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52章 救走苏婶的人是谁!

第252章 救走苏婶的人是谁!

    这一下,就连那些大汉,心里都不由涌起一阵凉气。

    这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变态!

    锋利的刀刃,虽然割起来更加的快速,见效最快。

    可是,那种疼痛,也只不过是一时之间的而已。

    但磨掉刀刃的刀,割在皮肤上,却是要割很久,才能割进去。

    要在身上划上一个伤口,必定要经受,比锋利刀刃长久得多的痛苦。

    她是多恨眼前的这两个人,才让他们经受这样的痛苦?

    大汉心里虽然很是不屑,却不得不遵命去磨刀。

    叶锦幕看着楚蒹葭,眼里满是愤慨:“楚蒹葭!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这么的变态!折磨我们两个,就真的让你感到这么痛快吗?”

    看到叶锦幕气愤的模样,楚蒹葭只觉得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

    原本她还想让两人一同在她面前自我折磨的。

    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既然叶锦幕这么痛苦,那么,她就让叶锦幕更加痛苦!

    她要让叶锦幕眼睁睁的看着傅殿宸毁掉容貌!

    咦,不对!

    楚蒹葭的唇边,露出一抹冷笑。

    她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两个更痛苦了!

    这时,那个大汉将刀磨好了,向楚蒹葭递过去。

    楚蒹葭接过那把刀,直接丢到叶锦幕的面前:“你来!”

    叶锦幕看着楚蒹葭,满脸的疑惑。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捡起这把刀,割你自己的脸!”

    看到叶锦幕愣神的模样,楚蒹葭的心里,越发的对她不齿了。

    哼,这样一个贱人,为什么傅殿宸会没眼光到喜欢她?

    她明明,就是不想让她自己的脸受伤,所以才会眼睁睁看着傅殿宸自己来割脸!

    傅殿宸毁容,她看着会痛苦?

    瞎想吧!

    她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贱人,怎么可能会痛苦!

    只有让她自己的脸受伤,她才可能会痛苦吧?

    楚蒹葭自认十分充分的了解到了叶锦幕的心理,所以,才将刀直接扔给她。

    在她看来,叶锦幕肯定是自私自利的,可傅殿宸,就不一定了。

    如果傅殿宸受伤,估计痛苦的,只有傅殿宸一个人。

    可叶锦幕受伤呢?

    哈,估计除了叶锦幕自己哀痛脸被毁掉之外,傅殿宸看着,会越发的心疼吧!

    哈哈哈,她真是聪明,她怎么,就将这两个人,看得这么清楚!

    没错!用这一招来折磨他们,简直太妙了!

    叶锦幕看到楚蒹葭唇边的冷笑,垂下头,看着地上的那把刀。

    她的唇,也渐渐的勾了起来。

    这就是她说那句话的目的。

    她的确,是看不得傅殿宸为她受伤。

    所以,才用这样的办法,让楚蒹葭将矛头指向她。

    让她受伤就行。

    唯有这样,她的心里,才不会觉得欠了傅殿宸的。

    傅殿宸听着叶锦幕和楚蒹葭的对话,哪里不知道,叶锦幕到底在想什么。

    他脸色大变,将手里的尖刀一扔,飞快跑到叶锦幕面前,就要去捡地面上的那把刀。

    叶锦幕觉察到他的动作,在他之前,将刀迅速拿到了手里。

    傅殿宸伸出手,要去抢她手里的刀。

    叶锦幕将刀紧紧握在手里,看着傅殿宸:“你要做什么?”

    “叶锦幕,你放手,将刀给我!”

    傅殿宸越发的肯定了叶锦幕心里的想法,只觉得心里哀痛十分。

    他明明是个男生,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叶锦幕一个女生替他牺牲?

    并且这件事情,还是由他引起的!

    “不用了,楚蒹葭都指明了是我,你就不要抢了。”

    叶锦幕淡淡说着,将刀举起,望着楚蒹葭:“既然你想让我毁容,那我就毁容好了。”

    说着,她拿着刀,朝脸颊上割去。

    傅殿宸见状,慌忙冲到她跟前,想要夺下刀。

    却被叶锦幕一转身,错了开去。

    楚蒹葭看着眼前这一幕,双眉微皱。

    怎么回事?

    叶锦幕怎么不按剧本来走?

    她不是不想毁容的吗,怎么这么积极?

    楚蒹葭决定先不动,先看看叶锦幕打算要做什么。

    接着,马上就看到傅殿宸来抢刀的事情。

    楚蒹葭的双眉,才终于松开。

    她就知道,叶锦幕这样做,是欲擒故纵!

    用这种方式,引起傅殿宸的自责和不忍,让傅殿宸心甘情愿,替她来挨刀!

    这个贱人,怎么这么卑鄙!

    哼,既然叶锦幕要演戏,那她就好好看戏,倒要看看,这出戏,要怎么收场。

    叶锦幕原先的确是想自己挨刀的,可事情进展到现在,她却改变主意了。

    看楚蒹葭的模样,似乎一直就以为,她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既然这样,那她就将这出戏演到底。

    相信等楚蒹葭明白这件事情不对劲的时候,萧墨染,已经找到了苏婶等人的下落吧?

    这一招来拖延时间,还真是再好不过。

    叶锦幕用一级风火轮,掠开了好几米的距离。

    傅殿宸微微皱眉,也同样用风火轮,朝叶锦幕掠过去。

    可谁知道,叶锦幕却是继续用风火轮,再度掠了开去。

    傅殿宸又追了上去。

    仓库里的大汉们,简直是看得风中凌乱。

    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一个追,一个跑,就是为了抢着自己来毁容,他们的感情,未免也太好了吧?

    真是要虐死他们这一群单身狗了。

    只是楚蒹葭,难道就这样一直看着不管?

    要知道这样弄下去,谁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这两个人,才能够真的将容貌给毁掉!

    谁知道,在这段时间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测发生?

    但他们可不会多说,不管靠向哪一边都会倒霉,还不如哪一边都不靠。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楚蒹葭的唇边,却拂起了一抹笑意。

    叶锦幕还真是不简单,演一出戏,还这样卖力!

    她倒要看看,她还能演到什么时候!

    就当两人还在用风火轮满仓库跑的时候,突然,叶锦幕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的神情,还有些发愣,似乎被什么事情惊到了。

    傅殿宸终于赶到了她的身边,趁着她发愣的时候,已经将刀给抢了过去!

    他松了口气:“叶锦幕,刀现在在我手里,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抢过去了!”

    楚蒹葭看着这一幕,眼里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就知道!

    叶锦幕现在目的已经达到,终于不再演戏了?

    只是可怜傅殿宸,被她骗到了这种程度。

    楚蒹葭不由冷笑道:“怎么了叶锦幕?你还是没有勇气,毁掉自己的脸吧?于是就装成这样大义凛然的模样,引起傅殿宸的愧疚吧——”

    她话还没说完,就只见叶锦幕突然朝她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她一头雾水。

    同时,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只感到一团火焰,猛地朝她袭来!

    楚蒹葭猝不及防,差点被这团火焰击中。

    她朝叶锦幕看去,只见她的指尖,又再度凝聚成一团火焰!

    楚蒹葭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叫道:“叶锦幕,你是不是发疯了!你敢这样对我,你不想要那群人的命了?”

    “我就这样对你,怎么了?”叶锦幕微微一笑,“你有本事,就叫钟磬鹤杀了他们啊!”

    说着,她指尖的一团火焰,又朝楚蒹葭袭去!

    楚蒹葭仓皇躲过,赶紧将寂灭黑烟弄出来,围绕在她的周身。

    却在这个时候,只听“砰”的一声!

    仓库的门,被重重踹开!

    几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刚刚现身,他们就各施绝技。数不清的各种异能,纷纷朝楚蒹葭袭去!

    楚蒹葭彻底被这一幕弄得怔住。

    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些异能,就已经纷纷到了她的眼前!

    “该死!”

    楚蒹葭恨得一阵咬牙切齿,心里知道,单凭她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的异能,是绝对没有任何办法的。

    她只能恨恨的望了那些人一眼。

    周身的寂灭黑烟忽的一下猛涨!

    楚蒹葭原先站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叶锦幕叹了口气:“有寂灭黑烟就是厉害,又让她逃了。”

    “主人你别担心,等我将我手里的这些命格全部吞噬掉,我的能力提升后,就不怕她身上这么点寂灭黑烟了。”

    “嗯,我知道。”

    现在小鳞的手里,已经有了几十个命格。

    虽然都是普通命格,可是毕竟数量多,吞噬后产生的能量,也不容小觑。

    只是可惜,这些命格都是一些方便作奸犯科的命格,没有一个是叶锦幕需要的。

    所以,她也索性全部给小鳞吃了。

    楚蒹葭逃走后,来到了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这才将手机掏出来。

    只见在上面,有着好几通的未接电话。

    全部来自钟磬鹤。

    从叶锦幕攻击她的时候,楚蒹葭就知道大事不好。

    现在看到钟磬鹤的电话,更是坚定了她的这一想法。

    楚蒹葭立刻回拨过去:“怎么了?”

    钟磬鹤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京城慕家的人动手了!我们的人全部被他们控制住,我都是用寂灭黑烟才能逃出来!”

    楚蒹葭的脸色很是难看:“也就是说,那些人,全部被他们救走了?”

    “对,我当时逃命都难,根本没有机会,将他们全部带走!”

    “我也跟你一样!那些人应该也是收到了信息,一个个跟不要命一样,对我施展异能术!”

    楚蒹葭深吸了一口气,又说道:“京城慕家的人,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跟他们毫无关系!”

    “我也不知道。”钟磬鹤叹了口气:“这次的计划,也只能破产了。我们两个,还是找个地方会和吧!”

    “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将会和的地点商量好后,就用寂灭黑烟掩护踪迹,一同前往那个地方。

    而另一边,也有人的心情,跟他们一样失落。

    左一左二看着空无人烟的仓库,回头看着余言。

    此刻余言的脸色,已经是冰冷一片,看不出来心里的丝毫想法。

    但他们两个,都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他们能清楚的知道,这一刻,余言是真的愤怒了。

    左一愣愣的说着:“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被谁救了吗?”

    “是京城慕家的人。”余言早就接到过汇报,所以知道前因后果,“真是想不到,我花这么大精力布下的一个局,居然会被别人捡了漏!”

    捡漏的,还是京城慕家的人!

    就连他找麻烦,也是不可能!

    京城慕家为什么会出手?

    莫非,是因为慕云泽跟叶锦幕的师兄妹关系?

    真是想不到,插手进叶锦幕事情的男人,越来越多了。

    余言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仓库,对左一和左二淡淡说道:“我们走!”

    既然事情已经完了,再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任何用处。

    左一左二赶紧跟在了余言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