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51章 莫名的情愫

第251章 莫名的情愫

    听到叶锦幕的话,那些大汉都不由一怔。

    他们当然知道!

    可是,楚蒹葭的手里,有天云令啊!

    那可是只有凌锦城或者凌远山亲自开口,才能撤销的命令。

    尽管知道叶锦幕是凌锦城的师妹,他们也没有办法违抗楚蒹葭的命令。

    实际上他们的心里,比楚蒹葭还要苦!

    他们对望了一眼,继续朝着叶锦幕和傅殿宸走去。

    叶锦幕知道,现在他们也不能对这些大汉们出手。

    要不然,谁知道会不会刺激到楚蒹葭,让她打电话给钟磬鹤,让他对苏婶他们下手。

    她看了一眼傅殿宸。

    此刻的傅殿宸,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见她看过来,傅殿宸一下子冲到她的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然后,他看着那些大汉,冷冷道:“你们不要伤害她,一切都冲着我来!”

    “你别傻了!这样做是徒劳的!”

    叶锦幕无奈的看他一眼。

    傅殿宸这样做,她心里真的很感动。

    只是,这真的不需要。

    这样做,反而会更加刺激到楚蒹葭,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就算是徒劳的,只要能保住你一分,我都愿意做到!”

    傅殿宸却是无比认真的看着她,整个眼神里,似乎只有着她的存在。

    叶锦幕被傅殿宸这样的眼神看得怔住。

    这种眼神,这种语气,给她一种错觉,似乎,她在他的心里,是最珍重的存在一般。

    怎么可能?

    她跟傅殿宸,只不过是朋友罢了。

    跟萧墨染、南宫静泓一般的存在。

    难道傅殿宸对所有的朋友,都是这样?

    她还没有想明白,傅殿宸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等会你就躲在我的身后,我来面对他们!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傅殿宸的话,如果只是单独听,叶锦幕绝对会觉得,这只是朋友间的保证。

    可是,配合此刻傅殿宸的神情,叶锦幕却有种错觉。

    这仿佛,像是情人间的承诺……

    叶锦幕彻底怔住,瞪大眼睛看着傅殿宸。

    傅殿宸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劲。

    见叶锦幕看着他,他也看着叶锦幕。

    这一眼,似乎有哪里,有些与以前不一样。

    明明不是第一次看着叶锦幕了,可是此刻,与她这样对视,他的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的,泛起些微的涟漪来。

    还有着,让他莫名心慌的一种情愫。

    这是怎么了?

    两人都还来不及细想,楚蒹葭在一旁,只觉得眼前这一幕,看得格外的辣眼睛。

    都什么时候,这两个人,居然还有心思,在她的面前秀恩爱!

    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楚蒹葭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还不快点,难道想不听我的命令?”

    楚蒹葭的话,让叶锦幕和傅殿宸,都慌忙清醒了过来。

    叶锦幕转头一看,只见那些大汉被楚蒹葭这么一说,都冷着脸朝他们走来。

    在他们的神情里面,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踌躇。

    看到这一幕,叶锦幕身形微动,使用一级风火轮加成,掠到一个大汉的身边。

    楚蒹葭脸色一变:“叶锦幕,你如果敢伤他,我就让钟磬鹤——”

    话刚说到这里,楚蒹葭看到叶锦幕的动作,话音一顿!

    只见叶锦幕掠到大汉的身边,一把将他手里的尖刀夺了过来!

    任何人都不懂叶锦幕要干什么。

    傅殿宸还以为叶锦幕这样做,是要夺得一把趁手的武器。

    他脸色大变,慌忙叫道:“叶锦幕,你不要冲动,我说了让我来保护你!”

    可谁知道,叶锦幕的动作,却彻底将所有的人都吓住!

    叶锦幕将刀横在自己的脸颊边,望着楚蒹葭:“你不是想毁掉我的容貌吗?那我现在,就毁给你看!”

    叶锦幕的举措,将现场所有的人,都彻底惊住!

    傅殿宸看到叶锦幕的动作,原先想要跑到她跟前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他真笨!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叶锦幕看着楚蒹葭,唇边带着一抹冷笑。

    她心里万分笃定,以楚蒹葭对他们的恨意,见到她这样做,肯定会觉得心里极为的解气。

    也会将原本打算让那些大汉来凌辱他们的打算,彻底抛到脑后。

    傅殿宸的心里,也放了下来。

    叶锦幕还真是聪明,将楚蒹葭的性格,拿捏得极为的准确。

    他双唇微抿,一下子跑到叶锦幕的身边,将她手里的刀抢了下来!

    然后,也跟叶锦幕之前做的那样,横在他的脸颊旁,对楚蒹葭说道:“是我先对不起你,所以最先毁容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就算叶锦幕已经吃了萧墨染给的凝魂草,丝毫感觉不到痛苦。

    可傅殿宸还是不想看着她流血受伤。

    这一切,就都全部交给他来做吧。

    见傅殿宸这样做,叶锦幕也怔了一下。

    她转头看向傅殿宸,傅殿宸却是朝她微微一笑。

    还用眼神告诉她,这件事情,让他来做。

    叶锦幕只觉得心里一暖。

    可她,也是不愿意看到傅殿宸替她牺牲的。

    她的双眼,死死盯着傅殿宸手里的尖刀。

    傅殿宸看到她的眼神,慌忙叫道:“叶锦幕,如果你敢抢我手里的刀,那我死也不会给伤口止血,我就在你面前,任凭它流血而死!”

    叶锦幕的双眉,死死皱紧。

    傅殿宸现在,居然还来威胁她了。

    可是,面对他这样的威胁,她还真是无可奈何。

    叶锦幕叹了口气:“好,我答应你!”

    现在,也只能先答应他,然后,再见机行事了。

    跟傅殿宸不愿意她受伤一样,她,自然也不想让傅殿宸受到伤害。

    尤其,还是替她。

    小鳞的声音在叶锦幕脑海里响起:“主人,傅殿宸对你可真好啊,哈哈!”

    叶锦幕心里百感交集,听到小鳞的话,叹了口气:“我宁愿他对我不要这么好!”

    “这有什么,难道你还觉得欠了他的吗?”

    “对,就是这样!”叶锦幕再次叹了口气,“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让朋友为自己牺牲,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可是,你之前,不也是想自己为他牺牲的吗?”

    听小鳞这样说,叶锦幕这才想起来,她一开始,确实是想让自己毁容。

    “既然你也是这样,那你也应该明白,那时候傅殿宸心里的想法了吧?”

    “可那不一样……”

    那的确不一样。

    一开始,傅殿宸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招,她做这一招的时候,也没有跟傅殿宸商量。

    所以,这只是她的一个计划,与傅殿宸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小鳞心里暗笑。

    主人虽然智商很高,可情商,甚至还不如她呢!

    嘿嘿,她好歹也是看了无数狗血小说和电视剧的人,主人比不过她,也是自然的!

    那今天,她就开导开导主人,让她彻底明白,她跟傅殿宸,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如果主人依然还是不懂,那她也真的没辙了。

    小鳞接着说道:“主人,你敢说,你那样做的事情,真的没有不想让傅殿宸受到伤害的想法吗?”

    “我……”

    叶锦幕不由语塞。

    没错,小鳞说得没错!

    她当时这样做,第一,确实是因为傅殿宸没有想到这个计划。

    第二,则是她真的,不想傅殿宸受伤。

    虽然已经吃了萧墨染的凝魂草,感觉不到疼痛。

    可受伤、流血,却是真的。

    叶锦幕真的不想,让傅殿宸遭遇到那些。

    小鳞见叶锦幕意识到了这一点,又是说道:“主人,你打算这样做的事情,心里是怎么想的啊?”

    叶锦幕回想了一下。

    虽然现在,她的确是觉得傅殿宸是她的朋友,她真的不愿意让朋友遭遇到任何的伤害。

    可是那时候,她的心里,却根本没有朝这一方面去想。

    似乎,是下意识的,就打算这么做了。

    这种感情,跟与叶弦一模一样。

    如果身边的那个人是叶弦,她也会做到如此。

    可是对别人……

    似乎也只有苏婶、外公和江铭川,这几个她视为亲人的人,她会这样做。

    莫非,她将傅殿宸,也视为跟他们一样重要的存在了?

    可傅殿宸,只是她的朋友而已啊!

    叶锦幕顿时觉得,她的心里,陷入了一片迷茫中。

    感应到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小鳞的心里一阵无语。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叶锦幕还是觉得,她将傅殿宸当成朋友!

    这该是多好的朋友,才会没有任何思考的,就下意识的替对方牺牲啊?

    主人也不想想,她跟傅殿宸才认识多久,如果是友情的话,会有这么深厚吗?

    唉,为什么她会摊上这样一个迟钝的主人?

    小鳞此刻,森森的明白了,南宫静泓和萧墨染他们那几个人,面对傅殿宸时候的心情了。

    活该两个人到现在还以为对方是朋友!

    这么迟钝,注孤生!

    小鳞只能放弃这种努力,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主人,现在经过你们这样一闹腾,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嗯,我知道了。”

    叶锦幕将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从脑海中摈弃开去,点点头。

    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也就是说,等到萧墨染找到苏婶等人,只有十五分钟了。

    这十五分钟,一定要好好的撑过去。

    叶锦幕又望向傅殿宸。

    楚蒹葭看着两人的互动,气得一阵咬牙切齿。

    哼,这两个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就连毁容这样的事情,都争着来!

    他们真以为这里,是他们秀恩爱的好地方?

    还是,故意演这样一出戏,来气她的?

    楚蒹葭立刻阴暗的觉得,绝对就是后者!

    她心里的怒火,越发的深了。

    她发誓,一定要用最狠辣的手段,将两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既然他们先要自我毁掉容貌,那她就成全他们!

    等到他们的容貌毁掉,经脉废掉,她再让这些人肆意凌辱他们也不晚。

    楚蒹葭冷笑一声,心里涌上一个恶毒的念头。

    她望着傅殿宸手里的那把刀,唇边泛起一抹笑意:“你想自己毁掉容貌?可以,我成全你!”

    见楚蒹葭已经彻底被他们带偏了,傅殿宸的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放心,楚蒹葭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楚蒹葭笑了笑,说道:“只不过,你手里的那一把刀太锐利了,割起人来,肯定十分的干脆利落……”

    叶锦幕和傅殿宸对望一眼,心里都将楚蒹葭的想法,猜得*不离十了。

    她真是变态!

    楚蒹葭接着说道:“可我,就偏偏不想让你们痛快!”

    她望向一旁的一个大汉,说道:“你去把你手里的那把刀,在石头上磨几下!最好将刀刃全部磨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