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76章 去查叶弦的身世

第276章 去查叶弦的身世

    小鳞的笑容一顿,她就知道,她的态度瞒不过叶锦幕。【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她只能说道:“主人,在说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你说吧。”

    “那就是,你觉得叶弦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什么?”

    叶锦幕想了想,才说道:“说实话,我觉得阿弦的亲生父母,肯定不是普通人。但是傅殿宸他们也说过,他们熟知的豪门中,似乎还没有哪一家,曾经丢失过孩子的。所以,对他的身份,我还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你是这么想的,所以叶弦,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小鳞说道,“但是,他似乎对他的身份有一些猜想,他那种害怕的情绪,也是因为这些猜想才引起的。”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他猜想中的身份,是一个很糟糕的身份?”

    小鳞点头:“对,这是我从他那种异常波动的脑电波中推测出来的,可是他到底是为什么得出这样的推测,也为什么害怕,我却一点也不知道。”

    叶锦幕不由叹了口气:“阿弦真是想多了。难道他不知道,在我看来,不管他的出身是什么,他都永远只是叶弦么?为什么他会觉得,万一他的身世不好,我会对他有所不同呢?”

    小鳞的心里不由吐槽:还不是因为他喜欢你,所以才分外在乎你的感受?

    但这话,她当然不敢当着叶锦幕的面,对她说出来。

    在她看来,叶弦和叶锦幕,是绝对能在一起的,毕竟两人都已经对彼此有感觉。

    但是,若她提前将这件事情捅破,谁知道以叶锦幕的性格,会不会跟傅殿宸一样,一直不肯接受。

    然后,导致心里一直回避这种感觉,从而会将叶弦当成真正的哥哥来看待。

    所以,还不如暂时先沉默着,让叶锦幕自己来发现。

    毕竟感情只有水到渠成,那才叫完美。

    但对于叶弦的担心,小鳞的心里,也是有些关心的。

    既然叶弦对他的身份那样恐慌,那就说明,他的心里,也许是真的有着什么猜测,并且这个猜测,很有可能,还十分的有来源的根据。

    对于叶锦幕的感情生活,小鳞还是很关心的。

    所以她马上问道:“主人,要是叶弦的身世真的十分可怕,你也能接受吗?”

    叶锦幕微微皱眉:“小鳞,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问?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管阿弦的身份是什么,在我心目中,他都永远只是我认识的这个阿弦。就算他的身世再可怕又怎样,难道他就会变成别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鳞赶紧说道,“我只是担心,如果他的家世真的十分可怕的话,你觉得他的父母,会不会阻挡他继续跟你们来往?”

    小鳞的话,让叶锦幕不由为之一怔。

    说实话,小鳞说的这些,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过。

    她一直觉得,她跟叶弦,一直就应该是在一起的,没有任何人能把他们分开。

    除非是叶弦遇到了他爱着的那个人,主动离开她。

    可是现在,小鳞的话,却让她的心里,也不由想起那个可能来。

    到了那个时候,叶弦会不会将他真正的家人,看得比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要重要?

    这个可能,叶锦幕真的不愿意去设想。

    但如果这是叶弦的选择,她也不会去为难他。

    小鳞继续说道:“主人,万一这些都发生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叶锦幕只能无奈笑笑:“那还能怎样,如果阿弦真的选择那样,我也只能接受。”

    “主人,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吧?”小鳞有些愕然,“难道你就不会主动出击,去查清楚他到底是什么家世么?”

    “然后呢?”叶锦幕反问道,“找到后,就可以杜绝发生这样的情况了吗?”

    小鳞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啊,你可以抢先攻略他的家人嘛!”

    叶锦幕无语看小鳞一眼:“就算我们先找到他的家人,你怎么知道能改变他们的看法?并且,我也不希望对阿弦做这样的事情。”

    小鳞也是一脸的无语:“为什么不这样做,这样一来,叶弦就不可能跟你变得生疏了啊!”

    叶锦幕似笑非笑的看了小鳞一眼:“为什么我觉得,你似乎很想让我去调查阿弦的身世?”

    小鳞的神情顿了下,禁不住“呃”了一声。

    叶锦幕又笑了下:“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唉,主人啊!我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你好啊!”小鳞叹了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我不是说了吗,你只有这样做,才不会跟叶弦变得生疏起来啊,你看我是多么的关心你,你怎么能用‘目的’这个词来形容我呢?”

    叶锦幕笑了笑:“你觉得我会相信?”

    小鳞终于屈服于叶锦幕的目光和小东下,只能无奈的叹气:“好吧好吧,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

    叶锦幕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

    小鳞一开始就在给她设圈子,如果她都听不出来,那这一世简直就不要混了。

    只是小鳞到底有什么目的,叶锦幕还真是不知道。

    小鳞一副很委屈的模样看着叶锦幕:“其实很简单啊!我不就是想要让叶弦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然后,能更加有力量帮助到你吗?”

    这下惊讶的倒是叶锦幕了,她有些狐疑的看着小鳞:“就是这个原因?”

    如果是这样,那小鳞为什么要一直设圈子跟她说,直接说不是更好?

    “当然是这个原因了!”小鳞很是义愤填膺,“不然还有什么原因?主人,你为什么要把我想得这么阴暗?”

    叶锦幕定定的看了小鳞一眼,却只见小鳞一直都是保持这样的神情,也看不出来她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她也没有追究,权且当做是相信了。

    毕竟小鳞不管怎样,都是不会害了她的。

    小鳞见叶锦幕不追问,暗暗的松了口气,才接着说道:“我看叶弦的相貌和气质,都觉得他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出身。所以,他的真实身份,肯定能帮到主人你。并且,你不是有着天云令吗?凭借天云令去寻找叶弦的亲生父母,那肯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

    叶锦幕忍不住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小鳞一眼:“我用慕叶的身份去找阿弦的亲生父母?你当凌锦城是傻的?”

    小鳞嘿嘿一笑:“这有什么,在别人面前,你不是那个可以跟慕叶成为好朋友的人吗?并且,就连南宫静泓都要你帮他追慕叶了,慕叶帮你做事情,又有什么好怀疑的?”

    小鳞的话,让叶锦幕不由又望了她一眼。

    真是没想到,现在小鳞想事情,居然也想得这么周全了。

    这件事情,连她自己都没想到。

    也许是因为她心里确实有鬼,生怕别人将她和慕叶扯上关系。

    所以,才不敢表露出任何她跟慕叶有任何联系的迹象来。

    现在听小鳞这么一说,才确实觉得,她就算真的这么做,也未必会引来别人的怀疑。

    叶锦幕禁不住抚摸上小鳞的头:“不错,这个主意很好。”

    小鳞很享受她的爱抚,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邀功一般说道:“我就说,我是在全心全意为主人着想嘛!”

    “嗯,不错,那我就这样做。”

    叶锦幕点点头,但心里依然是感到有些不对劲。

    小鳞对叶弦的身份这么热衷,肯定有着不一般的原因。

    但小鳞却一直瞒着她,这是为什么?

    叶锦幕皱了皱眉头。

    既然小鳞不想说,她也不要再问好了。

    反正来日方长,她就不信她不会知道。

    一夜很快过去。

    因为今天楚轻寒就要回来,所以叶锦幕的心情很是飞扬。

    直到出门的时候,她的唇角都是一直保持着上扬的状态。

    叶弦知道她开心的原因,只是笑了笑,也没有挑明。

    但傅殿宸看着,心里却是困惑十分,还带着些许的酸涩之意。

    昨天晚上他被挑明自己的心意之后,几乎一晚上都在想着这件事情,辗转反侧,基本上没有睡上一个好觉。

    结果现在一醒来,又见到这样一个神采飞扬的叶锦幕,心里的想法真是复杂难明。

    毕竟,昨天晚上,叶弦跟他说完话之后,就去找叶锦幕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但看现在叶锦幕一醒来就很高兴的样子,难道叶锦幕高兴的原因,跟叶弦和她说的话有关?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又想到叶弦所说的,叶锦幕只是将他单纯当做是朋友的话语,傅殿宸的心里,越发的难受了起来。

    他没有再去看叶锦幕,只是微微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这一幕,安静的吃起早饭来。

    其他人根本没有发现这一幕,只有傅老爷子瞄了眼傅殿宸,看到他这样的神色,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

    他就知道,他这个孙子,真的不是叶弦的对手!

    也不知道昨晚上,叶弦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让他现在郁闷成这个样子。

    看来,他得挑个时间,去找一些恋爱高手,来专门对傅殿宸进行一下培训了。

    南宫静泓也是有些疑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皱眉道:“叶锦幕,你怎么了,一大早的就开心成这样子,昨晚上做梦捡钱啦?”

    叶锦幕无语的看了南宫静泓一眼。

    他明明是个世家公子,怎么老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样子?

    不过她心情好,也懒得跟他计较。

    南宫静泓突然像想起什么一般,双眼一亮,叫道:“你不会是因为轻寒哥要回来了,所以才开心成这样子吧?”

    叶锦幕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在她心里,早就将楚轻寒看成了她的哥哥,她也不怕别人误会什么。

    却不知道,她的这句话,让傅殿宸和傅老爷子的眼神,都不由瞟向了她。

    傅殿宸原本正在吃饭的手顿了顿,心里升起一阵难言的感觉。

    原来叶锦幕这么开心,是因为要见到楚轻寒了。

    可是,她不是喜欢叶弦的吗,为什么会因为楚轻寒开心?

    想起叶锦幕跟楚轻寒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傅殿宸情不自禁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莫非——

    在叶锦幕的心里,真的只是将叶弦看成是哥哥,将他看成是朋友。

    但将楚轻寒,却是看做,她喜欢的那个人?

    傅殿宸捏着筷子的手,越发的紧了。

    叶弦注意到他的动作,却只是微微笑了笑。

    将楚轻寒看成是情敌,活该傅殿宸不会是他的对手。

    “我的天!”南宫静泓又叫了起来,“叶锦幕!你不会是喜欢上轻寒哥了吧,不然为什么对他的回来这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