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77章 余言被坑了

第277章 余言被坑了

    叶锦幕无语的瞪了南宫静泓一眼:“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不帮你的忙了。”

    “好吧!”南宫静泓只能无奈闭嘴,“现在你是老大,我听你的行了吧?”

    李潜却是被叶锦幕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叶丫头,你答应南宫小子什么要求了?”

    南宫静泓却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回答。

    这种让别人帮忙追女生的丢脸事情,他才不会说出去让人呢,难道想要让人笑话么?

    李潜又看向叶锦幕,南宫静泓赶紧叫道:“叶锦幕,如果你敢说,我就不答应你的条件了!”

    叶锦幕轻笑一声,看了南宫静泓一眼:“你确定?”

    想起叶锦幕不帮忙的后果,南宫静泓只能恨恨咬了咬牙:“哼,你说吧!”

    叶锦幕笑了下,对李潜说道:“南宫静泓要我帮他追慕叶。”

    “什么?居然是这样的事情!”

    李潜和傅老爷子,都不由玩味的朝南宫静泓看去。

    还真是想不到,这里最有行动力的,还是南宫静泓啊。

    喜欢一个人,不但自己去跟人家表白,还让别人帮忙去追。

    傅老爷子内心OS:如果我家孙子有这么大胆就好了,唉!

    江老爷子听到这话,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在他看来,慕叶跟江铭川应该是一对才是,南宫静泓算什么?

    一个第三者,还做出这种事情来,这小子还真是怪不要脸!

    江铭川也看了南宫静泓一眼,微微抿唇,没有说话。

    李潜也升起一阵看热闹的心理,笑了笑:“南宫小子让你去追慕叶?你难道跟慕叶很熟吗?”

    “师父疑惑的,其实也是我困惑的事情。”叶锦幕笑了笑,“但不知道怎么的,南宫静泓就是觉得,我跟慕叶会很投缘,所以非得让我去帮忙。”

    南宫静泓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没错,难道你们没觉得,她们两个人其实性格挺像的吗?我相信她们两个,绝对能成为朋友的!”

    江老爷子禁不住哼了声。

    他看向叶锦幕:“小锦,你真的答应他的要求?”

    答应了他,你表哥怎么办啊?

    叶锦幕将江老爷子话里没有说透的意思全部看清楚,心里不由一阵苦笑。

    她禁不住看了叶弦一眼。

    什么时候才能找个好机会,跟江老爷子将她的身份说清楚?

    叶弦却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没有说什么。

    叶锦幕都有可能跟楚轻寒是兄妹了,那就说明,她跟江铭川有可能什么血缘关系都没有。

    到时候,江铭川不是更有理由去接近叶锦幕了么?

    并且他们两个小时候的关系那么好,谁知道叶锦幕对江铭川,又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感情。

    他除非是傻了,才会去跟江老爷子和江铭川说明白,叶锦幕就是慕叶。

    最好他们一直不知道,去追寻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慕叶吧。

    等到叶锦幕真的喜欢上她,江铭川就算知道了真相也没用。

    这样想着,叶弦的唇边,又不由拂过一抹微微的笑意。

    叶锦幕见叶弦不回应她,只能无奈的移开视线,望向江老爷子:“对啊,毕竟南宫静泓还答应了我五个条件,我不答应他好像也说不过去。”

    她决定了,只要江铭川不承认对慕叶的感情,她就假装不知道。

    让南宫静泓假装追到她也好,至少可以让江铭川在失去希望后,也许会死心。

    江老爷子瞪了叶锦幕一眼。

    有这样的人吗,不帮自己的表哥,却去帮助外人!

    就算南宫静泓答应了她五个条件又怎样,这些条件,能比得过他们江家对她的全心全意吗?

    见到江老爷子瞪她,叶锦幕却只是疑惑之极的看着江老爷子,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子的对她。

    叶锦幕这副“傻白甜”的模样,彻底将江老爷子的不满全部击溃。

    他怎么就忘记了,江铭川可是从来不承认他自己对慕叶的感情的。

    那么叶锦幕不明白他的意思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他怎么就有个情商这么低的孙子,明明喜欢人家姑娘,却不敢承认。

    现在看吧,马上就被人家占了先机了!

    怎么跟傅殿宸一个样!

    他情不自禁看向傅老爷子,想要跟他寻求共鸣。

    却被傅老爷子轻蔑的看了一眼。

    看到江老爷子瞬间变得疑惑起来的神情,傅老爷子心里暗哼。

    我的孙子,才不像你孙子那么傻呢!

    现在他早就明白对叶锦幕的感情了!

    叶弦也不敢对叶锦幕做出追求这样的事情。

    我孙子现在的处境,比你孙子好太多!

    江老爷子心里一阵憋屈,但又无法释放,只能转过头,瞪了江铭川一眼。

    叶锦幕将江老爷子的神情收在眼底,在心里暗暗笑了下,装作没有看到。

    南宫静泓很是嚣张的扫了众人一眼:“怎么样,你们是不是都很羡慕我的勇气啊?”

    众人对他的嚣张嗤之以鼻。

    但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比起他们来,他的确是勇敢得多。

    江铭川的眼神有些黯淡。

    比起南宫静泓,他还真是够懦弱的。

    就连承认自己对慕叶的感情,也是不敢。

    南宫静泓更加得意:“我相信叶锦幕出马,小叶子肯定不在话下!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看我跟小叶子出双入对吧,哈哈哈!”

    江铭川握着筷子的手霍然收紧。

    只听“咔嚓”一声,他手里的筷子断成两半。

    大家都疑惑的朝他看去,却只见他淡定之极的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淡淡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说完,就站了起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萧墨染的唇边拂过一抹笑意,又转瞬即逝。

    他在南宫静泓的头上猛然一敲:“你看你做的好事!”

    说完,他也朝江铭川的房间走去。

    现在江铭川能发怒,就说明那个慕叶在他心中的地位还真不低。

    现在的他,如果再去鼓动鼓动他,说不定他真的会出手跟南宫静泓去争慕叶。

    最好将慕叶给争过去,那么那个少女就祸害不到南宫静泓了。

    萧墨染想着这个可能,唇边又拂起了笑意。

    叶锦幕回头看了眼江铭川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江铭川这样的表现,将她心里的担心越发的加深了。

    看来,告诉他她身份的事情,刻不容缓。

    那就等楚轻寒回来,将DNA验证的结果出来后,再一下子告诉他吧。

    咦,不对!

    叶锦幕突然想起,如果她跟楚轻寒是兄妹,那她跟江铭川,不是就没有血缘关系了?

    那样一来,如果她告诉江铭川她就是慕叶,他不是会陷得更深?

    叶锦幕的双眉不由紧皱。

    如果她跟楚轻寒真的是兄妹,那么,她肯定会被楚家认祖归宗。

    所以,她是慕叶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江铭川!

    转过头来,叶锦幕也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将筷子放下,说道:“我吃好了,阿弦,你呢?”

    “我也是。”叶弦对她笑了笑,也站了起来。

    看到两人的互动,傅殿宸的心里又划过一道黯然。

    到了现在,叶锦幕都只问叶弦,而忽略了他。

    从细节处更容易看到真相。

    说明叶弦说得对,在叶锦幕的心里,果然叶弦更加重要。

    傅殿宸也将筷子放下,沉沉说道:“我也吃好了。”

    “走,我们赶紧上学去!”

    一听他们这么说,南宫静泓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兴奋说道:“赶紧走吧,别磨蹭了!”

    叶锦幕疑惑的看了南宫静泓一眼:“你要干什么?难道学校里面有什么值得你等待的人?”

    “嘿嘿,当然了!”南宫静泓朝她眨了眨眼睛,“等去了后,你就知道了!”

    几人见他卖关子,索性都不再理他。

    南宫静泓只能无趣的撇了撇嘴:“你们真没好奇心,难道就不会装作问一问吗?”

    回应他的,依然是大家的一片冷漠。

    等到全部收拾好后,大家一同出门。

    南宫静泓有些神往的说道:“唉,等到了学校后,我就能见到余言了,真期待啊!”

    傅殿宸看他一眼:“你可别说,你刚才那么急着要去学校,就是为了要见他啊?”

    “当然了!要不然还有谁?”南宫静泓点点头,“不过不是我跟你们说,余言真的很厉害!昨天晚上你们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就跟他聊了会天,真的受益匪浅。所以我今天也期待,能跟他再有机会聊天!”

    他的话,让傅殿宸和叶弦不由对望了一眼。

    他们两个,都记起来了昨天晚上他们的约定。

    他们都知道了余言的真面目,但怎么都没有想到,南宫静泓居然会这么轻易就被骗过。

    他身为南宫家的少家主,不至于这么单蠢啊。

    看到大家无语的表情,南宫静泓嘻嘻一笑:“真的,你们都没有跟他深交过,所以不知道他多么厉害!我跟你们说,他现在跟江铭川一样,都是才十七岁,但是,他说他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了。虽然比天云帮和无极帮都要弱上很多,可也比一般的大帮派也厉害多了。对了,就算之前的天龙帮,也是比他的规模要小多了。关键是,这都是他一个人发展起来的啊,并且他年纪还这么轻,你们说,他厉不厉害?”

    大家听了这话,又不由对视了一眼。

    他们还真是没想到,余言会将这种话,都对南宫静泓说出来。

    转瞬,他们也都很快明白了余言这么做的原因。

    他不就是觉得南宫静泓这个人心直口快,觉得他会将这些话说出去么?

    那样子,就相当于借南宫静泓的口,来帮他在叶锦幕的面前刷好感了。

    还真是好心机。

    明明利用了南宫静泓,还让南宫静泓觉得他坦诚和相信。

    眼看南宫静泓又要宣扬他跟余言的“深厚交情”了,叶锦幕忽然望着南宫静泓,微微一笑。

    南宫静泓被叶锦幕的这一笑笑得虎躯一震,禁不住警惕问道:“你要干什么?”

    谁知道叶锦幕却是对他说出三个他绝对想不到的字来:

    “谢谢你。”

    “你……你干什么?”

    南宫静泓仿佛被吓到了,神色呆滞,说话都是结结巴巴起来。

    但身旁的另外三个人,听到叶锦幕的这三个字,却陡然明白过来,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也望着南宫静泓,眼里有着一抹复杂的神色。

    叶锦幕又是笑了笑:“别装了!你明明跟我们一样,对余言根本不信。但是,为了从他那里知道他的事情,还装作对他很友好的样子,来套他的话。以你的性格要做到这些,还真是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