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65章 这感觉真酸爽

第265章 这感觉真酸爽

    但现在听了南宫静泓的心里话,如果还这么说,估计就会真的打击到他了。

    南宫静泓听了叶锦幕的话,瞪大双眼,不敢置信一般说道:“不是吧,居然是这个原因!”

    他仔细想了一下,似乎他刚一开始,就是嬉皮笑脸的接近慕叶的。

    一开始就给她这样的印象,也难怪她不会相信他的感情。

    南宫静泓苦着脸说道:“我又不是对她一见钟情的,一开始对她那样的态度,当然也是情有可原啊!可谁知道,我后来会喜欢上她呢?如果早知道我会喜欢上她,我宁愿对她是一见钟情的。至少那样,我对她的态度,也会认真起来。”

    叶锦幕同情的看了南宫静泓一眼。

    幸好她就是慕叶,南宫静泓能对着她说出真话。

    要不然,估计她一直都会觉得,南宫静泓是开玩笑的了。

    可是现在,身为当事人,听着南宫静泓的表白,这感觉,还真是酸爽……

    幸亏南宫静泓不知道她就是慕叶,不然也不知道他心里会作何想法。

    但尽管现在能瞒得住他,她的身份迟早要暴露……

    叶锦幕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算了,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去想好了,现在想多少,也只不过是杞人忧天。

    叶锦幕将这个想法暂时抛之脑后,对南宫静泓笑了笑,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事情还真是棘手得很,她必须要知道南宫静泓的招数,才知道该怎么样去应付。

    毕竟她现在,可真的不想跟南宫静泓扯上这种关系啊!

    南宫静泓见叶锦幕出声询问,心里一阵感动。

    看来,叶锦幕对他,还真是比其他人,要热心得多啊!

    看那些人,他诉说对慕叶的感情时,他们不但不给予建议,还使劲泼他冷水。

    可是叶锦幕呢?

    南宫静泓登时用无比热切的眼神看着叶锦幕,说道:“你果然比他们好多了,这个家里,也只有你才会关心我!”

    叶锦幕被南宫静泓这样的眼神看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赶紧转移话题:“你快点说说你的打算吧。”

    南宫静泓笑了笑,说道:“刚才你的话提醒到我了,小叶子现在肯定是不相信我对她的感情是真的。那么现在,我第一步就要让她知道,我对她的一片真心!”

    叶锦幕只感到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还要让她知道他对她的一片真心呢!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好么?

    见叶锦幕不说话,南宫静泓还以为她是在赞同他的打算,跟打了鸡血一般接着说道:“让她相信了以后,我就可以学着电视剧或者里面的办法,来对她进行追求了。”

    叶锦幕心里更加无语。

    看这样子,南宫静泓还真是打算锲而不舍的做追求她的这件事情了?

    还学起电视剧跟里面的办法了,他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呢?

    叶锦幕嘴角抽了抽,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想用什么样的办法,让她相信啊。”

    听叶锦幕这么说,南宫静泓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唉,这件事情,的确是个麻烦事。小叶子那个人心志坚定,她认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更改。如果她认定我只是开玩笑的话,也许不管我怎么做,她也是不会相信我对她的感情。”

    叶锦幕心里一松,赶紧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还能做什么呢?”

    赶紧放弃吧!放弃吧!

    南宫静泓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抬眸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是不是想说,让我放弃?”

    叶锦幕被他说中心思,却是丝毫不露异色,只是淡淡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办法是什么。”

    见叶锦幕没有给他泼冷水的意思,南宫静泓的热情又高涨了起来。

    他又用那种热切的眼神看着叶锦幕,很是感动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打击我。”

    叶锦幕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免得将心中的想法流露出来。

    南宫静泓又接着说道:“其实呢,虽然小叶子心里不相信我对她的感情。不过我觉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我锲而不舍,她总会相信的。”

    叶锦幕心里真的很烦躁。

    她一直在这里听南宫静泓说话,是来套话,而不是听废话的!

    南宫静泓一直唧唧歪歪他的目的,就是不说办法,这不是浪费时间么?

    叶锦幕皱了皱眉头:“所以,麻烦你说重点吧。”

    见叶锦幕如此的“迫不及待”,南宫静泓心里越发感动了,嘿嘿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这么支持我的工作,那我就全部说给你听吧~!”

    见南宫静泓终于上钩了,叶锦幕微微一笑,也没有催促他,只是等待着他的主动交代。

    南宫静泓见叶锦幕不说话,又不满了:“你怎么又不问了,难道你不想听吗?”

    叶锦幕心里还真是无语了,南宫静泓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

    她只能无奈看南宫静泓一眼:“好吧,那就我问问你,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啊?请你快说吧!”

    南宫静泓这才满意的一点头:“那还差不多,我马上就说给你听!”

    看到他这副傲娇的模样,叶锦幕默默翻了个白眼。

    南宫静泓嘿嘿一笑,突然觉得,这样子跟叶锦幕抬杠,感觉还真的不错。

    不过,他已经有了慕叶了,对叶锦幕,最多也只不过是当成朋友看而已。

    南宫静泓一副“凡人们,赶紧来跟我学泡妞吧”的表情,说道:“其实很简单啊,小叶子之所以不相信我,只是因为我之前表现得太过不正经罢了。在以后,我只要坚持在她的面前展露我的真诚,那她不就会相信我么?”

    叶锦幕还以为南宫静泓有多么高明的手段呢,听到他这席话,不由大失所望。

    南宫静泓看到叶锦幕眼中的不以为然,用一种“凡人不懂我高明”的眼神看了叶锦幕一眼:“你别觉得这样做没效果,我跟你说,实际上对付小叶子,也只有这种办法了!”

    叶锦幕不置可否的笑笑。

    她可丝毫没觉得,南宫静泓的这种方法,对她来说,有着什么用。

    南宫静泓撇了撇嘴角:“你想想啊,小叶子可是那种外表看起来似乎很容易让人接近,但实际上却是个防心和戒心都很重的人。我如果不这样死缠烂打,那便连接近她的机会都没有。”

    南宫静泓的这席话,让叶锦幕的心里微微一惊。

    她还真的没想到,南宫静泓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看人却这么准确。

    她身为慕叶的时候,跟南宫静泓才接触过两三次,可他却将她的性格看得这么透,不愧是南宫家的少家主。

    他的确说得很不错,她的确是真的很害怕那种死缠着她的人。

    尤其那些人,还跟她有着不菲的交情,她便连拒绝他们这样做,也是不可能。

    以前她对傅殿宸还有着办法,可现在傅殿宸都学到了叶弦的那一招,导致她现在对傅殿宸都毫无办法,根本不能拒绝他的要求。

    如果南宫静泓也采取这样的办法,那还真是会够让她头疼的。

    所以,她一定要在南宫静泓还没有采取这种措施的时候,就从源头上,掐灭它!

    叶锦幕笑了笑,语气中掩饰不住一丝轻嘲:“你用这样的方式,莫非是觉得,传说中的烈女怕缠郎,是一件非常有道理的事情?”

    南宫静泓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难道不是吗?”

    “哈,那是多久以前的理论了啊,你觉得还适合现代吗?”叶锦幕轻嗤了一声,“虽然我没见过慕叶,但同样身为女孩子,我觉得,我还是很明白她的心里在想什么的。我可丝毫不觉得,你的这一招,对付现在的女孩子们,还有着作用。”

    南宫静泓愕然道:“不是吧,以我对小叶子性格的了解,我觉得这样做非常有用啊!”

    “你确定,她见到你这样做的时候,不会直接一掌把你扇到九霄云外吗?”

    “呃……”

    南宫静泓不由哑然。

    他本来还没这么觉得,但听叶锦幕一说,似乎觉得,这种事情,慕叶真的能做得出来。

    他马上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对叶锦幕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叶锦幕见他这么容易就被说服,心里暗笑,表面上却是翻了个白眼:“我又没有追过女孩子,我怎么知道?”

    南宫静泓马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脸上露出讨好的笑:“你就说说嘛!你们都是女孩子,又都那么冰雪聪明【内心OS:阴险狡诈】,你看到能明白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叶锦幕没好气看他一眼:“我跟她面都没有见过,你觉得我能对她了解多少?”

    “话不能这么说啊!”南宫静泓将他死缠烂打的优点发挥到了极致,“虽然你们没见过面,但我觉得,以你的能力,你绝对能够从我们对她的描述中,充分的了解到了她的性格啊!所以,我觉得你给我出主意,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不是吗?”

    叶锦幕淡淡的哼了声。

    帮助南宫静泓出主意来对付她,她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答应。

    南宫静泓见叶锦幕爱理不理,深深觉得是自己的诚意没有表达够,于是索性一把将叶锦幕的手抓住,瞪大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殷切说道:“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叶锦幕被他这一招弄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可以想象,如果南宫静泓用现在这一招,来对付“慕叶”,她的感受会怎样。

    叶锦幕将手从他的手里挣脱了出来,瞪了他一眼:“对不起,我真的爱莫能助!”

    “你能的!我相信你一定能的!”南宫静泓又锲而不舍的将她的手抓住,“你就帮帮我,怎么样?只要帮了我,你要我答应什么事情,我都会毫不犹豫的!”

    叶锦幕的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

    她看着南宫静泓,微微皱眉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见叶锦幕的态度有所松动,南宫静泓趁热打铁,“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一定答应!不过前提是,你要帮我追到小叶子!”

    叶锦幕冷笑一声:“你还真是懂得开空头支票!追慕叶那么大的难度,就换你一个条件,我还不如将天云令从她的手里抢过来呢!”

    南宫静泓嘿嘿一笑:“那你说要怎么办?”

    “很简单,如果要我帮你追到慕叶的话,你得至少要答应我五个条件。”

    “五个?这么多?”

    南宫静泓失声叫了起来,很是不平衡的叫道:“你当时给林家曲叶莲,才要他们答应三个条件而已。那可是救了两条人命啊,才三个条件!现在你帮我追一个人,就要五个条件,你会不会太过分了?”

    叶锦幕微微一笑:“你可以选择不接受啊,我又没有强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