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92章 挑拨离间小能手!

第292章 挑拨离间小能手!

    如果叶锦幕真的跟慕叶是朋友的话,她没必要一直在这里欺瞒着大家。

    楚轻寒先入为主,所以轻而易举被叶锦幕说服了。

    他也点点头:“我觉得,既然她让吴桐来帮助你,那就说明,她说不定自己也想对付陈家。毕竟她是慕家的私生女,对付了陈家,也相当于让慕家的人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创伤。”

    叶锦幕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大家明显不相信……”

    “没事,我相信就行了。”楚轻寒看到叶锦幕这副神情,只觉得心里仿佛也有些被误会一般的不好受。

    他禁不住伸出手,在叶锦幕的头上轻抚着,安慰道:“既然你也想见到慕叶,那到时候到了帝都,我陪你一起去。”

    “好的!”

    对于楚轻寒的动作,叶锦幕并没有任何的抗拒和反感。

    以前叶弦也偶尔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她虽然跟叶弦一同长大,也觉得很是不适应,像是被当做小孩子一般。

    但是,此刻楚轻寒这样做,明显也是将她当做一个需要被关怀的妹妹,她却欣然接受。

    反而觉得,楚轻寒这样的做法,让她的心里,都充满了温暖一片,仿佛有着一种被关心被爱护的感觉。

    她浑然不知,楚轻寒的动作,已经将身边几个人的视线,都彻底吸引了过去。

    叶弦虽然知道楚轻寒这样做,只是出于一个兄长对妹妹的关心。

    但他的心里,还是感到有些不好受。

    他也是叶锦幕的哥哥,可是他以前对叶锦幕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叶锦幕却每次都不同意。

    但楚轻寒做起来,她却不见丝毫的不愿意。

    是因为叶锦幕是真的将楚轻寒当成了她的亲哥哥,还是她与楚轻寒的关系,真的比跟他要亲厚得多?

    叶弦不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傅殿宸只觉得这一幕分外的灼伤他的眼睛。

    虽然之前,傅老爷子就跟他说过这件事情,但什么都比不过亲眼所见。

    他的心里酸涩难当,莫非傅老爷子说得对,他最大的情敌,不是叶弦,而是楚轻寒?

    可是,楚轻寒跟他们都是一块长大,跟他和萧墨染不一样,楚轻寒一直都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他出身于京城三大世家之一,鉴宝能力那么厉害,全国闻名。

    更重要的是,他为人温和,丝毫没有世家子弟的架子。

    又不跟他们这群人一样,只跟自己看得顺眼的人交往。

    不仅是长辈们对他赞誉有加,很多的女孩子,也因为他给人的这种感觉,对他充满了各种幻想。

    所以,按照这种推理来看,叶锦幕对他产生好感,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傅殿宸的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懊恼。

    他怎么就那么傻呢?

    为什么一开始对叶锦幕的态度,要那样子的针锋相对?

    如果跟楚轻寒一样,一来,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不定叶锦幕对他,也是这样的吧?

    不求跟楚轻寒一样,成为一个中央空调。

    只当叶锦幕一个人的暖男,也是可以的。

    只可惜,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萧墨染等人,则是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江铭川的心里,甚至还有着一丝欣慰。

    楚轻寒看着叶锦幕,心里越发的觉得,如果叶锦幕真的是他的妹妹该多好。

    等到回去后,他一定要将所有的可能性,全部做到。

    如果楚家那几个人,都检验出来跟叶锦幕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就去找楚家的旁支。

    他就不信了,就凭他和叶锦幕那种如同一见如故的亲密感觉,他们不会是兄妹。

    很快,就到了他们登机的时刻了。

    因为之前叶锦幕跟楚轻寒是一起买的机票,所以到了飞机上,他们两个又是坐在了一起。

    叶弦倒还好,傅殿宸看到这一幕,真的忍不住上前去插上一脚。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半天,实在是忍受不住,走到了叶弦的身旁。

    空姐见到他的动作,慌忙叫道:“这位客人,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麻烦坐回自己的座位,系上安全带!”

    空姐的这句话,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就算傅殿宸现在脸皮厚了不少,也不由感到一阵脸红。

    尤其叶弦抬头看着他时候,似笑非笑的神色,更让他感到有些HOLD不住。

    他只能硬着头皮朝叶弦身边的叶婉说道:“我能跟你换个位置吗?”

    叶婉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傅殿宸感到更难为情了。

    敢情大家都明白他心里打的算盘啊?

    叶婉自然知道傅殿宸来找她换座位是为了什么。

    一切对叶锦幕有利的事情,她都愿意支持。

    所以她点点头,站了起来:“好啊,你坐我这里吧。”

    “谢谢!”

    傅殿宸感到叶婉真是个小天使,对她极为诚恳的道了谢后,便跟她换了座位。

    坐下后,叶弦看向他,淡淡说道:“说吧,什么事?”

    傅殿宸见他的模样,似乎很是淡定的样子,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疑问,问道:“你就真的甘愿这样子看着?”

    叶弦笑了笑:“如果你看不下去,你就去拆散他们啊!”

    如果傅殿宸要作死,他是不会拦着的,还会去撺掇他。

    傅殿宸心里更加的感到不可思议:“你可别告诉我,你真的不在乎!”

    “在乎又怎样?不在乎又怎样?”叶弦依然淡淡说道,“如果你在乎,你就去做啊,在这里跟我说话,又有什么用?”

    “你真是疯了!”傅殿宸忍不住瞪大双眼,“难道你放弃了?”

    叶弦点点头:“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放弃了。”

    “怎么可能!”傅殿宸几乎要叫了起来,“你那天还跟我说要一起对付余言!并且你对她的感情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就能放弃的?”

    叶弦叹了口气:“可是我不放弃又能怎样?难道还能去硬抢吗?”

    傅殿宸讷讷道:“那余言呢,你还要继续对付吗?”

    “当然了,任何威胁到她的事情,我都要亲手铲除。”

    “那你都做到这地步了,为什么还要放弃?”

    看到一脸懵逼的傅殿宸,叶弦又是叹气:“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破坏她的幸福的。”

    傅殿宸就跟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叶弦:“你真是疯了,难道你看言情看多了,真的成了个圣人了……”

    叶弦禁不住点点头。

    可不是么?他装成现在这个圣人的样子,可真的要连自己都被感动了。

    但忽悠傅殿宸,还是绰绰有余啊!

    只要让傅殿宸相信,他现在对叶锦幕真的已经放弃,一心要看着叶锦幕和楚轻寒相亲相爱,估计傅殿宸会将所有的战火,都朝向楚轻寒吧?

    那到时候,让他们鹬蚌相争,他就能渔翁得利了。

    多么好的计划啊!

    “你真是疯了,我真的搞不懂你……”

    傅殿宸不住摇头:“你怎么会这样子?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

    叶弦淡淡说道:“那你就去做吧,别拉上我。不是我说,我一直相信,轻寒哥才是最适合阿锦的。”

    “你看着吧,我不会跟你一样的!”

    傅殿宸实在是被叶弦的话刺激到了。

    什么叫做最适合叶锦幕的,还是楚轻寒?

    他偏要证明给叶弦看,最适合叶锦幕的,到底是谁!

    见傅殿宸一脸不平的模样,叶弦的心里在微微的笑。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任凭傅殿宸和叶婉再度将位置换了过去。

    叶婉回到自己位置后,忍不住看向叶弦,叹道:“小少爷,你可真厉害!”

    除了她,估计也没有别人,在关注他们两个的谈话了。

    将两人一切对话都听在耳里的她,还真是忍不住佩服叶弦的计策了。

    傅殿宸真是可怜,跟着叶弦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斗,不输才怪!

    可她虽然知道,却不打算插手。

    适合叶锦幕的,本来就应该是最厉害的。

    傅殿宸如果这么弱,都能够被叶弦这么容易骗过去,那才不适合叶锦幕!

    除非他自己成长起来,要不然,肯定会被她身边的那些人,轻易淘汰!

    听到叶婉的话,叶弦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你明明知道,却不阻止。这说明,你其实是偏向我的,是么?”

    叶婉也是微微笑了笑。

    心里却是想着叶弦不可能会是这样一个会为自己脸上贴金的人。

    他之所以说这样的话,那说明,他下面,还有后文。

    她静静的等着,果然,很快就听到叶弦又接着说道:“果然我猜错了,原来你谁都没有偏向。”

    叶婉笑笑,说道:“既然小少爷知道我的立场,那就没必要说这样的话来试探我了。”

    “我是知道你的立场,但是,我却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

    叶弦转过头,看着叶婉:“我记得,从小时候开始,你对我和阿锦的态度都差不多。可是,从那次燕王樽的事情之后,你对阿锦的态度,就转变了太多。似乎在你的面前,我依然是以前那个被你因为家族规定而不得不尊敬的小少爷,但阿锦呢,却宛然成了你真正用心去尊敬的二小姐。”

    就算叶婉对叶弦了解得不少,也因为叶弦的这番话,心里有些微微的惊异。

    他果然心思细腻,观察得也够仔细。

    不过,也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从小跟叶锦幕一起长大,知道叶婉对叶锦幕的态度发生了哪些变化。

    而其他的人,都以为叶婉对叶锦幕的尊敬,是从小就有着的。

    叶婉微微一笑:“所以,你是在怀疑,在我和二小姐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才让我对她的态度有所变化,是么?”

    叶弦点头:“既然你也提出这个问题,那就不用我再多问一遍了。”

    “小少爷,你果然很厉害,什么事情,都被你看穿了。”叶婉看着叶弦,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感慨。

    明明她以前认识的叶弦,虽然有些小心思,但想事情的时候,都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周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锦幕的性情变了,他的性情,也发生了变化。

    叶锦幕发生变化的原因,叶婉都清楚。

    可是叶弦呢?

    叶婉可不觉得,叶弦身上的那个命格,就能造成他性格的变化。

    莫非,是今生跟傅殿宸等人的相遇,将原先他身上积累的那些潜能,都全部激发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叶弦这个人,还真是不容小觑。

    谁也不知道,在日后,他又会经历什么样的变化。

    叶弦淡淡说道:“既然你也这么说,那就证明,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在发生的。那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