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15章 决定要告诉他秘密

第315章 决定要告诉他秘密

    叶弦也知道这件事情拖下去不是办法,但如果现在直白的对江铭川说出慕叶和叶锦幕是同一个人的话,也不知道会给江铭川带来什么样的打击。

    可是现在看着江铭川喜欢慕叶,他的心里也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如果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就好了。

    叶锦幕叹了口气:“你们说,我直接跟表哥说出来真相怎么样?”

    叶婉马上说道:“二小姐,我觉得这样做有些欠妥。如果二小姐你不是叶家的人,那江铭川喜欢你就没有什么过错了。并且这件事情,你也不想伤害江铭川的?那就索性不要管这件事情,让它冷处理好了。”

    叶婉的话,让叶锦幕也不由迟疑了起来。

    叶婉说得没错。

    如果现在直接跟江铭川说,慕叶就是她,那么也不知道江铭川到底会不会遭受什么样的打击。

    并且,以后两人再面对的话,估计也会有些尴尬。

    还不如跟叶婉说的那样,冷处理好了。

    毕竟她也有可能,不会是叶家的人。

    看到叶锦幕迟疑的表情,叶弦微微笑了笑。

    叶锦幕望向叶弦:“阿弦,你笑什么?难道这样的处理方法,你觉得不行吗?”

    “对。”叶弦点点头,“阿锦,你今天对南宫静泓就用了直接拒绝的办法,那说明你的心里,还是不想他再继续陷进去。你能对南宫静泓这样做,为什么对铭川哥就不那样做了呢?你现在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叶家的人,万一你是呢,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铭川哥越陷越深吗?”

    叶婉看了叶弦一眼。

    叶弦这样做的目的,她一听他的话,就能完全明白。

    叶弦完全就是因为嫉妒江铭川能够肆无忌惮的在大家面前展露出对慕叶的喜欢,而他,却只能暗暗的喜欢着叶锦幕。

    并且,万一叶锦幕真的是楚家的千金,现在不跟江铭川说清楚一点,等着以后江铭川对叶锦幕越来越喜欢,谁知道叶锦幕会不会有被江铭川这份感动动摇的那一天?

    毕竟叶锦幕跟江铭川小时候的关系就那么好,不是亲的表兄妹之后,发展成为恋人的可能性,还是不低的。

    所以叶弦这么说,就只是为了断绝这种可能。

    现在跟江铭川说清楚了,没准江铭川就断掉了对叶锦幕的感情。

    日后就算叶锦幕是楚家的人,他们两人之间也不可能了。

    叶婉将叶弦的心思完全猜透,却没有点破,只是笑了笑,等待着叶锦幕自己的抉择。

    叶锦幕听了叶弦的话,又陷入了沉思中。

    不得不说,叶弦这样的说法,比叶婉的更有道理。

    长痛不如短痛。

    她今天直接拒绝南宫静泓,就是抱着这个心思。

    虽然南宫静泓完全没有接受她的好意,反而更加是被激起了不服输的念头。

    但江铭川的情况跟南宫静泓不一样。

    南宫静泓之所以不放弃,是因为他还抱着他也许能胜过江铭川的希望。

    可慕叶就是叶锦幕的这个秘密,对于江铭川来说,就是一个完全斩断他希望的做法。

    有着这个事实的存在,不管江铭川再怎么努力,也是一丝希望都没有。

    叶锦幕的眼神,渐渐的坚定了起来。

    叶弦说得没错。

    她不能再迟疑了!

    再拖一刻,江铭川受到的伤害,也许就会更大!

    叶锦幕想起她以往跟江铭川的相处,又想起江铭川小时候对她的维护,心里一阵激荡。

    不能再拖了!

    再多的纠结,也胜不过她不想让江铭川将来伤痛的心理。

    看到叶锦幕的眼神,叶弦的心也落了下来。

    他笑着对叶锦幕说道:“阿锦,你已经决定好了吗?”

    叶锦幕点头:“对,我已经决定,要将这个秘密告诉表哥。”

    “好,那你是打算怎么去说?”

    叶锦幕又有些迟疑了起来。

    如果当着面告诉江铭川,会不会有些尴尬?

    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她对江铭川说出来她就是慕叶,江铭川的表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说道:“还是打电话跟他说。”

    “好,那就这么决定。”

    叶弦也点点头,不要当面说,确实是更好的处理方法。

    叶锦幕将手机拿出来,拨出江铭川的手机号。

    可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拨出去是畅通的,那边却根本没有人接电话。

    直到那边传来声音说无人接听,也依然不见江铭川来接电话。

    叶锦幕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江铭川到底干什么去了?

    难道是跟南宫静泓说的那样,他是去部署怎么样追慕叶去了吗?

    叶锦幕心里一阵后悔。

    如果现在不对江铭川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任凭江铭川去部署计划,那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叶锦幕突然觉得,她都不敢去想象了。

    都怪她!

    如果她一开始不要想那么多就好了,江铭川就不会做这些事情,也不会胡思乱想!

    那样子,江铭川受到的伤害,会比现在,远远的小多了!

    都是她的错!

    叶锦幕的心里越发的自责,又再度拨打起了江铭川的电话。

    但依然是跟刚才一样,根本就无人接听。

    叶弦和叶婉也对视了一眼。

    江铭川连叶锦幕的电话都不接,难道真的在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想起江铭川有可能会在计划着怎么样追求慕叶,他们两人的心里,也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叶弦想了想,也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说道:“阿锦,你先别打铭川哥的电话,让我来试试。”

    他们现在,也只能奢望江铭川只是跟叶锦幕的电话信号不通而已。

    也许,换着叶弦来,就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了?

    叶锦幕点点头,将手机收起来,看着叶弦拨打江铭川的手机。

    可跟刚才叶锦幕拨打一样,那边依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叶弦叹了口气,也将手机收了起来。

    之后叶婉也试了试,可是情况依然一样。

    三人都默默的将手机收起,彼此都看了一眼,心里升起一阵大事不妙的感觉。

    怎么办,不会事情真的是跟他们想象中的一样?

    如果江铭川真的将心里的想法坚定下来,过后叶锦幕再跟他说出这个秘密,谁知道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

    这种事情,他们真的想都不敢去想。

    叶锦幕紧紧的闭上眼睛,自责道:“都怪我!都怪我!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跟表哥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结果现在,事情成了这么一个局面!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叶弦和叶婉都看向叶锦幕,心里也默默叹了口气。

    叶弦走上前去,在叶锦幕的肩膀上拍了拍:“阿锦,你不要这样自责了。这种事情,当时我们都没有预想到。再说了,你一开始也是为了铭川哥好,所以才瞒着他的。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自责成这个样子。”

    “是啊!”叶婉也连点头,“如果说有错,那我们也有错!当时你说出那个打算的时候,我跟小少爷可都是没有任何反对的,所以这件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我们也有责任。二小姐,你没必要将这件事情完全当成是你自己的错误,如果要怪,我跟小少爷也要承担这件事情的责任!”

    听到他们两个的话,叶锦幕依然无法从自责中解脱出来。

    此刻她的心里,真的是有着铺天盖地的愧疚。

    她知道,叶婉和叶弦那么说,只是在安慰着她。而这件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她自己造成的。

    如果江铭川真的受到了什么伤害,完全都是她造成的!

    这种事情,她绝对不能坐视!

    叶弦感觉到叶锦幕身上的愧疚之意越发的重,叹了口气,伸手轻抚上叶锦幕的头发。

    叶锦幕不跟以前一样将叶弦的手拿掉,而是任凭着叶弦这样做。

    此刻叶弦这样的做法,不得不说,还真是给予了她一种莫名的温暖和慰藉。

    让她沉迷在这种感觉中,似乎心里的愧疚,也消散了一些。

    但尽管如此,也还是依然残存许多,让她几乎要被这种愧疚给淹没。

    就连小鳞也再不忍心,忍不住开口安慰道:“主人,你别这样了,这种事情,是谁都想不到的,你也不要这样了……”

    一听到小鳞的声音,叶锦幕的眼神就突然亮了起来。

    她飞快的转过头去看向小鳞,兴奋道:“对了小鳞,你可以查探表哥的地理位置吗?”

    小鳞被叶锦幕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弄得怔了下,这才说道:“呃,我也不知道江铭川到底在哪里,如果离我比较远的话,那我可能就感觉不到他了……”

    “那小鳞,你赶紧来查探下,我现在很想快点找到表哥,将这件事情告诉他!”

    “好!”

    虽然这件事情小鳞要做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毕竟江铭川不跟楚蒹葭一样,有着寂灭黑烟这个明显特征,能够在一大群普通人中无比清晰的辨认出来。

    江铭川只是一个普通人,查探他行踪的时候,只能一个个去辨认他们的外表。

    这种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可看到叶锦幕这种急迫的神情,小鳞却无法说出她做不到的话来。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就试试。”

    她也的确只能试试。

    以她现在的能力,也只能查探方圆五百里的位置。

    更何况,要一个个去查探大家的外表,这种工程量,更是大得离谱。

    就算是她,也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和时间去做这件事情。

    叶锦幕也感觉到小鳞做这件事情的困难度,感激道:“小鳞,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小鳞受到主人的感激,工作的热情空前高涨,瞬间觉得所有的困难都不值一提,“主人你等着,我一定给你将江铭川找出来!”

    说完,她就将自己的神力散发出来,开始在附近的距离中,起了江铭川。

    她也清楚,江铭川才离开他们没有多长的时间,就算再厉害,也走不了多远的距离。

    但怕就怕,江铭川在这段时间里面,坐了飞机去了别的城市。

    那要找到他,就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但不管怎样,还是要试一试。

    小鳞一开始只是查探了楚家附近方圆一百里的位置,可是根本就查探不到江铭川的存在。

    她的心里开始有着一些不祥的预感,咬咬牙,又将查探的面积增大了一些。

    可是,不管她怎么样查探,也是终究找不到江铭川的存在。

    叶锦幕看着小鳞的表情,将她的所有表情都收入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