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08章 我失恋了

第308章 我失恋了

    叶锦幕没想到她都对南宫静泓这么冷漠了,南宫静泓还能找话聊。

    虽然叶锦幕重活一世,但说实话,前世的感情经历,最多也只有跟慕云清的那一段了。

    并且跟慕云清也只是因为婚约的存在,又是慕云清在刻意的献着殷勤,感情之中也是混杂着利益的多,根本就与此刻的南宫静泓没得比较。

    如果是像慕云清那样的虚情假意,叶锦幕对付起来,要简单粗暴得多。

    可是,现在面对南宫静泓这样一片赤诚的热情,叶锦幕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算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对南宫静泓保持冷漠的态度。

    但看到南宫静泓就算被她这样对待,也还是笑脸相对的模样,她还真是狠不下心去。

    她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南宫静泓说得不错,她对他这种性格的人,果真是极为的苦手,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

    看到南宫静泓一副求答复的模样,叶锦幕只能对他笑了笑,说道:“我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就想凭借着许墨的影响力,将我们锦弦的招牌打响。不过,他能红到什么程度,还是得看大众们接下来的反应,希望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吧。”

    听到叶锦幕如此官方的回答,南宫静泓撇了撇嘴,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不过,只要叶锦幕没有不搭理他,这就是一件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南宫静泓冲叶锦幕挥了挥拳,元气满满的笑道:“我看你还是尽管放心好了,看许墨那样子,一看就是祸国殃民的料,怎么可能红不起来!再说了,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就行了。”

    南宫静泓的热情,让叶锦幕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对他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对我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南宫静泓又是爽朗一笑,“你现在还要忙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告辞了,拜拜!”

    说完,他甚至没有等叶锦幕的答复,就转过身去,朝傅殿宸的方向走去。

    叶锦幕有些诧异的看向南宫静泓的背影。

    在她的印象中,南宫静泓一向不是这么一个好打发的人。

    她原本以为,她接了南宫静泓的话茬之后,只好要被他纠缠个好久。就算她明摆出一种谢客的态度,南宫静泓也是不会乖乖的离开。

    可是现在,她还没开口,南宫静泓就首先离开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况,还真是由不得她感到有些困惑。

    但还没有细想这种情况的原因,她就只听到小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主人,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南宫静泓离开叶锦幕后,原本明朗的笑脸,马上就消散不见。

    他快步走到傅殿宸身边,也不管此刻的傅殿宸正在四周环顾找着什么的模样,一把就将他抱住,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殿宸,赶紧安慰安慰我!”

    傅殿宸在会场上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叶锦幕的影子,正打算去找慕叶问问时,却没想到突然被南宫静泓一把抱住。

    他无奈的转头看向南宫静泓:“你又怎么了?”

    “唉,我真傻!”南宫静泓又叹息了一声,“你说我当时为什么要嘴贱,为什么要提醒江铭川!结果他转头就去找小叶子表白了,害得小叶子现在都不理我了!殿宸,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还有没有希望啊!”

    傅殿宸心里很是有些无语,南宫静泓这样的做法,纯粹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看到南宫静泓难得这么失落的模样,他还是有些不忍心。

    他将南宫静泓推开:“你怎么知道铭川哥跟慕叶表白了?”

    “这还用问吗?”南宫静泓一副看傻瓜的眼神一样看着傅殿宸,“小叶子本来虽然对我的确有些不耐烦,可是,却从来都不会连看都不看我!你说,除了有这么个原因之外,还有其他的理由吗?”

    傅殿宸的心里,也有些赞同南宫静泓的说法。

    平心而论,在他的心里,他也是觉得,江铭川比南宫静泓的胜算大多了。

    可是就算这样,他跟南宫静泓的关系还是更好,自然也是会更加的偏向南宫静泓了。

    他在南宫静泓的肩上拍拍:“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趁早下结论。万一铭川哥还没有跟慕叶表白呢,你就先失去了信心,那在跟铭川哥的竞争中,你就彻底没有胜算了。”

    南宫静泓叹了口气:“唉,你不用安慰我了,这肯定是真的了,要不然小叶子对我的态度,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这样一蹶不振的南宫静泓,傅殿宸还是第一次看到。

    以前南宫静泓遇到挫折的时候,虽然也会失落。但是,被人一安慰,就马上能恢复过来。

    但现在,他都安慰过了,南宫静泓还是这样子颓废。

    这只能说明,南宫静泓的心里,是万分的肯定,江铭川已经对慕叶表白。而慕叶,也是已经接受了江铭川的表白了。

    这样的南宫静泓,傅殿宸还真是不想见到。

    他又在南宫静泓的肩上重重拍了一下:“你怎么能这么没信心!难道你忘记了,叶锦幕已经答应帮你的忙了吗?有了叶锦幕的帮忙,我觉得你肯定能追到慕叶的。至于铭川哥有没有对慕叶表白,你问问叶锦幕不就知道了吗?”

    南宫静泓双眼一亮:“对,我怎么就没想到!殿宸,我真是太感谢你了,我这就去问问叶锦幕!”

    说着,他双眼在会场内环顾了一眼,有些疑惑的说道:“咦,叶锦幕呢,她到哪里去了?我刚刚明明看到她的!”

    傅殿宸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也在找她。”

    南宫静泓一把将傅殿宸的手臂抓住:“既然你也在找她的话,那我们俩就一块去找吧!”

    傅殿宸被南宫静泓拉着在会场里面转悠,不由露出了苦笑。

    但想着有南宫静泓的帮忙,两个人一起努力,说不定能找到叶锦幕,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另一边,叶锦幕听到小鳞的话,心里一个咯噔,赶紧问道:“小鳞,怎么了?”

    此刻小鳞早已经变成了原先的模样站在了叶锦幕的肩膀上,听到叶锦幕的问话,她皱了皱眉头,有些困惑的说道:“我也说不清,似乎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些危险,但是,那个危险到底是什么,我又不是很确定。”

    叶锦幕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让你有这种感应的,难道是楚蒹葭?”

    小鳞摇摇头:“感觉不太像。毕竟楚蒹葭身上的寂灭黑烟,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要感应到还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寂灭黑烟给我的感觉,却不是这样的。”

    叶锦幕的心里也疑惑了起来。

    说起来,她现在的身份是慕叶,这个身份应该是没有得罪什么人的。

    非得说得罪了什么人的话,那就是她编的申城慕家私生女的身份。

    难道这次来的,是申城慕家的人?

    虽然叶锦幕现在还没有打算正面对上申城慕家,但如果申城慕家真的找上门的话,她还是不会害怕的,更不会逃避。

    见叶锦幕紧皱着眉头,小鳞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有可能是楚蒹葭动了什么手脚,所以我才感应不到。”

    “动了手脚?”叶锦幕不解的看向小鳞,“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身上的寂灭黑烟,还能做什么改变?”

    “对啊!”小鳞点头道,“不过这种改变的话,需要很大的精力。如果楚蒹葭能做到这个地步,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说明她现在的功力,比之前还要高上很多。”

    叶锦幕只觉得心里的疑团更多:“可是她为什么要将自己身上的寂灭黑烟进行改变?难道她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不想让你察觉到她身上的寂灭黑烟吗?”

    小鳞撇撇嘴:“怎么可能!我的存在,岂是这种普通的人类能察觉到的?不过,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绝对是有着什么阴谋,只是我们暂时猜不到罢了。”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也放心下来。

    不过,如果这次来的真的是楚蒹葭,那她来这里是干什么?

    难道,是跟踪她过来的?

    可是,现在小鳞化身的叶锦幕已经消失了,她又是以慕叶的形象存在,楚蒹葭应该会离开了吧?

    但尽管这么想,叶锦幕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忐忑。

    她对小鳞说道:“那如果你现在用全部的神志去查探那种奇怪的感觉,能知道是不是楚蒹葭吗?”

    小鳞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主人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姑且试试吧!”

    叶锦幕点点头,小鳞闭上眼睛,开始将自己的神力散发了出来。

    在小鳞查探的时间里,叶锦幕的眼神也在会场内扫视。

    同时,还对身边的周予香说道:“周姐,你让吴桐查一下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混进会场!”

    周予香顿时警惕道:“慕总,难道今天会有什么人来捣乱吗?”

    对于叶锦幕的能力,周予香一直觉得她非常的深不可测。此刻听了叶锦幕这么说,她自然下意识的就觉得,叶锦幕肯定是掌握了什么情况,所以由不得她不紧张。

    “没事,你先让吴桐查一查吧。”

    “好的,我这就去跟他说。”

    看着周予香离开,叶锦幕继续查看着会场里面,却是根本没有看到楚蒹葭的身影。

    这时候,小鳞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对叶锦幕说道:“主人,我真的没有看到楚蒹葭。”

    “那算了。”

    叶锦幕也知道这不能强求。

    之前,小鳞的神力就查探不到楚蒹葭的存在。现在,楚蒹葭的功力又提升了,小鳞查探不到也是正常的。

    听到叶锦幕这么说,小鳞只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以前多厉害,可是现在,连一个小小的楚蒹葭她都查探不到,还怎么谈来保护主人?

    她一定要好好的吸收那些残留下来的命格,将能力恢复,那样,才能够杜绝所有能够威胁到主人的危险。

    叶锦幕感受到小鳞身上散发出来的失落,在她的头上拍了拍,笑道:“别这样了,至少我现在身为慕叶,楚蒹葭不至于来对付我。再说了,我身边那么多高手,楚蒹葭要对付我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你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将功力恢复吧。”

    小鳞点点头。

    虽然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她最欠缺的就是时间,如果能给她足够的时间,别说楚蒹葭了,就连她身后的那个高手,也完全不成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