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95章 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了!

第295章 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了!

    而他就不同了。

    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他喜欢的是慕叶,就连叶锦幕自己都知道。

    而叶锦幕又没有拒绝他的追求,还答应帮他去追求慕叶。

    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的话,是不是说明,叶锦幕其实对他,也是有着好感的?

    所以,才甘愿这样子帮他的忙。

    其实,是顺水推舟?

    南宫静泓不由被这个美好的猜想愉悦了。

    当然,以他对慕叶的了解,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但不管怎样,就算她有着其他的目的,在他知道她的身份的情况下,他也能达到让他最满意的预期值。

    至于江铭川什么的,更不在话下了。

    他分明就是叶锦幕的表哥么,还有什么胜算?

    哈哈哈,果然他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南宫静泓用手摸着下巴,很是感到心满意足。

    吴桐没有注意到南宫静泓心里的得意,又接着说道:“并且,小叶子喜欢柳橙汁,叶锦幕也喜欢。”

    南宫静泓不断点头。

    除了刚才吴桐对于叶锦幕发型的猜测,还有这个共同的爱好。

    要说他们俩不是同一个人,真是怎么都没有说服力啊!

    南宫静泓只感觉未来越发的美好了。

    南宫静泓还在得意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自己早就被一束目光给盯上了。

    另一边,叶锦幕正在与楚轻寒说着话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主人,不好了!”

    叶锦幕被小鳞突然叫起的声音吓得一跳。

    她好不容易才将心情平复下来,没好气在心里与小鳞对话:“怎么了?”

    为什么在她和楚轻寒聊天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小鳞要冒出来凑热闹?

    “你最好保证是真的有事情!”

    而不是危言耸听!

    小鳞被叶锦幕这样的态度吓得缩了缩脖子。

    她也不是愿意的好吗?

    如果不是真的有事情,她怎么可能出来打扰叶锦幕跟楚轻寒的相处?

    小鳞默默对天翻了个白眼,才说道:“当然是真的有事情,不然我才不会出头呢!”

    叶锦幕听小鳞这么说,也知道肯定有事情不对劲,于是也收敛住语气,问道:“什么事情?”

    “刚刚我无聊,就偷听了一下大家的对话,发现了一件事情。”

    小鳞其实一直都在偷听大家的聊天,叶婉和叶弦的,自然也偷听了。

    但是,叶婉要做的事情,她也想做,并且还不想让叶锦幕知道,她自然不会说。

    叶锦幕在心里催促着小鳞,让她别废话了,赶紧说。

    小鳞又是默默翻了个白眼,说道:“刚才我听南宫静泓和吴桐聊天,他们两个都已经认定,你就是慕叶。并且,还打算要来查探你的身份。”

    “什么?”

    叶锦幕差点叫了出来。

    这两个人,为什么脑洞那么大?

    之前在候机厅,南宫静泓都表现出了这个意思。

    但他那时候也只是怀疑而已,一丁点要确认的意思都没有。

    至于吴桐,更是没有想到那一方面。

    可是为什么,一上飞机,这两人的脑洞就破开天际,居然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了?

    他们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她就是慕叶的了?

    小鳞补充道:“是吴桐先觉得,你留着这样的刘海,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的容貌被你身边的人看到。再者,你跟慕叶一样喜欢喝柳橙汁,所以他就坚定了自己的推测。”

    “他还真是够厉害的。”叶锦幕也感到无语了。

    她留着这样的发型,身边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将她扯到慕叶那边。

    吴桐才第一次见她,就想到了这么多,他还真是厉害。

    还因为她跟慕叶一样喜欢喝同一种饮料,就确定了这个猜想。

    他的思维还真是够天马行空的!

    小鳞又说道:“其实他一开始虽然这么想,但还没有这么确定。之所以确定,是因为南宫静泓也这样想的。”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就明白了。

    她也知道,如果对一个人的身份产生怀疑,只是一个人的话,自然不会太确定。

    但如果两个人都这样,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吴桐和南宫静泓确定了这个想法。

    叶锦幕只能在心里叹息两人的想象力,对小鳞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办法当然有,就是向他们两个证明,你并不是慕叶。”

    叶锦幕不由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废话吗?我在问你办法好吗?”

    “其实办法很容易。”小鳞嘿嘿笑了一声,“只要你跟慕叶同时现身,那不就让他们一切猜想都成空了吗?”

    叶锦幕知道,小鳞这么说,那就证明她肯定有办法。

    虽然她并不知道小鳞会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她和慕叶能同时现身。

    觉察到叶锦幕的疑惑,小鳞很是得意的笑道:“主人,你可别忘记了,我可是最厉害的命格呢!”

    叶锦幕没好气说道:“最厉害的命格又能怎样?难道你还能化身成我?”

    “对啊!”

    叶锦幕原本还不以为然,但听到小鳞的这两个字,却蓦然瞪大了双眼。

    她不敢置信的叫道:“你说什么?你还能化身?”

    还没等小鳞回答,她又叫道:“你说的化身,莫非是化为人形?你可以化为人形了?”

    “嘿嘿主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小鳞的神色很是得意,“难道你忘记了么,我可是最厉害的命格哦!身为最厉害的命格呢,不但能掠夺别人的命格,还能够,使用其他的命格!”

    叶锦幕似乎有些懂了:“你是说,你能化成人形,是通过其他命格的作用?”

    “当然啦!”小鳞得意的一扬眉,又突然有些低落的低下头,“其实按照我以前的实力,化成人形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啦。可是现在,我的实力太弱了,要化成人形,还必须要借助其他的命格。这还是我最近实力恢复了一些才能做到的,在不久前,我就连借助命格,也做不到这一点。”

    叶锦幕看到小鳞这样子,忍不住让她将结界撑起。

    她伸出手,轻抚着小鳞的头发,安慰道:“没事的,以后我还会带你去更大的地方,让你去吸收更好的命格。我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你的实力,能很快恢复的。”

    “主人,谢谢你!”

    小鳞很是亲昵的在叶锦幕的手背上蹭着,笑了笑:“听主人你这么说,我也没那么难受了!”

    叶锦幕也不由笑了。

    小鳞的性格,的确就是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

    看到她没有不快乐的样子,叶锦幕的心里也觉得好受许多。

    小鳞恢复了平素的心态,又说道:“主人,其实是这样的,这一次我得到了一个命格,能够让我暂时性的变成人形。但是,因为我实力的原因,还有这个命格本身的因素,我只能保持最多半个小时。所以,我就这次变成你或者是慕叶,帮你度过这次危机吧。”

    这样的命格,还真是闻所未闻。

    叶锦幕心中惊叹,问道:“这个命格叫什么?”

    “其实它有一个很直观的一个名字,就叫做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叶锦幕不由有些疑惑。

    单听这个名字,还真的想象不到,这个命格,跟让小鳞化成人形有什么关系。

    这难道,不是让一个人产生变化的命格吗?

    小鳞笑了笑,说道:“主人,所谓的脱胎换骨,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但对于我,却是有着化形的功效。”

    叶锦幕有些疑惑的看向她。

    小鳞解释道:“一般人有着这个命格,他的外形的确会发生一些变化,不过都是好的变化。比如越来越帅,越来越美啊之类的。可是,我又不是一般人,所以这个命格对我的作用,当然就跟一般人不一样了。它也的确能够让我发生脱胎换骨的作用,只是作用,要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叶锦幕这才恍然。

    敢情很多命格,对于小鳞来说,作用都会比对一般人要强?

    所以,只是让一个普通人外形发生一些变化的命格,对于小鳞来说,却能使她从一个虚幻的影子,化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不得不说,这个命格,还真是挺厉害的。

    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命格,也能让小鳞发生这样的变化。

    小鳞很是得意的说道:“当然还有啦!很多对于普通人来说很一般的命格,我都能将它的效用发挥到最大!主人,你以后就看着吧,等你的命格越来越多,我凭借着它们,我的能力也能越来越强!”

    小鳞的自信,也传染给了叶锦幕。

    想起到时候小鳞要做的事情,叶锦幕的心,就彻底放了下去。

    一个危机解除,叶锦幕又开始跟之前那样心无旁骛的与楚轻寒聊天了。

    在他们不远处的傅殿宸,一直直直盯着他们,双手不住的在一起纠缠,都几乎缠成麻花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被叶弦的一番话给挑拨了!

    他不能冲上去将他们两个拆开!

    要不然,他肯定会被叶锦幕彻底疏远和讨厌的!

    可是,这一幕,看着真的好难受啊!

    傅殿宸只感到他的心都似乎被扯成麻花了。

    这一路在很多人看来极为难捱的旅程,终于在飞机抵达帝都的时候,才总算结束了。

    一下飞机,吴桐就与叶锦幕一行人分道扬镳了。

    但在他离开的时候,还是与南宫静泓对望了一眼。

    两人在飞机上面订立的同盟,到了今天锦弦的发布会上,就能够开始他们的计划了。

    吴桐想起锦弦的发布会,突然神情一怔。

    南宫静泓一直在注意着他,见到他这样的神情,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

    他也顾不上想太多,直接走到吴桐的身边,问道:“你怎么了?”

    吴桐的神色有些复杂。

    他看着南宫静泓,问道:“叶锦幕身边,是不是有个少年叫做叶弦?”

    南宫静泓点头:“对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吴桐的神情越发的奇怪:“他们两个关系怎样?”

    “嘿,你不会真的喜欢小叶子吧,为什么这种事情也关心起来了?”南宫静泓有些揶揄的看着吴桐。

    “你就别多管了,我问这个事情,是有着目的的!”

    见吴桐神色严肃,南宫静泓也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他整了整神色,说道:“叶弦是喜欢叶锦幕的,而叶锦幕对叶弦,感情也不一般。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个只是堂兄妹,但只要跟他们两个接触了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绝对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堂兄妹。”

    吴桐听了南宫静泓的这席话,不由笑了声。

    南宫静泓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