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19章 江铭川打电话来了

第319章 江铭川打电话来了

    同时,也让他坚定了,以后再不会做任何怀疑叶锦幕的举措了。

    就连这样的想法,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有。

    叶弦的心情平复下来之后,又看见一旁的叶婉,疑惑问道:“阿锦,你刚刚说叶婉的命格跟你有关系,这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小鳞在一旁说道,“叶婉的命格,跟我是从属关系。所以命格的主人,自然也是从属关系了。并且因为这个命格的原因,叶婉对于一切知识的学习能力都十分的惊人,这也是为什么她的异能术能学得这么快,还能将它们融合起来创造新异能的原因。”

    叶弦听得目瞪口呆。

    他实在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奇异的事情。

    就连命格都有从属关系,从而让命格的主人也是有着从属关系的。

    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太匪夷所思了一点?

    那其他的命格呢,又会不会有着这么奇怪的关系?

    小鳞从叶弦的神情中猜出了他心里的想法,她点头说道:“你想得不错,除了我们这两个命格之外,其他的命格,自然也会有这个可能性。不过这种可能性还是很低的,并且从属关系,也没有我和叶婉的命格那么神奇。”

    叶弦只感到小鳞的话,都在给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小鳞到底是什么命格?为什么她可以有着那么大的能力?

    他禁不住问了出来:“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命格吗?”

    小鳞骄傲道:“我叫百命藏鳞,所以主人才叫我小鳞!顾名思义,所有的命格在我面前,都如同被藏在鳞甲下一般,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所以,我才能被称为是世间第一命格。”

    叶弦这才明白,为什么小鳞能够将其他的命格随意的夺取过来。

    所有的命格在她的面前,都会失去自己的作用,那当然是任人宰杀了。

    叶锦幕有着这么厉害的命格存在,相信这个世上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了。

    叶弦也感到心里一阵轻松了起来。

    但他的心里还有着疑问:“既然我和叶婉的身上都有命格,那其他的人呢,他们的身上,是不是也有着命格的存在?”

    他和叶婉不过是平民出身,身上都带着命格。

    那么傅殿宸这些贵胄子弟,岂不是身上的命格,要比他们更加厉害?

    “那是当然!”小鳞点头,“现在跟主人关系不错的人,身上都是带着命格的。正是因为这些命格的存在,才会造就他们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要不然你以为,没有命格伴身,他们也会有着这么惊人的身份地位吗?”

    叶弦一想也是。

    不过,既然傅殿宸等人之所以有着现在的身份地位,都是命格造就。

    那就说明,命格的存在,对于一个人,真的极为的重要。

    那他,也一定不会辜负自己身上这个命格的存在,一定要让它发挥出最大的效用来。

    感觉到叶弦身上散发出来的这种坚决的气息,叶婉也不由微微一笑。

    她就知道,一旦叶弦知道了叶锦幕为他做的事情,他心里一定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这样也好,让叶弦越发的对叶锦幕死心塌地,就是她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叶锦幕的手机突然响起。

    大家的注意力,纷纷都被这个来电给吸引了过去。

    这个电话,难道是江老爷子告知江铭川下落的电话?

    叶锦幕赶紧将手机拿了出来,一看屏幕,神情就一喜:“是表哥打来的电话!”

    叶弦也惊喜道:“那阿锦你赶快接!”

    叶锦幕看着来电显示,神情却有些复杂纠结起来。

    江铭川来电话了,说明现在已经联系上了,也说明,她可以将那个秘密说给他听了。

    可是,到底要怎么说,说了后,两人的关系会变怎样,叶锦幕却根本不敢去想。

    她甚至,连按下接听键的勇气都没有。

    她只是呆呆看着手机屏幕,没有任何的动作。

    看到叶锦幕这样的举措,叶弦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到了真正要对江铭川将这个秘密说出来的时候,叶锦幕肯定会有这样的举动。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来代劳吧。

    叶弦伸出手,要将叶锦幕手里的手机拿过去。

    叶锦幕抬起头看着叶弦,神情中有着一丝不解。

    叶弦对她笑了笑:“我知道你要对铭川哥说这些事情很艰难,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帮你说吧。”

    叶锦幕想了想,事情确实也只能这样做,于是放开了手,任凭手机落到了叶弦的手里。

    叶弦将手机拿了过去,直接将接听键按下,并且还按下了免提键。

    那边传来江铭川有些疑惑的声音:“小锦,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铭川哥,是我,叶弦。”

    “哦是小弦啊,你怎么替小锦接电话,她人呢?”

    叶弦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铭川哥,阿锦就在我的身边。我之所以要替她接电话,是因为她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可是这个秘密,她却没有勇气直接跟你说出来,所以,只能让我来替她说了。”

    “哦?”江铭川不由失笑,“小锦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吗?”

    他到现在,还是用一种和小孩子说话的语气跟叶弦说着话,显然是觉得叶弦口中所说的叶锦幕的秘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听着江铭川这样的语气,一旁的叶婉不由在心里叹气。

    江铭川现在还真是乐观,也不知道等到听了叶弦的话后,他的心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叶弦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铭川哥,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在准备怎么样追求慕叶的事情?”

    江铭川又是一笑;“哈哈,没想到这个事情,就连你们也知道了。没错,刚才我确实是在准备这个事情,手机也没有带在身边,所以才没有接到你们的电话。直到爷爷派人找到我,告诉我你们打电话给我的事情我才知道。话说你们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啊,都找到爷爷那里去了,难道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江铭川现在被南宫静泓激起了勇气,反而对他要追求慕叶的事情再没有了任何的否认,也很是光明正大的在大家面前承认了。

    叶婉的心里又是在叹气。

    江铭川现在越乐观,待会就会变得越发的悲观,她都不忍心想那一幕了。

    叶弦的声音淡淡:“铭川哥,如果你是在忙这件事情,那我就只能跟你说,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忙了,忙了也是白忙。”

    “小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铭川的声音有些紧张起来,“难道南宫静泓跟慕叶表白了吗?”

    叶弦没想到江铭川跟南宫静泓一样,都以为对方已经对慕叶表白了,也都以为慕叶已经接受了对方的表白。

    说实话,现在如果承认慕叶已经接受了南宫静泓的表白,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怕就怕江铭川也跟南宫静泓一样,就算已经没有了胜算,也还是不死心,反而更加的不服输。

    所以,对付江铭川,还是只能将慕叶的身份说出来,才能让他彻底断绝这个念头。

    叶弦叹了口气:“并没有。虽然现在慕叶并不喜欢南宫静泓,可是相比南宫静泓而言,慕叶更加不可能喜欢你。”

    江铭川的语气也有些不好了:“小弦,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承认对慕叶的感情,大家都撺掇他跟慕叶表白。

    可是现在,他已经决定要去追求慕叶之后,大家却都朝他泼冷水?

    尤其是他一直当成弟弟看的叶弦,都认定他没有赢的机会。

    他在南宫静泓的面前,就这么没有竞争力吗?

    “铭川哥。”

    尽管江铭川是情敌,但叶弦这个时候,心里也涌起了一阵对他的同情之意。

    只因两人虽然都是叶锦幕的哥哥,但相比他而言,江铭川却是有血缘的哥哥,他是没有血缘的哥哥。

    显然,江铭川对慕叶的感情,就是一场悲剧。

    他虽然没有勇气对叶锦幕表白,但至少还有着希望。但江铭川,却是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

    叶弦又接着说道:“铭川哥,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要跟你说一个阿锦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阿锦开不了口对你说的。”

    江铭川的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他原先,确实没有将叶弦的话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就两个小孩子,就算有着什么秘密,又能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现在,叶弦却强调了两次,由不得他不重视。

    还说这个秘密,是叶锦幕开不了口对他说出来的。

    难道,这个秘密跟他有关系?

    并且还是,叶锦幕做了什么对他不起的事情?

    要不然,为什么叶锦幕会开不了口?

    江铭川只感到自己的心都被提了起来,禁不住问道:“小弦,到底是什么,你快点跟我说。”

    江铭川又想起之前叶弦认定他跟慕叶没希望的话,心里不祥的预感越发的深。

    千万不要是跟他和慕叶有关系的事情!

    可惜上天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

    叶弦叹了口气,说道:“铭川哥,阿锦就是慕叶,你放弃吧。”

    “你……你说什么!”

    江铭川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

    叶弦在说什么?

    小锦就是慕叶?

    小锦就是慕叶!

    这怎么可能!

    她们两个人,明明就长得一点都不一样!

    并且如果小锦是慕叶,知道他喜欢慕叶,又怎么可能不对他说出真相?

    这一切,绝对都不是真的!

    江铭川不由失笑,可是笑里,却有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惶恐。

    他开口说话,可是话里,却忍不住有些颤抖:“小锦是慕叶?哈哈,小弦,你别开玩笑了,她们两个,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你看她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并且,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小锦不会跟我说吗?”

    “铭川哥……”

    叶弦又是叹了口气:“你说她们长得一点都不一样,那么,你看过阿锦的脸吗?”

    叶弦的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砸在江铭川的头上!

    你看过阿锦的脸吗……

    江铭川只感到脑袋里面一阵乱哄哄的,只有叶弦的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面不停的回响。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叶弦说出来的这个问题。

    对!

    他的确没有看过叶锦幕现在的脸!

    叶锦幕留着那么长的刘海,将她的整张脸都遮去了三分之二,的确是没有人能看到她刘海下的脸!

    哪怕是他!

    就算小时候一直跟叶锦幕一起长大,可那时候叶锦幕才多大!

    本书由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