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2章

    并且,还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的状况,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叶锦幕双唇紧抿,咬了咬牙,说道:“我一定要找到表哥在哪里!”

    叶弦点头:“对,如果现在不找到铭川哥,谁也不知道他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要怎么去找?

    叶锦幕紧皱起双眉,突然想起来,那时候她跟傅殿宸被楚蒹葭抓过去的时候,是秦之源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了楚蒹葭。

    那么这一次,能不能通过定位江铭川的手机找到他?

    那么,难道要去找秦之源?

    叶弦这时候说道:“阿锦,那个吴桐应该能通过手机定位找到铭川哥,那要不要去让吴桐来帮忙?”

    叶锦幕双眼一亮!

    对啊!

    有这个能力的人,吴桐也是一个!

    之前吴桐说找不到楚蒹葭,是因为他们都不清楚楚蒹葭的手机信息。

    只因楚蒹葭为了要对付他们,特地换了个不记名的手机和号码。

    所以,只能通过楚蒹葭拨打她的电话这个信息来定位。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秦之源。

    可是现在,江铭川的手机信息,他们至少还是知道的。

    叶锦幕马上将手机拿出去,拨打了吴桐的手机号。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吴桐的声音:“小叶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此刻她说话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慕叶的声音:“吴桐,我要你帮我找个人!”

    吴桐有些疑惑的说道:“小叶子,我可不是侦探,我怎么可能帮你找到什么人啊?”

    “我只要你通过查询一个人的手机,来查找到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很简单!”吴桐信心满满的说道,“不知道小叶子你要我查的,到底是谁啊?”

    “这个人叫江铭川,他的基本信息我告诉你,你去网上查找他的电话信息!”

    叶锦幕说着,就将江铭川的手机号和身份证号码都全部告诉了吴桐。

    吴桐将这些信息全部记下,自信道:“小叶子你放心,我马上就告诉你这个江铭川的位置在哪里!”

    说着,吴桐将手机挂断,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了起来。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叶锦幕就接到了吴桐的电话。

    刚刚接通,那边就传来吴桐的声音:“小叶子,我查到了那个江铭川的位置!”

    “是吗?那赶紧告诉我!”

    叶锦幕的心里也紧张了起来。

    “他现在在申城一个叫云石镇的地方。至于在云石镇的哪里,这我就查不出来了,我只能知道在这个镇上而已!”

    “云石镇?”

    听到吴桐说起这三个字,叶锦幕只感到心里微微一震。

    申城是华夏国数一数二大的城市,云石镇只是它下属的一个极小的镇。在整个申城,云石镇根本就不起眼。

    可是江铭川却到了那里!

    叶锦幕的记忆,也在这个瞬间,因为这三个字,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候,她跟江家的关系,还没有被叶满江挑拨得生疏。

    她跟江铭川,也还是极好的兄妹关系。

    五岁的时候,她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那个叫云石镇的小镇上,出现了一种很罕见但很美丽的花卉。

    看到电视的她,一直想着要去云石镇看那种花,于是就缠着江铭川要带她去。

    那时候江铭川也才七岁,两个小孩子一起出去,江老爷子自然不会愿意。

    于是两人在没有告知江老爷子的情况下,偷偷来到了云石镇。

    来到云石镇后,因为他们两个是小孩子,自然免不了被各种欺负。

    就算江铭川心智比之同龄人成熟了不少,但体力上也只是个孩子。被那些小孩子欺负的时候,尽管他根本不是那些小孩子的对手,却依然是拼死保护着叶锦幕。

    这一幕,尽管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在叶锦幕的心里,却依然是记忆犹新。

    后来他们两个人,自然是被江老爷子派去的人找到了。

    尽管这一次旅途时间很短,但因为两人一路上的经历,叶锦幕却永远都忘不了。

    现在一听云石镇这三个字,便又勾起了她那时候的那段回忆。

    现在江铭川去了那里,是不是,也是因为他无法忘怀那时候的记忆?

    可是,叶弦告诉他的残酷事实,却让他无法去面对这一切。

    所以,只能去到幼年时候一起相处过的地点,去抚平这一切的哀伤?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锦幕就感到心里一疼。

    她再也无法坐视这一切发生了!

    不管怎样,她都要立即赶到云石镇,找到江铭川,将他对慕叶的感情给封掉!

    叶锦幕猛然冲到门前,一把将房门打开!

    叶弦和叶婉也跟了上去。

    叶弦一把将叶锦幕的手拉住:“阿锦,冷静点!”

    叶锦幕回头看叶弦,眼睛有些发红:“阿弦,我要怎么冷静?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表哥在那里伤心吗?”

    “阿锦!”叶弦的神情有些严肃,“现在就算你找到铭川哥又能怎么样?你手上有着能将他感情忘掉的命格吗?既然没有这个命格的话,那你找到他,又有什么用?料想现在的他,看到你,应该会更加难过,不是吗?难道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要找到那个命格吗?”

    对!

    叶弦的话,让叶锦幕顿时一震!

    她的确是关心则乱,连这个最简单的问题都没有找到。

    他们手上又没有那个能消掉人感情的命格,就算见到了江铭川,也是于事无补。

    现在江铭川在躲着他们,如果他们贸然去见江铭川,也许,会给江铭川带来更大的伤害。

    叶弦说得没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找到那个命格!

    叶锦幕蓦然望向肩上的小鳞。

    小鳞苦笑了一声:“主人,这个命格要找,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叶锦幕顿时皱眉:“那怎么办?”

    难道眼睁睁看着江铭川继续沉沦在痛苦中吗?

    看到叶锦幕这样子,小鳞赶紧安慰道:“主人你别担心,现在我们就出去找,说不定就能找到这个命格的存在呢!”

    现在事情也只能这样了。

    只是,如果找到这个命格,而这个命格又在别的人身上,难道就这样子直接剥夺别人的命格吗?

    小鳞感应到叶锦幕心里的想法,马上说道:“主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我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叶锦幕有些疑惑的看着小鳞。

    小鳞继续说道:“这样的命格,当然不可能存在人的身上了。如果是寄居在一个人的身上,那这个人可真是倒霉,对什么人的感情,都那么轻易就消散,如果我是这个人,我估计想要去自杀!”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也觉得很有道理。

    可如果这个命格不是在人的身上,又是在哪里?

    难道跟销声匿迹这个命格一样,是附身在物品上面的吗?

    小鳞笑了笑,说道:“主人,这次你猜错了!这个命格,怎么可能会附在物体的上面,毕竟附在物体上面,对它来说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

    一听小鳞这话,叶锦幕也觉得很有道理。

    销声匿迹之所以隐藏在物体上面,是不想自己被找到。而只有毫无生命特征的物体,才能成为它最大的保护伞。

    可是现在他们要找的这个命格,应该是不具备跟销声匿迹一样的想法的。

    既然不是人,又不是物体,难道会是其他的生物体?

    小鳞点头:“主人你真聪明,就是在其他的生物身上!”

    叶锦幕一阵无语。

    小鳞都几乎要挑明了答案,她当然能猜对,这跟聪不聪明又有什么关系。

    “那我们要去哪里找呢?难道是动物园?”

    关键是,人类有着命格的存在,命运会跟其他人有着不同。

    那么动物如果也有着命格,难道命运也会与众不同?

    既然这样,那具备这个命格的动物,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寻常?

    小鳞无奈看了叶锦幕一眼:“主人,你的心理活动还真丰富!你放心,不需要你想这么多,什么事情,让我去做就行了!”

    小鳞这么说,叶锦幕也知道,这件事情她必定是已经有了对应的办法了。

    可是之前,小鳞不是还说这个命格很难得到么?

    怎么现在,她却像是已经有了对策一样?

    小鳞很是得意的一挑眉:“很简单啊主人!刚刚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用我的神识,将帝都里面的几个大的水族馆都扫描了一遍,并且还顺利的发现了这个命格的存在!所以我当然不用担心啦!”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心里也放松了下来。

    不过——

    “小鳞,你是说水族馆?那这个命格,难道是在鱼的身上?”

    小鳞嘿嘿一笑:“嘿嘿,主人,这个我就先不告诉你了,你见到就知道了!”

    叶锦幕和叶弦叶婉都被小鳞这话挑得好奇心起来了,可是见小鳞的模样,也知道她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将答案说出来,也只能作罢。

    小鳞伸出右手,挥了挥拳头:“主人,我们走,去找那个命格!”

    叶锦幕听小鳞这么说,也只能将门打开,三人走了出去。

    楚轻寒见叶锦幕三人出来,见他们一副似乎要去干什么的样子,忙对他们笑道:“小锦,你们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做吗?”

    叶锦幕点头,有些歉意的对楚轻寒说道:“哥哥,我们的确是有着一件很着急的事情要去做,所以就先告辞了!”

    这次如果找到了那个命格,他们就会直接去云石镇,不会再回楚家了。

    楚轻寒马上神色一变:“小锦,你们要去做什么,哥哥也陪你们一起去!”

    叶锦幕哪里敢劳烦楚轻寒,赶紧拒绝道:“不用了哥哥,我们几个人去就行了。”

    “不行,我就要陪你们去,只有你们三个人我不放心!”

    不等叶锦幕拒绝,楚轻寒就一把将她的手腕拉住,然后拉着她朝楼上走去:“我们先去跟我妈说一声,然后就直接走!”

    见了楚轻寒这副模样,叶锦幕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客厅的另一边,南宫静泓和傅殿宸见到这一幕,也赶紧围了上来。

    南宫静泓更是急急的问道:“喂喂喂,发生什么事情了,赶紧说出来也让我们知道啊!”

    楚轻寒看了一眼叶锦幕,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于是也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要跟小锦去做一件事情而已。”

    “什么事情啊!我们也想去做啊!”南宫静泓赶紧起哄,然后又用手戳了戳傅殿宸,“是不是殿宸?你也想不想去啊?”

    傅殿宸看着手拉手的楚轻寒和叶锦幕,脸色很是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