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54章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她!

第254章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她!

    大家都明白傅老爷子到底为了什么才这么火大的,都不由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意。

    只有傅殿宸和叶锦幕一脸的懵逼。

    傅殿宸看着傅老爷子,疑惑问道:“爷爷,这次难道不是云泽派慕诚来的?”

    “当然不是!”傅老爷子恨恨道,“不都是慕老头,看到我来了苏城,也不甘人后,特地派慕诚来的?哼,他就是这个死德性,最喜欢跟我抢东西,什么都要抢!”

    傅殿宸不由失笑:“这一次慕爷爷又跟你抢什么东西了?难道他提前救了人,你也这么不满吗?”

    他心里真的觉得,傅老爷子真的是太小孩子气了。

    他知道,傅老爷子也是很想将苏婶他们救出来的,可是没想到,却被慕老爷子捷足先登了。

    所以,傅老爷子才会觉得很火大。

    可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谁救不都是一样吗?只要苏婶没事就好了。

    傅殿宸的话,让傅老爷子更加的胸闷。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傻的孙子?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好直接跟傅殿宸说出来。

    毕竟这里还有叶锦幕,谁知道在叶锦幕面前挑明他心里的想法,又会不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傅老爷子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傅殿宸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傅殿宸被这一眼看得又是心里万分不解。

    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傅老爷子已经是第二次这么看他了。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傅老爷子这么不高兴?

    叶锦幕将名片收起来,对大家说道:“现在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就先回去吧。”

    大家都点头,准备朝仓库外面走。

    萧墨染走到叶锦幕身边,说道:“对了,这次楚蒹葭,是不是找了天云帮的人?”

    “对,据说她是拿到了一块天云令,所以才让那些人听从她的命令的。”

    “所以我就特地去联系了天云帮的人。”萧墨染的唇边,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可谁发现,那块天云令,居然是假的。”

    “假的?”叶锦幕也不由诧异起来,“如果是假的,他们没道理发现不出来啊!”

    萧墨染笑了笑:“那是因为,这块天云令造假的技术极为的高,所以,他们都没有发现。”

    “那最后,他们是怎么知道,这是假的?”

    “当然得靠我了!”萧墨染很是得意的一扬眉,“我手下有个能人,看一眼,就知道这块天云令不正常!果然,一研究,那就是假的!”

    萧墨染说到这里,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这下楚蒹葭惨了!居然敢拿假的天云令忽悠天云帮的人,估计锦城已经是对她彻底起了杀心了吧!”

    叶锦幕也不由露出笑意。

    不知道楚蒹葭为什么这么作死,敢拿假的天云令去骗天云帮的人。

    既然凌锦城都跟楚蒹葭起了矛盾,那楚蒹葭的日子,料想还真是不会好过。

    萧墨染越想越觉得开心:“锦城一开始,也许只是为了帮助你这个师妹,才去对付楚蒹葭的。可现在,估计他的心里,是真的想要楚蒹葭死了。哈哈哈,我那个表妹,可真是个作死小能手啊!有了锦城出手,我估计她肯定非常惨!”

    凌锦城的为人,叶锦幕现在也有了几分了解。

    她从凌锦城那边骗了那块火红色天云令,现在凌锦城就派了那么多人来对付她。

    所以她知道,他这个人,必定是那种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

    还真是为楚蒹葭默哀。

    萧墨染说到这里,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叹了口气。

    叶锦幕疑惑问道:“怎么了?”

    “唉!”萧墨染又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我那个表弟?得罪谁不行,非得去得罪凌锦城!哼,都怪那个慕叶,红颜祸水,把我的表弟害成这种样子!”

    叶锦幕伸出手,悄悄的摸了摸鼻子。

    被人当着面骂自己,偏偏自己还不能反驳。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萧墨染的这句话,本来就没压低声音,所以全部被南宫静泓听到了。

    他一开始才听到,脸色就变得不好看。

    忍着听萧墨染全部说完,马上回过头来,很是不满的看着萧墨染:“表哥,我不许你这样说小叶子!”

    萧墨染斜睨他一眼,冷笑:“我就说怎么了?她能做,我还不能说啊?”

    “对,你就是不能说!”

    南宫静泓的脸色分外的认真:“我做那些事情,本来就心甘情愿的!不管她骗我也好,害我也好,我都对她没有任何怨言!所以,也请你不要再对她发表这样的言论了,我又不是个小孩子,做什么事情,我都有自己的考量。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愿意,就算别人拿着刀逼我,我也是不会去做的!”

    萧墨染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的猝不及防。

    亏得他还一片好心,想要将南宫静泓从慕叶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岂料人家根本不领情,还对他都有意见起来了。

    萧墨染哼了声,打算这件事情,以后再也不管了。

    但也是因为这样,心里对慕叶,越发的不满了起来。

    这一次慕叶被凌锦城盯上,他不但不会帮忙,他还会转头去帮凌锦城!

    只要有关慕叶方面的信息,他全部,都打算要无偿提供给凌锦城!

    最好赶紧将慕叶抓到,给她一点教训,让她以后离南宫静泓远远的,不要祸害到他!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他最近接触到的女孩子,都是那种城府深沉之辈。

    慕叶,楚蒹葭,还有此刻他身旁的叶锦幕。

    想来想去,只有他的亲妹妹萧婵娟,才是最纯良的了。

    唉!

    叶锦幕在萧墨染身旁,只觉得一阵脑仁疼。

    南宫静泓拉仇恨的指数真的太高了。

    她现在已经完全看出来,萧墨染现在,是对慕叶已经彻底恨上了。

    谁知道,他会不会倒戈向凌锦城,也来在她身上插一把刀!

    真是心累!

    萧墨染看了叶锦幕一眼。

    他心里真是不懂,为什么叶锦幕这样的女生,会有这么多的男生喜欢她。

    除了她自己的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堂兄,还有他身边的这些兄弟们。

    都跟没有见过女人一样的去喜欢她,是集体中邪了么?

    傅殿宸,慕云泽,便连他那个一直很冷静的表弟楚轻寒,都对她另眼相看。

    她到底有哪里好?

    还有慕叶,也有南宫静泓和江铭川两个为她神魂颠倒!

    只可惜,这样有心计的女生,他是敬而远之了。

    慕叶是因为祸害到了南宫静泓,并且一见面就不给他好脸色看,他对她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

    对叶锦幕,经过这么多次合作,他的心里,对她已经是有些忌惮了。

    能不得罪,就最好不得罪。

    但是说到喜欢,那还真是差得远。

    真希望以后,能让他遇到一个跟他妹妹一样单纯善良的女孩子。

    要不然,他就真的只能光棍一辈子了。

    傅殿宸就算了。

    萧墨染实在是很不明白,叶锦幕到底是哪里,吸引到慕云泽了!

    他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以前,没有见过云泽吗?”

    叶锦幕被萧墨染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问得一怔。

    然后才答道:“我在不久前,都不知道慕云泽就是我师兄,我又到哪里去见他?”

    “这就奇怪了。”

    萧墨染的双眉紧皱:“云泽的性格,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啊。那他这一次,又是为什么会来帮你?”

    叶锦幕笑了笑:“傅爷爷不是说了吗,是大师兄的爷爷派人来帮忙的啊。”

    “可是如果不是云泽开口,慕爷爷更加没有理由来帮忙了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好奇这件事情呢。”

    萧墨染仔细的看了一眼叶锦幕。

    他的心里,还是觉得叶锦幕没有跟他说实话。

    不过叶锦幕不说也没什么,他自己能去查!

    他打定主意,马上拿出手机,交代他的那些下属了。

    傅殿宸听着萧墨染和叶锦幕的对话,这才终于想起来。

    那个他一直想知道,却又一时想不起来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他望向叶锦幕,问道:“叶锦幕,我问你一个事情。”

    “什么事情?”

    叶锦幕也转头看着傅殿宸。

    看到他一脸的认真时,她不由怔住。

    傅殿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弄出这样一副表情?

    让她看着,心里都有些七上八下了。

    傅殿宸深吸了一口气,才问道:“那时候,你为什么要对楚蒹葭攻击?”

    叶锦幕不假思索的答道:“因为,我已经知道——”

    刚说到这里,叶锦幕的心里,就不由咯噔一下。

    她之所以攻击楚蒹葭,是因为小鳞告诉她,苏婶等人,已经被救下来了。

    可是——

    那时候,她根本没有看任何的通讯工具,她是怎么知道的?

    也难怪傅殿宸,会感到困惑了。

    但叶锦幕只是稍微顿了顿,就马上想好了解答的办法。

    她接着说道:“我已经知道,苏婶他们被救了啊!”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傅殿宸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叶锦幕笑了笑:“因为我跟叶婉的身上,带了一个小型的传讯工具。”

    傅殿宸得到了答案,但心里依然是将信将疑。

    他直觉的感到,这件事情的答案,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

    叶锦幕见傅殿宸这副表情,也不解释,只是接着说道:“她一听到萧墨染说苏婶被救出来了,就马上通过那个传讯工具告诉我了。”

    “真的?”傅殿宸还是觉得很不对劲。

    “当然是真的了!”叶锦幕笑道,“难道你以为我有特异功能,能知道钟磬鹤那边发生的事情?”

    “哈哈,那看来是我多想了。”

    傅殿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虽然现在身边的异术师很多,但如果一个人能知道那么远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也太耸人听闻了。

    傅殿宸自然是选择不信的。

    见傅殿宸解除了疑惑,叶锦幕也放下心来。

    傅殿宸自认为疑问得到了解答,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傅殿宸的脸色严肃起来,看着叶锦幕,说道:“叶锦幕,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下不为例。”

    叶锦幕怔了怔,看到傅殿宸的表情,这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她不由失笑:“你不也一样吗?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你能对我袖手旁观?”

    傅殿宸不由哑然。

    “那不就结了?”叶锦幕笑了笑,“你要记住,我们是好朋友!为好朋友牺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就不要这么纠结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叶锦幕的心里,却想起那时候,她根本没有任何思索,就做出保护傅殿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