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49章 变态就是这么多

第249章 变态就是这么多

    楚蒹葭一想到那副情景,心里别提多美好了。

    终于到了她能亲手折磨这两个的时候了,她一定,要让他们尝一尝,生不如死,到底是什么感觉!

    “不过——”楚蒹葭又接着说道,“你们也别妄想,在我折磨你们的时候,能够将那些人救出来!毕竟除了我,还有钟磬鹤在守着那些人。有着他在,你们不可能找到那些人!”

    叶锦幕的声音越发的冰冷:“你觉得,就你一个人在城东仓库,你能对付我们这么多人?”

    楚蒹葭笑了笑:“谁说就我一个人?我的手底下,可是能人多着呢!”

    “不可能!楚家的人,早就被轻寒哥收回去了,你怎么可能还有人帮忙?”

    “哈哈,怎么不可能!你以为,我手下,就只有楚家的人了吗?叶锦幕,你们是不是把我想得太过简单了?怎么就不相信,我自己,也能组织一群力量呢?”

    “我真的不相信,你绝对是在吓唬我们的!”

    “哈哈,到底有没有吓唬,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

    大家都看着叶锦幕和楚蒹葭打着电话,神色复杂。

    这两个人打电话的内容,完完全全,就都是废话一群。

    一丁点有用的交流信息都没有。

    看起来,似乎像是叶锦幕在拖延时间。

    可是现在,就算再拖延时间,也摆脱不了她和傅殿宸被毁容貌和经脉的现实。

    她这么做,至多只是让自己尝试那种感觉的时间延后而已。

    但叶锦幕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目的。

    那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在场的人,只有叶婉,才明白叶锦幕这样做的原因。

    她垂下眼睑,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现在小鳞,应该正在吃孙勇的那个一呼百应的命格吧?

    可是,那个命格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吃完。

    等到她吃完,提升的能力,应该能够在靠近楚蒹葭的地方,冲淡她身上那些寂灭黑烟的影响。

    虽然不至于将整个苏城都查探到,但监控到楚蒹葭的脑电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样的话,只要与叶锦幕配合得当,也许,能找到苏婶她们的下落。

    两人再次废话了不少,大概讲了有将近半小时的时间,楚蒹葭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她心中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直觉的感到叶锦幕这样做,肯定有着什么企图。

    她的声音再度冷了下来:“叶锦幕,我警告你,你别跟我耍什么花招!”

    叶锦幕一副极为吃惊的模样:“你怎么了?我什么时候跟你玩什么花招了?”

    “哼,你以为你拖延时间有用?再拖延,也避免不了你们被我折磨的下场!”

    叶锦幕的语气越发的无辜:“我什么时候拖延时间了?我难道刚才跟你说的话,不是正常的咨询吗?”

    “还在给我装是吗?”楚蒹葭的声音冰冷,“我警告你,如果再装,别怪我取消交易!”

    见楚蒹葭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叶锦幕也知道,拖延时间*已经失效。

    她也不跟楚蒹葭废话,直接说道:“我明白了,我们马上就过来。”

    挂断电话,她一看时间,满意的点头。

    很不错,这次拖延的时间,有四十五分钟!

    她马上朝小鳞问道:“小鳞,那个命格,你吞噬得怎样了?”

    小鳞嘿嘿一笑:“主人你别急,还差一点点,我就要吃完了!最多十分钟!”

    “很好!”叶锦幕也开心起来,“那你吞噬掉这个命格后,你的能力,能恢复多少?”

    小鳞叹了口气:“唉,因为我以前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所以现在,吃掉这个命格,恢复的,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她语气遗憾的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虽然恢复的比例小,但我基数大嘛!所以这个命格被我吃掉后,我能够偶尔性的监控到别人脑电波里面的信息哦!”

    “哦?这么说的话,你能会读心术了?”

    “可以这么说!”小鳞咧嘴一笑,“不过,这是偶尔性的,除非对方情绪特别激烈或者低落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也就是说,只要她使劲去刺激楚蒹葭,让楚蒹葭的情绪受到波动,小鳞就很有可能,将楚蒹葭的脑电波给读到。

    这样的事情,她坚信,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小鳞高兴说道:“我相信主人的能力!有着主人你的配合,楚蒹葭想什么,我绝对能全部知道!”

    两人谈论完这件事情后,叶锦幕望向傅殿宸:“傅殿宸,我们走吧!”

    傅殿宸点点头,李潜看向萧墨染:“我们也都跟着你们两个去,免得楚蒹葭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至于墨染,我们联系的那些救兵,就有劳你去管理了。”

    萧墨染也知道轻重,点头说道:“好的李爷爷,您放心吧!”

    大家想起接下来要打的硬仗,也都收敛了神情,满脸的凝重。

    叶锦幕和傅殿宸先出去,其他的人,都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另一边,给予楚蒹葭这个建议的余言,自然也是收到了这些情报。

    左一有些担忧的说道:“余少,楚蒹葭要叶锦幕答应的条件,是让她和傅殿宸自毁容貌和自断经脉。”

    余言心里冷笑,楚蒹葭可真是疯子!

    对于叶锦幕还算可以让人理解,但傅殿宸可是她以前喜欢过的人,她也这么残忍!

    难道她得不到的,她也不想让别人得到?

    真是变态!

    余言笑了笑:“那叶锦幕和傅殿宸,是不是答应了?”

    “对!”左一有些疑惑的看了眼余言,“余少,他们现在都去楚蒹葭那里了,难道我们还不出手吗?”

    左二也是困惑的看着余言。

    他们两个真的不懂,难道到了现在,余言还要袖手旁观?

    他真的,甘愿眼睁睁看着,叶锦幕和傅殿宸,被楚蒹葭废掉?

    余言笑了笑:“你们放心,我坚信,叶锦幕肯定有办法的。并且现在,也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刻。”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手?”

    左一左二的心里,都不由有些急了。

    虽然他们对叶锦幕没有什么好感,但毕竟叶锦幕可是余言喜欢的人。

    若是叶锦幕真的遭到了什么毒手,伤心的,那必定就是余言了。

    可是,他为什么一点也不着急?

    “急什么呢?”余言又是一笑,“难道不是等到叶锦幕最绝望的时候,我们去出手,才能收获到最大的感谢?现在去,虽然她会感谢我,但这种感谢,可真的是轻飘飘的,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

    左一左二这才懂了。

    但左一还是有些担忧:“可是,如果我们出手晚了,怎么办?”

    余言自信一笑:“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让叶锦幕,受到丝毫的伤害!”

    他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你们放心吧,在她受到伤害之前,我绝对能够成功将她和她的那些人救出来!并且,现在也到了天云帮知道那块令牌真假的时候了,你们觉得,天云帮的人,会袖手旁观么?”

    左一左二这才明白余言的打算。

    虽然觉得他这样做,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取得叶锦幕好感的办法。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做法,真的很冒险!

    稍不留神,就很有可能,让叶锦幕受到伤害!

    余言看到两人的神情,不由失笑:“并且我这次这么设计,也会让天云帮欠上叶锦幕一个人情。虽然叶锦幕不一定会知道,但只要能对她好,那就行了。”

    左一和左二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大公无私”的余言,一时之间不由有些愣住了。

    余言看到两人的傻样,又是一笑:“你们现在确实不懂,等你们真的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你们就会知道,她开心,对你来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我们的确不懂,但我们,也的确做不出来,这样算计对方的事情啊!

    左一和左二同时腹诽着。

    余言似乎的猜出了两人心里的想法,脸上的笑消失不见。

    取之而来的,是一种莫名的肃杀之气。

    他淡淡说道:“没错,我的确是算计了她。但是,我却绝对不会伤害到她。至于其他的人,只要不是她关心的,就算死得再多,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她关心的人,只要不是她,我就算利用了他们,又能怎样?只要能对她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左一和左二听得目瞪口呆。

    虽然他们早已知道,余言就是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对于他们两个亲信,也只是稍稍有些关心罢了。

    可是,现在居然连叶锦幕都算计起来了!

    他真的不怕,如果这件事情被叶锦幕知道了,会导致的后果吗?

    余言笑了笑:“你们放心,我永远不会让她知道的。再说了,我也没有做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我。”

    左一和左二都默默无言。

    他们真的很想知道,余言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叶锦幕的性格,明明是那种睚眦必报的。

    如果真的知道余言曾经算计过她,她会放过他才怪。

    余言到底是被什么蒙住了双眼,居然有这样的自信?

    但他们看到余言这副模样,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余言站起来,对左一和左二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我们的人,也该出手了。”

    左一和左二赶紧端正态度,听从起余言的吩咐了。

    此刻,叶锦幕和傅殿宸,已经到了城东的仓库门口。

    仓库的门大开着,仿佛一个怪兽的血盆大口,等待着他们自动送上门去。

    叶锦幕和傅殿宸对望了一眼,朝仓库里面走去。

    走入仓库后,仓库的大门,立即被关死!

    叶锦幕转头一看,只见在门边,正站着好几个彪形大汉。

    他们将门关死后,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履行着守门的职责。

    叶锦幕又望向正前方。

    在不远处,楚蒹葭正站在仓库正中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两人。

    在她的身后,也有着好几个彪形大汉。

    楚蒹葭见叶锦幕看向她,朝叶锦幕一笑,说道:“你们可算是来了!”

    叶锦幕淡淡一笑:“既然我们来了,那你就快点动手吧。动手后,就可以将他们放开了吧?”

    “急什么呢?”楚蒹葭微微一笑,“莫非,你就这么喜欢,想被这里的这么多男人上?”

    叶锦幕心里暗叹一声。

    她就知道,楚蒹葭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傅殿宸在一旁,脸色一冷:“楚蒹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还有你啊!”楚蒹葭仿佛才看到傅殿宸一般,唇角微勾,“你别急,同时被他们上的,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