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67章 她对叶弦的感情变了

第267章 她对叶弦的感情变了

    她也希望有个哥哥,在她的身边,替她遮风避雨,无条件的维护她。

    以前她觉得叶弦是,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里,再也无法单纯的将叶弦看成是她的哥哥。

    可到底是什么感情,她也不知道……

    但对楚轻寒,她的感情却单纯得多。

    想到这里,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

    现在想什么都是白想,唯一的办法,只能等楚轻寒回来,看到DNA的鉴定结果。

    想着有可能出现的两种可能,叶锦幕觉得毫无睡意,索性将异能术秘籍拿出来研究。

    一晚上很快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叶锦幕、叶弦、叶婉和傅殿宸提着书包走出叶家。

    本来他们是打算这段时间不去上课,可现在,楚蒹葭经过上次那件事情,已经彻底的潜伏了起来。

    并且这里,还有各方面的支援,楚蒹葭根本不敢乱动。

    另外一个原因也是,他们想用自己,引得楚蒹葭现身。

    只有将她彻底拔除,才能够让这个隐患不再存在。

    他们四个刚刚走出叶家大门,南宫静泓也将早餐放下,跟了上去。

    萧墨染见状,皱眉叫道:“静泓,你去干什么?”

    “嘿嘿表哥!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转学到明德了!”

    说着,他直接冲出大门,大声叫道:“叶锦幕,等等我!”

    萧墨染的双眉皱得更紧,心里想要将南宫静泓目的查明的想法,越发的深了。

    就连江铭川也好奇的说道:“静泓这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好学了。”

    “谁知道!”萧墨染哼了声,“不过我想,肯定是跟那个慕叶有关系!”

    “慕叶?”

    听到这个名字,江铭川的眼神,忽的变得有些恍惚。

    “是啊!谁知道慕叶给静泓下了什么*药,让他为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哼!”

    萧墨染的话,让江铭川的唇边,泛起了一抹苦笑。

    被慕叶下了*药的,何止是南宫静泓,还有他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被他们挑破了心思,只要一想起慕叶,江铭川的心里,就涌起一阵既酸又涩还有些微甜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吧?

    以前他还觉得,他必须要去再看慕叶一次,才能确定他对她的,是不是这一种感情。

    可是现在,他觉得,根本就不需要看了,他已经确定了。

    他对慕叶的,就是喜欢。

    只是,没想到南宫静泓也喜欢上了她,并且,还这么热烈的要去追求她。

    料想她喜欢的,应该就是南宫静泓这种充满热情的少年吧?

    而他,终究还是太过懦弱。

    不但不敢去接近她,甚至连在旁人面前,承认这份感情的勇气都没有。

    江铭川又苦笑了一下,忽然觉得口中吃着的早餐都全无味道。

    他将早餐放下,对萧墨染淡淡说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

    “咦,你怎么就吃饱了,你碗里不是还剩下很多没吃完吗……”

    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见江铭川已经走远了。

    他呆呆的看着江铭川的背影,过了好几秒,才忽然伸出手,在自己头上一拍:“我的天!我真是太迟钝了!明明铭川也喜欢那个慕叶,我怎么还在他面前提起静泓的事情?”

    他收回视线,继续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不过我可真是不懂,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喜欢慕叶?这眼光,也太差了吧?”

    叶锦幕几人走出叶家后,见南宫静泓追了上来,都不由朝他看去。

    傅殿宸疑惑问道:“静泓,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南宫静泓笑道:“嘿嘿,当然是跟你们一同去明德上学啦!”

    “上学?你也转学到明德了?”

    “是啊!并且,还是跟你们同班呢!”

    他说完这句话,又望向叶锦幕,嘻嘻笑道:“我说话算话,今天开始,我就要跟你成为同学啦!”

    南宫静泓的话,马上让叶弦的视线,冷冷的投向了他。

    叶弦淡淡问道:“难道你答应阿锦什么了?”

    南宫静泓一看到叶弦这种目光,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赶紧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不过是想要让叶锦幕帮我忙而已!”

    他可不想被叶弦当做情敌啊!

    听到南宫静泓的话,叶弦有些疑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他要你帮他什么忙?”

    傅殿宸也好奇的看向了叶锦幕。

    叶锦幕无奈叹了口气:“还能有什么,不就是随意帮他个小忙么?”

    当着叶弦和叶婉的面,她可不好说南宫静泓要她做的事情,是去追慕叶。

    毕竟这两个人,可都是知道她身份的。

    她如果说出去,谁知道他们两个心里,会怎么想。

    她只能用这样语焉不详的态度,希望能揭过这一张。

    叶弦依然是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总感觉叶锦幕这话说得不尽不实的。

    绝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们!

    但他也知道,如果叶锦幕不想说,他们是怎么都问不出来的。

    他只能将这件事情暂且放下。

    反正南宫静泓会跟着他们到明德,到时候到了学校,再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就行了。

    傅殿宸的心里,也是跟叶弦一般想法。

    但他可没有多想,毕竟南宫静泓一直在他的耳边念叨他对慕叶的感情。

    所以傅殿宸丝毫没有想到,会将南宫静泓和叶锦幕扯上什么关系。

    眼看没人关心这件事情了,谁知道南宫静泓却笑嘻嘻的说道:“叶锦幕你可真谦虚,这可不是小忙!对我来说,这是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

    一听南宫静泓这样说,叶锦幕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善了了。

    她索性背过身去,不想听南宫静泓要讲什么了。

    至于叶婉和叶弦,就让他们心里笑她去吧。

    叶弦马上望向南宫静泓:“到底是什么事情?”

    他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告诉你了,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南宫静泓一把将手搭在叶弦的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就是让叶锦幕帮我去追慕叶!你也知道,她们两个其实看起来性格还挺像的,既然这样,那最了解慕叶的那个人,自然也是叶锦幕了。让她帮忙,我想小叶子,绝对会很容易被我追到!”

    “呵呵。”

    叶弦不冷不热的笑了声,将南宫静泓的手从他肩膀上甩了下去,然后望向了叶锦幕。

    难怪叶锦幕一直打马虎眼,敢情她要帮助南宫静泓的事情,就是这样!

    帮助别人去追自己!

    这样的事情,亏她能想得出来!

    难道,她对南宫静泓,感情就这么深厚吗?

    宁愿帮着他追她!

    她就这么喜欢南宫静泓?

    叶弦只感到,他的心里,仿佛在这个瞬间,燃起了丛丛的热焰。

    他恨不得马上冲到叶锦幕跟前,质问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但他深吸了几口气,终究,还是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叶锦幕的性格,他最是清楚。

    如果他真这么做了,谁知道叶锦幕以后对他,心里会有着什么芥蒂。

    他努力将火气给压制住,看向南宫静泓,淡淡问道:“她为什么会帮你?”

    希望别是叶锦幕真的喜欢上了南宫静泓。

    南宫静泓虽然感到此刻的叶弦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只是貌似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还能怎样啊,肯定是我答应她的条件了啊!”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说起来,叶锦幕可真不仗义!她帮了林家那么大的忙,都只要他们答应她三个条件!可是我呢,我跟她还有交情呢,她居然要我答应她五个条件,简直太过分了!”

    叶弦的唇边,不由泛起了笑意。

    他就知道,叶锦幕对南宫静泓,不可能有着什么感情。

    果然,两人之间,是有着交易的。

    至于叶锦幕的目的嘛……

    以叶弦对叶锦幕的了解,微微一想,就马上清清楚楚了。

    叶弦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只要不是对南宫静泓有感情,他的心里,就彻底舒服了。

    并且,叶锦幕还是出自这样的原因才去帮助南宫静泓的,让他的心里,越发的舒坦。

    谁让他居然敢觊觎叶锦幕?

    被敲诈,简直是活该!

    叶弦笑了笑,说道:“如果你不想答应这么多条件,你可以不让阿锦帮忙的,找我也行,我绝对不会开这么多条件的。”

    “喂,你怎么也这样!”南宫静泓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不仗义?我们好歹也是朋友是吗,你们帮我忙,怎么还要提条件!太过分了!”

    叶弦却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跟他进行什么争辩。

    对于一个被叶锦幕坑到这种地步,还不自知的人,叶弦倒是没有什么心思来与他逞口舌之利。

    就让南宫静泓做美梦去吧。

    南宫静泓见叶弦不说话了,心里一阵愤愤,又跑到叶锦幕的跟前,不住抱怨道:“你们叶家的人怎么都这样,你这样,叶弦也这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败给你们了!”

    听到南宫静泓的话,叶弦微微一笑。

    南宫静泓这话,他听着舒坦。

    他和叶锦幕,当然是一家人了。

    不仅现在是,以后,依然一直会是。

    叶婉在一旁,也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南宫静泓也真是可怜,不仅被叶锦幕涮了一把,还赔上了五个条件。

    真是可怜啊!

    她看着南宫静泓的眼神中,不禁充满了同情。

    同时,心里还有隐隐的质疑。

    这样的男生,就算真的对叶锦幕有意思,但他这么傻,真的能给叶锦幕带来什么帮助吗?

    傅殿宸看着南宫静泓的背影,微微一笑。

    他就知道,南宫静泓让叶锦幕帮的忙,肯定是跟慕叶有关系的。

    甘愿付出五个条件让叶锦幕来帮忙,看来,在南宫静泓的心里,慕叶还真是挺重要的。

    身为多年的朋友,他也很希望,南宫静泓的感情之路,能走得顺畅一些。

    几人终于到了明德,因为南宫静泓要去办理转学手续,所以在校门口就与叶锦幕四人分开了。

    这些天,叶婉也转学到了高一一班,所以四人径直朝高一一班的教室走去。

    此刻天色还早,人来得并不多。

    但出乎四人意料的是,余言居然来了。

    刚刚见到他们四人进教室,余言的神色有些微的错愕。

    这些天叶锦幕一直都没有再来明德读书,现在楚蒹葭的事情解决了,他推测叶锦幕应该也会再来明德,所以早早的就来了明德。

    只希望能再看到她一眼。

    以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对一个女生牵肠挂肚,想着要见她到这种地步。

    仅仅是几天没有看到她,心里就牵挂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