑,“你们两个,只要准备点演技,装装痛苦的神情就行!别演得太假,被楚蒹葭看出来端倪!”

    傅殿宸点点头,这是肯定的事情,他还不至于连这么点事情都干不好。

    叶锦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微微皱眉:“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楚蒹葭不信守承诺。”

    萧墨染听她这么说,也神色一变:“没错,我也担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