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00章 来,叫我妈!

第300章 来,叫我妈!

    傅殿宸也皱着眉沉默不语。『『『小『说

    叶锦幕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她第一个来找的,就是叶婉?

    还有叶弦跟上去,楚轻寒也不拒绝,可是他跟南宫静泓跟上去,却被楚轻寒阻止。

    难道,是共属于叶弦和叶婉的秘密?

    傅殿宸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难过涌起。

    叶锦幕的秘密,可以跟叶弦说,也可以跟叶婉说,却不愿意跟他说。

    他到底要怎样,才能彻底的走进叶锦幕的心里?

    另一边,楚轻寒带着叶婉和叶弦,疾步走向萧如靥的房间。

    进入房间后,他再度将房门反锁住。

    叶婉和叶弦看到那台DNA检测仪,都有些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如靥却是不给他们时间,直直看向叶婉,说道:“小婉,麻烦你赶紧拔几根头发下来!”

    叶婉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只要是跟叶锦幕有关的,她都不会违抗。

    她从头上拔下几根头发,递给了萧如靥。

    萧如靥将头发递给楚轻寒,催促道:“赶紧检验!”

    叶婉看着楚轻寒将她的头发和叶锦幕的头发一同放入检测仪里面,有些惊讶:“你们要检测我跟二小姐的亲缘关系?”

    难道,他们怀疑叶锦幕是叶家的人?

    萧如靥却是直直盯着检测仪,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问题。

    楚轻寒点头:“对,我们想知道,是不是楚蒹葭在我们的身上动了手脚,所以,只能检测一下你跟小锦,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如果有的话,那就证明二小姐是叶家的人,对吗?”

    叶婉的心里,有一阵淡淡的冷意涌起。

    如果证明叶锦幕的叶家的人,那么眼前的这两个人,就会对她的态度发生改变了吗?

    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说,就算叶锦幕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也会继续将叶锦幕看成是他们的亲人吗?

    为什么现在,要做这样的事情?

    叶锦幕察觉到叶婉心里涌起的不忿,在叶婉的肩上拍了拍,说道:“别多想,我们只是想知道,楚蒹葭到底有没有动手脚而已。”

    叶婉看了一眼叶锦幕。

    她知道,叶锦幕也期盼她会是楚家的人。

    可是,如果她不是,楚轻寒和萧如靥,又会对她怎样?

    她绝对不会允许,二小姐被别人有丝毫的看轻!

    如果楚家的人对叶锦幕不敬,她绝对不会客气的!

    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等待着结果的出现。

    五个人的视线,都死死的盯着检测仪,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终于,又看到检测仪上面的灯光亮起。

    楚轻寒迫不及待的将检测仪打开,将生成的资料拿了出来。

    这一次,大家没有等着他将资料上面的信息读出来,而是都走上前去,齐刷刷的看着他手里的那个资料。

    虽然大家都看不懂上面的专业术语,但那个百分比,大家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当看到那一个数字时,大家的脸色都不由微微变化。

    叶锦幕微微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不要说了,她就是叶家的人。

    上面,她跟叶婉的基因比对,显而易见的,就是有着亲缘关系。

    这下,就算拿出楚蒹葭给他们的基因序列动了手脚的借口,也是再也不能。

    之前她与楚家的人没有血缘关系,他们的心里尚且还存在着侥幸。

    毕竟,楚家的人跟楚蒹葭可是朝夕相处,她要对他们动手脚,是很容易的事情。

    谁知道楚蒹葭会不会将他们的基因序列,全部都改变了。

    但现在,叶锦幕和叶婉却能检验出血缘关系。

    她们两个,接触到楚蒹葭,还是在苏城。

    并且有着小鳞在时刻监督,她也不可能给两人的基因序列弄什么手脚。

    所以,事情很明朗了。

    楚轻寒和萧如靥也是脸色很不好看。

    他们的心情,也是跟叶锦幕一模一样。

    他们很是不想承认,但是,这一份资料,却是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叶锦幕挤出一丝笑来:“轻寒哥,楚伯母,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告辞了。”

    他们来楚家,本来就是验证这件事情的。

    现在结果都出来了,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徒增伤悲。

    听叶锦幕这么说,叶婉和叶弦也一副要告辞的模样。

    萧如靥本来正在跟楚轻寒两人脸色难看的沉默着,一听到叶锦幕的话,萧如靥蓦地抬起头来。

    见叶锦幕要走,她一把将叶锦幕的手臂抓住,叫道:“不,小锦,你不要走!”

    叶锦幕转头,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现在都证明她已经不是他们楚家的人了,为什么萧如靥还要留着她?

    萧如靥一把将叶锦幕抱在怀里:“傻孩子!我不是说了吗,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会将你看成是我的亲生女儿啊!”

    叶锦幕只感到心里一暖,眼泪都几乎要掉落下来。

    她禁不住有些哽咽的说道:“楚伯母……”

    刚刚说了这三个字,她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萧如靥的这个举措,真的将她的心都全部温暖了。

    也让她,所有想要离开的念头,都全部化为虚无。

    萧如靥抚摸着她的头发,笑了笑,说道:“傻孩子,别哭!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就先暂时当我的干女儿,怎么样?”

    说到底,萧如靥还是不能接受叶锦幕不是她女儿的事实。

    之所以说暂时,是因为她还想继续去检验,一定要找出她跟叶锦幕确实有着亲缘关系的证据。

    叶锦幕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着萧如靥。

    当看到她脸上那种温柔的笑意时,她终于忍受不住,一下子扑进了萧如靥的怀中。

    她的手,紧紧的楼主萧如靥的腰。

    眼泪,也在这个时候,滂沱而出。

    萧如靥并不介意她的眼泪全部蹭到了她的衣服上,她只是用手轻抚着叶锦幕的头发,眼泪也有些湿润了。

    看到这一幕,叶婉原先心里的戾气,也全数消失不见。

    她有些歉意的看着萧如靥,是她看错人了,没有想到萧如靥对叶锦幕,确实是真心一片。

    楚轻寒也感到鼻翼有些发酸。

    他伸出手,在叶锦幕的头上敲了下:“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我不是早说了吗,不管怎样,你都永远是我的亲妹妹!你怎么就将我的话忘到了脑后,还闹着要走?”

    叶锦幕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微微的应了声。

    楚轻寒知道她是害羞了,真是没想到,这个小大人一样的少女,现在居然也会不好意思起来。

    萧如靥也不由失笑:“好啦,这么大的姑娘了,就别再掉眼泪了!来,赶紧的,叫我一声老妈来听听!”

    叶锦幕从萧如靥的怀里抬起头来,透过泪眼朦胧,直直的看着萧如靥。

    当看到萧如靥眼里的期盼时,她的眼泪再度流了下来。

    萧如靥伸出手,替叶锦幕擦去眼泪:“你这孩子,怎么又哭了!”

    叶锦幕不好意思的笑笑,也将自己的眼泪抹去,终于张开口,叫出一个字来:“妈!”

    这个字,对于叶锦幕来说,还真是无比的陌生。

    这辈子她来到苏城已经好几年了,江云溪却从来没有来看过她。

    前世虽然她最后回到了申城,江云溪对她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

    就算叶锦幕叫她,她也是不耐烦的答应着。

    渐渐的,叶锦幕跟她的关系,也疏远了很多。

    说起来,这个称呼,她真的是,很多年都没有叫过了。

    现在对着萧如靥叫出来,却怎么也不觉得违和,只觉得无比的亲切。

    她又是一把将萧如靥的腰抱紧,低低的又叫了一声:“妈!”

    “好孩子!哈哈!”

    萧如靥不由开心笑着,也将叶锦幕抱紧,心里只感到无比的充实。

    以前虽然有楚蒹葭那个女儿,却如同没有一样。

    她从来没有在楚蒹葭的身上,感受到些许的母女温情。

    再加上,楚蒹葭也没有他们楚家人特有的那个长处。

    所以,她才有着楚蒹葭根本不是他们楚家女儿的想法。

    但是现在,从叶锦幕的身上,她却感觉到了,有着一个女儿,又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她忍不住对楚轻寒笑道:“你可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以后都要将小锦当成亲妹妹来看!”

    楚轻寒无奈看萧如靥一眼:“老妈,你就别一直强调了,我怎么可能会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萧如靥这才作罢,又看着怀里的叶锦幕,笑道:“好了,我们下楼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爸爸和你爷爷。”

    叶锦幕从萧如靥的怀里抬起头来,神色却有些犹豫。

    她之所以认楚轻寒和萧如靥,是因为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对她见外,也是真心对她。

    可是楚江沉和楚老爷子,对她的感情,却全然不同。

    她还真的做不到全心全意的接受他们。

    看到叶锦幕的这种神情,萧如靥也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她也没有勉强叶锦幕,只是微微叹了口气:“罢了,这件事情以后再对他们说。不过,你可不能忘记你自己对我的称呼!”

    楚轻寒在一旁补充道:“还有我!你不能跟别人一样的叫法,你必须叫我哥哥!”

    楚轻寒这样孩子气的话,让叶锦幕不由失笑。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心里也是对萧如靥充满了感激。

    她的确是对楚江沉和楚老爷子叫不来爸爸和爷爷。

    萧如靥虽然很想她能够彻底融入楚家,但因为她不愿意,萧如靥就丝毫没有勉强她。

    这种事情,就算是真的母女,恐怕也是很难做到。

    萧如靥满意的在叶锦幕头上拍拍,搂住她的肩膀,一起走出房门。

    见他们出来,不管是楼下客厅里面的楚江沉和楚老爷子,还是走出桌球室等待着看热闹的几个少年,都齐刷刷朝他们看来。

    当看到满脸泪痕,却跟萧如靥神态亲昵的叶锦幕时,大家都不由有些怔住。

    萧如靥笑着对大家说道:“别这样瞎看着了,我可是有件事情要对大家说!”

    楚江沉马上问道:“什么事情?”

    难道跟叶锦幕有关系?

    萧如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叶锦幕,笑道:“来小锦,叫我一声给大家看看!”

    叶锦幕有些无语的看向萧如靥,看到她满脸的笑意,也只能叫道:“妈!”

    一声既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全部成了冰雕。

    楚江沉和楚老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好半天才喃喃说道:“如靥,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事情进展得这么快?

    楚轻寒这么厉害,已经彻底将叶锦幕给拿下来了吗?

    与他们的惊愕不同,傅殿宸却是脸色苍白,仿佛受到什么重创一般,往后踉跄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