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323章

    他和南宫静泓都很明显的能看出来,叶锦幕明显是有着什么秘密瞒着他们。

    可是,她的这个秘密,叶弦和叶婉都知道,楚轻寒虽然不知道,但叶锦幕似乎并不排斥他的参与。

    可他呢?

    在叶锦幕的心目中,似乎连想要参与的权力都没有。

    这样的情形,他真的不想看到。

    所以他也点头说道:“叶锦幕,你和轻寒哥他们,要去做什么,能告诉我们吗?毕竟我们是朋友,如果有着什么忙,我也希望我们能帮上。”

    叶锦幕看了傅殿宸一眼,见他掩饰不住神情之中的担忧,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如果朋友出了什么事情,对方都会担忧。

    如果傅殿宸出了什么事情,她自然也会有着跟他一样的反应。

    可是这件事情,她却不想被更多的人卷进来。

    对楚轻寒,她拒绝不了,也不想拒绝。

    毕竟楚轻寒已经见过了她的真实相貌,认出她的身份也只是时间问题,她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隐瞒他。

    可是对南宫静泓和傅殿宸,她却不想将这个秘密告诉他们。

    并非是不信任,而是,如果告诉了他们,将来江铭川的这件事情,就变得更加棘手。

    她叹了一口气,对傅殿宸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一个小事而已,有着哥哥帮忙,就一点事情都没了。”

    说完,她望向楚轻寒:“哥哥,我们去找干妈!”

    “好!”楚轻寒也看了一眼傅殿宸,看到他眼里的失落之意时,心里也有着小叹息。

    可是这件事情是叶锦幕做决定的,叶锦幕不愿意让傅殿宸跟随,他也不会违背叶锦幕的意思。

    两人来到萧如靥的房间。

    当然,为了不让萧如靥担心,他们只是捏造了一个要告别的原因。

    萧如靥原本并不放心叶锦幕就这样告辞,不过听到楚轻寒也要跟着她一同离开,这才放心放他们走。

    四人离开了楚家,楚轻寒才看向叶锦幕:“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锦幕此刻没有解释的心情,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要去申城的一个小镇上找表哥。”

    至于更多的,她也没有透露了。

    只因等到见到江铭川之后,楚轻寒自然能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

    见叶锦幕不解释,楚轻寒的心里闪过一抹微痛。

    他也知道,叶锦幕之所以不解释,并不是刻意瞒着他,而是她此刻并没有心情。

    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变得这样失落?

    楚轻寒不由想起来,那时候他到叶锦幕的房间里面找她的时候,她的神色那时候就有些不对劲。

    只是因为叶锦幕掩饰得太好,所以他也没有多想。

    但现在一想起来,才察觉到那时候叶锦幕的神情到底有多么的异常。

    他心里不由一阵自责,如果不是叶锦幕说要走,他估计都无法看出来她心里还藏着这么大的心事,他真是个不称职的哥哥!

    楚轻寒禁不住将叶锦幕的手握得更紧,对她郑重说道:“小锦,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哥哥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叶锦幕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

    几人走出楚家后,并没有马上前往机场,而是上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叶锦幕就直接报出了那个水族馆的名字。

    看到叶锦幕这样的举措,楚轻寒的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但他却没有再问。

    他知道,叶锦幕这么做,绝对是有着她的目的。

    不管这样,他都不会干涉她的决定。

    那个水族馆离楚家的距离不算远,出租车很快就到了。

    四人下了出租车,走入水族馆中。

    叶锦幕看了楚轻寒一眼,还是决定先不要将小鳞的事情告诉他。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处理好江铭川的事情,不要再在别的事情上面节外生枝了。

    关于小鳞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跟楚轻寒解释好了。

    小鳞知道叶锦幕心里的想法,于是设置好一个结界,对叶锦幕说道:“主人,我已经看到那个命格了。”

    叶锦幕顺着小鳞的视线看去,只见她此刻正望着一个在玻璃缸里面懒洋洋的大海龟。

    她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个命格就在这个大海龟的身上吗?”

    小鳞点头:“对啊!反正大海龟能活很多年,那个命格寄生在它们的身上可以很多年都不要变动,还可以慢慢的进化,所以海龟是这个命格最好的寄生体了。”

    叶锦幕也深以为然。

    毕竟假如是在人的身上,一个人的情感经常性的失去,估计是个人都能察觉到异常。

    可如果寄生在动物的身上,很多动物的寿命都没有太长,那个命格要换寄生体的频率就会比较高。

    这样说来,大海对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了。

    小鳞对叶锦幕说道:“主人,现在我就将那个命格拿过来了!”

    叶锦幕点点头。

    小鳞伸出手,只见那个大海龟的头上,渐渐的,出现了一丝绿色的光芒。

    然后,那丝绿色的光芒越来越亮,在绿色的光芒之中,也出现了四个黑色的字体。

    叶锦幕朝那四个字体看去,只见那四个字是“前尘如梦”。

    这个名字,还真是跟这个命格很是相配啊!

    在小鳞的控制下,那个命格一点一点的朝叶锦幕他们的方向移动。

    然后,消失在了叶锦幕的眼前,再不见踪影。

    在这个瞬间,叶锦幕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内的那个“货架”上,凭空出现了一个命格。

    小鳞呼了口气:“好啦!这个命格拿到手,我们也可以走啦!”

    这句话刚刚说出口,叶锦幕点头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又听到小鳞“咦”了一声。

    叶锦幕朝小鳞看去,只见小鳞此刻,眼神又望向了一只看起来很是漂亮的小鱼身上。

    那只小鱼到底是什么品种叶锦幕并不清楚,但这样一眼看过去,也是不由被它吸引住了视线。

    那只小鱼的全身,都是一种让人看着都眼花缭乱的华丽色彩,并且它的身上还闪烁着珠宝一般的光芒,看起来璀璨无比。

    难道小鳞是看到那条鱼长得好看,所以才被吸引住了眼光?

    可是怎么看小鳞的眼神,事情似乎不是这样的?

    叶锦幕微微皱眉,问道:“小鳞,难道它的身上有什么异常?”

    “没错啊主人!”小鳞反应过来,开心叫道,“它的身上,居然也有一个命格呢!并且这个命格,对于主人来说,也是很有用的!”

    “哦?”叶锦幕也被提起了兴趣,“这个命格是什么,有什么作用?”

    小鳞解释道:“这个命格的名字,就叫‘光彩夺目’!主人你看到了没,那条鱼全身都闪烁着让人眼瞎的光芒,那就是因为这种命格的存在!如果没有这个命格,虽然它的身上依然是有着那样的色彩,但是却不会这么夺目。主人你想想,如果你的身上有着这个命格的存在,那该是多么的醒目啊!不管你在哪里,别人都会第一眼就注意到你,这是一件多么拉风的事情啊!”

    叶锦幕不由黑线:“我又不想当明星,有着这个命格有什么用?”

    她现在实力还没有强大到无人能及的地步,太过高调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好!”小鳞有些黯然,“虽然主人你并不想这么拉风,但这个命格反正都被你遇到了,你就直接夺了!反正一条鱼长这么好看也不是什么好事,要不然也不会被捉到水族馆来。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把它拿过来,主人你身上的八个命格还差了好几个才满,就将它先放着,以后肯定迟早会有有用的时候的!”

    听小鳞这么说,叶锦幕也感到很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得到了叶锦幕的首肯,小鳞喜出望外,赶紧伸出手,将那个叫光彩夺目的命格,从那条鱼的身上夺了过来。

    那个命格从那条鱼的身上出来之后,它身上的那种光彩,立即就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黯淡了下去,变得跟一条普通的鱼儿没有什么区别。

    小鳞将这件事情做完后,很是心满意足的说道:“好了,主人,我们走!”

    叶锦幕点点头,让小鳞将结界撤掉,然后转过身:“我们走。”

    叶弦和叶婉看到她的神情,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完成了。

    可是楚轻寒却是满头雾水。

    因为小鳞设下了结界,所以小鳞虽然夺了两个命格,但在他看来,时间却是一点也没变。

    所以他万分的疑惑,为什么叶锦幕刚刚才进入这个水族馆,却又在瞬间离开。

    说叶锦幕没事只是来这里逛逛,他是不信的。

    只因看叶锦幕的模样,就知道她很想快点去申城。

    可去申城之前,却特地绕到这里来,那就说明,她来这里,肯定有着万分重要的事情。

    可是既然有什么事情,为什么只是来了下,却马上要走?

    难道叶锦幕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楚轻寒的眼神也闪了闪,却没有问。

    几人出了水族馆,叶锦幕又打了辆车,朝机场的方向驶去。

    在路上,几人就订好了最近的去申城的机票。

    到了机场,办好各种手续后,就差不多到了登机的时刻了。

    四人上了飞机,叶锦幕也知道楚轻寒肯定有什么事情要问她,于是也跟楚轻寒坐到了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楚轻寒原先积累在心里的疑问,总算是有机会要问了出来:“小锦,你告诉我,铭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锦幕神色复杂的看了楚轻寒一眼。

    她知道,要做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当着楚轻寒的面。

    并且到时候江铭川对慕叶的感情莫名其妙消失的时候,势必会引起南宫静泓和傅殿宸的怀疑。

    那个时候,估计就需要楚轻寒来帮他们掩护了。

    不管出自哪个原因,都不能隐瞒楚轻寒。

    叶锦幕还是决定,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楚轻寒。

    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认定,楚轻寒无论如何,都不会做任何背叛和伤害她的事情,所以她才不愿意再这件事情上面隐瞒他。

    叶锦幕微微叹了口气,才说道:“哥哥,你知道慕叶吗?”

    楚轻寒原本看到叶锦幕刚才复杂的神色时,还以为叶锦幕不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虽然他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也不强求叶锦幕非要说给他听。

    但见到叶锦幕那样的神色,他心里的失落还是难免的。

    可是现在,却听到叶锦幕这样的一句话,他的心顿时活过来了。

    他难掩心里的开心,点头说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这次,不就是去她公司的发布会吗?”