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11章 寂灭黑烟的弱点

第311章 寂灭黑烟的弱点

    看来,得想个完全的办法,将楚蒹葭这个祸害彻底解决掉才行。

    小鳞感应到叶锦幕的心里想法,拍了拍胸膛,自信说道:“主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有我在,楚蒹葭蹦跶不了多久的!”

    叶锦幕对小鳞感激的笑了笑。

    她明白小鳞的心情,不过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小鳞要提高能力到能够将楚蒹葭收拾的程度,还早得很。

    但听了小鳞这样的话,她的心里还是宽慰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叶锦幕将手机拿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并且,打的,还是叶锦幕的那个号。

    叶锦幕对小鳞递了个眼色,小鳞马上将结界设了起来。

    不过为了不让别人看出什么差错来,叶锦幕还是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这才将手机接通。

    那边,传来一个有几分熟悉的男子嗓音:“是叶小姐吗?”

    叶锦幕只觉得那声音自己听过,但是,却一时之间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她只能问道:“我就是,你是谁?”

    “我是钟磬鹤。”

    这五个字刚刚在叶锦幕的耳边响起,她就不由微微瞪大了双眼。

    小鳞也是将手捂住嘴巴,“啊”了一声,才疑惑叫道:“不会就是跟着楚蒹葭的那个人吧?他打电话给主人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她的声音钟磬鹤听不到,所以她才敢这样明目张胆说话的。

    叶锦幕也疑惑的摇摇头,对电话那头说道:“原来是你,不知道你打电话给我,又是有什么事情?”

    莫非是楚蒹葭又有什么阴谋,特地让钟磬鹤来通知她的?

    钟磬鹤听了叶锦幕的话,却只是语气无比诚恳的说道:“叶小姐,之前我对你多有得罪,在这里,我就先给你赔罪了。不过我家小姐让我做那些事情,也只是因为要帮助楚蒹葭罢了。若是知道楚蒹葭要对付的是叶小姐你,我家小姐就不会让我来做这些事情了。”

    叶锦幕更加的满头雾水。

    钟磬鹤说的这通话简直全部都是借口。

    他不知道要对付的是她?呵呵,简直就是笑话!

    钟磬鹤之前给她造成过多大的麻烦?都交手那么多次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要对付的是谁?

    可是现在,却转过头来对她说这种话,他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又有什么新的计谋?

    叶锦幕自然不可能相信钟磬鹤的话,听得他这些话,只是笑了笑:“钟先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要不然以我的理解能力,我还真是不知道钟先生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钟磬鹤叹了口气:“我也知道,叶小姐你不可能那么容易相信我的话。所以,为了让叶小姐相信,那我就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给叶小姐吧。”

    叶锦幕嗤然一笑:“钟先生,请恕我直言,你说的那些话,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怎么敢相信。至于原因是什么,我想你也应该清楚。”

    “我知道。”钟磬鹤又叹了口气,声音中居然有几分的无奈,“所以我这次提供给叶小姐的,真的是十分有用的情报。我相信,听到那些情报之后,叶小姐一定会选择相信我的。”

    叶锦幕也想看看钟磬鹤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再拒绝,笑了笑,说道:“那就请钟先生说说吧。”

    小鳞也在一旁做出一副期待的神情:“我也想知道,他提供的,到底是不是寂灭黑烟的弱点!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对付起寂灭黑烟来,就容易多了!”

    叶锦幕打的也是这个主意,所以才愿意听听钟磬鹤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钟磬鹤的语气中却没有丝毫被怀疑的不快,而是也笑了笑,说道:“不知道叶小姐想不想知道,寂灭黑烟的弱点?”

    小鳞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叫道:“天啊!他果然要说的是寂灭黑烟的弱点!主人,你快点说你想知道啊!我要听!我要听!”

    叶锦幕也笑了笑。

    不管钟磬鹤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他想说寂灭黑烟的弱点,那她就听听好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让小鳞来验证一下就清楚了。

    叶锦幕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却是淡淡:“哦?钟先生想要把自己致命的弱点告诉我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姑且洗耳恭听一下吧。”

    虽然话里说的是想听,但任谁听到她的语气,都能感觉到她这句话分明就是在嘲讽。

    小鳞的眼里露出佩服之意,如果是她,早就嚷着要听了。哪里还能跟叶锦幕一样,明明心里也急,却装出这样一副模样,让对方察觉不到她的心意,从而不会落于被动的地步。

    钟磬鹤又是一笑:“叶小姐不必对我怀有这么大的戒心,毕竟我这次来找叶小姐,真的是发自一片诚心。既然已经打算要跟叶小姐诚心合作,那我自然不会对叶小姐有任何的隐瞒。至于寂灭黑烟的弱点,其实很简单,相信叶小姐知道之后,要对付楚蒹葭,会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

    “哦?”叶锦幕嘲讽一笑,“原来钟先生告诉我这些,只是想要让我去对付楚蒹葭。那我就不懂了,既然你也想让我对付楚蒹葭,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那样子,不是更加能展现出你自己的诚意来吗?”

    钟磬鹤叹了口气:“其实我早看她不顺眼了,若是能够的话,我早就收拾掉她了。可是没办法,留着她对我家小姐还有用,所以,我自然不可能收拾她。所以,我也要恳请叶小姐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不会是想让我对付楚蒹葭的时候,不要杀了她,而是留下她一条命吧?”

    “正是这样!”钟磬鹤语气诚恳中带着些请求,“她若是死了,我家小姐也要受到一些创伤。所以,还希望叶小姐到时候能够手下留情,将楚蒹葭的命留下。至于怎么样折磨楚蒹葭,那是叶小姐的事情,我们并不会有任何的干涉。”

    叶锦幕还真是想不到,原来钟磬鹤和他身后的那个小姐,对楚蒹葭的心思居然是这样的。

    看来,楚蒹葭的人品还真是差到极点,凡是与她接触的人,真的没有不讨厌她的。

    就连那个小姐,听起来似乎命运与楚蒹葭是牵连着的,也忍受不了楚蒹葭。

    只是……

    叶锦幕的眉头微微皱起:“那你们为什么不亲手对付她,而要借我的手来对付她?”

    钟磬鹤笑了笑:“楚蒹葭跟我们这些年来也有些接触,如果我们出手,那楚蒹葭自然就能轻易看出来我们的身份了。到时候她如果与我们反目成仇,对于小姐来说,也是一件不利的事情。再说,我也能看出来,楚蒹葭对叶小姐做了这样的事情,叶小姐自然是希望亲自来对楚蒹葭动手的。如果我们将楚蒹葭收拾了,不但不会给叶小姐送个人情,反倒会得罪到叶小姐。这样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可不会去做。”

    叶锦幕不得不承认,钟磬鹤说的话,还真是有着道理。

    但她的心里还是很不懂,钟磬鹤和他身后的那个少女,就算对楚蒹葭再看不顺眼,也不至于严重到对楚蒹葭出手的程度。

    那么,她这么做,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叶锦幕可不愿意相信,仅仅只是因着楚蒹葭那种难伺候的脾气和性情,那个少女就愿意将楚蒹葭送到她的手上让她处置。

    难道那个少女对她这么信任,就不怕她不信守诺言,一下子将楚蒹葭给杀了?

    叶锦幕想了想,终究还是将这个疑问问了出来:“为什么?告诉我,你们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

    钟磬鹤沉默了一下子,才终于叹了口气,说道:“我家小姐说得对,不说出原因来,叶小姐终究是不放心的。”

    叶锦幕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

    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到底是谁,他们都猜不出来。

    可是听钟磬鹤的语气,似乎那个少女对她,很是了解的样子。

    若那个少女是接触过她的人,要了解她,自然是要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接触。

    可是叶锦幕的身边,却真的没有这样的人的存在。

    可如果那个少女跟她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却能对她这么了解,那才是可怕。

    叶锦幕越发的觉得,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真的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

    只希望,这个少女这一次,是真的有诚意来跟她和解的。

    要不然,有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钟磬鹤又接着说道:“其实我家小姐之所以决定跟叶小姐你合作,是因为我跟她说了一席话,同时,还介绍了一个人。”

    叶锦幕的好奇心也被吊了起来:“愿闻其详。”

    “原本,我也是跟其他人一样,认为叶小姐你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却发现,楚蒹葭不管如何,都不会是你的对手。如果我们继续帮助楚蒹葭来对付你,那真的无疑于是拿着鸡蛋去磕石头了。”钟磬鹤的声音里面有着几分无奈,“至于我对我家小姐介绍的那个人,就是叶小姐的朋友之一,锦弦集团的总裁慕叶了。”

    “哦?”叶锦幕挑了挑眉,她还真是没想到,促使钟磬鹤身后那个少女来找她合作的,居然是慕叶。

    难道那个少女跟慕叶有什么接触?可是她为什么都完全不知道?

    钟磬鹤叹息了一声:“慕叶身为申城慕家的私生女却没有被慕家认祖归宗,单凭着她自己的能力就能创立锦弦集团,那必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并且,她跟申城慕家的关系,必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正巧,我家小姐的仇人,也是申城慕家。既然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那自然是战友,当然要站在同一个战壕了,又怎么可能自相残杀?叶小姐身为慕叶的朋友,就算是因着慕叶,我家小姐也自然不会做任何对叶小姐有损害的事情了。”

    叶锦幕的心里倒是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她真的很想知道,钟磬鹤身后的那个少女到底是谁,居然会跟申城慕家有着仇恨。

    可是在她的印象里,却真的找不到那样一个人的存在。

    前世,从此刻,一直到她死,整整五年时间里面,都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只因以这个少女的能力,整整五年,不可能不会做出任何对申城慕家不利的事情。

    但前世,却偏偏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也没有听慕云清提起过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