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97章 到达楚家

第297章 到达楚家

    楚轻寒真是个极品绿茶婊,只知道在叶锦幕的面前惺惺作态。

    现在装出这样大度的模样,也只能骗骗叶锦幕了。

    以他的能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楚轻寒这样做,就是故意挑拨!

    傅殿宸自认为看清楚了真相,冷笑一声:“你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要不是你,叶锦幕会这样对我说话吗?”

    楚轻寒彻底无语了。

    他也不想解释,只是看了傅殿宸一眼,无奈道:“随便你了,你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傅殿宸又是冷笑:“我看是你无话可说了吧,所以才装出这副样子,骗谁呢?”

    叶锦幕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傅殿宸,你到底是怎么了?轻寒哥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你怎么这样子对他?好歹轻寒哥也算你跟你一起长大的朋友吧,年纪也比你大,你怎么就不能对他尊敬一点呢!”

    她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楚轻寒就是她的亲哥哥。

    既然是哥哥,那身为她的朋友,傅殿宸对她哥哥的态度不尊重,也就是对她这个朋友的不尊重。

    傅殿宸见到叶锦幕这样的态度,心里越发的感到酸涩难受。

    现在叶锦幕跟楚轻寒才认识多久?她就因为楚轻寒跟自己大小声了。

    以后,随着楚轻寒这个心机吊再继续待在她的身边,谁知道她会被影响到什么程度?

    那一幕,傅殿宸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他鄙夷的看了楚轻寒一眼:“要我将他当哥哥,他也要有些哥哥的样子啊!只会做一些横刀夺爱的事情,他又算什么哥哥?”

    他一时太过激动,竟连心里所想都一下子吼了出来。

    叶锦幕不由一怔:“什么横刀夺爱?轻寒哥对谁做过这样的事情?”

    傅殿宸的话刚刚说出口,心里就不由后悔了起来。

    他怎么那么傻!

    现在时机还没成熟呢,他怎么就将对叶锦幕的感情说出来了?

    万一她因为这样,与他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呢?那怎么办!

    傅殿宸心如电转,不断的在心里想着弥补的方法。

    楚轻寒的心里不断摇头。

    就这样冲动,还想要追到叶锦幕?

    不可能!

    他在心里,默默的给傅殿宸大大的打了个叉。

    一直在副驾驶座位上静默的叶弦,此刻依然没有说话。

    可是他的唇角,却是微微的翘了起来。

    他就知道,被他当时那么一说,傅殿宸绝对会在主动凑上前去作死。

    并且,会因为叶锦幕和楚轻寒的态度,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的这一招祸水东引,用得可真不错。

    叶弦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继续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叶锦幕依然看着傅殿宸,等待着他的回答。

    可是傅殿宸却是一直想着该怎么解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的注视。

    叶锦幕只能看向楚轻寒,问道:“轻寒哥,这是怎么回事?”

    楚轻寒淡淡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我可完全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对于楚轻寒的话,叶锦幕自然是更加相信。

    按照她对楚轻寒的了解,他还真的不是一个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她转头,皱眉看着傅殿宸:“傅殿宸,你是不是对轻寒哥有什么误会?”

    她也不觉得,傅殿宸会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

    难道他们两个之间,真的有着什么矛盾?

    傅殿宸抬头看向叶锦幕,同时,也看到了楚轻寒似笑非笑的神情。

    一看到楚轻寒这样的神色,他就只感到心里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他冷笑一声:“楚轻寒,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别在这里装无辜!”

    叶锦幕的眉头紧锁:“傅殿宸,你今天到底在发什么疯?你跟轻寒哥如果真的有什么矛盾的话,就在这里说穿了啊,一直这样子阴阳怪气的说话,又是什么意思?都是轻寒哥脾气好才不跟你计较,如果是别人,估计早就跟你翻脸了!”

    傅殿宸心里不断冷笑。

    呵呵,楚轻寒脾气好才不跟他计较?

    他是要在她的面前装大度吧?

    真是大写的心机吊!

    傅殿宸呵呵一笑:“他到底干了一些什么,他自己心里明白!”

    见他一直认定楚轻寒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但说出来的,却都是这样不明不白的话,叶锦幕的耐心也逐渐失去。

    她看了傅殿宸一眼,淡淡说道:“既然你对轻寒哥有这样想法的话,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她的这句话似乎说得并没有任何的偏向,但傅殿宸却很明白的知道,叶锦幕有些动怒了。

    她为了楚轻寒,对他动怒了。

    这样的认知,让傅殿宸的心里,陡然涌起一阵更深更浓的酸涩来。

    他自嘲的笑笑:“没错,都是我对他产生了误会,他的确不是那样的人。”

    叶锦幕不是一个看不清真相的人,可她却对楚轻寒这么维护,那便说明,楚轻寒在她心中的地位,真的极高。

    难怪叶弦都选择放弃,不要去跟楚轻寒争。

    只有他,还在做着这些在楚轻寒眼中看来,分外可笑的努力。

    但如果楚轻寒想要他因此就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他才不会跟叶弦那样,轻而易举就放弃。

    他倒要看看,他能不能取代楚轻寒在叶锦幕心目中的地位!

    傅殿宸的眼里闪过一抹坚决。

    叶弦的唇边噙着一抹笑意。

    他想的果然没错,傅殿宸真的因为这样,将楚轻寒和叶锦幕都得罪透了。

    尤其是楚轻寒,恐怕现在在心里,绝对已经对傅殿宸的印象差得要命。

    将这个未来的大舅子得罪,简直是找死。

    也不知道到时候傅殿宸知道楚轻寒的真实身份后,又会是何种表情。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楚家。

    叶锦幕原本还以为,楚家这样的人家,是计程车无法进去的地方。

    可没想到,这次见到的,却是跟一般的富贵人家没什么区别的地方。

    这是一个在帝都很多地方都能见到的高档别墅区。

    守门的门卫,也是很多地方的别墅区都能见到的普普通通的存在。

    他见到楚轻寒摇下车窗对他挥了挥手,就将门打开放行了。

    计程车根据楚轻寒的指引,来到了一栋看起来不过几百平米的小别墅前面。

    楚轻寒对叶锦幕笑道:“小锦,这里就是我家。”

    傅殿宸则是见怪不怪的模样,明显是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叶弦和叶锦幕有些诧异的对望了一眼,跟着楚轻寒下了车。

    叶锦幕忍不住说道:“轻寒哥,你跟傅殿宸他们不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难道他们也住在这里?”

    这不可能吧?

    傅家不是华夏国政界第一大家族吗,怎么可能会住在这么普通的别墅区里面?

    难道不是跟里面写的那样,住在什么什么大院吗?

    楚轻寒笑了笑,说道:“我家并没有人在政界为官,所以没有住在大院里。殿宸他们之所以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是因为我们几家的老宅都在同一个地方。小时候,我们楚家也是住在祖宅里,但后来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我们家就搬到这里来住了。”

    他们之所以搬出来,是因为楚蒹葭那时候做了那些事情之后。

    萧如靥和楚轻寒都害怕楚蒹葭再发什么疯,给傅殿宸等世家子弟们都带来什么麻烦,所以索性搬离了那里。

    不过这些愿意,自然是不能对楚江沉和楚老爷子说出来的,只能是随口捏造了一些理由。

    叶锦幕联想了一下楚轻寒以前说过的话,也知道楚轻寒说的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她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楚轻寒在她的头上摸了摸,牵起她的手:“走吧!我跟我妈说了你的事情,他们正在里面等着呢!”

    叶锦幕有些诧异的看向楚轻寒:“轻寒哥,你跟楚伯母说了我的事情?”

    那就是说,楚轻寒将她有可能是他妹妹的事情,告诉了萧如靥?

    那萧如靥呢?她有什么反应?

    她会不会虽然不喜欢楚蒹葭,却也对她的身份不相信?

    楚轻寒看出来叶锦幕的担忧,失笑道:“别乱想,我妈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跟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叶锦幕这才放下心来。

    一旁的傅殿宸看了眼他们两个握着的手,只感到眼镜都被灼痛了。

    他索性掉转头去,眼不见为净。

    江铭川也没有看他们,而是看向叶弦。

    这两人秀恩爱也太明显了,也不顾忌一下叶弦和傅殿宸的感觉。

    他的心里除了偏向楚轻寒之外,对于叶弦也很关心。

    此刻见到楚轻寒这样的动作,还真是有些担心叶弦到底能不能接受。

    可是看过去时,却见叶弦满脸的平静,丝毫没有跟傅殿宸一般愤怒的情绪,心里不由涌起一阵疑惑。

    这是怎么了?

    是叶弦掩饰自己情绪的能力太强大了,还是他真的不在乎?

    南宫静泓则是用手摩挲着下巴,少有的沉默了。

    他不断的观察着叶锦幕和楚轻寒的互动,只觉得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如果楚轻寒真的是叶锦幕最喜欢的人,那么,她就不会瞒着他,她是慕叶的这件事情。

    可是,现在就连叶弦都知道了,楚轻寒还不知道……

    是她跟楚轻寒的关系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亲密,还是,她其实并不是慕叶?

    南宫静泓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大家都知道,叶锦幕跟江铭川这个表哥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可是江铭川一直到现在,都是喜欢着慕叶的。

    如果叶锦幕真的关心江铭川,她就不会骗着江铭川,让他越陷越深。

    难道,她真的不是慕叶?

    南宫静泓还在思索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楚家的大门被大力打开!

    大家的视线,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吸引了过去。

    只见从门里,冲出来一个穿着淡蓝色连衣裙的少妇。

    那个少妇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的模样,相貌明艳,但在眉宇间,却又带着一丝凛然不可侵犯的尊贵之气。

    此刻的她,长睫轻笼的潋滟大眼里有着浓浓的期待和欣喜,脚步疾疾的朝几人走过来。

    她一边走着,一边在几人中搜寻者什么一般。

    突然,她一下子看到叶锦幕,双眼如同被定住一般,几步并做一步,朝叶锦幕冲过来。

    她一把将叶锦幕的双手抓住,激动大叫道:“你……你就是叶锦幕,对不对?对不对?”

    她的声音里面,除了开心激动,还有一些忐忑。

    似乎极怕认错人,听到叶锦幕的否认一般。

    叶锦幕的手被她用力抓着,有着微微的疼。

    但是,叶锦幕却丝毫也察觉不到这些疼痛的存在。

    她的全部心神,都全部被眼前的这个少妇给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