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74章 你还真是不懂阿锦

第274章 你还真是不懂阿锦

    傅殿宸哼了声:“余言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自然不可能让他好过。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你去找凌锦城,将这个猜想告诉他,我想他必定会做得非常好的。”

    傅殿宸深深的看了叶弦一眼:“难怪你要找我来合作,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要让我出面,去联合凌锦城。”

    “那当然。”对于他的话,叶弦丝毫没有否认,“要不然,我一个人去做多好,功劳全部能被我拢到身上,又怎么需要让你也出来跟我争功劳?只可惜,我跟凌锦城没有丝毫交情,他也不会相信我的话。”

    叶弦说到这种地步,傅殿宸反倒放下心来。

    只要叶弦有求于他,那就是最稳当的合作关系。

    对于很多事情,叶弦毕竟比他看得要透,可是人脉方面,叶弦却是输给他的。

    彼此都有可以利用对方的原因,那就不用担心这种合作关系会崩裂了。

    叶弦又接着说道:“并且,你可别忘了,阿锦和我,都是凌锦城的师妹。我想,就算看在她这个师妹的面子上,凌锦城也绝对不会放过余言的。那样一来,余言可就会有麻烦了。”

    傅殿宸突然只感到身上一寒。

    幸好现在叶弦跟他还是盟友,要不然,跟叶弦作对,还真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也不知道叶弦是不是跟叶锦幕待的时间太久了,也沾染了一些叶锦幕身上的腹黑特色。算计起人来,这样不动声色却又阴狠十分,让傅殿宸对自己以后的处境,感到有些深深的担忧了。

    罢了,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想好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将余言这个大隐患解决掉。

    叶弦这时候,又微微笑了笑,说道:“还有一点,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

    傅殿宸疑惑的看向叶弦。

    他又想出了什么歪主意?

    叶弦微微叹了口气:“跟我做盟友,你可真幸运,什么事情都不要动脑子。”

    傅殿宸感觉到被侮辱了,可是,叶弦说得也对,他的确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察觉到。

    他只能暗暗忍下这口气,想着回去后,一定要让爷爷再多教教他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

    叶弦笑了笑,说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余言出现在苏城的时间,正好是你表姐林天娇出事的时候?”

    傅殿宸心里一惊,忍不住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我表姐的事情,是余言设计的?”

    “有可能哦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叶弦微微一笑,“所以,我觉得你可以让凌锦城再查一下,余言跟无极帮的关系。”

    傅殿宸此刻心里的震撼,是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叶弦的脑洞真是突破天际了,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他都能关联起来?

    明明这两件事情,看起来完全没有关联性啊,为什么他能想到一起?

    是他想象力太丰富,还是他的推断能力惊人,说出来的,就是事实?

    傅殿宸惊疑不定的看着叶弦,如果是后者,那叶弦的能力,该有多惊人?

    可这一点,叶弦却从未在所有人面前展露出来。

    如果不是今天要跟他合作,也许叶弦都不会在别人面前显示这一点。

    明明有着这么惊人的能力,却一直掩藏着,这样的叶弦,才更加让人觉得恐怖。

    看到傅殿宸似乎被震惊到的样子,叶弦微微一笑:“别这样看着我,毕竟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联,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

    傅殿宸只感到喉咙似乎有些干,有些痒。

    好不容易,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试探性问道:“是你跟叶锦幕一起推测出来的?”

    叶弦点头:“没错,是阿锦最先觉得有些异常,于是跟我,还有叶婉一起探讨,最后,我们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傅殿宸的心里,蓦然涌起一阵淡淡的苦涩。

    有着这样的发现,叶锦幕最先找到商量的,不是他,而是叶弦。

    说明在叶锦幕的心里,最被信任的,果然还是叶弦。

    傅殿宸心里有些愤愤不平,但却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只能压制着这种心情,又问道:“那么,余言这次跟楚蒹葭合作,算计叶锦幕的事情呢?”

    叶弦笑笑:“是我先想到的,然后我也跟阿锦说了。”

    “叶锦幕怎么说?”

    这是傅殿宸最关心的事情。

    只要叶锦幕自己都对余言产生了怀疑,那事情就好办了。

    “你觉得呢?我都能想到的事情,阿锦不会想到么?”

    “那叶锦幕为什么还——”

    傅殿宸正想问为什么叶锦幕明明都已经知道了余言的真面目,还会对他这样的和颜悦色。

    但刚刚才问出一半,他就在心里暗暗笑话自己太天真了。

    叶锦幕做事情都有自己的目的,她既然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自然是为了麻痹余言。

    在余言毫无戒心的情况下,再让凌锦城去查他,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傅殿宸只感到心里的情绪有些复杂:“所以,让你来找我帮忙,是叶锦幕的意思了?”

    叶弦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在阿锦的心里,你只不过是她的朋友,你觉得她会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什么事情都找你这个朋友来帮忙?”

    傅殿宸被叶弦这话说得无言以对,但心里的黯然,却越发的深了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没错,不同于他对叶锦幕的感情,叶锦幕对他,只是将他看成是个朋友罢了。

    所以,遇到事情,她宁愿去找叶弦商量,也不会来找他帮忙。

    这可真是个可悲的定位。

    叶弦打击到了情敌,心里感到一阵畅快。

    但就连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其实刚才他说的,虽然大部分是真的,但还是掺杂着谎言。

    叶锦幕对傅殿宸,并不仅仅只是将他看成是朋友而已。

    可是,既然叶锦幕自己没有察觉出来,他自然不会挑明。

    并且,他更加不会将这种话说出来,让傅殿宸开心一场。

    既然傅殿宸这么迟钝,他自己对叶锦幕的感情都非得要傅老爷子挑明才能看清楚。

    那么,他察觉到叶锦幕对他的感情,自然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叶弦的心里,也暂时性的感觉到像是受到安慰一样。

    既然这件事情不可能,那就完全当做没有发生过。

    傅殿宸沉默了一瞬之后,又说道:“既然这件事情跟叶锦幕没关系,那就是你自己出头的?”

    叶弦点头:“当然是,所以,你决定好了,要跟我合作了?”

    傅殿宸冷笑了一声:“我不是都说了么,余言敢那样子对叶锦幕,我不可能放过他。既然这样,那你说,我会不会跟你合作?”

    “好,那就希望我们两个合作愉快了。”

    傅殿宸也点点头,但心里突然又涌起一个疑惑来:“对了,你说余言的所作所为,叶锦幕心里都知道?”

    “对,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叶锦幕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你还要来跟我合作,一起对付余言?”

    叶弦微微一笑:“阿锦虽然知道,但这些只是猜想而已。就算将这些猜想说出去,余言也不一定会承认啊。”

    傅殿宸有些懂了:“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将证据查出来,好让余言无话可说,也让叶锦幕对余言彻底死心?”

    “你到现在,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你真是不懂阿锦。”

    叶弦淡淡看了傅殿宸一眼,眼里有些讥诮的意味。

    傅殿宸被这样的眼神刺伤了,追问道:“你什么意思?”

    叶弦却只是笑了笑:“我什么意思自然不会说出来,说出来,不是让你有更加能了解阿锦的机会么?你以为我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傅殿宸哼了声。

    叶弦不说,他自然也会去猜。

    他之所以对叶锦幕没有叶弦这么了解,第一自然是因为没有跟叶锦幕相处过这么长的时间手机站m.kanshutang.看书堂-手机小说在线阅读。

    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他以前没有意识到对叶锦幕的感情。

    所以,自然也不会对她的事情,去了解和研究得那么透彻。

    就算他想去研究,也会以“何必对朋友研究那么深”的借口,而掐断自己这样的念头。

    可是现在,已经彻底明白自己心意的他,自然再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了。

    他相信,假以时日,他也必定能跟叶弦,不,是比叶弦还要,更加了解叶锦幕!

    叶弦猜透了傅殿宸心里的想法,又是微嘲的笑笑。

    没错,傅殿宸的确是可以慢慢去研究。

    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这次来找傅殿宸合作,可不仅仅只是共同除掉余言。

    更重要的,还是来给他自己增添攻陷叶锦幕的筹码。

    只可惜,这一切,傅殿宸是不懂的了。

    叶弦对傅殿宸微微一笑:“那我就先告辞了,阿锦还等着我去商量事情呢,你就在这里慢慢想。”

    说完,不理会傅殿宸瞬间变差的脸色,转身就离开了。

    傅殿宸看着叶弦的背影,眉头紧紧皱起。

    他必须要改掉这个局面!

    他一定,要让叶锦幕对他,也像对叶弦一样信任。

    比如现在,有事情,也会将他叫过去一起商量。

    叶弦感受到身后傅殿宸不断散发出来的怨念,唇角的笑越发的深了。

    他进了屋里。

    此刻余言也已经离开,众人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叶弦走入叶锦幕的房间,对她说道:“阿锦,我刚刚去见过了傅殿宸。”

    叶锦幕有些疑惑的看向他:“你找傅殿宸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叫他帮个忙而已。”叶弦笑了笑,“就是将我们两个的推测,让他去告诉凌锦城罢了。”

    叶锦幕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只是点头说道:“傅殿宸和余言一直不对头,去找他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并且余言也让他差点被楚蒹葭伤害,让他出手去对付余言,也算报仇了。”

    “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才这样做的,他听到后还挺开心的。”叶弦在叶锦幕身边坐了下来,“相信不管怎样,出于对余言的反感,他都会让凌锦城相信他说的话的。只要凌锦城相信,那余言的马脚,相信很快就能露出来。”

    “对,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余言还有什么话要说。”

    叶锦幕微微笑了笑,但是笑里,却有着些微的冷意。

    她一直坚信,余言接近她,肯定是有着什么目的。

    包括他之前跟楚蒹葭的合作,还有此刻,将南宫静泓和傅殿宸救下来的做法,都是为了接近她才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对于余言口口声声说想要追她,她是一个字也不曾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