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298章 你就是我的女儿!

第298章 你就是我的女儿!

    一看她的相貌,叶锦幕就知道,她就是楚轻寒的母亲萧如靥。

    现在看着真人,叶锦幕才知道,为什么楚轻寒会那么认定,她就是他的妹妹了。

    只因,萧如靥的相貌,这样近距离看着,还真是跟她有几分的相像。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此刻叶锦幕看着萧如靥,也感到心潮澎湃。

    似乎真的有几分,像是楚轻寒说的那样,血脉的共鸣。

    难道,她与萧如靥,真的是母女?

    叶锦幕看着萧如靥期盼的眼神,点头说道:“对,我就是叶锦幕。”

    “你果然就是!”萧如靥开心得似乎都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了,她伸出手,要去撩起叶锦幕的刘海,“来,让我看看你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楚轻寒想起叶锦幕不想展露面容的话,慌忙将萧如靥的手抓住,说道:“妈,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

    “好好好,进去再说!”

    萧如靥不断点头,又将叶锦幕的手紧紧抓着:“走,我们进去好好说话!”

    楚轻寒也赶紧跟了上去。

    剩余的人,都是有些懵逼的看着这一幕。

    萧如靥对叶锦幕的态度,未免也太热情了一点吧?

    难道,是因为看出来楚轻寒真的喜欢叶锦幕,所以,她这个做母亲的,才爱屋及乌了?

    傅殿宸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原本还期待,楚家的人对叶锦幕最好冷漠点,那样子,她肯定不会接受楚轻寒。

    可没想到,萧如靥对叶锦幕会这么好。

    楚家的男人基本上没什么话语权,一切都是听萧如靥的。

    既然萧如靥都对叶锦幕这么好,那楚江沉和楚老爷子的态度,那就不用说了。

    傅殿宸紧皱着眉头,也只能跟了上去。

    叶弦和叶婉更没有什么好说了,早就跟了上去。

    南宫静泓很是有些可惜的看着萧如靥和叶锦幕的背影。

    多好的机会啊,刚才差点就看到叶锦幕的真面容了,可惜被楚轻寒给破坏了!

    他很是有些惋惜的摇摇头,一转头就看到江铭川正在看着他。

    他有些以后的看向江铭川:“怎么了?”

    江铭川虽然没有明说,但内心里一直是将他看成是情敌的。

    今天这个情敌,怎么会上前来主动找他说话?

    江铭川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今天殿宸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你说我们要不要安慰他一下?”

    虽然他在三人之中,感情最淡的就是傅殿宸。

    但见到他因为楚轻寒而打击成这个样子,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毕竟让他这样的元凶还是他的表妹,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南宫静泓看了江铭川一眼。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江铭川还有这么圣母的一面?

    如果叶锦幕就是慕叶的话,傅殿宸可是他的情敌,他才不会去安慰傅殿宸呢!

    他越伤心越好!

    最好一蹶不振,就此退出,再不跟他来抢女朋友!

    不过,江铭川还真是因为无知所以幸福。

    要是他知道,他一直喜欢的慕叶就是叶锦幕的话,也不知道他的样子,会不会比傅殿宸更加痛苦?

    南宫静泓表示,他还真是很想见到那一幕。

    他无限同情的看了江铭川一眼,没有接他的话茬,也跟上前去。

    江铭川满头雾水,他是不是眼花了?不然为什么会从南宫静泓的眼里看到同情?

    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居然让南宫静泓来同情他?

    江铭川摇了摇头,表示现在年轻人的脑洞他真是不懂,也只能跟了上去。

    萧如靥拉着叶锦幕的手走入客厅,进去后,就笑呵呵的对里面的两个人开心说道:“爸,江沉,小锦来了!”

    虽然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看到叶锦幕的面容。

    不过,经过楚轻寒对叶锦幕的形容,她就已经相信了楚轻寒的话。

    并且此刻,叶锦幕还任由她拉着手,简直比楚蒹葭贴心得不知道多少。

    同时,叶锦幕还给她一种很是奇怪和亲切的感觉。

    仿佛一切都跟楚轻寒说的一样,就算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但单冲着她一见叶锦幕就莫名亲切的感觉,她的心里就认定,叶锦幕一定就是她的女儿。

    就算经过DNA鉴定,她们之间并不具备这种亲缘关系。

    她也会跟楚轻寒一样,在心底,将叶锦幕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来看。

    但她还是万分期望,叶锦幕真的就是她的孩子。

    这样想着,她握着叶锦幕的手越发的紧了。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也早知道叶锦幕的来访,但楚轻寒对他们的说法,叶锦幕只是他的一个朋友。

    并且因为他没有特别标明,又说傅殿宸等人也跟叶锦幕关系不错。

    所以,他们并没有将叶锦幕往楚轻寒“女朋友”的方向去想。

    此刻见到叶锦幕前来,也并没有表示出特别的热情,只是摆出一个家长接待自己孩子朋友的态度。

    但现在看到萧如靥这种热情的态度,他们两个却不由有些怔住。

    难道是他们两个想岔了,这个叶锦幕,真的跟楚轻寒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父子俩对望了一眼,都不敢怠慢,赶紧摆出笑脸来。

    他们可生怕让叶锦幕感觉不到他们两个的热情,从而坏了楚轻寒的好事。

    叶锦幕看着两人,礼貌的对他们笑着说道:“楚伯父,楚爷爷,你们好!”

    这两个人,一个有可能是她的父亲,一个有可能是她的祖父。

    此刻,他们的态度,对她都是温和之极,让她的心里,也升起了一阵暖意。

    她的心里,不由想起来叶满江以往对她的态度,越发的觉得,比起叶满江,她真的万分希望,楚江沉才是她的父亲。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都不住点头:“你好,你好!”

    不知道怎么的,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他们一看,就觉得很是顺眼。

    明明她的大半张脸都被刘海遮住,但他们就是觉得看着顺眼。

    难道是因为孙子/儿子喜欢,所以,他们才爱屋及乌了?

    见到楚江沉和楚老爷子这副模样,楚轻寒不由失笑:“爷爷,老爸,你们这样,小锦会紧张的。”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又不由笑了笑。

    他们正想找些话题来说,萧如靥已经迫不及待的拉着叶锦幕的手,对他们说道:“爸,江沉,我有些话想对小锦说,就先到我房里去了啊!”

    说完,她对叶锦幕使了个眼色,就拉着她朝楼上跑去。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看着萧如靥的举措,都不由怔住。

    萧如靥今天也太异常了吧?

    难道他们猜对了,叶锦幕和楚轻寒,真的有着什么关系?

    楚江沉马上看向楚轻寒,问道:“你这个小子,你倒是跟我们说说,你跟叶锦幕,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轻寒不好将实情说出来,只能含糊其辞:“别问了老爸,等到老妈出来让她跟你说吧!”

    “哟呵,你这小子还害羞了起来?”楚老爷子鄙夷的看着他,“既然打算跟人家小姑娘好好交往,就大大方方承认跟人家的关系,别在这里打马虎眼!”

    楚轻寒无奈道:“别问了,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了!”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见到他坚决的态度,也只能作罢。

    楚老爷子望向其他的几人,对他们说道:“你们也坐吧!”

    都怪他一开始被萧如靥的举措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将这几个小孩儿给忽略了。

    南宫静泓、江铭川和傅殿宸这三个倒罢了,他看着他们从小长大,所以怠慢点没什么。

    可是叶弦和叶婉,可不是一般的来头。

    他们跟叶锦幕关系匪浅,如果楚轻寒想要将叶锦幕追到手,那就一定要讨好这两个人。

    可他却将这两个人晾到了一边。

    他们应该不会多想吧?

    楚老爷子赶紧对两人笑道:“你们两个,是小锦的哥哥和姐姐吧?不要紧张,就将这里也当成自己家一样好了!”

    叶弦和叶婉点点头,神色复杂。

    这两个人还真是可怜,被楚轻寒和萧如靥将所有真相都瞒着。

    以至于到现在,都以为叶锦幕是楚轻寒的小女朋友。

    也不知道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会不会被自己雷到。

    楚老爷子见两人不说话,以为他们心里介意了,赶紧朝楚轻寒使了个眼色。

    楚轻寒无奈看了楚老爷子一眼,对几人说道:“我们去楼上吧!”

    在这里说话,要被楚江沉和楚老爷子这一对父子用含义丰富的眼神看着,真是百般不自在。

    还不如带着这几个人上去玩一玩,至少能让氛围不要那么尴尬。

    楚老爷子瞪了楚轻寒一眼:“小子,小弦和小婉第一次来楚家,你怎么都不给我和他们说话的机会?去什么楼上,有话就在这里好好说!”

    叶弦和叶婉心里更加的无语。

    现在因为叶锦幕的关系,楚老爷子对他们两个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连称呼都叫小弦和小婉了。

    真是让他们听得好不自在!

    楚轻寒对楚老爷子笑了笑:“爷爷,我带大家去楼上的桌球室玩玩而已,我们年轻人的事情,您就别管了。”

    说完,他又望向几人,说道:“我们走吧。”

    一直跟楚江沉和楚老爷子在一起,谁知道会不会被他们逼问出什么内情来,还不如躲开的好。

    楚老爷子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楚江沉不由失笑:“爸,让孩子们去玩他们自己的吧!”

    楚江沉都这么说了,楚老爷子只能哼了声,就此作罢。

    楚轻寒这才松了口气,带着大家朝楼上走去。

    与此同时,叶锦幕也被萧如靥拉到了楼上她的房间里面。

    两人刚刚来到房间里,萧如靥就将房门反锁住,转身看着叶锦幕。

    然后,她伸出手,将叶锦幕的刘海撩起!

    叶锦幕的面容,袒露在了她的面前。

    一看到叶锦幕的面容,萧如靥的神情,就如同当时楚轻寒一样。

    她怔怔的看着叶锦幕的脸,先是觉得果然如此,再接着,便是露出欣喜的笑容来。

    她蓦地一把将叶锦幕抱在怀里,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哈哈,轻寒说得没错,你果然是我的孩子!”

    叶锦幕被萧如靥抱在怀里,只感到一阵温暖,从她的心底深处涌起。

    不管她到底跟萧如靥是不是真的母女,只是此刻她给予的拥抱,都足够让她觉得感动不已了。

    她任由萧如靥抱着,不说话,只是静静享受着这种温馨的氛围。

    萧如靥抱了她好一会,这才将她松开,满眼都是心疼。

    她的眼睛也湿润了,脸上露出悔恨的神色:“都怪我!那时候怀着你的时候还要去申城,不然你就不会跟我们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