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0章 知道真相的痛

第320章 知道真相的痛

    现在都过去了将近十年,叶锦幕现在长什么样子,他的确不知道!

    就算叶锦幕直接将刘海掀上去,估计他也认不出来。小说

    难道,叶锦幕将刘海掀上去露出的那张脸,就是慕叶的脸?

    可是事情,为什么会这么荒谬?

    他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居然是他的亲表妹!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不相信!

    他绝对不相信!

    对,事情肯定不是真的!

    如果叶锦幕真的是慕叶,她为什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喜欢她而不说?

    就算隔着一个电话,叶弦也能猜出来现在江铭川心里的想法。

    他再次毫不留情的说道:“阿锦之前之所以不跟你说,是因为也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慕叶。如果你对慕叶没有感情,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可是现在,你却对我们明白的表露出对慕叶的感情,还打算去跟她表白。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不说,谁知道将来会给你带来多大的痛苦?所以阿锦自然是打算要将这件事情跟你说了。”

    “哈!”

    江铭川不由惨然一笑。

    叶锦幕是害怕他将来受到伤害,所以才对他说的,是么?

    可是,根本就没有谁知道,就算现在说出来,他受到的伤害,又比以后听到的时候,根本轻不了多少!

    没有人能知道,他对慕叶的感情,到底已经投入了有多深!

    他都已经要决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一定要跟慕叶在一起。

    永生永世,永远不分离的在一起。

    可是,叶弦却对他说,他这一辈子决定要长相厮守的唯一一个人,却是他的表妹!

    命运到底在给他开什么玩笑!

    现在江铭川的心里,真的是不管用什么样的语言,都无法描述出他心里的感受。

    他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心里现在到底是什么滋味。

    痛吗?

    仿佛都已经感觉不到。

    他只觉得,他心脏所在的那个地方,仿佛已经没有任何物体在跳动了。

    只剩下一片空洞,让他再感觉不出任何的痛楚。

    甚至他整个人,都仿佛在这个瞬间,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思想的行尸走肉。

    任何的呼吸,任何的动作,都仿佛只是机械的完成。

    听着那边长久的沉默,叶弦的心里也有些不忍。

    他早已设想到,听到这样的事实,江铭川的心里肯定难以接受。

    如果换成是他,他也必定会有着跟江铭川那样的反应。

    可是,这样残酷的事实,江铭川却必须要接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叶弦在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又说道:“铭川哥,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对阿锦说的吗?”

    尽管现在叶锦幕没有勇气面对江铭川,但叶弦还是希望两人能对话一番。

    至少这样,也许能够让江铭川心里的痛楚,也能消散些许。

    他看向叶锦幕。

    此刻叶锦幕已经将头垂下,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

    可是,他却能感觉到,现在叶锦幕心里的阴霾,到底有多深。

    这时候,叶锦幕肩上的小鳞忽的惊叫道:“主人,你别哭啊!”

    小鳞早已设定了一个结界,所以她说话,只有房间里面的三个人才能听到。

    叶弦这才惊觉,原来叶锦幕一直低着头,只是为了不要让大家知道她在流泪。

    他禁不住伸出手,放到叶锦幕的肩上,叹息道:“阿锦……”

    可是只说了这两个字,之后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叶锦幕更加泪如雨下,泪水一滴一滴滴下来,直直落在了地面上。

    她紧紧的将眼睛闭起,也不知道该对电话那端的江铭川说些什么。

    只能机械的喃喃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她再也不能说出来其他的话语了。

    她为什么那么傻!

    江铭川对慕叶的感情,大家都有着共识,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江铭川只是一时兴起?

    正是因为这个误会,才导致她一直将这件事情拖来拖去,一直没有告诉江铭川。

    结果呢?

    现在给江铭川,带来多大的伤害?

    虽然江铭川并没有说什么话,可是,任何一个人,都能从这个电话里面,感觉出此刻江铭川的心情。

    她原本最不希望看到江铭川受到任何伤害,可到头来呢,却还是不可避免的,给江铭川带来这么大伤害的人,就是她!

    她到底要做些什么,才能让江铭川从这种伤痛中解除出来?

    江铭川听了叶锦幕的对不起,唇边的笑越发的惨然起来。

    对不起?

    他宁愿不要听到叶锦幕说这三个字!

    他也相信,叶锦幕之所以不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也不是她故意做的。

    的确,之前他一直不承认对慕叶的感情,叶锦幕觉得他不喜欢慕叶也是应该的。

    正因为这个误会,才导致叶锦幕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情跟他说清楚。

    其实都怪他。

    他为什么那么傻,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了他对慕叶的感情,只有他自己当局者迷,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就算后来意识到了,也是一直自欺欺人,不肯承认这一点!

    如果早点承认了……

    那么现在叶锦幕,就不会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了。

    都怪他!

    听着叶锦幕依然在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江铭川实在是再不忍心听下去。

    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小锦,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了。”

    叶锦幕听到江铭川的这句话,只感到心里一阵剧痛。

    她知道,江铭川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她继续这样愧疚和伤心下去。

    到了现在,江铭川都没有怪她,这样的做法,怎么能让她的心里不感到伤痛无比。

    还没有等她说下一句话,江铭川就又对她说道:“我没事的,你别担心我了。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下次再跟你说了。”

    说完,那边的电话就被挂断了。

    在电话挂断的那个瞬间,叶锦幕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如同泉涌一般全数滴落下来。

    江铭川这么做,明显就是不想让她继续沉浸在这种自责的情绪中。

    先将电话挂断,也是将她这种低迷的情绪斩断。

    看到叶锦幕这般模样,叶弦和叶婉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现在一切的言语安慰都已经没有作用,如果再说什么,说不定还会让叶锦幕心中的愧疚更加的深,还不如先让她自己冷静冷静。

    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整个房间里面还是沉浸在一片安静当中。

    可就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跟着敲门声一同响起的,还有楚轻寒的声音:“小锦,你在房里吗?”

    楚轻寒的声音,让三人都为之一惊。

    叶锦幕赶紧将眼泪擦干净,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下来:“哥哥,我现在有点事情,麻烦你等下我再给你开门!”

    说完这话,她赶紧看向肩膀上的小鳞:“小鳞,你能不能让我的眼睛恢复正常?”

    现在她的眼睛因为流泪已经有些红肿,她可不想让楚轻寒看出来她哭过,从而让楚轻寒担心。

    小鳞点头:“主人你别担心,这点小手段我还是有的。你等等,我马上就让你的眼睛恢复过来!”

    小鳞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举起。

    也不知道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只是瞬间,叶锦幕的眼睛,就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根本看不出来她哭过。

    做完这事,小鳞一副极为满意的模样说道:“主人,好啦!你可以去开门了!”

    叶锦幕点点头,再度将心情平复了一下,才走到门前,将门打了开来。

    楚轻寒一进来,看到叶弦和叶婉都在,有些讶异的说道:“你们两个也在啊,在聊些什么呢,居然将门都关着。”

    叶锦幕对楚轻寒笑了笑,避重就轻说道:“没说什么。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下午想不想出去玩玩。”楚轻寒在叶锦幕的头上拍拍,“我妈跟你今天才第一次见面,所以很想跟你多相处相处。刚好这周末我爸一个朋友的马场今天开张,我妈就想着要带大家一起去玩玩。”

    叶锦幕现在心情沉重,此刻在楚轻寒的面前只不过是强颜欢笑罢了。至于要出去玩,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只能朝楚轻寒笑了笑,说道:“哥哥,今天我们去锦弦的发布会实在是有些累了,下午想休息休息,就不去了。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去吧。”

    “好吧,那你就在房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楚轻寒也看出来叶锦幕现在状态有些不对劲,但是既然叶锦幕没有对他说,他也没有去问。

    他只是对叶锦幕笑了笑,然后在她的头上拍拍,就离开了房间。

    叶锦幕走上前去,将房门关了起来。

    将房门关上后,叶锦幕的神情又变得跟楚轻寒敲门之前一模一样,就连眼睛也有些湿润了起来。

    看到她这样子,小鳞赶紧叫道:“主人!我刚刚才将你的眼睛恢复好,你可千万别又掉眼泪啊!”

    “是啊!”叶弦也在一旁说道,“阿锦,万一轻寒哥又再度回来,让他看到你哭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

    叶锦幕点点头,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又再度逼了回去。

    叶弦说得对,如果被楚轻寒看到她哭的样子,肯定又会让他担心。

    还不如将这份愧疚深埋在心底,不要对他人表现出来。

    看到叶锦幕这样子,小鳞不由松了口气:“主人,你不愧是我小鳞的主人,就是这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刚说到这里,叶弦就看了她一眼:“小鳞,别说了!”

    “喂,你凭什么对我说这样的话!”小鳞不满的朝叶弦看过去,不过也确实知道是自己这句话说得有些不经大脑,只是嘟囔了几声,也没有再说下去。

    叶锦幕知道叶弦对她的关心,她对叶弦笑了笑:“阿弦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叶弦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叹息了一声,在叶锦幕的头上拍了拍。

    叶锦幕又是对他勉强一笑:“阿弦,我没事了,我们出去吧。”

    “嗯。”

    叶弦点点头,低头看着叶锦幕:“如果笑不出来,就不要笑了,这样勉强的笑,更加容易被别人看出来不对劲。”

    叶锦幕扁扁嘴,也知道叶弦说的话是对的。

    可是,她却真的做不出来。

    现在的她,只能用笑来麻痹自己。如果不笑出来,也许她的眼泪,就会在下一秒流下来。

    叶弦叹了口气,似乎对她很是无奈的样子。

    他将双手张开,对叶锦幕说道:“看你这么可怜,那我的怀抱就对你敞开一下,让你来求求安慰吧!”

    本书由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