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68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第268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在以前,他还没有意识到,他对叶锦幕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直到此刻,再度见到她,他才感觉到那种感情,似乎要滂沱而出,再抑制不住。

    他疾步走到叶锦幕的跟前,急急问道:“你终于来了,这些天没事?”

    尽管已经知道,叶锦幕能出现在明德,肯定是楚蒹葭的威胁已经不在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但他却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唯有这样问上一句,听着叶锦幕亲自说出的没事,他的心里才会安定下来。

    叶锦幕被余言这样焦急的模样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这才稳住了心神。

    虽然余言一直都说要追她,可她从来没有放到过心上。

    所以现在看到余言这样的神情,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她微微笑了笑,对余言说道:“没事,多谢你关心了。”

    余言这么问,自然是应该已经知道了楚蒹葭的事情。

    叶锦幕也不想让他知道她与楚蒹葭的那些纠葛,于是说了这句话,就打算绕过他朝座位走去。

    余言微微皱眉,他能轻易看出来,叶锦幕在心里,对他还是有着戒心的。

    看到这样的叶锦幕,他的心里,有些微微的难受。

    他知道叶锦幕的戒心重,可没想到,他这些天的努力,完全没有任何的效果。

    都怪秦家!

    如果不是他们,这一次让他救了叶锦幕,叶锦幕对他,就绝对不会这么冷漠了!

    余言的眼中划过一抹暗沉,又要跟着叶锦幕的身后时,叶弦和傅殿宸,一边一个,将他的路彻底堵住!

    余言冷冷看了两人一眼,却只见这两个人,看着他的视线中,也满是不善。

    余言唇边泛起一抹冷笑,眼里有着一抹威胁。

    这两个人,一个不敢对叶锦幕承认对她的感情,一个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情。

    居然敢来坏他的事?

    活腻了?

    就不怕他直接在叶锦幕的面前,挑明这两人对她的感情?

    到时候倒要看看,叶锦幕对他们,还会不会继续如故!

    余言冷笑了一声,没有再看两人,也走向自己的座位。

    叶弦也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在叶锦幕的身边坐了下来。

    他哪里看不出来余言眼神里面的意思。

    妄想在叶锦幕的跟前,捅出他对叶锦幕的感情?

    他倒要看看,余言到底敢不敢。

    现在他可是能看出来,在叶锦幕的心里,已经不再单纯的将他看成是哥哥了。

    如果余言揭穿了更好,能够让叶锦幕直面对他的感情。

    还避免了他自己表白出来的尴尬。

    多好。

    叶弦又笑了笑,直接将余言的威胁抛到了九霄云外。

    傅殿宸则是一头雾水。

    直到坐在了座位上,他还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余言。

    他实在搞不懂,余言到底为什么在威胁他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难道,他做了事情,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余言的手上?

    实在想不透,傅殿宸索性不再去想。

    余言接收到了傅殿宸疑惑的眼神,又看了眼前面的叶弦,见他也根本没有将威胁放在心上的样子,心里一阵憋闷。

    敢情这两个人,一个是根本没有将他的威胁看在眼里。

    一个,则是根本不懂他威胁的意思是什么?

    很好。

    既然他们两个这么不在乎,那他倒要去试试,看看到时候,这两个人,还会不会这样镇定自若!

    哼!

    叶锦幕丝毫没有看到三个人之间的波澜暗涌。

    她将书从书包里面拿出来,就察觉到身边的叶弦没有动作,只是在看着她。

    她朝叶弦看去,叶弦也在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锦幕当然知道他在迟疑着什么,让小鳞弄了个结界,就对叶弦说道:“我将声音屏蔽了,你想问我什么话吗?”

    “阿锦,你知道我想问什么的。”

    叶弦微微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些无奈。

    叶锦幕也是无奈的看他一眼:“你跟南宫静泓聊天了,就该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知道,可我心里,还是有些话想说……”

    看到叶弦坚决的模样,叶锦幕只能在心里叹气,说道:“放心,我不会对南宫静泓有什么感情的。”

    “可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真的骗了他这一次,你觉得他会善罢甘休吗?他肯定会一直缠着你的!”

    “没事的,这些问题我早就想到了!并且,我看他的性格,也是那种很难安定下来的,谁知道他对慕叶的感情能持续多久?也许没几天,就消散了呢!”

    叶弦的心里,可没叶锦幕这么盲目乐观。

    南宫静泓的性格虽然很跳脱,可他毕竟是南宫家的少家主。

    像这种出身的人,一般认定了一件事情,都很难改变。

    认定了一个人,也极难转变对她的感情。

    并且,他推己及人……

    还真的觉得,南宫静泓对叶锦幕的感情,还真的不会短暂。

    见叶弦沉默了下去,叶锦幕无奈说道:“你不会真的觉得,南宫静泓对我,有多深的感情?”

    叶弦哀怨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她的情商,为什么这么低……

    “别这样了,你放心,不管他对我怎样,我都不会对他有感情的!放心!”

    见叶弦依然沉默不语,叶锦幕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你相信我!我不会喜欢他的!”

    叶弦被他这样摸着头,心里一阵无语。

    他将叶锦幕的手抓在手里,叹了口气:“好,那我就相信你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叶锦幕这才笑着一扬头:“这还差不多!你本来就该相信我的!”

    叶弦也笑了笑,心里却依然在叹气。

    说实话,他还真是有些羡慕南宫静泓,至少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正大光明的表达对她的感情。

    哪里像他,什么都要瞒着她,都不敢在她的面前,表露出对她的感情来。

    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也跟南宫静泓一般光明正大起来。

    两人屏蔽了声音在聊天,但后面的两个人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都几乎要迸出火来。

    余言暗暗咬了咬牙,手指攥得指节都发白了。

    虽然不知道两人到底在聊一些什么,但看他们那样亲昵的动作,他还是能知道,两人聊的,肯定是专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

    想着他们两个有着专属的秘密,但叶锦幕对他,却是那样的冷漠,余言看着叶弦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杀意。

    看来,现在在叶锦幕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叶弦。

    只要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要追到叶锦幕的难度,就小多了。

    傅殿宸的反应,其实跟余言差不多。

    他的心里,一阵浓浓的酸涩。

    但他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着这种反应。

    他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南宫静泓等人,之前对他开的玩笑。

    顿时,一阵微微的灼热,在他的心里燃烧了起来。

    他看不得叶锦幕和叶弦聊得这么开心,看不得他们两个互相握着手的样子。

    也看不得,叶锦幕那般亲昵的轻抚叶弦的头发。

    难道,真的跟他们说的那样,他对叶锦幕的感情,很不一般?

    这个念头刚刚涌起,傅殿宸的双眼,就不由瞪大……

    这……怎么……可能……

    他自嘲的笑笑,看来他真是被南宫静泓他们洗脑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

    他将这个念头收敛起来,努力不去看叶锦幕和叶弦。

    可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视线,总是情不自禁的朝那边瞄过去。

    幸好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叶锦幕,我终于顺利成为你们班同学了!”

    是南宫静泓。

    南宫静泓声音的响起,彻底将傅殿宸心里的胡思乱想击跑了。

    叶锦幕听到南宫静泓的声音,也皱了皱眉头,将结界给撤去。

    她看向南宫静泓,只见他此刻满脸的喜意,一下子奔到了叶锦幕的座位旁边,对她叫道:“叶锦幕,你前面是谁,我要跟他换座位!”

    叶锦幕只感到头疼不已。

    昨天南宫静泓就说了要坐在她前面,没想到他今天,居然真的想付诸实践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南宫静泓话音刚落,见叶锦幕前桌还没有到,直接就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叶锦幕无语看他一眼:“你就这样坐着,不太好?”

    “没事!”南宫静泓满不在乎的说道,“大不了等他来了,我直接跟他说就是了!”

    叶弦也看不惯南宫静泓这种做派,冷冷说道:“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他会答应你的要求?”

    叶锦幕的前桌,也是苏城的一个富家子弟。

    平时颇有些富家子弟特有的做派,可不是一个那么好说话的人。

    南宫静泓依然满脸的不在乎:“谁知道呢,也许他一看到我,就觉得我很亲切,然后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了呢?”

    叶弦嗤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能让叶锦幕的前桌答应,除非南宫静泓自爆自己的身份。

    看在南宫家的地位上,也许那个人还会有可能答应。

    南宫静泓看到叶弦的表情,马上不满的抗议道:“喂,你不相信我吗?”

    叶弦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你还是等他来了再说。”

    想着这小子要追慕叶,他就看他不顺眼。

    南宫静泓鄙夷的看他一眼:“他当然会答应,你就别担心了!”

    他说完这话,又望向叶锦幕:“叶锦幕,你答应了我的,要赶紧给我做计划书啊!”

    叶锦幕被他搅得头都有些疼了,只能无奈看他一眼:“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就时刻盯着我,怎么样?”

    看来,她得上网随便搜一个计划书下来,然后整理整理,给南宫静泓过过目了。

    并且,还得是不要那么烦到她的一个计划。

    想想以后如果继续被南宫静泓这样骚扰,她就只感到,她的头越发的疼了。

    在他们的身后,余言冷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因为南宫静泓从来没有在叶锦幕的身边出现过,所以他以前还真是没有注意南宫静泓。

    看到他的脸色,左二马上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余少,他是南宫静泓。”

    “南宫静泓?”

    余言扬了扬眉,心里又升起一阵警觉之意。

    他没有想到,叶弦和傅殿宸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南宫静泓!

    叶锦幕招惹桃花的本事,还真是不低!

    叶弦和傅殿宸也真是没用,成天守着叶锦幕,还让南宫静泓趁虚而入!

    如果是他,他绝对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南宫静泓还真是一个劲敌,他得好好想个办法来对付他了。

    南宫静泓听到叶锦幕的话,马上说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今天就往死里把你盯着!”

    叶锦幕撇撇嘴,实在是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