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48章 特别的卧底

第248章 特别的卧底

    看叶锦幕的神色露出一丝疑惑,欧阳常青心里诡异的有些满足。

    这个少女,也终于有事情不懂了!

    他解释道:“那是因为,宁省到苏城,这一路的公安系统,都是沆瀣一气。之前虽然经过了整顿,可毕竟新来的领导都对苏城和宁省的情况不够熟悉,所以管理还是有些混乱。”

    叶锦幕当然知道,苏城和宁省的那次整顿,就是由于她引起的。

    那次整顿到现在,确实时间不长。

    那些新到的领导人,要完全掌控苏城和宁省,确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难怪换了个领导班子,虎狼帮却依然能够继续胡作非为。

    欧阳常青接着说道:“所以,公安系统不得不求助于军方,让军方派出一些军队里面培养出来的人才,去宁省的各大黑帮当卧底。这一批的卧底,都是全国知名军校毕业后直接进入军方秘密系统的。比如我,我就是中央第一军校毕业的。”

    叶锦幕也不得不佩服华夏**方下的这一步棋。

    这都是万一挑一的人才,也难怪在欧阳常青的身上,会有着这么厉害的一个命格。

    料想其他的卧底们,本事也不低于他。

    不过——

    叶锦幕又问道:“那苏城的天云帮和天龙帮,是不是也有卧底?”

    天龙帮现在可是她的产业,她自然要关心一下。

    至于天云帮……

    这一次,她要让欧阳常青帮忙对付的,就是天云帮!

    欧阳常青愣了下,才说道:“对,虎狼帮都有了,那两个帮派自然也有。不过,他们到底是谁,我还不知道。”

    叶锦幕心下了然。

    像这种秘密行动,各个卧底,自然是互不知道身份的。

    因为万一一个被策反或者被发觉出身份,很大程度上,会连累到其他的人。

    欧阳常青又接着说道:“一般来说,我们用的都是化名。并且,一个学校出来的或者认识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分在一个市里面,免得出现什么乱子。”

    “哦?那这么说来,你的名字,也是假的了?”

    欧阳常青点头:“对,欧阳是我妈那边的姓,我真名叫做沈常青。”

    “好,我知道了。”叶锦幕笑了笑,“按照我们之前说的那些话,你是已经答应了,要跟我合作,是么?”

    事到如今,再否认,也没有了什么意义。

    毕竟他透露的机密,已经够多的了。

    沈常青很是有些认命的点头:“对!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能逼我做不符合道义的事情。”

    “你放心,我让你做的事情,绝对,也是你心里最想做的事情。”

    “希望如此!”

    沈常青看着叶锦幕:“既然已经答应了你,我自然不会食言。所以,希望你也能跟我一样。”

    “好,我答应你。”

    叶锦幕朝他笑了笑,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他:“这是我的手机号,你记住,以后有事情的话,就打我电话。”

    沈常青点点头。

    “那我就先去收拾其他的人了,你想着怎么样,向你的上级报告吧。”

    沈常青心中感觉复杂难名。

    他还不知道叶锦幕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这一次,无疑是叶锦幕帮了他很大的忙。

    要不然,他在虎狼帮卧底的行动,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虎狼帮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天怒人怨,他一点都看不下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任务,他肯定早就请求上面的人,将虎狼帮一锅端了。

    只可惜,他的任务,是要查出来,虎狼帮到底与原来苏城和宁省的那些政府势力有着勾结。

    所以,他一直都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隐隐潜伏着,将情报一丝一缕的整理出来。

    结果现在,叶锦幕却将虎狼帮收拾成这个样子,就连帮主孙勇,都被她杀死了。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孙勇的办公室,查探那些绝密的资料。

    沈常青没有迟疑,立即打开门,朝顶楼走去。

    叶锦幕将这里的命格都收割得差不多了,这才跟叶婉一同打道回府。

    到这里,已经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等到回去叶家,差不多,就到了该给楚蒹葭答案的时候了。

    两人一同朝外走去,叶婉忍不住对叶锦幕问道:“二小姐,你要那个沈常青,帮你做什么事情?”

    “很简单。”叶锦幕笑笑,“我要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针对天云帮。”

    叶婉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跟天云帮有矛盾的,不是你,而是慕叶啊!二小姐你这样做,不是会暴露慕叶的身份么?”

    “对,这件事情,瞒不过沈常青——”

    “那二小姐,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万一他泄露了出去呢?”

    “放心吧。”叶锦幕不以为意的一笑,“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可能泄露出去。”

    叶婉怔了怔:“那又是为什么?”

    这时候,小鳞的声音,在两人周围响起:“叶婉你真笨!当然是,沈常青已经被我洗脑啦!”

    叶婉惊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小鳞,你不是不能随意洗脑的吗,并且沈常青的意志还那么坚定,为什么能那么容易就被你洗脑?”

    “我是不能随意替人洗脑啊!不过,当时他心里乱糟糟的,我当然就能够乘隙而入了!”

    小鳞的声音中,很是有些得意。

    叶婉也不由回想起,沈常青确实有几个时候,被叶锦幕的话,彻底搅乱了心绪。

    也许,小鳞就是这个时候,侵入了沈常青的脑中,将他给洗脑了?

    小鳞很是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对,的确很厉害。”

    叶锦幕也不由失笑。

    小鳞洗脑的这一招,确实很厉害。至少,现在虽然不能让沈常青直接唯她之命是从,却能够让他,至少不会泄露她的秘密。

    当然,前提必须是,叶锦幕已经将他说服,让他心甘情愿,跟叶锦幕合作,才能有效。

    这两者,缺一不可。

    叶婉的心里,也充满着信心。

    有着小鳞和二小姐天衣无缝的配合,她越来越坚信,叶锦幕要做的任何事情,都能够成功了。

    一出大楼,叶婉就施展出二级风火轮,向叶家的方向赶去。

    又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才终于抵达叶家。

    对于叶锦幕的行动,一直密切关注叶家的楚蒹葭,自然全部都看到了。

    不过,也跟叶锦幕之前猜测的一样,楚蒹葭现在一心想着让叶锦幕尝到毁掉容貌和经脉的痛苦。

    所以,对于她现在干的事情,通通都被她视为是临死前的挣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叶锦幕和叶婉刚刚走进叶家,几人就都迎了上来。

    南宫静泓好奇问道:“叶锦幕,你们刚刚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不是说了么,狩猎。”叶锦幕朝南宫静泓笑笑,“现在,猎物终于被我捕捉到了,你们就等着,楚蒹葭自动暴露他们的藏身之地吧。”

    “不是吧,这么厉害!”南宫静泓顿时瞪大双眼,“叶锦幕,你到底干了一些什么?你告诉我们好不好?”

    “现在还不到告诉大家的时候。”叶锦幕笑了笑,将手机掏出来,“一个小时快到了,我也要到打电话给楚蒹葭回复的时刻了。”

    见叶锦幕这么说,众人也只好先按捺下内心的疑问。

    叶锦幕看向萧墨染:“萧墨染,你的那种麻醉药,能够有多久的效用?”

    萧墨染抗议道:“那种药才不是麻醉药!它有它的名字,叫凝魂草!”

    “凝魂草!”

    脑海中,传来小鳞惊讶的声音。

    叶锦幕顿时心生疑惑:“怎么了小鳞,难道你知道凝魂草是什么?”

    小鳞深吸了一口气:“我当然知道!这是我们那个年代才有的东西,没想到萧墨染居然也有,真是太让我惊讶了。”

    叶锦幕心里越发的疑惑:“这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

    “是一种上古的药物,由一种传说中才有着的草药炼制而成。就跟萧墨染说的那样,能让人感觉不到痛苦,但不会伤害到人,更不会影响到人的行动。”

    “既然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萧家还会有这种东西?”

    “我想,应该是他们家偶然得到了这一种配方和原料,然后人工养殖了吧。毕竟这种草药,现在真的是再也找不到了。”

    小鳞说到这里,忽的又是一笑:“不过主人,你别担心!像这种草药,以前我可是收集过,专门种在了一个药园里面!”

    “真的?”叶锦幕心里也有些开心。

    萧墨染这里只有着凝魂草,就有着这么强大的效用。

    在小鳞这里可是有着一个药园,可想而知,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效用。

    “不过……”

    一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够乐观。

    果然,小鳞叹了口气:“因为我现在的实力太弱了,所以那个药园,我都打不开。”

    “好吧,那就以后再说好了。”

    叶锦幕就知道,小鳞之所以不将这些药材拿出来,肯定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

    小鳞见叶锦幕这种反应,又像不服输一般说道:“但主人你放心,等我恢复了,这些药材全部现世,那可真是所有宝物,都比不上它们啊!”

    “嗯,我相信。”

    叶锦幕点点头,也有些期待那天的到来了。

    萧墨染介绍了一下凝魂草之后,又接着说道:“一颗凝魂草可以保持五个小时的效用,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会在楚蒹葭折磨你们的时候,失去效用。”

    叶锦幕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楚蒹葭知道凝魂草的存在吗?”

    楚蒹葭可是萧墨染的表妹,谁知道两家的信息,有没有共通。

    “当然不知道!”萧墨染没好气看叶锦幕一眼,“你以为,我家的秘密,是会随便公开的吗?今天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都不会跟你们说的,好吗?”

    叶锦幕放下心来,示意大家不要说话,然后拨通了楚蒹葭的电话。

    那边,传来楚蒹葭得意的声音:“怎么,现在考虑好了?”

    叶锦幕沉声说道:“你要我和傅殿宸去哪里?”

    “哈,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被我折磨的话,那我也不跟你啰嗦了!”楚蒹葭的声音越发的得意起来,“我就在城东的仓库里,你们倒这里来吧!”

    “只要我们到了,你就会放过其他人吗?”

    “怎么可能?”楚蒹葭嗤笑一声,“你觉得,我是这样一个没脑子的人吗?还没有将你和傅殿宸解决掉,就放掉那些人,万一被你们逃了,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叶锦幕冷冷问道:“那你要怎么弄?”

    “很简单啊,等我将你们折磨得差不多了,我就放人。”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