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14章 不会放弃

第314章 不会放弃

    听南宫静泓这么说,叶锦幕才明白过来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一切,都是南宫静泓自己误会才产生的乌龙。

    但她又不好做什么解释,更不好否认南宫静泓的说法,只能无语的笑了笑。

    她的这种做法,仿佛更像是赞同了南宫静泓的说法一般。

    南宫静泓马上一副得到认同一般的模样叫道:“是?叶锦幕你也是这么认为的?那看来,我的直觉还是挺灵敏的,就算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我也是能知道,江铭川肯定是去跟小叶子表白了。现在就连叶锦幕你都这么认为,那就说明我说的是没错的了!”

    说完这话,他又哼了声:“就算江铭川已经跟小叶子表白了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了,在小叶子的心里,他还能超过我的地位!对了叶锦幕,你说了帮我的,那你快点跟我说说,你帮我的结果是怎样的?”

    南宫静泓又提起这件事情来,叶锦幕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只因她在知道南宫静泓真正心意的时候,就早已决定,不要再利用他的这一份感情了。

    至于要让她来帮助南宫静泓追慕叶的事情,自然她是更加干不下去了。

    她只能对南宫静泓抱歉笑了笑:“对不起,我没有完成答应你的事情。”

    “你说什么?”南宫静泓脸色剧变,大声叫道,“叶锦幕,你刚刚说什么?你是没有帮我跟小叶子说吗?你为什么不跟她说?难道你还是站在你表哥那一边,想要帮助你表哥来追到小叶子吗?”

    傅殿宸在一旁听到南宫静泓说这些话,瞪了他一眼:“静泓你干什么?就算叶锦幕没有帮你的忙,你犯得着这样子质疑她吗?就算江铭川是叶锦幕的表哥,可你也是她的朋友,她怎么可能会为了铭川哥而不帮你?”

    南宫静泓被傅殿宸这么一说,心里感情十分复杂。

    他怎么就忘记了,现在傅殿宸也明白了他自己的心意,所以对叶锦幕会这样维护。

    当着傅殿宸的面对叶锦幕这么说,他不会出面帮叶锦幕才对。

    不过,他的心里也是极为的憋屈。

    这个怀疑,说实话在叶锦幕答应帮他之前,他的心里就早已经存在。

    可他十分自信,有着他答应叶锦幕的那些要求,叶锦幕肯定会同意帮他。

    可没想到,现在叶锦幕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跟傅殿宸说的那样,叶锦幕不会做出这种出卖朋友的事情来。

    可他又不确定,叶锦幕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将他看成是朋友!

    所以,他有这样的怀疑,完全是一件合理之极的事情。

    叶弦和叶婉听了傅殿宸的话,看向南宫静泓的眼神也十分的不善。

    虽然叶锦幕一直不承认南宫静泓是她的朋友,可他们都能看出来,如果不是已经将南宫静泓当成是朋友,叶锦幕才不会这么为南宫静泓着想。

    既然他想追慕叶,那就让他去追好了,反正是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

    但正因为叶锦幕已经将南宫静泓看成是朋友,才不愿意他越陷越深,所以才不愿意去帮他。

    可没想到,在南宫静泓的心里,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南宫静泓被大家这样的眼神看着,有些后怕的朝后退了两步,嘟囔道:“喂,你们都这样子看着我干什么?说真的,如果你们是我,也会跟我有着一样的想法……”

    见大家的眼神越发的可怕,他只能将后面的话咽下去,不敢再说。

    叶锦幕看着南宫静泓,听着他这样的话,心里也不生气。

    南宫静泓说得不错,她一直对南宫静泓表现出来的,也是不如对傅殿宸等人那样的朋友感情,也难怪南宫静泓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原本想顺口承认南宫静泓的说法,但一想这样并不能彻底断绝南宫静泓的念头,于是又临时改口说道:“我跟慕叶说了,可是她并没有答应。”

    “不可能!”叶锦幕话音刚落,南宫静泓就大声叫了起来,语气中充满浓浓的不敢置信,“我不信!小叶子不可能这么绝情的,她怎么可能会直接拒绝我?一定是你没有跟她说是不是?”

    看到南宫静泓的神情,叶锦幕的心里也在暗暗叹气。

    她自然知道,南宫静泓现在还在说出这种质疑她的话,只是因为,他根本无法接受她的话,而并不是真的在怀疑她。

    看来她的话,对他的打击真的不是一般的小。

    她只能叹了口气,在南宫静泓的肩上拍拍:“我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没有接受你的表白。所以我想,虽然我并没有看到表哥跟慕叶表白,但看她现在的态度,我觉得你的那个猜想,也许会是真的。”

    南宫静泓依然不断摇头:“不!不可能!小叶子不可能这样做的……”

    “接受事实!事到如今,你就别自欺欺人了!”

    叶锦幕看到南宫静泓这副模样,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但她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南宫静泓现在感情还没有投入太多的时候伤心,远远胜过日后他深陷其中后的悲痛。

    南宫静泓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依然不断摇头,口中喃喃:“不可能,不可能……”

    “唉!”他身旁的傅殿宸也叹了口气,在南宫静泓的肩头轻拍,“有什么不可能的?慕叶和铭川哥比你认识早多了,对铭川哥也比对你亲密多了,她答应铭川哥的表白又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既然慕叶喜欢的是铭川哥,那你就死心,反正你现在陷入得也不是太深,要想出来,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南宫静泓唇边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你们怎么都这样,怎么都劝我放弃?难道真的觉得,我在江铭川的面前,一点胜算都没有了吗?”

    傅殿宸叹气道:“不是我们打击你,而是你问问你自己,你觉得你还有胜算吗?”

    “我……”

    南宫静泓被傅殿宸的这句话哽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他这样,傅殿宸又是在他的肩头拍了两下:“静泓,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我相信你也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现实的人。慕叶现在拒绝你,总比以后再拒绝你好……”

    “所以我该感到庆幸是吗?”南宫静泓自嘲的笑笑,“殿宸,你也说了,你跟我认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现实的人。那么,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我也是一个不会轻言放弃的人吗?”

    傅殿宸脸色微变:“静泓,你什么意思?”

    叶锦幕的心里也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瞬时看向南宫静泓。

    南宫静泓笑笑,咬咬牙,满脸的坚决:“就算江铭川对小叶子表白了又怎样?就算小叶子拒绝了我又怎么样?谁能知道,他们两个的感情到底能维持多久?谁能知道,只要我一直坚持的话,又能不能把他们两个给拆散?”

    “静泓,你——”

    傅殿宸呆呆的看着南宫静泓,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是想继续劝南宫静泓死心的,可是看到他满脸的坚决神情后,却是将这个念头彻底收回了心底。

    南宫静泓对傅殿宸笑了笑:“我相信,殿宸你也是能明白我的心意的,不是么?”

    傅殿宸更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南宫静泓说得对,对于南宫静泓的心理,他的确是应该懂的。

    只因他现在的处境,也跟南宫静泓差不多。

    现在叶锦幕的心里,叶弦的分量比他大得多。

    相对于叶弦,他也是没有什么胜算的。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在继续坚持,还在与叶弦竞争在叶锦幕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对于南宫静泓的做法,他也的确不能表示出任何的反对。

    傅殿宸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将手从南宫静泓的肩膀上拿了下来。

    看到傅殿宸这样的举措,南宫静泓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又是对他一笑:“现在我决定了我将来的做法,你也要跟我一样继续加油,知道吗?”

    傅殿宸情不自禁点了点头。

    叶锦幕还没有从南宫静泓之前说的话带给她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南宫静泓对傅殿宸说的这句话。

    叶弦倒是注意到了,听了南宫静泓这句话,他唇边泛起一抹微冷的笑意。

    南宫静泓现在对慕叶依然贼心不死,还让傅殿宸也激起了对叶锦幕的战意,这两个人,还真是在找死。

    他可不会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管。

    叶婉看了叶弦一眼。

    叶弦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不用去猜,只是看到他的神情就完全知道。

    她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现在大家还不知道叶锦幕是慕叶,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如果知道这两个人其实是同一个人,也不知道到底会乱成什么样子。

    不过,对于这样的状况,她还是挺喜闻乐见的。

    叶弦可不想让这样的场面继续维持下去,他对叶锦幕笑了笑,说道:“阿锦,我们刚刚在外面也饿了,还是快点去吃饭。”

    叶锦幕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萧如靥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不由都感觉到一阵的赧然。

    尤其是南宫静泓,想起刚才对叶锦幕的那些指责,又想起萧如靥对叶锦幕的爱护,更加感到不敢面对萧如靥了。

    他也点点头:“啊,我好饿了,就先去吃饭了!”

    说完,他看都不敢看众人一眼,就朝餐厅的方向走去。

    萧如靥笑着看着南宫静泓的背影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几个孩子。

    她能够清楚的看出来,叶弦和傅殿宸,应该都对叶锦幕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这两个孩子看起来都不错的样子,也不知道叶锦幕到底喜欢谁。

    不过不管叶锦幕选择了谁,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萧如靥伸手将叶锦幕的肩膀揽住,笑道:“走,我们也去吃饭了。”

    叶锦幕点点头,跟萧如靥一同朝餐厅走去,身后三人也跟了上去。

    一直到吃完饭,江铭川都没有回到楚家。

    想起南宫静泓说的那些话,叶锦幕也意识到,现在江铭川对她的感情,真的是一件不容忽视的事情。

    似乎南宫静泓是觉得,以前的江铭川,根本就没有完全意识到对慕叶的感情。

    就算意识到了,也完全没有对她表白的勇气。

    可是现在,被南宫静泓一激,江铭川似乎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还有着要对她表白的迹象。

    这样的事情,叶锦幕可不想看到它发生。

    所以吃完饭后,叶锦幕就找了个借口,将叶弦和叶婉叫到了她的房间,将她的担忧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