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78章 你的仇人是谁?

第278章 你的仇人是谁?

    “嘿嘿,被你看出来了啊?”南宫静泓嘿嘿一笑,“其实也不辛苦,我们南宫家本来就是做商人的嘛,这种事情,我老爹天天对我特训,所以我做得也不辛苦。”

    几人都不由失笑。

    原来他们心里就疑惑,南宫静泓怎么会这么没眼光。

    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余言还真是看走眼,以为南宫静泓真的跟外表一样天真无邪呢。

    结果呢,不就被他坑了一顿?

    傅殿宸在南宫静泓肩上拍了拍,笑道:“那你要更加努力,让余言更加相信你,将更多的秘密告诉你才行啊!”

    南宫静泓得意一扬头:“放心吧,这就是我的长项,我做不到的话,简直可以去死了!”

    叶锦幕不由失笑:“那你待会要怎么样对付余言?”

    “很简单啊,还是跟昨天晚上那样,直接套他的话了。”

    南宫静泓朝叶锦幕一眨眼:“反正在他的心里,我已经是非常的相信他了,不是么?”

    四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南宫静泓还是很有迷惑性的,并且,演戏的本领也不低。

    要不是今天叶锦幕挑明,说不定他们还真的没有看出来南宫静泓其实并没有被余言骗过。

    南宫静泓笑了笑:“他还真是把我当傻瓜,以为那样拙劣的办法,就能够将我们骗过去。如果这样的伎俩都不懂的话,我们南宫家早就被端木家给整死了,哪里还有现在的风光?”

    叶锦幕继上次在港城后,再一次听到南宫静泓提起端木家。

    之前听南宫静泓那么说,就知道南宫家和端木家的关系不怎样,甚至还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两家都恨不得看对方倒霉,就算对方没麻烦,也要给彼此制造麻烦。

    不过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以叶锦幕的地位,还真是没有到能够接触到端木家的地步。

    所以对端木家,她还真是有着几分的好奇。

    她不由问道:“说实话,虽然我听你提过端木家好几次,但对于他们,还真是非常的不了解。”

    她这话说的是真的。

    在世人的眼里,端木家的业务,也是跟南宫家差不多,只是不做珠宝玉器等生意而已。

    但是其他的酒店、餐饮等等的生意,却是做得极为的欣欣向荣。

    不过叶锦幕还是认定,如果端木家只是做这些生意的话,他们的势力和财力,绝对不可能跟南宫家势均力敌。

    要知道珠宝玉器和古董的利润有多大,那可是谁都心知肚明的。

    那便说明,端木家绝对,除了现在明面上的这些生意外,还有着暗地里经营的其他生意。

    南宫静泓听了叶锦幕的话,却是赞同似的点点头:“没错,端木家的水可比我们南宫家深多了,你不知道也是有可能的。”

    一听南宫静泓这么说,叶锦幕就知道她猜对了。

    叶弦也不由有些好奇的朝南宫静泓看去。

    对于那些大家族们,他知道得比叶锦幕还少。

    除了一些明面上的传说外,其他的,就很少知道了。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提升,乃至能够与叶锦幕并立,叶弦并不介意从别人的口中,知道更多能让他自己得到提升的信息。

    南宫静泓见两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还带着探寻,心里不由有些飘飘然。

    他很是有些炫耀一般的看了叶锦幕一眼,这才说道:“实话跟你们说吧,端木家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大的财力,是因为他们做的生意,是别人家不敢做,也没有门路做的。”

    他的话,让叶锦幕和叶弦心里的疑惑越发的深了。

    别人不敢做,也没有门路做,难道是一些非法的生意?

    南宫静泓见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又接着说道:“哈哈,你们不知道吧?那我就告诉你们,他们做的,是军火生意!”

    “军火生意?”叶锦幕这才恍然。

    军火生意的门槛高,自然是很多人不敢做,也没有门路做的了。

    但是,利润也高得可怕,难怪端木家能够有这么大的财力了。

    只是,端木家身为华夏国的世家,又是哪里来的门路,来做军火生意。

    毕竟,华夏国对于这方面的控制,可是相当的严。

    南宫静泓看透了叶锦幕心里的困惑,很是有些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会真的跟外人一样,觉得端木家的势力,还是在国内吧?”

    “难道他们的势力,是在国外?”

    叶锦幕也有些明白了,看来,这些事情,还真是她想得太简单。

    她也的确,是将自己的眼光太过拘束了。

    有些门路和手段,在华夏国内部,的确是不好施展开来。

    她也该将视线,投向更广阔的天地了。

    “当然了!”南宫静泓笑了笑,“他们的势力,主要还是在米国。最近米国可是掺和了不少国家的内乱,他们经过多年的经营,也跟米国政府达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凭借着那边的势力,可以说,全世界那么多的军火,差不多百分之八十,都是由他们端木家提供的。”

    全世界军火的百分之八十!

    这是多么可怕的庶子!

    就算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生意,叶锦幕也是可以预计到,这里面的利润,到底有多高。

    难怪端木家能有着这么惊人的财力。

    只是,这么大的一口羹,别人都不会插手?

    包括华夏*方?

    仿佛看到叶锦幕疑惑的眼神,南宫静泓解释道:“这百分之八十,当然只是明面上的数据了。实际上米国政府和华夏*方到底插手了多少,谁也不知道。不过,单是这些数据,就证明了端木家的可怕了。”

    对于南宫静泓的话,叶锦幕也表示赞同。

    南宫静泓又叹了口气,说道:“只可惜,我们家组训就是不准沾染这些东西,要不然,有我们家插手,端木家哪里有这样的风光?并且我们家赚钱,也能更容易不少啊!哪里用得着再去辛辛苦苦找各种珠宝玉器和古董,多具备技术含量啊!”

    南宫静泓的话,让大家都不由嘴角微抽。

    傅殿宸不由吐槽:“你少来了!军火生意做得再怎么大,也不过是一些普普通通的枪支弹药,利润能有多大?端木家再厉害,难道能卖导弹蘑菇蛋?普通枪支弹药的利润,哪有你们做古董那么大啊?不说其他的,单是这一次从慕叶手里买去的那些东西,你们也能转手赚上不少吧?”

    南宫静泓嘿嘿一笑:“小伙子,你这么有商业头脑,索性来我们南宫家,一起踏上人生巅峰吧!”

    傅殿宸无语看南宫静泓一眼,没有跟他废话。

    几人聊着天,很快就来到了学校。

    刚刚踏入高一一班的教室门,就只见余言果然已经来了。

    一见他们几个进来,余言朝他们露出一个笑容:“你们来了?”

    平心而论,余言真的长得非常的不错,这一个笑容里面,没有丝毫的阴霾,看起来更是让人如沐春风,只觉得对他好感倍增。

    南宫静泓顿时也是一副见到他十分开心的模样,也朝他热情叫道:“对啊!你怎么来这么早?”

    叶锦幕和傅殿宸,也朝余言笑了笑。

    虽然叶婉和叶弦对余言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但这都是属于正常的反应,余言也没有放在心上。

    余言站了起来,朝南宫静泓走来,笑着说道:“最近有些事情需要起早,解决完后,便索性来学校了。”

    来到南宫静泓座位前后,又非常自然的在南宫静泓身边坐下,转身面朝着叶弦和叶锦幕。

    对于他这种行为,叶弦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哼了声,没有再理他,低头看起书来。

    叶锦幕只能朝他笑了笑,说道:“你不过是个学生而已,有那么多事情要忙吗?”

    这分明就是抛话题的做法啊!

    余言心里暗暗的激动,觉得叶锦幕肯定是对他也消除了误会。

    要不然,她会对他做这种她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么?

    并且这个话题也十分的好接,还能顺带刷刷好感。

    南宫静泓也在一旁起哄道:“对啊,我也很好奇,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忙!”

    余言稍稍有些疑惑的看了南宫静泓一眼

    他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跟南宫静泓说了,他现在除了学生这个身份之外,还有着什么身份么?

    为什么他到现在,还这样问?

    可是这一看过去,却只见在南宫静泓的眼里,有着微微的笑意。

    还有着一些鼓励和怂恿。

    似乎是要给予他支持的动力一样。

    余言怔了下,很快就明白了南宫静泓这样做的原因。

    看来,在叶家那些人当中,至少还有一个人,是支持他和叶锦幕。

    也会给予他帮助。

    那个人,就是眼前的南宫静泓。

    并且,南宫静泓还这么问,那便说明,他没有对叶锦幕说出昨天晚上那些话。

    余言心里安定了下来,对两人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除了是学生之外,我还是一个小帮派的头领。”

    他这话声音稍微小了点,保证只有眼前的几个人可以听到。

    关于他身份的事情,他可不想对高一一班的所有人倾吐出来。

    他的话,让南宫静泓和叶锦幕都惊讶的朝他看过去。

    叶锦幕还好,但南宫静泓也露出这样的神情,让余言不由在心里吐槽,南宫静泓的演技可真不错!

    南宫静泓失声叫道:“帮派的头领?你好厉害!我现在一个人,都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余言微微一笑:“其实这个帮派,是我父亲打下的基础。而我继承了这个帮派之后,再将它发扬光大而已。”

    南宫静泓依然满脸的佩服之色:“那也很厉害了!”

    余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叶锦幕却是微微皱眉,问出另外一个问题来:“你父亲现在就让你接班了么?”

    听叶锦幕这么问,余言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在他的眼里,还涌起一阵淡淡的伤感。

    一见余言这种神色,叶锦幕和南宫静泓也随着收住笑意,脸色沉重了下来。

    余言见到他们两人的神色,反倒失笑,说道:“你们别这样,不瞒你们说,我父亲在我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一想起他,我心里就有些不好受。”

    “那你这么多年,都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吗?”南宫静泓的神色间有着一抹疑似心疼的意味,“你真厉害,一个人长大,还能够将帮派发展成这么大,比我们厉害多了。”

    余言无言,他说出这些,可不是让南宫静泓一个同样身为男生的人来心疼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